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农情小日子 第十一章 总有个来生事的女人(2)

作者:寄秋
  李文瑶一噎,一肚子话堵在喉咙口,下不去也上不来,难受极了,她怎么也没料到一向任她拿捏的表弟居然也有不买帐的一天,她惯用的伎俩在他面前完全派不上用场,就在她思索着还有什么办法时,她瞥见女儿怯生生的小脸,心思一转,偷偷朝女儿的大腿狠狠一掐,像仇人似的推她跪下,还逼着她猛磕头。

  “鹊儿快,求你表舅、表舅母给我们母女俩一条活路,咱们没屋子、没银子,他们不帮帮我们,娘和你只有去死……快,磕头,不要停,求人不怕疼……”

  喜鹊被强迫磕头,磕得额头都红肿了,牛青苗于心不忍,和吴秋山对视一眼后,发话了,“够了,不要为难孩子,我答应让你们留下来。”这女人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连自己的女儿也下得了狠手。

  “真的?”李文瑶喜出望外,媚得酥人的双眸闪过一抹光彩。

  “不过不是让你白吃白住,你得到铺子干活,我有一间卤味铺子开在向阳东街,你去帮着包货、递货,铺子后头有几间留给伙计住的屋子,可他们都是本地人用不着,你们母女俩就搬进去住吧。”反正空着也是空着。

  依牛青苗的说法,那是员工宿舍,屋前有座小院子,院子中有井,还附设了厨房,自行打理三餐不成问题。

  “什么,你让我住外头不说,还要替你做事?!”李文瑶千百个不愿意,她是来享福的,岂能做下人的活。

  牛青苗不以为忤,指着门口,好声好气的道:“你可以选择做或不做,我们小门小户,养不起闲人。”

  “你……”李文瑶狠瞪着她,把牙关咬得生疼。

  “姊姊,你看我能不能干,我给你找了个账房来。”牛青阳拉了个个头略高一些的少年走上前,笑得像偷吃到粟米的松鼠。

  “账房?”牛青苗艰难的挪动发肿的身躯,七个多月的身孕让她更加不方便,她缓缓的抬头一看,眼前站着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眼神坚毅但面上稚气未消,年岁看来不大。

  “他叫唐文镜,大我两岁,是我云峰书院的同窗,因为最近家里出了点事,他底下有四个弟弟妹妹要养,所以书院那边没法儿去,他要赚钱养家。”朋友有难就该仗义。

  谁也没料到今日看着文弱的少年,日后竟是牛青阳官场上最大的助力,帮助他度过不少危难。

  “你以为替我找个人来,你就可以偷懒了?”她岂会看不穿弟弟的那点小心思。

  牛青阳呵呵干笑。“姊姊,我要忙着看书,没空帮你看帐,文镜能一个顶两、三个,勤奋克勉,什么事都肯做,你一差遣,他绝对不会有二话,非常耐操耐磨。”

  耐操耐磨是牛青苗挂在嘴边的话,她挑人干活的条件就是能做事,体力要好,打骂皆由人,听久了的牛青阳也顺口一溜。

  “哟!当上秀才老爷了,一点小活也做不了,姊姊指使不动你了。”鸟儿长大要离巢了,孩子养大要离心,心寒呀!

  牛青场苦着脸求饶道,“姊姊,我明年要考乡试,举人不好考,你就行行好,别再为难我了,长风大哥说,只要我中举了,不论我考不考得上进士,他都会想办法举荐我去当官。”

  牛青阳一直想出人头地,他不愿一直靠着姊姊和姊夫,男儿志在四方,他想闯出一番成就给他爹看,让他爹知道自己软弱所放弃的儿子能光耀门楣,可牛家沾不上光。

  “哎哟!我要有个当官的弟弟了,了不起呀,小不丁点就要戴高帽,你的头够大吗?姊姊帮你量一量。”牛青苗作势要量弟弟的头围,其实是提醒他为官不易,不要把事情想得太好,他还小,再磨练磨练几年,天底下没有一步登天的事。

  “啊!姊,你不要乱揉,我的头发都被你揉乱了,长风大哥的爹是户部尚书,他两个哥哥也在朝廷当大官,还有他姊姊晋位淑贵妃了,他说有他们何家罩着,定能一帆风顺。”他也是有靠山的人,不愁官路不顺。

  牛青苗一听便听出苗头,笑意微敛。“不要结党拉派,排队站位,这天下是皇上的。”

  她记得淑妃……不,是淑贵妃,她生育的四皇子,自幼聪敏过人,好读书,善奕,深得皇上的宠爱,四皇子十来岁了吧,何家有志一同的为他打算,先为他拉拢人才,不动声色的培养自己人,再在适当的时机将人安插上合适的位置,使其朝中有人,一呼百应。

  而她也想过了,何长风不仅要牛青阳为四皇子所用,还想要他们夫妻跟着出点力,吴秋山的资产目前看来还不怎么样,小富之家而已,但是五年、十年之后呢?四皇子成事要资金,银子的不虞匮乏很重要。

  由于炸鸡店的成功,以及养殖场的扩大和养蜂、果树之收入甚丰,惯做买卖的何长风看出其中的商机,他也晓得谁是当操盘手,他想藉由吴家的顺风车赚更多的银子。

  如今的“牛大娘炸鸡店”只开了山阴县和京城两间,如果每个城镇都有铺子,获利之巨是无法想象的,而他看中的便是这一点。

  谁知道牛青苗日后会不会又无心弄出什么赚钱的行业,盯着她准没错,她就是送银子来的财神爷。

  牛青苗不介意被利用,她本身也热衷赚钱一事,但她不希望涉入皇权之争,毕竟一个不小心,人头怎么落地的都不知道。

  “姊姊,你不要老是忧心这么多,你弟弟聪明得很,不会那么笨,糊里胡涂的加入党派之争,我们书院一向采中立态度,不偏向某一方,你只要把自己照顾好,让我的小外甥平安出生。”她就爱瞎操心,顶着大肚子还放心不下。

  牛青苗好笑地轻拧着弟弟的脸颊肉,欣慰的道:“你长大了,也懂事了,以后姊姊和小外甥就要靠你了,牛大人,请多关照。”

  牛青阳难为情的挠挠耳朵。“文镜,我姊姊人很好的,你以后跟着她做事就知道了,而且我姊姊最护短了,一旦她把你当成自己人,你就能横着走……啊!姊啊,耳朵……”

  “我的耳朵好得很。”这小子一得志就张狂,得好好的教训教训,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能横行到几时。

  “我是说我的耳朵,快被你拧断了……”牛青阳痛得哇哇大叫,毫无秀才的沉稳和谦逊。

  “这是在告诉你一件事,祸从口出,即使是真的也不能随便说出口,你姊姊我是护短,可是用在行动上,出奇不意才是兵家大法。”她又拧了一圈才放手。

  牛青阳抚着泛红又发热的耳朵,提醒道:“文镜,你小心一点,我姊姊发起狠来也是六亲不认,你看我被她蹂躏得有多惨……”一看姊姊的手又要伸过来,他赶紧跳开。

  长相秀气、身材颀长的唐文镜腼眺的笑着,羡慕牛青阳有个好姊姊。

  谁知道这么害羞的一个男孩,日后被牛青苗调教成有如一方霸主,一手掌控商、政两界,为本朝第一富商。,

  这又是牛青苗另一个不小心,她只是偶而想偷偷懒,放几天假,把事情放给底下的人去做,不意磨出个全能的大总管,他们夫妻俩索性不管事,就让他一人去捣鼓,结果他赚钱赚得这两人求他不要再赚了,库房放不下。

  但这些都是日后的事。

  “别理青阳,他孩子气还很重,我急着用人,你几时能上工?”她这肚子大得没法好好算帐,一躺下就起不来。

  “明天。”唐文镜的声音很清亮。有活儿可以做,就表示有银子可以领,这样家里的情况就能改善了。

  “好,那你辰时三刻过后再过来,这几天是采收期,收上来的帐有点乱,你就辛苦点,帮着我盯紧了,记得,你要先跟家里人说一声可能会晚一点回去,免得他们担心。”产业太多管理起来还真麻烦,她明明不是动脑型的主管呀!

  为了炸鸡店的调料不致中断,她让何长风弄来不少外邦品种的种子,她又买下三百亩地种胡椒、番红椒和西红柿,因为这几样作物她又开了研磨作坊和果酱加工区。

  秋天一到,枣子、柿子、苹果、柑橘、樱桃、杨梅……十几种果子都成熟了,最后一期的蜂蜜也要收了,她还种了秋麦、土豆、花生、黄豆等,地里的粮食不等人。

  荣叔管着果园,大荣是卤味作坊的小管事、小荣盯着蚯蚓养殖,就连阿满婶也有卤味铺子做事,这一家人做事都很勤奋,就是识字不多,缴上来的帐簿写得歪七扭八的,有些字还要用猜,让吴秋山夫妻很是头痛。

  “嗯!”唐文镜乖巧的应了一声。

  “我先给你一个月二两银子,之后再看你能力做调整……”

  “二两?”唐文镜惊讶的大叫。

  “怎么,太少了?”牛青苗也觉得少了点,不过一开始给多了,以后不好调薪,要慢慢加,才能看出东家的用心。

  唐文镜眼眶微红,悄悄地以袖子一拭。“是太多了,我们邻里周大叔替一间茶楼当管事,一个月才拿一两。”

  喔!是这样呀!“我这里的帐不好管,事情多,给多一点工钱是应当的,对了,我想你家里可能有困难,我先让你预支半个月的工钱,你把钱拿回去将家里安顿好,我这里闲的时候很闲,可忙起来要人命,尤其是年底。”

  牛青阳重重的点头。“年后最闲,你可以读书,可是这几个月呀,简直不是人在过的,你真的要保重。”

  牛青苗手一举起,牛青阳人就跑了,她那肚子沉得没法去追,只好无奈的啐上两句,“就你话多!”接着她转头看向唐文镜。“你以后就跟青阳一样喊我姊姊就好了。”

  “是,东家大姊。”遇到好主家,唐文镜动容在心里发誓,他一定要用心做事,回报牛家姊弟对他的恩情。

  听着东家大姊这个称谓,牛青苗觉得挺新鲜的,不禁笑了,而后她让陈叔带唐文镜到账房支领一两的安家费,待弟弟回来,她揪着弟弟的衣领又是好一番说教。

  她发现啊,女人一旦要当母亲了,总是特别啰嗦,可是没办法,就是控制不了。

  “好了啦,姊,你不要再念了,我都能倒背如流了,你先停一下,有件事我非说不可。”不说牛青阳的心里很不安。

  “什么事?”牛青苗好笑地看着一脸严肃的弟弟。

  “这几天书院收假,我每天在宅子进进出出时,总会看见一道鬼鬼祟祟的影子,不时朝宅子内窥探。”他一走近,那人就跑开,他走远了,那人又偷偷摸摸靠近,以为没人瞧见。

  一听,她的表情多了几分凝重。“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是个女人,每天都穿不同的花裙,她会用方巾包住脸和头发,让人瞧不出她是谁,不过……”真要是熟人包得再紧也没用,他这人没什么长处,认人是专精。

  “唉,真不想问你。”牛青苗也大概猜出是什么人了,她知道有个人喜欢用方巾包发,好让落发不往前垂。

  牛青阳鼻孔一哼,扬起下巴。“是姊夫那个表姊,她私底下来找过姊夫好几回,都被陈家老大给挡掉了。”

  说人人到,吴秋山衣着略显凌乱地走到妻子身侧。

  “你这是怎么了,被贼追着跑吗?”有时贼比人还凶,偷不到就抢,抢不到就杀。

  “媳妇儿别揶揄我了,比被贼追还惨,你丈夫我在咱宅子门口被人堵了,我不点头还不让我进门。”简直比土匪还强横。

  “文瑶表姊?”

  “不是她还有谁,我现在是一见到她就怕,能闪就赶紧闪。”她以前不是这样子的,好歹要脸面。

  “她要做什么?”牛青苗叹了口气,这些个吴家人,真是没一日消停。

  吴秋山苦笑的摇摇头。“她说她和鹊姊儿两人过节很凄楚,想在中秋那天到咱们这赏月,一起热闹热闹。”

  “你答应了?”把戏还真不少。

  他无奈的扶着妻子小步走。“她都要给我跪下了,人来人往多难看,我不同意行吗?”

  “嗯哼!她就是吃定你心善,怎么不来求我呀,我保证几句话就轰得她没脸。”人家没下帖子邀请要来凑兴,她要不要脸,强行登门的行径最教人看不起。

  “媳妇儿别生气,要顾着肚子里的孩子,你若不要她来,回头我让陈大郎跑一趟,就说咱们今年不过年了。”没心要为了外人闹得不愉快,节日还是跟自家人过比较好。

  牛青苗不想让丈夫落了面子。“算了,她想来就来,咱们防着点就是,家里的贵重物品要锁好,银子首饰收好……”

  她唠叨着,身后做事一丝不苟的乔嬷嬷频频点头,表姑奶奶有“借”东西的毛病,她每每瞧见牛青苗戴的镯子、用的簪子,她看得中意的便会走过来说两句赞美话,然后就要人家取下来让她瞧瞧,一拿到手就不还了。

  吴秋山的一套湖砚、柳夫子送给牛青阳的墨宝,甚至牛青果的粉珍珠小耳坠,只要能卖上几两银子的值钱物她都顺。

  “媳妇儿,你不要太草木皆兵,大不了咱们派个人跟在她身边,她走东就跟东,她走西就跟西,让她没得使坏心眼。”吴秋山觉得家里人都在,表姊再神通广大也使不了坏。

  然而他怎么也没料到,就是他这种凡事不计较、不把人想得太坏的心态,让他差点儿错失今生挚爱。

  “得手了没?”压低的男声有几分兴奋。

  “有我出马还能失手吗?我眼眶泡在泪水里,一眨就凄楚的流下,再拉着他的衣服不放,诉说我们曾经的过往,只要是男人,哪受得起我的软磨功。”颇为自得的李文瑶媚波横送。

  “呵呵,别说大话了,要是你真能将他拿捏在手上,怎么两个多月来毫无进展,人家避你如蛇蝎,你连他的宅子也没进过几回吧!”她太没用了,一个活生生的大男人都勾引不了,脱光了送上前还怕他不要吗?

  “二表哥,你别忘了我们是在同一艘船上的人,我好你才好。”他急她不急吗?她不想再在卤味铺子卖卤味了。

  吴夏生讪笑道:“我是担心你又搞砸了,若等老三媳妇生下个胖儿子,咱们的算计就全落空了。”

  “呸呸呸!乌鸦嘴,这次一定行,有你们的配合,我绝对能将他手到擒来。”只要先把挡路的移开。

  李文瑶并不怨吴秋山,他的不受诱惑只会让她更想得到他,牛青苗才是她最痛恨的人,牛青苗的软言软语像一把刀刻着她的心,让她觉得自己是卑微的、低贱的,不配站在他们身边。

  所以,她想先让牛青苗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