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哥儿们不设防 第5章(2)

作者:花袭
  前方有行动咖啡车在路旁,老板是两个年纪相当的年轻人,他们很有默契,一个冲煮咖啡,一个招呼客人点餐跟包装。

  他们身上穿着简单的黑色T恤,上头有以白色线条描绘出Love字样,这分明是情侣装,再加上他们偶尔在忙碌之余彼此抬头交换的眼神,充满默契跟爱恋……

  赵岱宽几乎可以确定行动咖啡车的老板是对情侣。

  爱情其实可以很简单,只要彼此相爱,就不怕任何世俗的眼光。因为眼前所见,他对自己又更有信心了。

  希望“程嫚”可以感受到他的爱。赵岱宽充满眷恋的看向“程嫚”,心头无限期盼。

  但程嫚此时心头感受到的却是……尤其看到赵岱宽那满怀期盼的双眸,她以为眼前的画面让他想起了自己的爱人。

  或许他们的爱情是不被祝福的……

  同情的情绪突然上来,她拍拍赵岱宽的肩。“加油,坚持下去。”

  “好。”他本以为她多少有感受到他的爱意,所以才替他加油,可看她满是同情的眼神,他忽地感到有些不对劲。“你这是要我加油什么呢?”

  程嫚有些尴尬地支吾。“就是那天,我不小心看到你跟他滚床单,我真的没有偷窥,只是不小心看到,然后你又常常不拉窗帘……但后来你们“这样那样”时我可没看喔……”

  什么跟什么,赵岱宽一开始听不懂,但后来联想一下,这才想起上礼拜东方靖在他家里借住一晚,然后他们的确也“一起扑到床上过”。

  很显然,程嫚都看到了,他一张俊脸爆红。“你误会了,他不是我的爱人,我并不喜欢男人……”不对不对,这样说也不对,他现在喜欢的可是男人,就是“程嫚”。

  “也不是,我喜欢男人——”他一解释又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他总不好在这里当场就告白。“不对,我的意思是,我不喜欢,但又喜欢男人……”

  “够了够了,我知道,我都知道。”程嫚难得看他心急成这样,好像怎么说都不对。

  “那个住在我家一晚的只是同事,他跟老婆有些意见分歧,所以跑到我家借住一晚而已,你应该是看到我不小心绊倒扑到他身上……如果你继续看下去的话,就会发现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原来如此……程嫚很尴尬,原来她误会了。

  只是赵岱宽刚刚也太激动了,喜欢男人跟不喜欢男人之间的说法语无伦次,说话还跳针呢。

  瞧他着急的模样,她觉得有些好笑。

  既然是误会,解开了就好。

  程嫚在心里悄悄告诉自己,下次绝对不要再透过二楼的窗户去看他了,就算他常常裸露一副完美的好身材,她也绝对、绝对不能再偷窥了。

  第一次的出游算是相处得很愉悦……虽然解开个乌龙误会,但不影响彼此的游兴。

  程嫚来台湾大半年一直把自己关在家里,但现在经由赵岱宽,她跨出去了一大步。

  接着,她跟着赵岱宽出门去喝咖啡、去逛夜市、去吃好吃的台湾料理,他们偶尔会看场周末的午夜场电影,看完电影后,他还很疯狂的带她到北海岸吃宵夜,在海边等待黎明的到来,他也会带她去淡水看夕阳、去阳明山看花,对了,他们也去龙山寺拜拜,这让她觉得很新鲜好玩……

  他们的出游让彼此的感情一点一滴的累积,程嫚不是笨蛋,她感觉得出来赵岱宽对她有了不一样的情分,只是他压抑得很好,没有太过急切吓着她,而她,也因为心理上尚未准备好,对于他偶尔透露出的情分跟渴望,她只能视而不见,当作不知情。

  程嫚觉得这样的自己很卑鄙,她喜欢赵岱宽的陪伴,至少不是排斥的,只是目前她真的还没有接受新恋情的打算,于是当起了缩头乌龟,并且期盼他不要冲动开口,目前这样子真的很好。

  如果说赵岱宽不急,喔,那是不可能的。

  心头的喜爱像头激动的野兽,每次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可能不咆哮怒吼。

  他想要一直牵着他的手,想要靠近他、亲近他,想要跟他……喔,他感觉自己的脸颊微微热了起来。

  坦白讲,他有些困扰,只是这困扰要说给谁听,有谁能替他解决?不知道贺之晓跟东方靖行吗?

  于是赵岱宽找了一天约贺之晓跟东方靖吃饭,地点挑在非常隐密的私人包厢,保证一只蚊子也飞不进来的那种。

  待服务生将菜上了,贺之晓跟东方靖不客气的拿起筷子准备大快朵颐。忙了一整天,当然要趁现在好好犒赏自己。

  可筷子夹了菜才刚放进嘴巴里,赵岱宽便迫不及待且一脸困扰的“请教”他们。“请问你们知道……怎样跟男人上床吗?”

  “噗!”当场,非常不卫生且没形象的,东方靖跟贺之晓将嘴里的饭菜喷了出来。

  赵岱宽就坐在他们两个对面,还好他反应很快,往旁边一闪,躲过含着口水的饭菜攻击。

  “你们这样……很不卫生。”赵岱宽面不改色,很沉稳的抽了张卫生纸擦了擦脸。

  虽然没被饭菜攻击到,但还是被喷到口水了。

  而贺之晓跟东方靖听到赵岱宽的“批评”,一个是嘴角频抽,另外一个则是眉毛差点打结。

  他们当然知道不卫生……吼,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有人会在吃饭时问这种话题吗?

  而且他也太“开门见山”了吧,这山还是座很令人惊悚的山。

  “就算我们知道你现在追求的对象是个男人,但你也别一开口就问这样的问题啊。”

  这样的问题不对吗?赵岱宽想了想,好吧,他承认是快了点。

  “抱歉,我应该先问该如何告白才对,如果对方是个男人的话。”一开始就谈到上床,好似他有多心急。

  东方靖递给赵岱宽一个冷眼。

  “你确定不会被打枪?”如果跟女人告白不成,顶多回家捣着伤透的心蒙着棉被大哭一场,但若跟男人告白不成,恐怕会被揍得鼻青脸肿。

  赵岱宽很犹豫。

  “我们已经一同出去非常多次,他也很能接受我偶尔较亲近的举动,好比牵他的手或不经易的碰触……”

  贺之晓摸摸下颚,想了想才说:“看样子他应该是可以接受同性间的恋情。”

  赵岱宽兴奋了起来。“我也是这样想。”

  所以他才想将自己的心意说给“程嫚”听,他不仅仅只是想当朋友而已,他想要拥抱他,想要亲吻他,想要更进一步去……

  喔,光是想到他就全身火热。

  他真的觉得自己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他心里眼里重视的不是工作就是运动健身,现在却满心满眼都是“程嫚”。

  甚至想要跟他……

  他觉得自己越来越情欲了,爱情似乎让他陷入无可救药的地步。

  这一日,赵岱宽邀程嫚去泡温泉。

  “泡温泉?”程嫚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总觉得一男一女去温泉饭店住一宿,似乎是情侣之间才会做的事。

  “是公司给的福利,反正免费,我要了两间房,我们一人一间。”赵岱宽赶紧解释。

  他说的也没错,公司每年给高阶主管的福利的确如此,只是位于北投的传奇温泉旅馆是赵岱宽特地挑的。

  好吧,他真的私心到有点瞧不起自己了。

  但他只要一想到泡温泉可以跟“程嫚”裸裎相见,他就莫名的感到兴奋。

  “既然这样……好吧,那我得谢谢你的招待。”

  “房间我已经订下了,下礼拜六,可以吗?”

  程嫚点了点头,她并没有注意到赵岱宽眼眸中一闪即过的火花。

  赵岱宽则是从程嫚点头答应之后,就一直万般期待下星期六的到来……

  传奇位于北投的温泉饭店才刚营业满两年,里头一切的规模跟经营模式完全仿照日本传统的温泉饭店,饭店所规画的房间数不多,每间都极致奢华,且配置一名管家,负责入宿客人所有需要服务之事,务必要让客人有宾至如归的感受。

  温泉饭店的每一间房都有私人汤浴,除此之外,在顶楼还设有男汤跟女汤,景观是经由特殊设计,可以一览北投区域的夜景,但又不会曝光,是温泉会馆最大的卖点之一。

  另外一个卖点是,传奇特地从日本聘请过来日本料理的专门团队,为住宿的贵宾提供最顶级的料理,所用的食材皆跟台湾当地有机蔬菜供应商合作,或是从日本空运来台的海鲜等。

  赵岱宽跟程嫚在周六下午入住温泉会馆,经由赵岱宽的安排,他们的房间是相邻的,用餐的地点则位于高级景观包厢内。

  在管家离开后,赵岱宽去敲“程嫚”的房门,询问他。“我们六点半用餐,用餐前要先到顶楼泡个汤吗?”赵岱宽提出邀约,且一脸期待。

  “顶楼晚点好了,我想先在房间里泡汤。”程嫚的心情是有些小开心的,她很谢谢他邀请她到温泉旅馆来,而且这家温泉旅馆低调朴实又舒服,她很喜欢。

  赵岱宽眼神略过一抹失望,但随即打起精神来。

  他该专注的是待会儿在包厢进行的晚餐时间,那才是重头戏,现在泡汤与否不重要。

  是的,赵岱宽打算等一下在晚餐时间进行告白。

  本来呢,他想买束玫瑰花来增添浪漫,可是想想,“程嫚”一个男人应该不会喜欢玫瑰花才对,于是作罢。

  告白贵在诚意,就算可能被“程嫚”揍,也要表现出诚意。

  赵岱宽握了握拳头,替自己加油打气。

  很快的,晚餐时候到来。

  在管家的带领之下,两人来到位于顶楼的高级景观包厢。

  高级景观包厢是限量供应,隐密性足够,一面可览美丽的景色,另一面则是精致的日式庭园造景。

  能够预定高级景观包厢的人必须是饭店的VIP,年度消费达到某个金额以上才可以。

  当然,这对赵岱宽而言根本不是问题,程嫚托他的福,得以一边享用顶级美食,一边享受绝佳的美景。

  一顿大餐吃下来,程嫚满意到眼睛都眯起来了。

  她头一回发现自己的食量还满大的,竟然可以将服务生送上来的餐全吃光,包括甜点。

  赵岱宽也很满意。“你这样的食量就对了。”

  程嫚悄悄红了耳根。“吃太多了。”一个女人这样的食量着实可怕,她觉得他的看法还真是异于常人。

  “不会,你太瘦了,要养胖些。”他递给“程嫚”一个宠溺的眼神。

  程嫚拿着杯子喝茶的手僵了一下,下意识有点回避他的注视。

  不知怎么地,包厢里的氛围突然变得有些暧昧。

  她搁在桌面上的柔荑,一把就被赵岱宽宽大的手掌给覆盖住了。

  她一愣,讶异的看向他。

  只见赵岱宽一脸痴迷,眼神却异常的认真,还有一丝紧张。

  程嫚想抽回手,他却将手掌一握,握住她坚决不放手。““程嫚”,我有话想跟你说……或许你听了以后会想狠狠揍我一拳,但那都是我的真心真意,不管你接受与否,希望你能了解……”

  跟男人告白……赵岱宽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大事应该就属这一件了,他的心怦怦狂跳。

  程嫚几乎可以想象赵岱宽要对她说什么,她一直很怕这个时刻的到来,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再延缓一些,等她的心复原……

  但赵岱宽等不急了。

  “我、我……“程嫚”,我喜欢你,虽然这份喜欢很惊世骇俗,但我就是喜欢上你了……”

  赵岱宽竟然结巴了,就算主持超过三百个人以上的重大会议他也能轻松自若,没想到却在告白时结巴到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程嫚也紧张到手心都湿了,虽然她不懂为何他会说他这份喜欢很惊世骇俗……

  不过在这紧要关头,这词汇怎么用不是重点,重点是被告白之人有没有点头。

  她咬了咬下唇,很是挣扎。

  她突破不了自己的心房,但对赵岱宽又不是无感,她的心好犹豫,望着赵岱宽,对于他的一脸期待,她的内心呈现狂大的拉锯……

  最后,她还是摇了摇头。

  随着程嫚摇头的动作,赵岱宽感觉自己一颗心在瞬间被击碎,先是满布裂痕,最后是裂成碎片,然后落地。

  “对不起,我……不是拒绝。”程嫚最终还是说不出否定的话。

  赵岱宽的心像是坐云霄飞车,在跌落谷底以为自己就快要死掉的时候,又瞬间往上狂奔复活。

  她实在不忍看他一脸心碎的伤心模样,她于是冲动的说:“可以让我现阶段持保留的态度吗?”

  意思就是不答应也没否定,卡在中间?!这样的决定会不会太吊人胃口?

  不,不会,赵岱宽觉得一点都不会。试问,一个男人竟然被男人给告白,那冲击会有多大,“程嫚”没有给他一拳他已经觉得万幸,更何况“程嫚”还愿意对他的感情持“保留态度”,也就是“留校察看”,如果他接下来表现得好的话,搞不好就可以“毕业”,抱得美人归……喔,不,是抱得“心爱的人”归了。

  程嫚见赵岱宽都没有说话,她忐忑的又问:“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他只差没手舞足蹈。

  这场告白结果虽然不如人意,但也值得他开心的了,至少不是很凄惨的结局,至少他还看得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