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哥儿们不设防 第3章(2)

作者:花袭
  直到赵岱宽出现,而且还是很有杀伤力的出场方式——全裸的在二楼房间走来走去,让她完全看光。

  再来是白花油让两个人有了接触,本以为这样就算了,没想到他还跑到她家门前按门铃,而且按的很霸气,没有停止的现象。

  白花油被门铃的声音吓得到处乱窜,程嫚试着假装没听见,想要赵岱宽收手回家去。

  可是他好像不知道“放弃”怎么写。

  迫于无奈,她只好去开门,因为门铃再响下去,白花油可能会吓到拉肚子,还有左邻右舍肯定会被影响到,她可不想成为受瞩目的那个人。

  “嗨。”赵岱宽很满意在他的坚持之下,门终于开了。

  “有事吗?”程嫚觉得自己很不会应付厚脸皮的人,偏偏对门来了一个厚脸皮的邻居。

  “想问你今天几点要出去跑步,我们一起。”所以他才会傍晚就过来喊人,总不好半夜来按门铃。

  “今天可能不跑……”因为他,她可能会改掉夜跑的习惯。

  “为什么不跑?运动有益身心,是不能间断的,要持之以恒。”说起运动,他双眸发亮。

  “我不——”

  “这样好了,晚上十点我过来接你,我们大概跑一个小时左右。”她借口都还没说,他就擅自替她做了决定。

  程嫚一张小嘴张了又张,讶异到都阖不上。

  还有这一招啊?先下手为强。

  “对了,我发现你习惯穿深色系的衣服,这习惯平常是没关系,但若夜跑的话就不太好,身上的衣服最好加个反光条,或是配戴闪灿灯。”赵岱宽很认真的交代着。

  她傻眼,她一点都不想跟他去夜跑好不好……

  “OK,我们晚上十点见。”他潇洒的离开。

  “我不——”她依旧停留在“我不——”两字,话都来不及说出口,他人就走了。

  是不是一个人独居太久,都忘了怎么跟人互动,还是赵岱宽太迅速果决,让她连理由都还来不及讲?

  程嫚抱着白花油低低诉苦着,这晚上该如何是好?,

  从对面邻居家回来后,赵岱宽心情莫名的好。

  今天是周日,他没有到公司加班,一个人在家里透过网路处理公事,中午自己准备简单的午餐,一大盆的沙拉配上咖啡,多么的惬意。

  午餐过后稍做休息,然后做肌耐力训练,做完后他又打坐约半个小时。

  走进浴室冲澡时,他觉得神清气爽,运动果然让人浑身舒爽。

  一想起自己新搬来的这个社区竟然有人跟他一样爱运动,而且年纪也彼此相当,他就莫名的开心。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他一反平常不喜跟人接触的常态,倒是主动去邀请“程嫚”。

  根据他的观察,这位邻居好似是个宅男,平常也没见他上下班,下午还可以抱着白花油在庭院晒太阳。

  不过现在网路那么发达,很多人都是宅在家工作,或许他这位邻居也是如此。

  还好他尚有夜跑的习惯,要不然经常宅在家工作,对身体健康也不好,赵岱宽突然心生斗智,觉得带给邻居健康的体魄是他的任务……不知道这是他打哪儿来的“雄心壮志”,也不想想邻居的健康好像跟他无关。

  向来独善其身的赵岱宽竟然管起闲事来,若东方靖跟贺之晓知道,肯定会掉了下巴。

  赵代山宽一整个周末就用工作跟运动、锻炼打发了,晚上十点,他准时着装出门到“程嫚”家按门铃。

  听到非常准时响起的门铃声,程嫚很想拿枕头捂住自己的耳朵,当作没听见,为了假装自己已经睡了,她室内一盏灯都没开,就盼那个叫赵岱宽的邻居自讨没趣,拍拍屁股走人。

  可是他的“坚持”真是叫人讨厌,门铃响了几次以后,他改用手拍大门,接下来他应该会在半夜十点大喊她的名,让整个社区的人都知道……

  程嫚觉得焦虑,依照以前她狂妄的性格,恐怕早冲出去骂人了,可她自嘲的笑笑,这半年多以来,她的个性差异极大,遇到事情只想逃开躲避,就像现在。

  可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她只好下楼去开门。

  门开了,赵岱宽却见“程嫚”一身平常打扮,尚未换上跑步的装备。

  “想必你是忘记时间了……”他有些失望的说。

  “对不起,我有些倦怠,不想去夜跑。”她鼓起面对的勇气。

  赵代山宽一脸担忧。“倦怠?这可不行,这通常是忧郁症的前兆,需要靠运动才能纾解。”

  忧郁症?程嫚愣了愣。

  “我等你,你快去换衣服,既然感到倦怠,今晚就一定要跑步。”他双手搭在“程嫚”的肩上,将她转过身去,再拍拍她的背,要她行动。

  这家伙……难道一点都不避嫌?程嫚感觉他搭在自己肩上手的热力,他对她那么积极,难道是喜欢上她?想追她?

  但不对,以一个男人对女人的喜爱,她在他身上感觉不到。

  当程嫚从自己思绪里回过神时,她已经很听话的换好运动服,准备出门。

  “这就对了,来,把这戴上。”赵岱宽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简约的白色手环,他帮“程嫚”戴上,然后从中间一按,白色手环亮起一整圈的光点,光点还会闪烁。

  “这样就安全多了。”他退后一步打量着,满意的说。

  程嫚看了看手环,心头情绪五味杂陈,赵岱宽看起来就是诚心诚意想邀她一起夜跑,还特地为了她的安全准备了手环,可她却以小人之心看待他。

  “来,我们走吧。”当他再度开口时,程嫚没有多大的疑虑就跟他出门了。

  反正只是跑步而已,平常她一个人也是跑,现在两个人也是跑,更何况她真的感受不出赵岱宽对她有任何的企图或心机……

  跑就跑吧,又不会少一块肉。

  有人陪伴跑步的感觉还真不赖。

  他们跑步时话不多,都专注于自己的呼吸,路比较窄时,赵岱宽会主动放慢步伐跑在后头,道路宽阔时,他就会跟“程嫚”齐肩并跑。

  那种呼吸一致,步伐一致的感觉真不错。

  但程嫚知道其实赵岱宽有放缓自己跑步的节奏好配合她,而且跑步前的暖身动作他也要求确实。

  既然跑过一次,那么再跑第二次、第三次……就显得自在多了。

  而且她发现,他虽然是他们两人当中话比较多的那个,但他从不探询她个人的隐私,说话的内容都锁定在运动,要不然就是白花油。

  而且他对运动、健身的专业性,让她个人认为,他的工作该不会就是健身房的教练吧。

  可是如果是健身房的运动教练,下班后还拚命的运动……这也太强了吧,完全就是运动狂。

  忍了许久,在一晚他们跑完步,走回住家的路上,程嫚终究敌不过心头的好奇心,开口问了。

  “健身教练?我不是。”

  程嫚心头嘀咕:不是健身教练还把身材练那么好,这是要叫其他健身教练不要混了是吧。

  “我在饭店工作。”赵岱宽大略提了一下。

  这应该是他们两个人之间,谈话最接近隐私的部分。

  “在饭店的健身房工作?”她不死心的继续问。

  他大笑,笑声在宁静的夜里特别响亮,尤其他们现在可是走在社区的步道上。

  她赶紧要他小声点。

  “我只是个秘书而已。”他朝“程嫚”俏皮的眨眨眼。

  赵岱宽听到程嫚低声说着:只是个秘书而已,干么把身材练成这样……他又笑了。

  敢情他是羡慕啰?!

  “你别急,若想要练成像我这样,我可以教你。”赵岱宽很高兴,就说孺子可教也,看来夜跑已经不能满足他了。

  程嫚皱起眉,她可一点都不想练成像他那样,她脑袋里浮起健身女子浑身都是肌肉的模样,呃……

  他却没看到她皱起的眉头。

  “来,到我家来看看。”他欣喜的呢,拉着程嫚进到自家一楼,开灯,乍亮。

  客厅里除了沙发、茶几、电视等基本家具电器配备之外,就是三台显眼的健身器材。

  她看了傻眼,这家伙果然是健身狂耶。

  瞧程嫚瞪大的眼,赵岱宽却以为她是羡慕,他拍拍她的肩,力气之大,害没有防备的她差点趴到地上去亲吻地板。

  “不过你太瘦弱了,肩膀太窄,身体太单薄,你要多吃点,尤其是蛋白质。”赵岱宽继续说:“你几公斤?”

  程嫚支吾了一下说:“大概五十几公斤。”

  “这么瘦……风一吹就跑了。”

  程嫚很想反驳,她身高一百七十二,体重五十几公斤看起来是瘦了点,但她一点都不想练成肌肉女。

  “谢了,但我不需要肌肉。”

  “不,你需要。”

  “我不需要……”

  “好吧。”赵岱宽放弃坚持,程嫚正想松一口气,他却说:“但我知道你一定会反悔的,相信我……”

  他的双眸绽放出光彩,她见了只想赶紧回自己家里,她真的遇到了个健身狂热分子,除此之外,她这个对门邻居其实还算不错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