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哥儿们不设防 第5章(1)

作者:花袭
  赵岱宽不是那种肌肉大就无脑的美型男,要不然他也不会在短短几年间就从一个无名小卒跃升为传奇饭店总裁的秘书助理。

  他的脑袋不仅聪明更是精明,甚少有迷糊的时候,也很少有事情会让他慌了手脚。

  不过“爱上男人”这事着实让他苦恼了好些时日,约莫一个礼拜左右他才又重新出现在“程嫚”面前。

  他已然面对了。

  爱上男人又怎样?!反正他本来就跟女人保持着距离,对女人的任性跟蛮横也都领教过且敬谢不敏。

  既然这样,他会爱上跟自己亲近的男人也是正常的。

  爱就爱了,何必折腾自己,男人跟女人又有何差别?

  赵岱宽想通以后,突然觉得自己理直气壮了起来。可是接下来的难题是,“程嫚”可以接受自己吗?

  这赵岱宽又觉得忐忑不安了。

  他该如何展示自己的心意让“程嫚”理解呢?喔,不不,他应该先对“程嫚”示好,展现自己的追求之意。

  但“程嫚”真的会接受他吗;

  赵岱宽觉得这种忽高忽低、忽上忽下的情绪很陌生,不过拜东方靖跟贺之晓所赐,经历他们高潮起伏的恋爱过程,他多少也明白那就是爱情的滋味……

  只是当他决定豁出去追求一个男人时,却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暂时阻碍了他。

  周末一早,正当赵岱宽打算待会就约“程嫚”出门走走,好拉近彼此的距离时,警卫室却联络他,说他有一名访客。

  访客?赵岱宽满是疑惑,他不确定有谁今天会过来拜访他,一问之下,来者竟然是东方靖。

  东方靖来到赵岱宽家门前,身穿蓝色丹宁衬衫搭上黑色长裤,一头长发潇洒的束于脑后,手上拎着一只简单的行李袋。

  东方靖本来就是个美男,此时对赵岱宽微笑的样子更是倾城。

  但赵岱宽却不为所动。

  “你来我这做什么?”赵岱宽眯起眼,不是他们感情不好,而是好好的一个周末,这原本应该在南台湾跟亲爱的老婆在床上耳鬓厮磨的好友,为什么会出现在他家门口?

  反常,大大的反常。

  “我特地从高雄上来找你,不邀我进去喝杯咖啡?”东方靖没有正面回答他。

  “喝咖啡出去外面喝就行了,走吧。”他欲关上身后的门,却被东方靖给阻止了。

  “我喜欢在你家喝。”然后就很主动的越过赵岱宽进到他家里。

  原来东方靖竟然跟亲爱的老婆金宝玉吵架,而这一吵他便离家出走,从高雄回到台北,还住到他家里来。

  待东方靖将一切情况说明之后,赵岱宽很鄙视的说:“这根本不是吵架好吗,是你打翻醋缸,人家金宝玉又没做什么,你也太小气了吧。”

  就因为金宝玉瞒着他去参加同学会,又跟她以前“深深暗恋着”的男同学在同学会结束后单独去喝了咖啡,他就离家出走?!

  “她隐瞒我了。”

  “或许她隐瞒就是怕你想太多,都多久以前的事了。”赵岱宽拿出手机递给东方靖。

  “做什么?”东方靖看着他。

  “打电话给老婆报平安,然后跟她说你马上回家。”

  东方靖直接无视手机,起身拎着行李往楼上去。

  “喂,你做什么?”在他家搞得好像在自己家中。

  “是朋友就借住一晚。”

  “拜托,你不会回家或是去“传奇”住一晚吗?”

  “那些地方她都找得到我。”东方靖显然是想躲金宝玉。

  赵岱宽翻翻白眼,好吧,是朋友也只能认了,看来这个周末要约“程嫚”出去的计划就这么泡汤了。

  两个男人窝在家里要做什么?答案是一起处理公事。

  但东方靖显然心不在焉,吃过晚餐后就说要上楼休息,等赵岱宽要睡觉上楼时,这才发现东方靖没去楼上的客房睡,而是睡在他的房间他的床上。

  “喂,起来,到楼上去睡。”

  东方靖昨晚吃醋,一整晚压根没啥睡,这一睡就睡翻了,哪肯起床。

  可是赵岱宽也没有跟男人窝在床上睡觉的习惯。“到楼上去睡,你睡到我的床了。”

  东方靖被吵得坐起身,打了个哈欠。“还不是都一样。”

  “不一样。”赵岱宽帮东方靖捡起他脱掉并随手丢在地上的衬衫。“你到楼上去,好好洗个澡、好好睡个觉,明天早上醒来后打电话给你老婆,她应该很担心你。”

  东方靖想了想,终于点点头,他喝到肚子里的醋也消化的差不多了。

  “好。”他伸手欲接过赵岱宽手中的衣服,却一个错手,衣服又落到了地上。

  赵岱宽只好弯下腰再帮他捡,可脚却不小心踢到他搁在地上的行李袋,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前扑——

  “啊!”东方靖一抬眸就见赵岱宽朝他压过来,他低喊一声,人已经被赵岱宽给压在床上了。

  靠,还好他背后是床,不然被赵岱宽这种猛男身材一压,搞不好会很悲惨。

  “很重,快起来。”他推推赵岱宽。

  “谁叫你行李乱放。”赵岱宽连忙爬起来,这才发现卧房的落地窗窗帘没拉,他想起住在对面的“程嫚”,不晓得他今天如何?

  要不是东方靖这程咬金,他早约他出去了,唉,残念!

  而就在赵岱宽在想程嫚时,程嫚就躲在二楼的落地窗帘后方,心跳怦怦怦地急速狂跳着。

  她刚刚看到了……什么?!

  程嫚吞了吞口水,却再也没有把窗帘拉开将“剧情”继续往下看的勇气。

  她发誓,她真的不是偷窥。

  只是早上不小心看到有个男人拎着行李来赵岱宽家,她心生好奇罢了。

  她晚上才会偷偷隔着窗帘,拉开小缝细偷看,想说赵岱宽平常很少有访友,那男人不知道是……

  原来是爱人。

  她看得很清楚,那男人原本躺在他的床上睡觉,还脱了衣服,然后赵岱宽出现了,很贴心的帮他捡衣服,但随即又扑倒他……

  一切的画面就停止在这里。

  因为程嫚实在太过激动,赶紧拉上窗帘,不敢再看了。

  原来她的对门邻居他……喜欢的是男人啊……之前她还想过他对她如此殷勤,会不会是想追求她,看来是她想太多了。

  他可能单纯只是想找个可以陪他一起运动健身的人……应该是这样没错。

  又隔了一周,赵岱宽抛掉上礼拜被东方靖给插一脚的阴影,一早就过去“程嫚”家约人。

  “出去走走?”程嫚看着笑得一脸爽朗的赵岱宽,试着把脑袋里又浮现的,他将另外一个男人扑倒的画面给驱离。

  她可不能让他看出个所以然来。

  “对,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出去走走怎么对得起自己。”赵岱宽要谢谢老天爷的帮忙,连续几天细雨绵绵,倒是在周末放了个大晴天。“况且我觉得你成日窝在家里都没外出,这样对身体不好,要多晒太阳才能补充钙,身体才会健康。”

  她嘴皮子动了动,本想拒绝的,可她顿了顿,最后还是点点头。

  他在心里头欢呼,本来他还以为自己要多费一番唇舌呢。

  其实程嫚是很犹豫的,她已经习惯窝在家里,不跟人互动,她觉得独处让她感到心安。

  可自从白花油意外来到她家,紧接着则是赵岱宽……她在不经易间让一猫一男人闯进她本来小心翼翼维护的安全窝。

  而现在赵岱宽要带她走出这个安全窝……她可以吗?应该可以的,她相信赵岱宽,他对待她总是一片至诚。

  相信?程嫚愣住了,她竟然对赵岱宽用了“相信”两个字,那是不是表示她又恢复信任人的能力了呢?

  是这样吗?

  赵代山宽正咧嘴笑着,没有注意到程嫚很是复杂的情绪。“那我们走吧。”

  “现在?”程嫚被赵岱宽的说做就做吓到。

  “对。”

  程嫚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穿着。“总得让我换件衣服。”

  “不用换了,这样很好。”浅黄色polo衫搭上七分牛仔裤,再穿双球鞋,刚刚好,很适合户外休闲。

  况且又不是女人,出门还得梳妆打扮喷香水,真麻烦。

  程嫚放弃抗议,心忖就算要打扮,她还真不知道要怎么打扮,自己只身到台湾居住以后,因为都窝在家里,那些化妆品、饰品跟漂亮的衣服,还有高跟鞋都不需要了,所以早就被她给丢了。

  现在的她穿着打扮简单朴素到不行,宽大的polo衫或衬衫,搭上牛仔裤或休闲裤,脚上穿的是千年不变的球鞋。

  “好,那走吧。”

  赵岱宽心情好极了,头一回开口约“程嫚”,他就答应了,或许……他对自己也是有几分意思的。

  既然要享受悠间的晒太阳散步行程,那么搭公车是最好的方式,拿张悠游卡,悠哉的跳上车,许是他们住的地方是公车发车的前几站,车上没什么人,仅有两三位老人家坐在前面的博爱座,后方倒是坐了四位女高中生,看她们那样子应该是同学。

  赵岱宽跟程嫚上车时,那四位女高中生原本叽哩呱啦兴高采烈的说着话,瞧见他们两人时却通通住了嘴。

  四个人八只眼睛频频在他们两人之间转来转去。

  赵岱宽没理会她们,带着“程嫚”找个空位落坐,赵岱宽身形高大又健硕,座位被他占去了一大半,程嫚本想自己另外找位子坐。

  “不要再占去别的位子,留给待会儿上车的人。”他手轻轻一拉,她只好坐到他旁边去。

  她贴着他而坐,两人大腿紧密贴合,她几乎可以感受到他大腿的扎实程度,果然是个健身狂,浑身上下保证没有赘肉,都是实实在在的肌肉,好硬喔。

  两人并肩坐着,阳光从车窗外迤逦而入,暖暖的不强烈,很舒服。

  赵岱宽眯起眼,喜欢现在的氛围,还好坐在后方的女高中生不聒噪,现在这样子很舒服,刚刚好。

  他看着“程嫚”搁在大腿上的手,发现他的手长得很漂亮,手指头纤细又长,很迷人。

  如果此时他可以牵着他的手,两人并肩坐着,不知道该有多幸福啊。

  赵岱宽突然觉得心头痒痒的,希望以后可以……现在只能将这个渴望放在心里头。

  程嫚带着小小的期待跟惊喜看着车外的景象,她鲜少出门,这会儿心头略微的感到紧张,她完全无感于赵岱宽的渴望。

  他们搭公车、换捷运,又走了一段小路才抵达华山文创园区。

  假日这里总是充满人潮,川流不息的人群让程嫚有些不适应,许是久未来到这种拥挤的地方,她一直不停的被人群挤到后方去,让赵岱宽走没几步路就要回头找人。

  一看,她又被“冲”到离他好几步远的地方,一脸无奈。

  赵岱宽才壮着胆子,索性一把牵起她的手……这对他而言是试探,他真的好怕“程嫚”会直接将他的手甩开。

  要知道,在外头两个男人手牵手,虽然现在社会风气很开放,但还是有人无法接受,甚至会引来侧目。

  可是赵仿宽不在意,只要“程嫚”不甩开他的手就好。

  程嫚倒是先愣了一下,但她没有挣扎或甩开,就随他了,更何况她想到的是,赵岱宽喜欢的是男人,他牵着她就好像同性朋友间一样的情谊,她无须太过敏感。

  “牵手”并不代表什么,可能只是他怕她被人流给冲散吧。

  他们不赶时间,来到人潮比较稀少的地方时,程嫚还是装作很自然的松脱赵岱宽的手。

  他心头一突,升起些许落寞。没关系,不要急。

  他们走到展区,她忽然被展区某张海报给吸引而驻足。

  这是一张北美联合摄影展的海报,程嫚被其中一位展出人的名字给吸引,如果她记得没错的话,这一位是她在大学时的同学兼好友,她后来跟她一样也成为一名视觉摄影师,而且在美国逐渐打开知名度。

  赵岱宽看她停下脚步盯着海报出神,以为她是想看这个摄影展。

  “既然想看,我们就进去吧。”展间就在华山,只要购票即可进入。

  程嫚是想看……但也不想看,她内心很挣扎。

  舍弃了最爱的摄影工作,她全面抛弃了跟摄影相关的所有,包括看昔日同学好友的摄影展,她真的想,但无法。

  她发怔了片刻,随后才摇摇头,抬眸对他笑了笑,只是那笑里有着隐藏的失落。

  “不了,我们走吧。”她率先走离,没有一丝留恋是因为一点都不想表现出来。

  赵代山宽当下也没多想些什么,既然不想看展,就到后方的大草坪区走走啰。

  华山的大草坪区有着宽阔的视野,偌大的草坪区里面,来了许多家庭或是朋友,大家正进行时下最夯的野餐会。

  程嫚看了觉得很新鲜好玩,三五成群,有的怕太阳的就坐在树荫下,年轻的不怕晒,就坐在较空旷的地方,还可以起来玩玩游戏。

  鲜艳的野餐垫就铺在草地上,有人还搭了遮阳的帐棚,野餐篮跟任何器具应有尽有,吃的绝对少不了,有甜食也有可以填饱肚子的餐点,甚至还有人把冰镇瓶跟玻璃高脚杯都带了出来,或是在餐点旁摆上装饰花草,连出来野餐也要很优雅很有品味。

  “真有趣,原来现在大家流行这样。”各式各样的野餐奇景让程嫚忘却先前的忧郁。

  “如果你喜欢的话,下回我们也准备一下来这里野餐吧。”赵岱宽讨好的说。

  她眼睛一亮,虽然说没有直接答应,但她的表情表达出她是乐意的。

  他开心的呢,觉得两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会大大的向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