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哥儿们不设防 第1章(1)

作者:花袭
  恶梦!这是一场她巴不得快点醒过来、快点结束掉的恶梦……

  对程嫚而言,这一个月所发生的一切根本就像是场恶梦,这场恶梦将她的心活生生的剖开、撕裂,使她流了满地的血。

  爱人跟亲人同时背叛,让她对“信任”彻底瓦解,向来美好的世界跟生活全然崩溃!

  她不敢置信,可事实就活生生呈现在眼前,要不是她亲眼所见,恐怕还会笑着说,这怎么可能……

  一切就发生在一个月前,她在国外完成拍摄工作后,提前一天返家,而她会提前返家的原因在于,她莫名的良心发现,自己的异母姊姊程玟帮她处理工作室的繁杂事务多年,她却没有多去关怀她的生活。

  看着行事历,姊姊程玟的生日就在今天,于是她到机场换了班机,提前返回香港,在机场买了生日蛋糕直奔姊姊位于铜锣湾的大厦,想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

  殊不知,这惊喜……是程玟送给她的。

  程嫚有程玟铜锣湾大厦的住家钥匙,因为这间住宅原本是她的,后来她才转送给程玟。

  电梯抵达二十二楼,程嫚走到E户前,拿钥匙开门。现在时间是晚上六点钟,程嫚心忖,程玟应该会因为她这出乎意料之外的举动而掉了下巴,继而感到惊喜万分。

  门开了,整个客厅是暗的,除了玄关的鞋柜上有一盏晕黄的小灯微亮着。

  程玟不在?

  程嫚低着头扫过一眼,发现地上有一双摆放凌乱的男鞋,她目光闪了闪,难道程玟带男人回家?!

  若真是如此,她是不是该回避……

  顿了一下,想说自己都特地提前一天飞回来,手里还提着蛋糕,要是真的这么走了,不就白来一趟了。

  于是她决定把蛋糕搁在程玟的餐桌上,顺便留张字条,祝她生日快乐。

  越过客厅走向餐桌,餐桌就在程玟的主卧房外,主卧房的门没有关紧,里头的声音传了出来。

  她听见时愣了一下,不过也只是愣一下而已,她嘴角扯了扯,无声的笑了。

  主卧房里头传来的,是男人跟女人在床上缠绵的暧昧喘息声。

  她不是未成年少女,更不是一个害羞的女人,听到这样的声音,她顶多笑笑,不是很在意。姊姊程玟更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带男人回家滚床单是正常的事,她这个异母妹妹不会管那么多。

  放下蛋糕,她转身正要离开,可就在这个时候,主卧房里传来暧昧的呼唤——

  “宇乐……不要,那里……我受不了……”

  程嫚停下步伐,屏住呼吸。

  是她听错了吗?她皱眉,可她耳朵尖得很,听得很清楚。

  她没动。

  主卧房里令人脸红心跳的运动声,还有充满高低起伏的男女粗喘跟呻吟……她没有移动步伐,继续听着。

  “啊……啊,好舒服……宇乐,再快一点,宇乐,就是那里……”程玟看来已经濒临高/潮边缘,喊叫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清楚。

  宇乐两个字,让程嫚的脑海里窭时一片空白。

  周宇乐,她交往且同居三年的男友,一个总是陪在她身旁,不管她发多大的脾气,总会包容一切的男友。

  她不信。

  程嫚不愿自己一颗心七上八下揣测难安,她扭头往主卧房走进,也不管里面此时是怎样的画面,她双手用力一推——

  卧房里暧昧的味道扑鼻而来,原本幽暗的房间,因为程嫚将门给推开的缘故,外头的光线瞬间透入,惊扰了床上正在交缠的爱情鸟。

  周宇乐葡匍在程玟的身上,乍现的光线跟开门声让他心头一惊,赶紧回头看向声音来源。

  程玟和他一样惊恐,任何人在缠绵的时刻遇到有人闯入,都是这样的反应。

  只是当他们看清楚闯进来的人是程嫚时,两人接下来的反应却是大大的不同了。

  周宇乐当场吓到都软了,本来他还在程玟的身体里头努力奋战,却一下子就举白旗投降,从程玟的身体中滑了出来。

  “嫚……你、你怎么会来这里?你……你不是明天才回来吗?”周宇乐紧张得一张小白脸都涨红了,说话结巴。

  看到他这样,程玟的眼底闪过一丝厌恶。

  程嫚没有说话,美丽的脸庞惨白一片,不敢置信眼前所看到的画面。

  她的姊姊跟她的男友上床?!而且看他们的样子恐怕不是“第一次”,他们对彼此身体的熟悉度显然很高……

  也就是说她一直被当成笨蛋,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程嫚双眸燃着怒火,那怒火都快要将自己给吞噬。

  她瞪着他们,看程玟将丝被裹在自己的胸前,小脸楚楚可怜,像是被她欺负得很惨的样子。

  而她,甚至连一句指责的话都还没说呢!

  咬着牙,她几乎是从牙缝里将恨意给挤出来。“你们……就是这样对待我的?你们对得起我吗!”她的声音冷硬艰涩,看着周宇乐跟程玟的视线像是想要将他们给杀了。

  “妹,一切都怪我,是我的错,你不要怪宇乐,都是我的错,你若要恨就恨我好了。”程玟突然苦情大爆发,泪水像是不用钱似的,滚滚流下脸颊。

  一个绷着冷硬的脸,一个哭得梨花带雨,周宇乐看看程嫚,再看看程玟,介于两个姊妹之间,他犹豫不决。

  他本是犹豫又软弱的性子,再加上自己是程嫚提拔上来的,跟程嫚交往的过程当中,都是他妥协居多。

  久而久之,他已经习惯以程嫚为尊,觉得自己没什么男人气概。

  是程玟,长得娇小、个性温柔的她,激发了他属于男人的保护欲,再加上他跟程玟都是长期依赖程嫚的人,他们彼此之间存有相同的委屈——关于程嫚的霸道。

  于是乎他偷偷跟程玟好上了,偷情的兴奋感跟背叛感让他觉得自己终于像个男人。

  看程玟哭成这样,周宇乐情不自禁的就倾向她。“程玟,不全是你的错,我也需要负大半的责任。”难得展现他男人的一面,却是帮偷情的对象对付自己的女友。

  这叫程嫚情何以堪。

  “嫚,你要怪就怪我,是我对程玟情不自禁,她需要我,而你……那么的坚强厉害,你不需要我……”

  程嫚听了,胸口像是被利刃给活生生划了一刀。

  原来爱情的取舍只在于需不需要,那么过去三年一起生活的部分算什么,他这样的说法不过是给自己找的借口。

  周宇乐还想说什么,程嫚张口喝斥他。“够了,你不用再说了!”她压根不想听负心人嘴巴里所吐出的话。

  程嫚一记愤恨的眼神,叫周宇乐不由自主后缩了一下。

  程玟看了不禁想,真是个没用的家伙,要不是看在他还有利用的价值,皮相还算英俊,跟他上床不算委屈,她压根不会理他。

  “你别再袒护我了,你先离开好吗?让我好好跟妹妹谈一谈……”面对周宇乐,程玟温柔得像快要滴出水来。

  事到如今,她跟程嫚已经不能再维持过往的“姊妹情深”。

  她早已将一切准备就绪,就等程嫚这次出完外景回国后,就要彻底跟她摊牌,没想到却意外地被她撞见自己跟周宇乐上床……呵,这样的结果还真是惊喜,比她刻意的安排好上太多了,老天爷果然是站在她这边的!程玟心里头得意的笑了。

  既然时机点提前,她也懒得再伪装忍耐了。

  程玟睐了周宇乐一眼,只是他不适合在场,因为在他眼中,她可是个受尽程嫚欺负,满腹委屈的小女人呢。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两个狼心狗肺的家伙,程嫚觉得自己再看他们在床上的样子,她就要吐了。

  程嫚迈开大步,甩头就走,走出主卧房后,她看到自己原来搁在餐桌上,买来要替程玟庆生的蛋糕,她想都没想就向前将整个蛋糕给直接砸在垃圾桶里,然后甩门离开这个让她觉得肮脏无比的地方。

  程嫚,今年二十六岁,是香港知名的顶尖视觉艺术家跟时尚潮流摄影师,她在香港很火红,在大陆跟台湾地区也有一定的知名度。

  别看她今年才二十六岁,其实她在二十岁那年,人都还在美国念大学时,就以一张人体视觉艺术照惊动了香港的艺术圈跟潮流圈。

  当时媒体大力称赞程嫚无疑是个摄影天才,遗传来自已故父亲——摄影大师程大官的摄影天分,甚至更青出于蓝。

  程嫚发表了那一张照片之后,在香港就注定成为一个传奇。果然,两年后,她毕业回到香港,在艺术界、时尚潮流界跟演艺圈闯出名号。隔年,她成立个人工作室,同父异母的姊姊程玟进到工作室担任室长,为她操持相关业务。

  说到程玟,就不得不说说程嫚的身世。

  她们姊妹之间才相差两岁,她们的父亲程大官是中港台相当知名的摄影艺术大师,他个人的婚姻恋爱史也相当丰富。

  原配,也就是程玟的母亲,是程大官大学时的学妹,两人结婚多年后生下程玟,可在整个婚姻中,程大官艳遇不断,原配为了爱跟孩子,只能不停的包容。

  只是这份包容却无法让婚姻持续。就在程玟才一岁多时,程大官跟原配提出离婚的请求,原因是他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另外一个女人,而且她肚子里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那一个女人就是程嫚的母亲,来自台湾,是个刚出道的小模特儿,长相绝美,要不是因为爱上有妇之夫程大官,怀孕后即退出时尚圈,假以时日,以她的容貌跟身材,肯定会大红大紫。

  而程嫚就是遗传到母亲的美丽跟所有的优点。

  程大官后来跟原配离了婚,改娶程嫚的母亲为妻,或许是一物克一物,程大官遇到程嫚的母亲之后,竟然收起花心的本性,安分守己了起来。

  他对程嫚母女呵护备至,相形之下,前妻跟程玟根本不曾得到他的关注,除了固定的赡养跟抚养费用之外。

  于是乎程玟跟程嫚虽然是异母姊妹,可是她们成长的过程是完全不同的。

  程嫚受到父亲的影响,还没正式受教育之前就已经在把玩摄影机,后来所受的教育也都得到双亲刻意的栽培,她在美国念的是名校,读的更是自己喜爱的艺术设计相关科系。

  反观程玟,成长的过程当中跟母亲相依为命,虽然每个月有来自父亲的赡养跟抚养费用,但这些费用只勉强够维持她们母女两人的生活,因为母亲在离婚之后,身心受创,在她读小学阶段就病痛不断,身体大不如从前,一年当中能工作的时间不多,大多卧病在家休养。

  因此程玟比同年纪的孩子更早熟,因为她不仅要读书,还要照顾妈妈、煮饭、整理家里等,她不得不强迫自己长大。

  母亲的身体就这样拖着,一年不如一年,一直到程玟十六岁这年,母亲终于还是郁郁寡欢的走了。

  她一辈子都记得,当母亲在医院病危时,她顾不得母亲告诫她不得去寻父亲一事,来到父亲跟新家人居住的高级住宅区外,当她在门口犹豫时,很幸运的看到一名熟悉的中年男子。

  很可悲的是,她从来不曾亲眼见过自己的父亲,都是从母亲珍藏的照片中或是电视当中看得。

  程玟认出自己的父亲,本想冲上前去,不顾一切跑进父亲的怀里,可是却有另外一个女孩动作比她更快。

  路边不知何时停了一辆红色的高级跑车,一个年纪跟她相仿,五官精致、长发飞扬的女生飞快的下车,冲进父亲的怀里。

  她双手环抱着父亲,开心的大笑撒娇,父亲也双手环着她的腰,脸庞始终挂着宠溺的笑。

  这时候,另外一名女子从驾驶座上下来,她体态优雅,容貌细致美丽,跟那名在父亲怀里撒娇的女生长相有八分相似。程玟知道这便是父亲抛弃母亲后再娶的对象。

  看着他们一家人和乐的样子,程玟原本想踏出去的步伐顿时停了下来,她双手用力握拳,紧紧的握着,指甲都掐进掌心里。

  但她一点都不觉得痛。

  看到笑得很欢乐、很幸福的父亲,她觉得他应该不会去看母亲最后一眼的。此时躺在病床上,人生就快要结束的母亲,对他而言只不过是个陌生人而已。

  就好像她跟那名笑开怀的少女比起来,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她们是同父异母的姊妹,但人生却是大大的不同。

  之后,母亲走了,程玟从此孤身一人,但打小就养成的坚毅性格让她坚忍的活下去。

  她要自己活得好好的,,因为她还有一个从此深埋心底的目标要完成。

  至于程嫚,她的成长过程的确比程玟幸福多了,但老天爷似乎觉得她日子太过美满,在她十八岁这一年,一口气击碎了她的幸福。

  就在她赴美就读大学的前夕,她的双亲在台湾旅游时发生车祸双双身亡,她赶到台湾见父母最后一面,他们要她坚强的活下去,别因为他们的离开而让自己正准备发亮的世界崩溃。

  程嫚就是凭借着双亲离开前对她的企盼跟鼓励,度过最伤心难过的时光,那一年她依旧赴美读书,展开新的生活。

  在美国,她认识了不少新朋友,而且没有放弃自己打小最喜欢的摄影,这是父亲留给她,她这一辈子最美好的想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