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农情小日子 第十章 银子太多也是有坏处的(1)

作者:寄秋
  云峰书院?!

  这牛青苗还真敢开口,不怕把腰给闪了,脊椎骨挺不直趴着做人。

  何长风神情轻蔑的瞅着她,用目光回她八个字,早死早超生,勿奢念。

  云峰书院乃本朝四大书院之一,专收小有文才的学子为生,文韬武略上若无出色处,管你是大臣之子还是巨贾子孙,刚正不二的山长柳夫子一律拒为门外,不肯降低学生入学的素质,选学生之严苛媲美进士考选。

  不过一旦入了云峰书院便是前途的保证,不论考上秀才、举人,或是从此平步青云直爬上高位,云峰书院出去的学生一定有不差的名气,为鸿图仕途添光。

  而嘴上嚷嚷着叫牛青苗别作梦的何长风还挺有本事,真把牛青阳送进云峰书院,依规定要住校舍,逢五休沐一日。

  “不要了,姊姊,我不行了,一会儿我还要赶回书院,不能再帮你了,你饶了我吧!求你了,你是我亲姊姊,不是牢头啊……”不行了,不行了,他的手抽了,握不住毛笔了。

  “年纪轻轻的叫嚷什么,你亲爹后娘还在呢,还用不着你披麻带孝,你给我老实待着,没弄完不许走。”好不容易逮了个能读能写的劳力,牛青苗岂能轻易放过。

  当年吃过炸鸡的何长风真的是吮指回味,原本就同意和吴秋山夫妻合作开铺子的他二话不说地由租变成买,买下地段最热闹的铺子进行改建,内外大整修整成牛青苗要的样子,还特地请了人打造了特制的锅具和烤炉。

  何长风迫不及待的想开张,他觉得大有赚头,可是牛青苗不同意,把他压了压,她养的鸡还没长大,他上哪弄来大批的鸡肉,还不便宜了别的鸡贩。

  只是拖呀拖的,拖不过金主的脾气暴躁,第一批成鸡养足四个月半在六月宰杀,热火朝天的炸鸡生意因此展开。

  比照某现代连锁企业的营业方式,铺子一共有三层,一楼是点餐区,只提供排队排累了歇歇脚的长椅,不让人在此用餐,而二楼是开放式的用餐间,任谁只要买了铺子里的吃食都能在此吃完,顺便聊个家长里短。

  三楼则是特别招待区,设有私人包厢,要有点声望或银子的人才能上来,另设有专门通道,而且要预定。

  不过为什么特别呢?

  因为这里吃得到连皇上、皇后也吃不到的现摘当季果品,像樱桃、杨梅、枣子、苹果、香梨、柑橘,拳头大的人面桃,红得喜人的杏李……十几种甜得多汁的水果。

  牛青苗把吴秋山名下的几百多亩地都拿来开果园,有混种、有分区另种。

  现今的鸡只养殖场上有几万只鸡,分批饲养,饲养来源不花一文钱,她在鸡舍旁又盖了一溜屋子,专养蚯蚓,在地上挖了坑埋入长方型木箱,再将切段的蚯蚓丢进去。

  养蚯蚓的饲料是来自天香楼、赏味居、宝味斋的泔水,以及用剩的菜叶子,把每条蚯蚓都养得又肥又大。

  但是只有蚯蚓还是不够,所以她又收集了小鱼小虾和别人不要的螃蟹,以及炸鸡店吃剩的鸡骨头,她一锅子煮熟了又放在日头底下,等晒得酥干了便辗碎喂给鸡吃,补充钙质和甲壳素。

  她的事业做得这般大,有太多事情要处理了,总是需要个帮手嘛,况且当初她就说过了,要弟弟以后回来帮忙做帐。

  “姊呀!我娘生没爹养,就靠着读点书出人头地,你可不能因点营头小利就耽误你弟弟的前程,我要中举人、考进士,三元及第。”没这么奴役人的,他的手快写断了。

  牛青苗一颗栗爆往他头顶赏下去。“就你滑头,跟某个唯利是图的家伙学坏了,瞧你以前多淳厚的一个孩子,才和他混了几年就油嘴滑舌,还拿出什么前途来挡我们的财路,你连秀才都没考过。”不打不成器,他欠缺的是教训。

  “姊,别打了,真疼,君子动口不动手,夫子说我今年可以下场试试,有八成的希望。”牛青阳没把话说死,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万一在考场失利,看好他的人还不一棒子捶死他。

  一转眼都过了两年,当年瘦瘦小小的小少年如今长成文质彬彬的白衣儿郎,已经十四岁的牛青阳十分用功,他在去年通过府试,已是一名童生,再考便是秀才老爷,他有十足的把握能考上。

  “你姊姊我不是君子,这里还有个小人,不讲理是我们的特权。”牛青苗笑着抚抚不太看得出来的小腹,一副得意嘴脸。

  “姊……”哪有人这样压榨人,还说得理直气壮的。

  “少说话,多做事,快把帐簿弄好,是谁说要当我的账房的,做人要信守承诺,不可失约于人。”捉住他的小辫子的牛青苗善用人才,银子的事当然要交给自己人较安心。

  牛青阳苦着一张脸,整个人快趴到梨花木案桌上。“姊,打个商量成不成,你别再突发奇想弄什么新点子了,我和姊夫真的撑不住呀!你没瞧我们越来越瘦了吗?”

  钱赚得越多,人越忙,忙到连坐下来喝口水都快没了时间,他们当初只想不挨饿,没想过要暴富呀!

  听他这么一说,牛青苗也很苦恼。“你以为我想呀,当时只是想省点事,不用太操劳,没想到……”反而更累了。

  除了和何长风合作的炸鸡店外,他们也有自己的铺子。

  那时新屋子刚盖好没多久,二十亩地的樱桃树和杨梅都开花了,花开雪白十分美丽,她站在树旁赏花陶醉,觉得人生真是太美好。

  突然,她想到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果树开花要授粉呀,未经授粉的花儿哪结得出果实,那她不是做白工?

  那时刚好有一只蜜蜂飞过眼前,她想到电视节目中介绍的野蜂,于是她又让丈夫做了蜂箱,养起蜜蜂。

  谁知无心插柳柳成荫,原本才十只蜂箱,扩充到三百多只,满山的果树都需要授粉,从春天到秋麦和油菜花,三个月收一次,一年能收三次蜂蜜,他们成了附近几个县城的蜂蜜供货商,连京城的贵人都闻名前来购买。

  她真的只是想偷懒呀,可是蜂蜜过盛不卖出去难道要自己吃吗?他们已经把蜂巢做成蜂巢饼卖给了天香楼,自个儿再也消耗不了,除了当商品销售,再无第二条路而走。

  还有炸鸡剩下来的鸡头、鸡脖子、鸡爪、鸡下水丢了也可惜,于是她弄了个卤味作坊,专门消耗这些“废弃品”。

  天晓得居然又大受欢迎,每天卤了几千斤都不够卖,害得她限定贩卖时间,一天只卖两个时辰,免得工人们也累垮了。

  但是……物以稀为贵,越是买不到越想买,吴记卤味的铺子一开,大排长龙的百姓便一窝蜂的涌进,原本能顶上两、三个时辰的货源,在大量抢购下而供应不及,她只好把价钱往上提。

  只是成效不大,想吃的人还是蜂涌而至,他们不怕东西贵,就怕吃不着,银子算是小问题。

  所以牛青苗有点小忧郁了,她明明想做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小媳妇,为什么莫名其妙成了银子多到用不完的大富婆,她的不理解有谁能解释?

  “你们姊弟俩还没把帐算完呀?我又收帐回来……”甫入门的吴秋山话都还没说完呢,就见四道幽怨眼波射来,他顿时脚下一滞。“怎么了,是账面有问题吗?若是出入不大就别放在心上,咱们不缺那点小钱。”

  两年前,他还为他口中的小钱入山打猎,在湿泞的泥地趴上大半天,穿过满是荆棘的林子,只为打只兔子、猎头羊,好给妻子吃饱穿暖,可是听听他方才是怎么说的,“咱们不缺那点小钱”,啧,多暴发户的说法啊!

  “秋山,咱们的银子太多了。”牛青苗多愁善感的走向丈夫,一脸委屈的偎向他,她真的是很烦恼。

  闻言,吴秋山为之失笑,搂着她的腰轻抚着。“那不赚了好不好?咱们回山坳村种马铃薯,做炸薯条。”

  两年时间改变了不少事,他在县城里买了二进宅子,因为炸鸡店就开在县城,何长风嫌梧桐镇地小人少,又和他的天香楼打对台,所以开远点好两边获利。

  两夫妻想着来回一趟不便,总要有个落脚处过夜,于是跳过梧桐镇改在山阴县购宅,花了他们一千五百两银子,不过离云峰书院近,牛青阳一休沐便有家可回,正好被他姊姊逮来当免费劳工,账房一职非他莫属。

  她像是被打了一枪,眼神更加哀怨。“你想让长风兄弟追杀我吗?我若是说收手,他第一个举刀来砍。”

  何长风在一年前被家里人逼着成亲了,对象是荣阳公主的女儿柴郡主,皇家儿女难免骄纵,他被管得连家门都快走不出去,也比较少来走动,每一回都是偷偷来的。

  牛青苗取笑他恶马有恶人磨,他的报应到了,脱缰野马有主了,日后再不能勾搭良家女子。

  “孩子今日有没有闹你?”吴秋山眼神温柔地将大手覆在不太显怀的肚子上,眼底的笑意更浓了。

  “还好,没再吐了,也吃得下了。”这两年吃的又还回去了,已见丰腴的身子又消瘦了几分。

  十七岁生孩子还是早了,可是每每瞧见丈夫期盼的神情,牛青苗就觉得有点对不住他,在这年代以他的年纪来说早该为人父了,起码是几个孩子的爹,难怪他会渴望。

  吴春生家的大儿子都能说亲了,老二的女儿也在相看了,同是兄弟却膝下无子,想想也够可怜了。

  所以两人决定努力一下,在房事上就……没有节制,结果吴冬芽都嫁了还是毫无动静。

  可是这事也妙得很,想要的时候不来,不想的时候就来了,着胎三个月,不太安分的闹了好几回。

  吴秋山一听,明显松了一口气。“媳妇儿,你不能再瘦了,不论吃多吃少一定要吃。”

  “我也想吃呀,可是你要看肚子里的这个合不合作,他简直调皮得令人头痛。”牛青苗虽是在抱怨,但整个却散发着身为母亲的光彩。

  “他不乖,等他一出世我就打他一顿。”没什么比媳妇儿更重要,他越来越离不开她了。

  “傻话。”他能一如往常的待她,她真的很高兴,一个男人能在两年内始终如一的对待一个女人,难能可贵。

  没有猫儿不偷腥,套用在男人身上亦通用,人只要一有钱就会想东想西,即便自己不动心也会有人主动送上门。

  山坳村无人不晓得吴秋山发达了,说他没有银子绝对没人相信,光看他家屋后结实累累的果树,再瞧瞧满园子欢跑的鸡,还有他们进出村子都坐驴车了,身上的衣着也有上等的棉和绸衣,不富怎么可能。

  不论村里或镇上都有人动念想为他说门亲,不是娶妻,而是纳妾,他们认为他有些闲钱了,身边怎么可能只有一个女人,而且是个不会下蛋的女人,是男人都会想有子嗣。

  可是他也不知是装傻还是真不懂,三句不离我媳妇儿,让人想开口都找不到机会,无功而返。

  “人不傻就好,省得你说不会说话。”吴秋山亲了她的粉唇一笑,亲完了呵呵的傻乐,一副有妻有子万事足的样子。

  牛青苗面色微红的推了他一下,唇畔有化不掉的浓笑。“这一胎你想要儿子还是女儿?”

  “都好。”都是他的孩子,他不会像他的爹娘一样只生不养,把孩子当成来讨债的冤家,被忽略的感觉太痛了,他不愿意他的儿女承受。

  “生个儿子吧,不然大伯、二伯又来闹。”他们真的很有毅力,锲而不舍,连她都要佩服他们对于银子的执着。

  “媳妇儿别气了,这事儿过去了就要放下,老搁在心里对身子不好。”他揉揉她的头,眼底闪着疼惜。

  “我不是生气,是无奈,怎会有人脸皮厚到这种程度,无所不用其极。”教人好笑又好气。

  就在四个月前,吴春生、吴夏生两对夫妻找上吴秋山,说他们三房成亲年余一直未闻喜讯,两房人想着不能让兄弟绝后,所以一致同意过继大房的三虎给三房。

  三虎都十一岁了,有谁会过继这么大的孩子,何况那时吴秋山成亲还不足两年,这几人实在太心急了。

  吴春生、吴夏生私底下的决定要逼迫三房接受,还以长子的名义要接收二十亩山坡地,要是他们晓得接连着九百多亩的大山也是三房的,恐怕更是不会罢休,连祖先牌位都请下来。

  “你放心,我就算今年无子也不会接受其它房头的侄子为子,我可不会让你受这种委屈,况且要是万一我比你早走了,你还不被欺负死……”有他在,大哥、二哥都敢这般欺负人,若他有一日不在了,他们或他们的儿子们还能不为了谋夺家产而赶尽杀绝。

  “秋山。”牛青苗不快的一喝,重重地往他腰上一掐。“以后再说这些不中听的话,就罚你睡厨房,不许入屋!”

  吴秋山赶紧求饶,“别呀!媳妇儿,没抱着你我睡不着。”

  “哼!说错话是要付出代价,你不知道孕妇的情绪最反复无常,禁不起一点刺激……”话说到一半,她眼尖的瞧见一道云白身影正准备开溜。“阳哥儿,你想抛下你怀孕的姊姊独自快活吗?大夫说我的孕相不佳,不能太累。”

  “姊姊,你后脑杓长眼睛呀!”怎么他一动她就晓得了?牛青阳哭丧着脸走了回来。

  “就盯着你一个,想给我跑?这么多帐目你要我一个人算到何年何月!”她正要开始享福,不想死于过劳。

  “不赚那么多不就好了……”牛青阳小声的咕哝。

  “阳哥儿是读书人,将来要做大事的,媳妇儿别逼他了,我洗洗手,等会儿我来做。”吴秋山任劳任怨,从不说一句苦,能让妻儿过得好,便是他此生最大的满足。

  一听,牛青阳马上开心欢呼,“哇!姊夫英明,你是我再世父母,恩同再造,我终于可以从小山似的帐簿中脱身了!”

  “秋山,你不要太惯着他,这小子不找点事让他做,就要念书念傻了。”牛青苗朝弟弟瞪去一眼,意思是,你一个吃白饭的敢不做事,想累死你姊姊、姊夫吗?

  牛青阳笑容马上一敛,乖觉的一缩双肩,灵活的眼珠子转啊转,意思是,姊姊,我没吃白饭,你铺子和作坊的帐有一大半是我做的。

  “我哪是惯着他,瞧他写得手都肿了,明天怎么上课。”吴秋山个大心细,一眼就发现小舅子的不妥。

  牛青阳小鸡啄米似的直点头,很赞同姊夫的高见。

  “以前连饭都吃不饱,谁管手指肿不肿,唉!才没几年就娇气了,忘了没饭吃的难受。”

  牛青苗扶额,故意长吁短叹的,那一声浅浅的叹息一落下,牛青阳心底溅起重重的波浪,他静静地走回桌案后方坐好,拿起没算完的帐簿打算继续核算。

  突地,一只大手盖住了翻开的帐簿。“你姊姊是跟你闹着玩的,在她心中,你和果姐儿是她仅剩的亲人,她不心疼你们还能心疼谁。”吴秋山笑着在小儿郎肩上一指,厚实的手掌给人心里发酸的温暖。

  “好了,别在我面前摆出小可怜的样子,惯会装模作样的,等会儿吃过饭再回书院,剩下的让你姊夫熬夜做吧。”有孕之后就容易累,牛青苗一坐下就打了个哈欠。

  她算是好命,怀孕初期并没有太折腾人的孕吐情形,只是闻不得油味,一见到肉就想吐,看到小孩子忍不住想哭,心情时好时坏,有时听见跑人笑就特别烦躁。

  “姊姊、姊夫,我不会忘了今日之恩。”牛青阳站起身,一脸正经的朝两人一鞠躬,闹得他们都觉得好笑。

  “嗯!我和你姊姊很欣慰,不过……长风兄弟说要在京城那边也开一间“牛大娘炸鸡店”……”

  吴秋山的话才说到一半,姊弟俩同时发出受不了的呻吟声,不约而同的皱起眉。

  “牛大娘炸鸡店”是何长风的恶趣味,针对牛青苗,把她气得喳呼了一通,二十岁不到的她哪里像大娘了!但后来一想,她不会永远是鲜绿的小妇人,有一天年岁渐长了,叫大娘正好,铺子要长长久久开下去。

  “不要吧,我已经养了几万只鸡,再养下去,连山坳村另一座山头也要一并买下了。”她不想累死自己。

  牛青阳一脸惊恐。“别呀,姊姊,你的银子已经多到花不完了,千万别想不开……噢!你怎么又敲我脑门……”

  “跟你长风大哥一比,咱们就是穷人,他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几千两,甚至是上万,姊姊不指望你跟他比,但起码长进点,千万不要说自己银子多到花不完,你那一点渣还不够人家塞牙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