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哥儿们不设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哥儿们不设防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赵岱宽看两位好友的神情跟交换的眼眸,就知道他们想到哪处去了。“我只是不曾对女人心动过而已,但并不表示我喜欢男人。”他就知道他们误会了。

  “其实喜欢男人也没关系,这世代很开放了,身为你好友的我们都会全力支持的!”贺之晓拍拍赵岱宽的肩。

  害得赵岱宽一口咖啡差点吐出来。

  他本来想解释,可又懒得解释,反正他们自从找到心爱的另一半,就莫名其妙的开始关注起他的感情生活。

  对于他自己的感情状况……赵岱宽是真的从没有想过这一块,他从小对女人的印象就不好,这全都是他那群同父异母姊姊的功劳。

  即使是现在,他已经远离那群可怕的姊姊们,但只要一想到她们,他仍会忍不住打个哆嗦。

  他的姊姊真的不少,共有六位,当然这也是他父亲个人的丰功伟业,他父亲前后共娶了四任老婆,他的母亲很不幸的,或者说是很幸运的是第四任,也就是现任老婆。

  父亲的前三任老婆都各为他生下两个女儿,所以他总共有六位姊姊,他则是赵家目前年轻一辈唯一的男丁。

  而他这个唯一的男生理所当然从小被六个姊姊欺凌到大,那回忆是真的很惨烈,以至于他到目前为止真的没有动过跟哪个女人产生感情或在一起的念头。

  他觉得自己一个人挺好的,他热爱工作,也热爱运动,人生有工作跟运动就非常的满足了。

  赵岱宽耸耸肩。“谢谢你们的关心,但我现在这样很好。”

  看好友们都露出不相信的眼神,他只好再补上一句。“如果我以后对任何一个女人……”他顿了顿。“或,任何一个男人有怦然心动的异样感觉时,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两位。”

  他这句话成功的堵住了贺之晓跟东方靖还想说话的嘴。

  晚上十一点左右,赵岱宽下班回到家,不像其他加班很晚的人都是回到家后马上就瘫在沙发或床上不想动,他是一回到家后就进更衣间脱下一身西装,换上运动紧身裤、短裤跟贴身T恤。

  夜跑是他搬家后养成的习惯,可能是怕造成之前的情况,早上晨跑比较容易遇到邻居,很多大妈大婶都有早起运动的习惯,但半夜可就不会了。

  他穿上球鞋,由于今晚天空飘着微微细雨,他套上一件黑色薄外套才出门。

  新家附近有个大公园,赵岱宽的习惯是,做完简单的热身运动后沿着人行道往公园方向,先绕着公园外围跑三大圏,再绕到里头的漫步道跑一圈,回家,这样全部的时间算下来约要一个小时左右。

  他在人行道上做完热身运动后,将外套的连身帽戴上,开始夜间慢跑。

  雨让白天的灰尘往下沉,再加上公园里耸立的大树,此时周遭的空气清新无比。

  他沿着公园的外围跑着,呼吸充满节奏,在这种飘着细雨的夜晚慢跑,感受湿润的气息充塞自己胸腔,整个人的精神都焕然一新了。

  他让自己的脑袋放空,一整天的忙碌跟精神压榨都消散一空,这就是运动的好处,感觉脑袋又重新活络了起来。

  夜跑比晨跑更好的地方是,早上起来运动的人太多,多少会干扰到他运动时所需要的安静。

  赵岱宽喜欢自己一个人享受宁静的运动过程,不要有多余的人跟声音打扰。

  他缓缓的跑着……这时候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夜跑客,说熟悉其实也不算熟悉,而是搬来这里一个多月,在夜跑中遇到对方的次数颇高,看来对方跟他一样是个夜跑爱好者。

  他们两人路跑的路线不一,但偶尔会有几次擦身而过。

  前方一个转弯,对方绕进公园的步道里头,赵岱宽还继续沿着公园外围跑,直到三圈跑完,他这才绕进公园里头,并放慢跑步的速度。

  公园里头的路灯明亮,步道即使在黑夜里依旧清楚可见,这公园大门的对面就是派出所,所以公园管理的不错,安全性很高。

  然后赵岱宽又遇到他了,那个跟他一样的夜跑爱好者。

  他此时正蹲在步道旁,步道边是一整排的矮丛,赵岱宽远远的看着,猜想他是人不舒服,不然怎么会忽然停下来。

  而他既然看见了,不可能不帮忙或视而不见。

  于是赵岱宽停了下来,站在对方背后,开口问道:“请问需要帮忙吗?”

  “请问需要帮忙吗?”

  当浑厚略带点感性的声音从背后忽地响起时,程嫚吓了一跳,差点将已经抱在怀里的幼猫又丢回矮丛里。

  还好她及时稳住,并缓缓的回眸。

  藉由步道旁明亮的路灯,她很清楚的看到对方,一张极致俊帅且男人味极浓的脸庞,眼眸中闪着关切。

  这男人她知道,就是她对门邻居,那个很喜欢在自家裸露又不喜欢拉窗帘的家伙。

  很倒霉的,在她习惯性的夜跑当中,她撞见过他好几次,所以她刻意更改自己夜跑的路线,减少跟他“同行”的机会。

  今天要不是为了可怜兮兮求救的小猫,她也不会遇到他。

  这算是倒霉吗?还好对方并不识得她,也不知道她就是他对门的邻居。

  程嫚尽可能的让自己脸上的表情不要泄漏太多思绪,再加上紧张,她的反应有些慢。

  “请问需要帮忙吗?”直到对方又再问了一下,她才缓过心绪来。

  赵岱宽看着她捧抱在手中的幼猫,他猜应该是才出生不久的小野猫吧,可能不小心跟母猫走散了。

  程嫚许久才从“糟糕,我终于跟暴露狂正面冲击”的震惊当中反应过来。

  她不能因为人家只是“常常忘记”拉窗帘就将他给定位为暴露狂……程嫚尴尬的想。

  况且在自己家里脱光衣服应该也不算暴露狂,至少报警的话也构不上妨害风化的罪刑。

  相形之下,好像她才是变态偷窥狂……因为截至目前为止,她已经看过好几次了……

  或许吃亏的人是他。

  “不,不用了,谢谢你。”程嫚的声音天生就比较低沉且略带沙哑,她开口后赶紧站起身来。

  小猫在她的掌心频频颤抖着,落着雨的深夜对小幼猫来讲,温度是太低了,如果再不好好照顾,恐怕小幼猫活不过这一晚。

  她想办法要帮小猫取暖,可是她仅穿一件贴身的紧身衣,再搭配宽松的T恤,除非她将T恤给脱下来,但如此一来就只剩下紧身衣……

  她迅速瞅了赵岱宽一眼,他还没有离开。

  赵岱宽似乎理解程嫚的难处,抑或是说,他也看到小幼猫发抖得可怜兮兮的模样。

  他想都没想就将防风外套脱下来,弄成一团。“来,快将它给放进去。”

  程嫚照着他的话做,赶紧将小猫放进那裹成一团的外套里,小猫许是终于得到些许温暖,发抖的状况减轻了。

  “我们要尽快将它给弄干,再找些吃的给它。”很显然他比她有主意多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公园,程嫚想快点将小猫咪带回家里,帮它将身子吹干,再喂食它温牛奶。

  然后她想起家里的冰箱已经没有牛奶了,于是她在经过便利商店时倏地停了下来。

  赵岱宽走在后头,看程嫚停了,他也停了下来。

  “帮我抱着它一下。”她将小猫咪递给他,转身进便利商店买牛奶。

  赵岱宽盯着怀里的小猫咪好一会儿,嘴角缓缓上扬,念念有词。“再忍耐点,等等就有热牛奶可以喝了……”

  程嫚走出来时正好看到他安抚小猫咪的画面,心头顿时有些五味杂陈,脑海浮现他那结实的猛男身材,很难想象他会那么温柔的同一只小猫咪说话。

  她从赵岱宽手中接回小猫咪。“谢谢你的帮忙,再见。”她跟他“道别”,他们不能再同路,因为这样会被他发现他们两个是住对门的邻居。

  对方很明显的是在告诉他,他可以走了。

  赵岱宽微微挑高一边的眉,也没多说什么,挥了挥手,转身就走。

  程嫚站在便利商店门口,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黑夜之中,她将怀里的小猫裹得更紧,觉得有些对不起它,因为她必须等几分钟,确定跟对方已经保持一段距离后才能返家。

  “乖乖,我很快就会帮你取暖了……”程嫚等了大约五分钟,才起步往家的方向走回。

  可人算不如天算,本以为赵岱宽这时候应该已经回到自己家里了,没想到就在社区外,她看到他站在大门的屋檐下讲电话。

  当他们两个人的视线对上以后,赵岱宽满眼讶异,程嫚则是僵住了。

  怎么他还在?!

  “你也住这里?”赵岱宽是真的很惊讶。

  程嫚嘴角抽了抽,这时候否认的话应该是将对方当成白痴了吧,她只好点头。

  “对,还真是巧……”

  “的确很巧。”

  程嫚的“巧”是欲盖弥彰,赵岱宽口中的“巧”是真的觉得很巧。

  “你住哪?我住A10.”

  连住哪一栋都自动报上了,还真亲切啊。

  “我住……B10.”她有一两秒的时间有想说谎的冲动,可是心忖大家都是邻居,再遇到的机会肯定是有的。

  “我们就住在对面!”他的口气更是讶异了,不仅巧,还挺有缘分的嘛。

  她苦笑,老天爷还真爱捉弄她啊,这种巧合还真不如不要!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