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情小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情小日子 第十二章 真正的财神爷在这儿呢(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牛青苗足足昏睡了三天才缓过来,她在一阵孩子的哭声中幽然一溢气,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在汤水的调养后,产后小出血的她脸上才稍微有些血色,但眼下仍有很深的阴影。

  在她昏昏沉沉期间,吴秋山出去了一趟,没人知晓他去干什么,不过一回来时,他的拳头有血,衣服、头发、脸上也有少数经凝结的血滴,他换下一身污秽又进屋陪伴化险为夷的妻儿,一进去就没再出来,直到孩子洗三。

  不过跟着去的人都特别兴奋,尤其是牛青阳,他不厌其烦的一次又一次讲述当时的情景,被他视为存在感很低的姊夫一下子膨胀成一座高山,他景仰之情如天上之水滔滔而来,永无止境。

  吴秋山成了他仰望的英雄。

  “真的?”

  “真的!姊姊你没瞧见姊夫的勇猛,他一拳头挥出去,老吴家的老大鼻梁就断了,两管血像水柱一样喷出来,老二想逃,姊夫一脚便朝他屁股踢去,他立即倒地不起……”

  场面简直是惊天动地的热闹,马氏、钱氏在一旁又叫又跳,想来拦人又怕挨揍,什么难听的话都飙出来,骂骂咧咧的,骂得牛青阳都想打人了。

  只是不等他出手,啪啪啪连环响,随后赶去的何长风赏她们大耳光子,掮得两人的脸肿成了猪头。

  “老吴夫妇呢?”不会又龟缩起来,大气不敢吭一声,连劝架都不曾的闪得远远的,让儿子们打得你死我活。

  牛青阳不屑的一撇嘴。“亲家公就是看着,叫他们不要打坏农具,还把家里的大黄牛牵到远处吃草,亲家母一直哭,哭得声音都哑了,还是一个叫妞儿的丫鬟端水给她喝,她才勉强说了两句话“造孽呀!造孽……””

  也不知她是指谁造孽,是她的大儿子、二儿子心存害人之心,差点害了老三的妻儿?还是觉得三儿子不应该揍他的兄长?

  总而言之,除了吴家的老宅还稳稳的立着,家里几乎所有看得见的东西都砸了,连满院子跑得欢快的鸡也踩死了几只。

  “你姊夫太冲动了,怎么能去砸爹娘的家呢!”牛青苗说是这样说,但是心里可解气了,早该有人狠狠教训老吴家一番,他们越来越不知分寸。

  你自个儿还不是一样……牛青阳在嘴里咕哝着,没敢说出口,被姊姊揪耳朵很疼的。

  想当年姊姊为了他和妹妹,不也是打上娘家,态度强硬的让他们从牛家分出来,脱离后娘的魔掌,不过他们姊弟俩虽未对牛家施以报复,每年还会送十几两银回去当奉养金,可是林月娇母女还是遭受报应。

  拖了一年,郑巧儿在十七岁那年终于嫁人了,她跟她娘一样是续弦,嫁了个年纪大她二十岁的老鳏夫,无子,只有两女,分别是十五和十三,她们贪对方有钱,想说嫁过去后就能如整治牛家姊弟般压住两姊妹,占住那一家的家产。

  谁知这两女娃是能干的,厉害到骄纵的郑巧儿招架不住,落个大败,她哭着回家求援。

  性子泼辣的林月娇上门讨公道反而被推了一把,那时她不知有了身子,一推就落了个小产,从此落下病灶,她近年来已经不能行走了,只能躺在床上让人喂食,整日哼哼哀哀的。

  今年初,郑巧儿的大继女出阁了,还带走了一半财产当嫁妆,她爹并表示另一半是要留给小女儿的,郑巧儿忿然,和丈夫吵了一架,丈夫说等她有了身孕再攒,要不他死后无子还不便宜了别人。

  郑巧儿气炸了,可是她也无力阻止,每天求神拜佛的想快点怀上孩子,把自己搞得憔悴得有如三旬妇人。

  “你好意思说别人,听说你可比这个傻大个凶残多了,单枪匹马也敢上你娘家去张狂,一个砸了本家,一个毁了娘家,你们还真是天生一对,作风都一样剽悍。”简直是两大凶器。

  “你怎么又来了?”人都欺到头顶上了,不反击难道要坐着等死,她只是让欺负人的人知道他们的拳头硬了。

  又恢复风流样的何长风摇着绘有青竹长青图样的扇子,故作风雅。“胖小子双满月,我能不来送礼吗?要不每来一回就被你念一回,我还要不要活,你那张嘴是带刀子的。”

  孩子一出生很瘦小,因为不足月养得很艰辛,怕招了风又生病,所以往后延了一个月过双满月。

  不过牛青苗无意间又开发了另一项赚钱之道,小孩体弱就要补,但他实在太小了,肠胃吸收没那么好,因此她让丈夫买了头产乳的母羊来,她让孩子每天喝一碗羊奶。

  可每天挤奶很麻烦,还要加盐煮过才好喝,她随口说了一句“若能弄成羊粉就好了,多余的羊乳还能做成羊乳饼,对老人、小孩的身体都很好”。

  这句话给正要离开的何长风听见了,他死缠活打的赖着牛青苗逼她把做法说出来,他分她两成股。

  如今的胖小子喝的是羊奶粉泡出的羊奶,羊乳饼他还吃不得。

  两样的销售都不错,养了两千头羊的何长风又要追加上万头,他想把生意弄大,遍及本朝,以羊奶养生。

  这一次牛青苗忍着没说了,羊肉除了拿来烤之外,还能做成羊肉炉,冬天来一炉热呼呼的最补了,在她穿过来的那一世界中可是冬季最火红的行业,没人没吃过羊肉炉。

  “你没把柴郡主带来?”牛青苗一直想见见那位传说中战斗力爆表的女豪杰,把何府上下搞得一片乌烟瘴气。

  一提到蛮横的妻子,何长风的脸色瞬间一变,随即又谈笑风生。“不提扫兴的事,我来是跟你说一声,炸鸡店的生意好得翻了,我准备在各地再开个十来间,鸡只方面你得供应得上……喂!别用死样子给我看,有银子赚还不高兴。”

  牛青苗哎呀一声扶着额喊头痛。“我没地方养了,你不要再逼我了,我银子够用就好。”

  他奸笑两声,“不用担心,我在山西、陕西一带又买下几座大山,山头贫瘠,地贱呀,用不到一万两。”

  “你……你奸商呀!”说得她也想买山种茶叶了,真是太便宜了,这时代的茶太难喝了……啊!不能再想了,不能又要多一样苦恼,改天种个几棵自己尝尝味就好。

  牛青苗没种成茶山,反倒是唐文镜十年后拥有若干茶园,他喝到东家大姊亲手烘制的茶汤,入口回甘,温润不涩口,他每年送了上百斤极品碧螺春、毛尖给吴秋山家,从未间断。

  吴秋山家和唐家数十年交情不断,直到下一代仍往来密切,以致世世代代为世交,唐家奉吴秋山家为东家,即使那时他们已富可敌国,贵为当朝第一皇商。

  “不用多,一年给我三、五千万只就好,我把山送给你,你还可以种果树多赚一笔。”他这朋友够慷慨了吧!

  “你……你还三、五千万只……”牛青苗的眼皮抽了又抽,差点没把手中的茶杯砸过去。“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也不怕撑死。”

  把山收拾了,将山弄个大篱笆围起来,然后放鸡,满山疯跑,鸡拉屎以鸡屎做地肥养上两年,然后果苗种下去……她说了不想又想了,脑子不由自主的画出蓝图。

  何长风肩一耸。“没人嫌银子咬手,而且……那什么的也很费银子。”

  “那什么的”明眼人一听就明白,牛青苗恨恨的瞪了一眼,不小心又给了他一条生财之道。“你怎么不被银子压死,赚这种来得慢的,你还不如把本朝的茶叶、绸缎、瓷器等卖到坐大船来的国家,来回一趟够你赚上几十万两,不,是几百万两银子,比开炸鸡店还有赚头。”

  闻言,他两眼一亮。“我朝采锁国政策,不对外通商。”

  她没好气的一啐,“那就弄几条海盗船来呀!明着打劫,暗渡陈仓,我把航线图画给你,你一年能往返两回……”一说出口,她懊恼得想把舌头咬掉,这年头谁晓得什么叫航线图,他们连海的那一边有什么都不知道。

  “财神婆,拿好你的金元宝,尽管往我脑门砸……咦!那是什么?”正陷入极度狂喜中的何长风忽见一物飘过眼前,送进牛青苗微张的嘴巴。

  “西瓜呀,你别说你没吃过。”全然事外人似的吴秋山先喂了媳妇一小口切片的西瓜,自个再咬上半颗西瓜。

  何长风突然有种想揍人的冲动。“为什么会有西瓜?你没瞧见外面飘着初雪吗?下雪的冬天怎么会有新鲜的瓜果?!”那是夏天的水果。

  “喔!种洞子菜就成了,我媳妇儿嘴馋,她让我弄个地窖,里面烧着地龙,一进去里头地是温的,不冻脚,你想吃香瓜也成,弥桃猴要再等半个月,李子正红……”吴秋山口气平常,说得有多简单似的。

  “为什么我不知道?!”算什么兄弟!

  吴秋山看都没看他一眼,农闲无事般的喂着妻子。“今年才试种,自个儿家里吃来解馋。”他的言下之意是,你是外人,没必要事事告知,难不成他家的鸡生了几颗蛋也要如实告知吗?

  “告诉我怎么做,回去我马上也弄个十座、八座这样的地窖。”他家多少人呀,谁不想在冬天吃到现摘的蔬菜和瓜果,多了还能卖钱,价钱一定看俏。

  “太迟了,要等到明年,你那地窖弄好,接着先弄好地龙,然后播种,种上一季就熟了。”随时可吃。

  “你……你们等着,我也要吃。”何长风气呼呼的拉着牛青阳冲出去,自个到园子摘去,吴秋山吃剩的西瓜太犯恶了。

  看他风一样的身影飘出屋子,两夫妻相视一笑。

  “秋山,你后不后悔?”牛青苗越看他越有一股成熟男子的魅力,每每看得她脸红心跳。

  “后悔什么?”吴秋山一如往昔笑得憨直。

  “跟本家的撕破脸,你忍了那么多年始终当他们是亲人,不愿两家成绝路,他们做了再过分的事你也忍得下去。”他愿意为家人忍受,受点委屈无所谓,一家人平安就好。

  他一顿,目光沉凝的望向儿子可爱的睡脸。“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比你更重要。”

  他还是心慈手软了一回,只打掉了李文瑶两颗门牙,并未如何长风所言的送交官府严办,因为她还有个女儿要养,妻子吃过后娘的苦,所以他未把喜鹊送回她爹的家,不想将来又多了个如牛家姊弟一般的可怜孩子,他要的是心安。

  “那孩子呢?”那可是她拚着命生下来的一块肉。

  吴秋山轻笑着握住她的手,抚摸她因生产过后尚未消瘦下去的丰腴胖肉。“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把他们养大了就放他们往外飞,下半辈子我陪你过,就你、我两个人。”

  “你也不怕走不动,咱们老了要人搀扶。”牛青苗想象着两人佝偻着背,立在夕阳西下看归雁的模样,似乎有点凄凉。

  “呵,咱们有银子,还愁没人当孝子吗?多得是人抢着来伺候。”他口气大得像地主。

  她想到了轮椅,笑着和丈夫一提,她说谁先走不动了,另一个人就来推轮椅,一起在日头底下晒。

  “嘘!这事不能再让长风知晓了,不然他又要弄去赚银子。”一说完,吴秋山哈哈大笑,笑声大到把儿子给吵醒了。

  “咯……咯咯……咯……”胖小子挥着小手,咯咯直笑,露出无牙的牙床,嘴里吐出三颗小泡泡。

  夫妻俩见状,心都化了,一人捉着儿子的一只小小手,感动洋溢在心头,眼眶不由得湿润了。

  这是他们的骨血,他们的传承呀!

  七年后,湘王起兵造反。

  湘王本是太子,但在四皇子党派的操纵下被废,被眨为一地藩王,封地为湖广两地,是为鱼米之乡。

  被废的他心有不甘,一心要回到京城,他私底下偷招兵买马,收购粮食,广向两地富商收取银两,打着清君侧,反逆贼的口号想打回去,还联合了敬王、理王两兄弟。

  这仗足足打了两年,但是怎么也打不过四皇子,他似乎有用不完的银子,一车一车的军备,一车一车的粮食源源不断的送来,有点像是猫在逗老鼠似,慢慢打仗,不急。

  四皇子不急,但湘王急呀!

  这一仗打到皇上驾崩,四皇子一口气丢出上万颗威力十足的土弹,一下子轰掉湘王所有的兵马,凯旋回朝。

  隔月,四皇子登基为帝,尊号为昌武帝,年号敬天。

  论功行赏,国舅爷封为一等国公,赐国公府邸一座,其父兄皆封候,金银赏赐更是多不胜数,荣宠一时。

  小豆丁牛青阳并未站队,但谁看不出他是四皇子的人,和大功臣何长风走得非常近,称兄道弟像一家人,因此在考了两次中举后,何长风就走后路给他弄了个六品小官做。

  谁知没几年他居然混到户部尚书这个大缺,接下何长风父亲的位置,原尚书大人当了丞相,满朝文武百官有一大半是皇上的亲信,由他亲自栽培的人才。

  这时的唐文镜已是皇商,吴秋山夫妇把他们打下的基业全交给他,让年轻人去冲,他俩开始过起“老年”生活。

  山坳村的半山腰上,原有的屋子改成大作坊,专做卤味,王家的大荣升任大管事,每年能分一成红利,他的爹娘已经不管事,在家里含贻弄孙,逗弄他和小荣生的孩子。

  山上不养鸡了,鸡舍和养蚯蚓的屋子全都推倒,盖起三进的大宅院,吴秋山和牛青苗带着三子两女住在里面,两人悠哉悠哉的在果园逛逛,顺便酿酿好喝的果子酒。

  可是他们又开始苦恼了,不是没钱可用,而是钱太多了没处堆。

  贵为国公的何长风还是致力于赚钱大计,他信守承诺每年送来两成股金,而他每做的一个行业吴秋山家都有参“技术股”,所以几百万的银子折抵成黄金送到山坳村。

  他这是炫富呀!太过张狂。

  而唐文镜赚了钱也没忘记一手栽培他的东家大姊,那银子像流水一样的哗啦啦地流向吴家大宅院。

  于是牛青苗向何长风借了大内工匠,在他们住的大山挖了座迷宫,他们把大半的金银珠宝往里头藏,只收不用,越积越多。

  谁说首富是唐文镜,真正的财神爷在这儿呢!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