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情小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情小日子 后记 论斑鸠
上一页 目录  
  邪了,真是邪了!

  去年一整年,秋家阳台上的长方形花盆里,斑鸠一窝接着一窝诞生、长大,根本没停过,幼鸟飞走了,最多两天成鸟又飞来下蛋,甚至连巢都不筑,直接窝在花盆里。

  今年……不,正确来说应该是去年十二月中旬。

  有一天,秋想着不要浪费洗澡水,就把已经变凉、加入巴斯克林的洗澡水拿去浇花,毕竟水资源是很宝贵的,要善加利用。

  没想到两只雏鸟就这样死了?!

  之前有好几窝不是只孵出一颗蛋,便是小鸟夭折了一只,而今连一只也没有了。

  从此之后,别说斑鸠再也没来秋家的花盆下蛋了,连来露个脸也没有,可以说就此消失了踪影。

  是洗澡水改变了优质的环境?还是风水磁场变了,它们不屑?

  不过总归一句话,秋还是不希望它们来,因为它们一来,占据了空间,把秋种的花压死了,而且鸟屎一堆,硬邦邦的很难清,秋也怕带来细菌和禽流感。

  斑鸠先生、斑鸠太太,你们搬家搬得好呀!你们要学学孟母三迁的精神,培育更优良的下一代。

  附注:秋家有老鼠,专吃小斑鸠,请慎选邻居。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