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哥儿们不设防 第4章(1)

作者:花袭
  程嫚其实也不太清楚自己本来安然的躲在属于自己的角落里,为何却被赵岱宽秉持着“运动魂”不死的精神逐渐突破。

  现在她跟他这位对门邻居的关系只能用越来越好来形容。

  她原本还一度误会赵岱宽是想追求她……呃,不是她往自己脸上贴金,而是以一个男人对女人如此积极的态度,真的很难不误会。

  但后来她还真是误会了,他对她是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他们一周约夜跑四、五次,跑久了对彼此的个性跟生活多少也有些了解。

  她跟他在一起时,赵岱宽总是比较多话,而她则是以前就不多话,性格偏冷,人躲在台湾来以后,话就更少了。

  以她所知,这位对门邻居平常工作算忙的,他通常前一刻才加完班回到家,下一分钟就约她出门夜跑了。

  说起他的精力,程嫚只能佩服。

  而且以她看来,赵岱宽是个聪明加精明的男人,是少数她遇到算是同时拥有脑袋、俊帅外型跟猛男身材的异类。

  这样的男人就算平常走在路上也会引来众多女人的侧目,可她瞧他生活却单调得很,就是上班下班运动睡觉而已,就连周末也是这样,没见他出门约会过……

  倒是最近几个周末,赵岱宽到她家的次数变多了,一开始是因为白花油,他对于这只两人一起解救的小猫咪很念情,宠它的程度不输给自己。

  白花油也挺粘他的,每次他到家里来,白花油都会腻在他身边。

  “我一直觉得你家里少了些什么。”这日,赵岱宽对她简单到不行的一楼客厅发表了看法。

  本来他在陪白花油玩,程嫚径自坐在沙发上看书,他开口说了这话,她才缓缓的从书里抬头望向他,眼神中透着不解。

  赵岱宽索性捞起白花油抱在怀里,起身走到沙发旁多出来的空间,对那比了比。“瞧,这里位置那么大,都可以摆上两三个健身器材。”

  程嫚的眼眸漾起惊恐,这家伙该不会想将她这里搞得跟他家一样吧?!他家是变相的健身房,但她可不想。

  “我喜欢客厅空间大一点。”言下之意,别摆太多东西,健身器材就免了。

  一起慢跑以后,程嫚知道赵岱宽老是想要哄她开始健身,锻炼肌肉,但她一直拒绝。

  “好吧,那摆上一个应该就行了。”一个不会影响空间的。

  “那些健身器材都很贵。”也就是说,她买不起。

  岂知赵岱宽双眸一亮。“不用买,我有。”

  程嫚一惊,看来她用错理由了。“我怎么可以用你的……”她赶紧阻止。

  “我正好有一组多的“胸部推举”器材,轻巧又不占空间。”他说的好像自己是推销员似的。

  程嫚无言。

  “我这就回去帮你搬过来。”终于寻到机会了,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将白花油放下,他迅速的回到自己家里,从楼梯间搬出器材,以他的能耐,轻易的就搬到程嫚家中。

  然后都不用她说什么,从位置摆放到器材组装,他通通一手包办,而且动作干净俐落,组装好以后还亲自上阵示范如何使用,要注意哪些事项也全部说明清楚。

  程嫚抱着白花油在一旁看着,真的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好吧,就让他摆吧,反正摆在自己家里,要不要使用还是看她自己不是吗,赵岱宽总不好强迫她吧。

  他觉得健身这种事要慢慢来,也没有强迫“程嫚”。

  她心里还想着,为什么这两三个周末赵岱宽都想尽办法要赖在她家,而不是在家工作,原来是打着这种主意。

  赵岱宽完成任务,心情愉悦,眼看也傍晚了,于是想要大展身手一番。“你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饭好了。”

  连晚餐也包了吗?程嫚觉得他就是自来熟,一开始他对她不就是这样,很自然的约她一起夜跑,也自然的走进她家里,现在更是自然的直接要在她家开伙……

  好吧,反正他们也算熟了,赵岱宽还是她来台湾第一个交到的朋友……

  他走到开放式的厨房,打开冰箱一瞅,眉头瞬间打结,将冰箱内部从上方看到最底层。“怎么都是微波食物……”他转头朝程嫚喊去。

  程嫚慢慢的踱到赵岱宽身后,也瞄了一眼冰箱,冰箱里有什么她很清楚,她耸耸肩。

  “你平常都吃这些?一点天然的食物都没吃?”天啊,这怎么会健康,难怪看他总是瘦瘦扁扁的,脸色苍白。

  “我又不会煮。”一开始到台湾时,她是真的有试着煮饭给自己吃,可好几次害得自己半夜肠胃绞痛,最后她决定放弃。

  反正现在卖场到处是琳琅满目的微波食品,而且什么口味都有,还满方便的。

  “连煎个蛋也不会?”冰箱里甚至连半个新鲜的蛋都没有。

  程嫚想了想。“煎蛋或许会,可总不能要我一天三餐都吃蛋。”

  “那你这厨房是用来做啥?”

  “煮水跟煮咖啡。”她答得理直气壮。

  赵岱宽觉得自己也不好说什么,大部分的男生总是不会下厨居多,“程嫚”这样也属正常。

  只是他觉得他偶尔需要新鲜健康的食物,也不一定要自己煮,当然自己能煮是最好,要不然就寻外头比较健康的餐厅,偶尔外食也行,可他看“程嫚”几乎都窝在家里,外食的机会不大。“我觉得你需要个负责煮饭的欧巴桑。”

  程嫚也觉得自己需要,以前在香港时,她是有固定帮她煮饭的帮佣没错,可到台湾后,生活不比从前,她请不起。

  “来,我们走吧。”赵岱宽是个行动派,拉着“程嫚”就往外走。

  “去哪?”她看着他自在的牵起自己的手,她赶紧将手收回来,拒绝出门。

  “买菜。”

  “买菜做什么?”

  “煮晚餐。”

  这个人一定要这样一问一答吗?不会一次就把答案说完吗?程嫚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就算买了我也不会煮。”

  “又没说让你煮,是我煮。”赵岱宽本来又想拉“程嫚”的手,后来想想他可能觉得两个男人牵手不好看,其实他也没啥意思,所以他改拍拍他的肩说:“走吧,晚上让你尝尝我的手艺,保证你吃完还想再吃。”

  行动派的赵岱宽动作果然迅速确实,开车到附近的大卖场,推着推车,一趟生鲜区逛下来,推车瞬间八分满。

  他买食材、买面包、买鲜奶……买了一堆,看得程嫚眼花缭乱,从头到尾她只能当搞不清楚状况的跟班,负责在后面提袋子。

  回到家后,他只交代她去陪白花油,然后他穿上帅气的蓝色围裙,在她鲜少使用的厨房里开始大显身手。

  一个半小时后,一桌中西合并的丰富菜肴呈现在餐桌上。

  程嫚这时候只能用叹为观止来形容自己目瞪口呆的样子,还有……一脸对赵岱宽的崇拜。

  不简单耶,这个男人除了工作跟健身之外,还有一手好厨艺。

  这一顿晚餐,程嫚吃得心满意足,而且她吃的分量还比赵岱宽多,她当场觉得自己在餐桌上的样子很像饿死鬼。

  他倒是不介意,还一副本应该就要如此的表情。

  收拾好碗盘,两人回到客厅,白花油又蹭到他身旁去,撒娇要他抱抱,赵岱宽将它抱起,笑说:“还好你吃猫食,要不让你的主人喂养,恐怕会营养不良。”

  这点程嫚自己承认,所以也没说什么。

  吃饱以后两个人又各自做着自己的事,程嫚看电视,赵岱宽陪白花油玩,偶尔滑手机,像是在回复公事。

  她有些纳闷,他们之间的气氛怎么会好到如此不象话。

  说他们彼此深交好像也没有,毕竟认识的时数不算长,可他们就是可以同处一室许久,就算不说话,氛围也可以很自在。

  好像发现到程嫚正注视着他发呆,赵岱宽也望向她,她呆呆傻傻的回他一抹笑容。

  然而,赵岱宽却在瞬间僵住,片刻后又察觉自己这样的反应不对,连忙将头转开。

  怎么了?程嫚困惑,可看他又好像没怎样,于是她耸耸肩,继续看电视。

  他却是心乱如麻,一时忙着安抚自己错乱的感受。

  为什么刚刚“程嫚”回他那一抹浅笑时,他的心会莫名的漏跳一拍,像是突然悸动却又泛起甜意呢?

  这反应太不对劲了吧,怎么会这样?!

  赵岱宽默默的深呼吸,要自己收回这异样的感受,赶紧恢复正常。

  还好当他回头时,“程嫚”已经将注意力又放回电视上,他大松一口气。

  他又偷偷觑了“程嫚”一眼,顿时又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不对,真的不对劲,他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心动吗?可是……“程嫚”是个男人啊!该不会他对男人心动了……

  这下子赵岱宽不是心动,而是心悸了。

  他突然爬起身,程嫚莫名的看他一眼。

  “你要喝酒吗?我突然想到上礼拜有酒商送我一箱勃艮第高级红酒,我们来喝吧,我先回家拿。”不知怎么地,他没来由的就是想喝酒,或许是想把自己灌醉,让自己先前那可怕的想法消失。

  于是他都没等程嫚有所回应,毅然决然的到家里将整箱红酒给搬过来。

  当程嫚看到他竟将整箱红酒给搬来时,差点没昏倒,这喝酒不是浅尝品味即可吗?

  一大箱耶,他是打算不醉不归吗?

  两个人喝完一整箱的红酒是有些夸张,但以赵岱宽喝酒像喝水的豪迈姿态,他们已经喝完了四瓶……

  程嫚自认酒量还不错,这会儿也微醺了起来,更何况她喝的算少,大都赵岱宽喝下肚。

  原来真的有些人血液里酒精较多时,话相对的也会比较多,赵岱宽就是这类的人。

  不过喝醉了还能那么帅气,他也算是她看过的第一人。

  尽管变成话痨子,那姿态、那动作依旧好看到不行,甚至……有些可爱。

  只见赵岱宽一手抓着空了的高脚杯,眼睛盯着玻璃说话。“我从没谈过恋爱……”

  他的开头让程嫚差点滑掉手上的杯子,她略带震惊的飞快瞅他一眼,这是要吐露心声了吗?

  “女人很麻烦的。”他皱起眉头。“歇斯底里、心胸狭窄、爱计较、爱记恨、爱哭也爱闹……”一口气连说了好几个他认为是女人的缺点,惹得程嫚也皱起眉头。

  喂喂,她也是女人,在她面前这么肆无忌惮的批评好吗?虽然她也承认,女人的确是比男人爱计较……但这也是因为女人天生较感性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