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农情小日子 第十一章 总有个来生事的女人(1)

作者:寄秋
  “咦!你说找谁?”

  “东家太太,外面来了个面善的妇人,身边带了七、八岁左右的女娃,说是要来找东家……”

  来了几年,牛青苗仍然不太习惯明显的阶级区分,穷的更穷、富的更富,人口像被当成畜牲一样合法买卖,官压民一层,民受剥削无可申诉,既然她无法改变大环境,只好由自己做起,尽量善待为她干活的人,给予尊重和尊严,凝聚向心力,她也坚持不让人称吴秋山和她是老爷、夫人,一律只称东家。

  新买的一房下人姓陈,陈叔是二进院的管事,虽然院子不大主子不多,他管得井然有序,而陈婶在厨房帮忙,管着两个下手,用的不是丫头而是妇人,彼此聊得来。

  陈大郎、陈二郎分别是十六、十五,跟着在吴秋山身边跑腿,做做杂事,陈三郎十三岁,成了牛青阳的书僮,而女儿陈十一十分腼眺,就拨了去和牛青果作伴,小丫头都爱叽叽喳喳,主仆二人很快便好得像姊妹。

  本来牛青苗想留下一个照顾她这个行动不便的大肚婆,可是这时候在京城的何长风送来一个宫里出来的嬷嬷,姓乔,她是服侍过太后的人,得了恩宠被放了出来。

  陈家人很本分,他们以前的主家因为家道中落才不得不卖了一家人,所以来到新主子家相当勤奋,什么都肯做,牛青苗相当满意,直夸吴秋山挑人的眼光不错。

  “七年之痒……”突然来了个女人带着孩子来找丈夫,牛青苗小声的瞒咕,但继而一想不对,她和丈夫成亲还不到七年,若有个什么也是在她未入门之前,她才是后来者,毕竟孩子都有七、八岁。

  乍见媳妇儿狐疑的眼神,心口碰的一声直跳的吴秋山大步走得慢,赶紧向媳妇儿澄清。“媳妇儿,你可别胡想,我自始至终只有你一个女人,没沾过其它女子,别人说什么你一个字也别信,那个孩子肯定不是我的。”是谁见他日子过得太平静又来捣乱?

  看着丈夫一脸焦急却又真诚的样子,她释怀了,夫妻几年,睡同一张床,她如何不了解他的性子?不过她也没有说死,凡事难免有意外,人生的惊奇处是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因此才有趣。

  “先让人进来再说。”

  “是的,东家太太。”陈管事从容的一躬身,有条不紊的善尽管事之责,毫不苟且。

  一会儿,四扇拉开的中门走入一名青布裹头的秀美妇人,她手中牵了一名眼神怯生生的小女童,妇人一入内不是先向主家问候,而是先打量屋内的摆设。

  “啊!秋山呀,都说你发了,我原本还不太相信,不过今天一瞧倒是有模有样,你真把一干兄弟比下去了,真有本事。”瞧瞧那多宝橘上的花纹多繁复,博古架上的古玩黄玉肯定价值不菲,再瞧那幅大气的山水画……啧啧,肯定赚得不少。

  当年的穷小子摇身一变,居然成了山坳村最有钱的人,住得起大宅子,还有婢仆使唤,若是她当时死赖活赖地要嫁给他,如今看得到的一切都是她的。

  李文瑶越想越兴奋,忍不住笑出声。

  “你是谁?”

  一桶冰水当头一淋似的,李文瑶打了个激灵,从美梦中回神。“秋山阿弟呀,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文瑶表姊,几年不见你就把我忘了,太无情了。”

  你的文瑶表姊……听到这句话的牛青苗浑身鸡皮疙瘩都站起来了,这矫揉造作的声音真是太恶心了。

  吴秋山倒是淡定,面不改色,只是眉头微蹙。“世事变化甚大,文瑶表姊不是远嫁他乡了,此番回来是来探亲?”

  李文瑶面容一僵,笑得有些不自在。“我……呃,我是来投靠表弟,让你赏我一口饭吃。”

  “投靠?”他面露不解。

  “我之前是对不起你,舅母有意让我和你凑合着过日子,我心里是愿意的,可母亲不想我跟着你吃苦,这才强把我嫁给他人……”她一说起过往便滔滔不绝,好像全是别人的错,她一点错也没有,她的所做所为是被逼的。

  “等一下,文瑶表姊,请你说明真正的来意好吗,我们一会儿还有活要干。”吴秋山的意思是让她长话短说,他们没那么熟,况且过去的事他早忘得一干二净了。

  话说到一半忽被打断,李文瑶有些不高兴。“我不是说了来投靠你吗?你赶紧让人收拾个屋子让我们母女住下,啊!这是我女儿喜鹊,今年八岁,鹊儿,快叫表舅。”

  她还真是自来熟呀!不把自个当外人,一来就摆主人威风,一旁喝着蜂蜜水的牛青苗冷眼旁观,安静不语的当个尽职的观察员,她第一眼就瞧不上这位明显有所图的表姊,太肤浅了,不够自重。

  “表舅。”掉了一颗门牙的喜鹊软糯的喊了一声。

  看着往娘亲身后躲的外甥女,再一瞧理直气壮的妇人,吴秋山一脸错愕。“等等,我有说让你们住下吗?”

  投靠是一回事,收留又是另一回事,他家不是救济院,若是谁来就留下,家里还不人满为患?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件事他作不了主。

  一听他没欢天喜地的迎接,还一副拒人于外的神情,李文瑶当下就不痛快了。“我都已经走投无路了,你还不肯帮帮我?你真忍心看我和鹊儿流落街头吗?”说完,她眼眶一红,两眼泪汪汪的,彷佛缠着媚丝的目光直瞅着他。

  “表姊,你并不是走投无路,瞧你衣服的布料是好的,若拿去当也能换些银子,还有你手上戴着的绞丝金手镯、发上簪着缀米珠的梅花钗,光我一眼看去,你全身上下的身家少说有七、八两银子,好好的租个小院子也能过活。”比起他刚分家的处境,她的状况好太多了。

  牛青苗差点噗哧笑出声,只得用袖子紧紧捂住嘴巴。丈夫的观察实在太细微了,她比之不足。

  被人当面揭穿,正假装柔弱的李文瑶面色一僵,尴尬的道:“那是……呃,我身上仅有的,我……我想留个念想,将来给了鹊儿当陪嫁,我当娘的拖累她了,让她跟着我受罪。”

  该死!欢欢喜喜的迎她就好,还啰嗦个什么劲,她都快编不下去了,再让他一问再问,马脚就要露出来了。

  李文瑶并无所捏造的那股困顿,她是个不会亏待自己的人,当初走商的丈夫将一只休书往她脸上去时,她假意接受,哭哭啼啼的拉着丈夫的手,求他顾念旧情,让她收拾一下衣物。

  丈夫还不至于坏到全无良心,便点头答应,毕竟一夜夫妻百日恩,他们也曾有过和睦的生活,还有一个女儿,要不是她生不出儿子,而他外头的女人又有身孕,急着要名分,他也不会休了她。

  可是这一点情分被她糟蹋了。

  她不只带走原本要留在夫家的女儿,还把夫家搜括一空,多年夫妻,她知晓丈夫的银子和贵重物品放在哪里,所以能拿的她全都拿走了,装在陪嫁的两只箱笼里。

  只是她习惯大手笔的花钱,看见什么就想买,渐渐的,手头紧了,只出不进,再多的银子也不够花。

  就在她紧巴巴的过日子、寻思着再找个良人时,吴家的两个表哥上门了,许了她不少好处又说得她心动,以前她就对表弟有好感,如今再续旧缘,她自是乐意。

  “眼前的日子就过不了还想到以后,你要真为了女儿着想,就把镯子首饰都卖了,换上粗衣旧服,挨过一时的苦就好了,你有手有脚,还怕养不活自己吗?”看她面色红润,肯定没挨饿过。

  “你……你这是赶我走喽?咱们以前感情多好,我什么事都顾着你,见你累了给你嘘寒问暖,天冷天热送衣送水,如今我只是来求你给我一口饭吃而已,你就这般对我……”李文瑶哀戚的索讨起人情。

  嘘寒问暖是表面上的,敷衍了事,她当时相中的是隔壁村村长的儿子,不过她倒是送过几次水,吴家农忙的时候母亲带她回来帮忙两天,做不了粗活的她负责将水送给在田地干活的人喝,每一个人都有份。

  “但你不缺一口饭呀,你勤快点还能挣出一条活路,我若是帮了你,等于害了你。”女子的名声重于一切。

  此时的吴秋山还不晓得她是打着为妾的念头上门,当是穷亲戚来打秋风,见他过得不错就想赖着不走,否则他会直接将人撵出门,老死不相往来,半点旧情也不顾念。

  “你要我出外讨生活?”李文瑶一脸难以置信,彷佛他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恶事。

  吴秋山不解的回视回去,一副“难道不做事就有饭吃”的模样。“你还能动,找份差事干也能把女儿养大,看她喊了我一声表舅的分上,出嫁时我多少会给一些添妆。”

  这也算仁至义尽了。

  见他说得平静,李文瑶几乎要冒火了,她将手紧握成拳,愤慨的道:“你这宅子有二进吧,还容不下我们母女吗?我们也不要求太多,一人一间屋子,再配个丫鬟服侍,我们只拿月银就好,不会给你造成太大的困扰。”

  牛青苗不屑的暗想,血缘真是种很奇妙的东西,只要沾上一丝半滴就摆脱不了,除却吴秋山之外的吴家人脸皮都很厚,就连表亲也厚颜无耻,住人家的屋还嫌不够,连银子也要,她也太不要脸了,她家秋山可没欠她。

  吴秋山气笑了。“我媳妇儿都没丫鬟侍候,你凭什么敢开口?”

  “我……凭我是你表姊,我们情分不同!”李文瑶仍不改眼高于顶的性子,在心里批评着,他那媳妇是什么人家出身的,有福不会享,有宅子、有银子还穷酸个什么劲,要换成她早就绫罗绸缎上身,婢仆成群,呼前拥后的做阔太太。

  “表姊再亲也只是外人,能亲得过我这个日日为伴、还怀了他骨肉的枕边人吗?”

  牛青苗终于发话了。

  她家秋山表现得真好,她要给他鼓鼓掌,不过这种死缠赖打的女人,可不是这么好打发,是时候该她出场了。

  听到这抹轻柔的嗓音,眼中只有自己的李文瑶这才注意到正堂的另一侧还坐了个面容姣好的女子,但她关心旳不是这人是谁,而是……“你、你有身孕了?!”

  牛青苗好脾气的一扬眉,嘲讽道:“显而易见的,相信有眼睛的人都看得见。”

  “你不是不能生?”李文瑶错愕的问。自己也是生过孩子的人,虽然她那肚子不算大,但少说也有四、五个月了。

  “你听谁说的?”牛青苗的小手往肚子一抚,似在嘲笑她道听涂说,凡事要眼见为实才做得准。

  李文瑶柔美的面庞微微扭曲了一下。“呵呵,可能是我听错了,表弟媳是有福的人,都几个月了,快生了吧?”

  她一说快生了,牛青苗的眼角一抽,才五个月大的孩子她要她多快生?“还有几个月呢,不急,孩子不闹腾就乖乖地待着,等到月分足了自然会出来见表姑,不知表姑要为他准备什么洗三礼?”

  “洗三礼?”李文瑶神色一绷,快要笑不出来了。“你看我,穷得苦哈哈的,哪拿得出什么象样的礼,不如让我待在宅子里陪陪你,也好有所照应。”

  照应?是想办法害她吧!“那倒不必了,表姊的心意我收下了,这位乔嬷嬷是宫里出来的,她会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不烦表姊费心,我和秋山最不喜欢麻烦亲戚。”

  请神容易送神难,她又不是傻的,请尊祖宗来压自己,来势汹汹的表姊肯定不是个安分的,准会生事。

  被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李文瑶很不耐烦。“你们夫妻是怎么回事,不过收留一对落难无依的母女都要推三阻四,你们不能有一点仁慈心吗?”

  见她又要假哭,牛青苗立即问道:“表姊的娘家没人了吗?”

  李文瑶不是个能一心二用的,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忘了哭。“爹娘健在。”

  “可有兄弟?”听说大姑还挺能生的,就是因为生得多,才会把家里给吃穷了。

  “五个。”一提起兄弟,李文瑶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咬牙切齿。

  “那就是了,表姊的父母健在,兄弟尚有五人,若真有困难,也该回娘家寻求帮助,怎会找上早就不往来的表弟呢?”她的意思是,哪有表弟越俎代庖的道理,身为表姊应当体谅表弟的难处,帮衬不了也别添堵。

  “可是家里穷呀!又破又旧的屋子根本没地方让我们母女容身,每天吃得又差,连点肉渣子也没瞧见。”她那几个嫂子抠门得很,有好吃的端进自个屋里吃,只让她们母女闻闻味儿,气得她只想揪住她们的头发一阵捉脸。

  “表姊有吃饱吗?”牛青苗问。

  李文瑶想摇头,但是看着她那双明澈水眸,李文瑶又不自觉的点点头。吃得再差还是有顿饱饭,所以她怎么也不离开,忍受着又小又臭的居处。

  “表姊可知我家从未吃饱过,我两个弟弟妹妹也常吃一顿、饿一顿的,我们都知道饿是什么感觉。”

  “那关我什么事?”又不是她的弟弟妹妹,她只要顾好自己就好,旁人的死活与她何干?

  “那你日子过不下去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你眼没瞎口能言,四肢健全,找个养活自己的差事并不难,我们为什么要收留你?”

  其实牛青苗压根不介意家里多两张嘴吃饭,不过就是多添两副碗筷罢了,但前提是不能算计她,想要占她的屋又花她的银子,看人要看心,心中不善者是养虎为患。

  “你……你居然是个不能容人的,我只是要一片瓦遮雨……”李文瑶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好似受了多大委屈。

  “我为什么要容人?你可不是我们吴老三家的人,我让你上门走亲戚是厚道,家小人多不留客是人情,难不成我还得把我的家让出来,给你一个不知从哪个旮旯角出来的表姊?”她还真看得起自己。

  “你、你……”李文瑶你了半天却说不出话来,气到眼泪都凝住,一张脸涨得通红。

  “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不是没有娘家、兄弟,真要过不了,还有两位表哥能投靠,你自个儿的姥爷、姥姥还能不让你住吗?老宅子那边的情况我比你清楚,去年夏天秋山拿了十两银子给他们盖一明一暗两间屋子给两位老人家养老,挪一间暗房给你们母女住不成问题。”

  这女人怎么这么精明,话一说就是一箩筐,由不得人反驳,听得傻李文瑶暗暗生恨。

  “要说你没有一点能耐我是不信,要找我们通常会上山坳村那边的屋子,就算没人招呼也能留下话来,可是你却一个女人带了个孩子就直接到了县城,还不用打听就知道我们住在哪里,你说,我们心里要怎么想。”牛青苗毫不客气的一语道破。

  李文瑶下不了台,脸色忽青忽白,但她仍不愿就这样放弃,于是她咬着下唇,装出楚楚可怜的神情,瞅着吴秋山道:“秋山,你就任着她欺负我们母女俩吗?想咱们小时候还玩在一块,舅母在一旁笑着说咱俩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要不是天意弄人咱俩该是一对。”她有意无意的暗示,要他懂得把握机会,她就在他唾手可得之处。

  吴秋山不冷不热的回她一句,“我听我媳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