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哥儿们不设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哥儿们不设防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二十岁那年,她系上的指导教授办了场视觉艺术的发表会,其中他挑选了几个优秀学生的作品也一并做了发表。

  程嫚的大学教授在北美艺术界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的发表会当然引来相当多媒体跟艺术评论家关切。

  程嫚的作品就是在这场发表会上大放异彩,接着透过国际媒体的报导,才引起香港媒体的关注。

  香港媒体挖出她是已故摄影大师程大官的女儿,大肆报导了一番。

  大学毕业后程嫚回到香港,透过熟识香港艺术界、演艺圈及时尚界的人士的牵引,再加上自己的天分跟努力,在这三界博得一席之地。

  程嫚是注定要发光发热的,她站稳脚步后,表现越发出色,隔年香港金像奖邀请她帮入围的演员拍摄一组为金像奖宣传的照片,她出色的手法跟视觉设计让所有入围的大明星都大大的称赞跟惊叹。

  之后,许多大明星都指定由程嫚来拍摄,若说她之前是平步青云,那么之后则是直登云端。

  二十三岁那年,她成立工作室,也就是这一年,两个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人出现,一个是男友周宇乐,另一个则是自己找上她认亲的异母姊姊程玟。

  周宇乐是因为工作而认识的,他只是刚出道的模特儿,偶然得到某国际知名品牌的青睐,连同一群模特儿拍摄下一季的作品。他模样俊逸清秀,身材瘦高,笑容腼腆。

  程嫚被他纯真的笑容给吸引,为期三天的拍摄两人又多有接触,她对他关照有加,拍摄结束后两人成为朋友,不久,她主动告白,两人成为男女朋友,之后进而同居在一块,两人目前交往已经三年了。

  而程玟则是自己找上程嫚的,程嫚一直都知道自己有一个异母姊姊,只是爸妈还在世时并没有多提及这个姊姊,所以她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程玟开头就说,她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有个异母妹妹,但她没有想过要破坏她的幸福,就连父亲意外身亡时她都没有现身,就是不想要让她有所困扰。

  只是现在她们两人也算是世上唯一有血缘的亲人,如果不见上她这个妹妹一面,她总是会有所遗憾。

  程嫚一听,对自己的异母姊姊燃起一丝丝内疚,双亲意外身亡时,身后所有的财产全是由她继承,当时她伤痛欲绝,处理完双亲的后事就前往美国读书,压根忘记她这位异母姊姊的存在。

  程玟说,现在香港找工作大不易,已经跟上海某家公司谈好,下个月即将离开香港到大陆去工作了。

  程嫚听闻后思索了一下,她希望姊姊能够留下来帮她管理工作室,现在她的工作量很大,需要一个她信任得过的人来帮她操持工作室的业务跟管理。

  虽然是第一次跟自己的异母姊姊见面,但毕竟是亲人,她愿意给程玟百分百的信任。

  而程玟也的确没让她失望,三年来将她的工作室打点得非常好,让她完全无后顾之忧,在外头安稳的拍摄。她对程玟并不吝啬,不仅给予相当高的薪水,也将自己名下的房子过户给她。

  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本以为很顺畅的人生,竟被自己最是信任的两个人联手起来彻底击溃。

  她抓到周宇乐跟程玟上床时的伤心欲绝,就和当年接到台湾警方通知双亲发生车祸正在抢救时一样。

  她从程玟的住所离开后,找了间小酒吧,把自己喝到酩酊大醉,第二天酒醒,踩着疲惫伤心的步伐回家,一开门看到跟周宇乐同居三年的住所,到处都有属于他的痕迹跟物品,她想都没想,直接找来两只大箱子,将所有她眼前属于他的东西通通丢进去。

  她也不想费神叫周宇乐来拿,那样的男人她再看一眼都觉得恶心,她将他的东西通通丢到垃圾堆里。

  丢完东西回到家后,程嫚气喘吁吁的将自己甩进长型沙发里,一只手盖在眼上,不动,看不出来此时的她正在想什么。

  她想要什么都不想,却怎么也忘不了那龌龊的画面。

  忽地,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上头显示来电者是程玟,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接起了电话。

  她跟周宇乐可以从此断绝感情,不再见面,可是程玟是她的姊姊,虽然她也一样不可原谅,可是她们之间必须谈一谈。

  显然程玟也是这样觉得,她打电话来就是要跟她见面,两人谈谈。

  她们约在会员制的酒吧,地点是程玟挑的,很适合私下谈话。

  程嫚到的时候,程玟已经先在包厢里等待了,她开门进入,里头灯光昏暗,但可以看到程玟自己一个人已经在喝酒,而且姿态很悠闲自在。

  她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此时心里的感觉……

  如果程玟是来跟她低头道歉的,以她现在的样子,似乎感觉不出来她有任何歉意。

  而且怎么今晚的程玟看起来跟以往都不太一样?

  程玟虽然跟她是姊妹,但她们两个完全不像,她们各自都像到自己的母亲,程玫娇小、略微丰盈,程嫚高姚纤瘦。

  程玟留着一头清汤挂面,五官清秀可爱,称不上是美女,却让人瞧着也挺舒服,当初程嫚之所以第一次跟她见面就将她给留下来,也是因为她给人的形象很是美好。

  可是今晚的她将头发稍微往后梳,露出光亮的额头,脸庞顿时亮丽了起来,而她的眼神也不再柔和,反而透露着些许的不屑。

  “嗨,我亲爱的妹妹,我等了你好一会儿呢,坐吧。”

  程玟此时心头已经快要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了,她就要跟程嫚,这个占据她父亲多年,一路成长总是春风得意的妹妹摊牌了。

  瞧瞧她亲爱妹妹此时的气色……啧啧,还真是难看到了极点啊,可妹妹的脸色越是难看,她的心就越是欢喜。

  她等这一天,已经等太久了!

  程嫚继承她模特儿母亲的好身材跟容貌,身高一百七十二公分高的她,身材纤细窈窕,一双腿笔直又修长。

  她的容貌除了来自母亲的美丽,鼻子跟眉毛又遗传到父亲的俊挺,鼻子笔直又高耸,眉毛浓密,带点小粗犷,让她原本应该细致的脸庞显得英气。由于常往外跑的缘故,程嫚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蜂蜜色,她一头长发略微自然卷,增添她几分性感。

  总之,乍见到程嫚的人都会被她带点帅气的美貌给吸引,尤其当她全神贯注投人于工作时,仿佛所有的光都聚集到她的身上。

  可是现在她就要将那一道光给抹去,哈哈哈……光是想到程嫚之后被她打趴的样子,她就忍不住在心里头狂笑。

  不,程玟是真的笑出来了。

  先是隐隐约约的奸笑两声,最后索性不掩饰了,直接狂笑出声。

  程嫚满是愤怒的瞪向程玟。

  “你应该满心不解,这时候以我的个性早就该哭着下跪求你原谅了对吧,但为什么我会笑得如此开怀呢?”程玟举杯敬她可爱的妹妹。“来,你别光是站着,坐下我们好好聊聊。”

  程嫚恼怒程玟的态度,一个箭步过去将程玟面前的酒杯直接扫落地。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睡她的男人还一点歉意都没有的人,她不想原谅,尽管她是她的姊姊,也休想得到她的原谅。“你明天进工作室收拾好东西就可以滚蛋了!”看到程玟竟然是这样的态度,程嫚觉得自己也不用顾虑什么亲情了。

  程玟不恼也不怕。“可以啊,反正我也不想再受你的指挥了。”

  “你……”程嫚不敢置信,程玟的态度跟之前真是天差地别。

  “我怎么样?”程玟眨眨无辜的大眼。“我就坦白跟你说吧,我是故意勾引周宇乐的,玩弄你的男人,让你也尝尝被背叛的滋味如何,哈哈……我没想到老天爷这么帮我,竟然还让你亲眼看到我跟周宇乐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样子,你肯定伤透了心对吧!”

  程嫚简直不敢相信程玟所说的话,她是故意为之的……

  “为什么?”她是她的姊姊,是现在世上唯一血缘最亲的人,所以她三年前找上自己时,她就毫无顾虑的相信她了,没想到她会计划着这么龌龊的事。

  不,不对……

  程嫚在很多事情上都不愿多想,将一股脑的热血都奉献给摄影,但这不表示她是个什么都不会思考的笨蛋。

  如果一切都是程玟的计谋,那么三年前她找上她,说了那么一段感人的亲情,这三年来在她的工作室里牺牲奉献,完全都只是委曲求全……

  程玟看程嫚脸上震惊过后了然一切的神情,就知道她的好妹妹其实也没那么笨。“为什么?我只是想让你尝尝当年我母亲被你母亲抢走老公时,那万箭穿心的痛楚罢了。”母债女还,不就是这个理吗!

  程玟越想越开心,但也更恨,她想到母亲重病快要离世前,她到她家门前想恳求父亲到医院见母亲最后一面,但却看到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的画面……

  恨意让她双眼都红了。“程嫚,其实我很嫉妒你,我越是嫉妒你就越是恨你,恨你夺走我的父亲,恨你破坏我原本幸福美好的家庭,恨你抢走了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一切……”

  程玟像是疯了一样,歇斯底里。“当我知道父亲跟你母亲两人在台湾意外身亡时,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开心,报应,老天爷的报应终于来了,可是……凭什么你得到父亲所有的遗产,我却什么都没有?我又被遗忘了!”

  所以,她发誓要将所有属于她的一切都拿回来。

  “程玟,你是个神经病!”在程嫚的记忆当中,父亲跟母亲是那么的恩爱,恩爱到程嫚相信父亲之所以会结束前一段婚姻,是因为遇到一个他不爱的人。

  她不愿意听程玟说母亲的坏话,她认为程玟已经因为报复之心而失去理智。

  “你不用进工作室收拾东西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你给我立即滚蛋!”至于周宇乐,她要就送给她好了,那样的男人她也不屑要。

  听到程嫚自以为是的命令,程玟笑得更大声。“我会滚的,你放心,但你日后可别回来求我……”

  程嫚本来转身要离开的步伐因为她这句话停了下来。“你什么意思?”她瞪着程玟。

  “你还记得你多久没坐在工作室里,细细的翻看工作室所有的帐款跟收支吗?你把一切都交给了我,包括你私人的印章跟不动产权状,因为你信任我,而我也确实帮你处理得很好,所以你很安心的将一切都交给我……而那些,现在大部分都已经是属于我的了。”

  程嫚一颗心深深的沉入最底部,没想到她会遭受到如此背叛,她身形一晃,失去重心,当场瘫了,跪坐在地上。

  她整个人像是遭受到电击般,麻痹了,心跟身都不会动了。

  瞧她这样子,程玟大笑,优雅的起身,踩着高跟鞋缓缓的从程嫚身旁走过,经过时还发出冷笑,完全是胜利者的姿态。

  的确,程玟俨然是胜利者。

  程嫚在这场战役里败得一塌糊涂,她败在太相信身旁的人,以为是自己的情人跟亲人就不会背叛自己。

  听到程玟关上包厢的门,程嫚彻底崩溃了,她趴到地上放声大哭……

  实际的情况比程嫚以为的还要惨。

  自己一直专注在摄影,将工作室全交给程玟打理,程玟为了取得她的信任,前两年的确很积极也很尽责的替她打理工作室,还有她的财产。

  可是就在这一年中,她开始甚少去理会工作室里头的行政安排或资金流向。

  程玟不仅转移了她大部分的资产,还在她的工作上搞鬼。上个月她为知名时尚杂志香港版拍摄主题,封面人物是好莱坞炙手可热的明星,她本来只负责拍摄的部分,后续的部分都交给程玟斡旋跟安排,没想到程玟却毁了她拍摄的成果,让她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害杂志社的封面毁了,拿不出拍摄的片子,被杂志社负责人告毁约……程嫚焦头烂额,尽管私底下和解,但她工作信誉毁坏也在业界逐渐被传开。

  一切的一切都是程玟有步骤的安排,她其实早就计划好,就等着跟她撕破脸的一天。

  程嫚无力回天,对工作、对自己、对生活、对所有的一切逐渐失去信心,坠入深深的自责跟懊恼中。

  大部分的财产跟工作室资金都被程玟给骗走,违约金也花掉她手边仅存的钱,工作室的资金周转不灵,再加上她的工作约渐渐的短少——这其中少不了程玟在外所放的流言——现在钱对她来说真的非常困扰。

  程嫚没有回击,也无力回击,她要替自己申辩什么?说自己被异母姊姊给坑骗了?是自己识人不清,误交了信任,还是自己太大意,将工作室全交给一个存心背叛自己的人?

  整件事的发展下来,程嫚最责怪的……其实是自己。

  她对周遭的人失去了信心,对自己是,对生活也是,对工作更是。

  程嫚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这样的人一旦失去了对自己的信心,那跌落的可不只万丈深渊。

  当她面对摄影镜头时,内心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如槁木死灰,程嫚崩溃了。

  她花了多少年在香港经营起来的事业跟名誉,在短短的时间内彻底崩盘。

  最后程嫚解散了工作室,不再接任何工作,收起她以为自己会爱一辈子的照相机,黯然的离开香港,来到她母亲的故乡——台湾。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