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农情小日子 第八章 黏乎甜蜜麦芽糖(1)

作者:寄秋
  “麦芽糖看起来好像很好吃。”没吃过麦芽糖的牛青果看着麦芽糖猛吞口水。

  “你想吃吗?”牛青苗温柔的笑问。

  “不……不是很想吃。”牛青果的声音变得很小很小。

  “没关系,姊姊会做,姊姊做给你吃。”吃个麦芽糖有什么难,好歹她半亩小麦也收了几百斤麦子。

  “真的?”牛青果喜出望外。

  “真的。”

  “媳妇儿,你会做麦芽糖呀,怎么我没吃过?”一道浑厚的男声插了进来,非常兴奋而且谄媚。

  牛青苗没好气的瞥了吴秋山一眼,她哪里晓得他一个大男人居然爱吃糖,还偏好黏乎乎的麦芽糖,这是源自童年不受宠爱的缘故吗?

  看着一大一小等着吃糖那眼巴巴的模样,她不禁笑了,赶紧动作,她将白米加入糯米煮成浓粥,煮熟后加入磨碎的麦芽,连续以小火闷煮两个多时辰,之后以棉布沥出粥中的水分,再将水煮沸至水干,凝结成金黄色的凝结物便是麦芽糖。

  为了怕吃的时候黏牙不方便,牛青苗便把麦芽糖搓成细长条状,再切成小块,丢进盆子里滚粉,有芝麻、花生、白糖三种口味。

  嗜糖的吴秋山吃得开心,但也有了疑问,“为什么里面不能包馅?”

  于是牛青苗的手工麦芽糖又发展出一种新做法,包了红豆、绿豆、粟子、菜脯四种内馅,吃过的人都赞不绝口。

  “秋生家的,这么好吃的麦芽糖你怎么不拿去卖,趁着年关将近,镇上天天有市集,买的人应该会很多。”

  阿满婶随口几句话,敲醒了牛青苗的脑袋,她一口气买了五百斤麦子,全泡了水发芽,做成麦芽糖,拿到市集卖。

  市集中人来人往,牛青苗的这个小摊子最不起眼,一张小圆形方桌摆上裹了粉的各式麦芽糖,桌子底下是煮着茶叶蛋的铁筒,筒子底下开了个小口,里面装着炭火,小火慢熬。

  摆摊不到两个时辰,挡不住买年货的人多,一到年关大家都很敢花钱,茶叶蛋很快便所剩无几,至于裹粉的麦芽糖少见又新奇,不黏手还能久放,很多人打算买回去让过年登门拜访的亲友们也能尝鲜,所以也快要卖完了。

  她想着再等一等就可以准备收摊了,而且今天她让弟弟、妹妹跟着出来摆摊,也跟他们说好了,赚的钱分成三等份,一人一份,以不伤他们的自尊的情况下给他们银子。

  “姊,这不好吧,麦芽糖的买卖是你弄出来,我们只是帮点忙而已,哪还能拿你的银子。”牛青阳觉得不妥当,他顶多帮忙削竹签、包馅料,妹妹也只是将没包馅的三颗串成一串,根本算不上什么。

  包馅的两颗五文钱,没包馅的三颗一串卖两文,他们串两百串,很快就卖完了,一天下来卖了快一两银子,这还是姊姊嫌懒不肯多做,要不一天卖上几百颗都不是问题。

  才三、四天就收入近四两,还不包括一颗两文钱的茶叶蛋,他闻着都香,忍不住偷吃几颗。

  牛青苗见状只是笑一笑,回头又多弄了一大锅,要他想吃就拿,不用作贼似的偷偷懒懒,她还不缺他一口吃的,害他怪难为情,脸都红了。

  “书里有没有教过你,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有付出就有获得,你既然帮了忙,就该有工钱,何况那是扣去成本所得的营利,姊姊我不吃亏,而且没你们的帮忙我也串不完。”牛青苗说的不是客气话,叫她坐着不动只为了串糖串,那比千刀万剐还难过,之所以当体育老师,就是因为她天生好动,实在无法坐着不动。

  她嫁给吴秋山便是天赐良缘,猎户天天住山里跑,她也乐得钻山头,虽然一开始身子骨弱了些,十次有八次是被他背下山的,可多跑几回也就健壮了,如今能脸不红气不喘地来回一趟,身体的健康是练出来的。

  “乖,听你姊姊的话准没错,你姊姊的脑袋可是比谁都聪明。”看媳妇儿什么都好的吴秋山,替她倒了一杯乌梅汁,她最爱酸酸甜甜的滋味,所以他一早就备下了。

  “姊夫,我和小妹还住在你们家,吃你们的、用你们的,你们还给我钱,我……我过意不去。”牛青阳想说他还有分家得来的二十两银子,但是目前是由姊姊替他妥善保管。

  吴秋山大笑一声,往小舅子肩上一拍。“跟姊姊、姊夫客套什么,我们还嫌家里太冷清了,你们来了之后就热闹了。”

  “可是……”牛青阳仍觉得自己和妹妹毕竟是外人。

  土坏屋很小,根本没房间多住两个人,不过办法是人想出来的,穷则变、变则通,天下哪有什么困难事,吴秋山将杂物间的杂物都移了出去,用了半天功夫搭了一座小棚子放柴火和农具,再用麦杆在房里铺成床,上面铺子褥子和棉被,让牛青果暂居。

  牛青阳便睡在灶台边临时搭起的木板床,虽然没有炕床暖和,但因为临近灶台,灶台内的余烬还是热的,有保暖作用,凑合着也能睡人,那便是他往后几个月的睡房。

  只是因为多出了一对弟妹,因此牛青苗的盖房计划出现变化,柴房位置不变,但是正堂一明两暗,东西两厢房也盖成一明两暗三间屋子,一边加盖了茅房和洗漱房给牛青果使用,她一个小姑娘不好和姊姊、姊夫抢后边的净室,而另一边则给了牛青阳,暗间做睡房,明间改成书房,让他有读书练字的地方,另一间暗室则空着,充作客房。

  牛青苗还连夜赶制了新衣给弟弟妹妹,她是不做则已,一做惊人,一向懒散的她一旦认真起来,那速度快得只能用神奇来形容,连吴秋山都有些吃味。

  这也是被逼出来的,以前她带的班有十五个学生,有一回要参加全县舞蹈比赛,要穿仿飞仙之类的雪纺纱衣服,她用了三天连假不眠不休的缝制,终于赶在比赛前红着眼睛把衣服送到学生手中。

  不争,是她的处事态度,但她有一股很强的拚劲,只要她想,她就会去做,别人勉强不了她,她也不喜欢受到束缚。

  “小男子汉啰啰嗦嗦什么,现在我撑着你,等日后你脚跟踩稳了,换你来给姊姊撑腰,要是你姊夫对姊姊不好,你揍……呃,算了,他那块头,你八成也揍不动,就让我有个娘家好了,好歹还能吐吐苦水,说两句窝心话。”牛青苗笑着揉揉弟弟的头。

  女人没有娘家就像鸟儿少了羽毛,虽然能飞却冻得慌,也飞不高、飞不远。

  “媳妇儿,你规劝小舅子就好,干么往我身上扯事,我对你一向好到没边,你别把我当成负心汉。”吴秋山赶紧认真宣示他心中唯有媳妇一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谁晓得会不会哪天你发达了,就嫌弃我这个糟糠之妻……”

  牛青苗打趣到一半,小嘴儿便被跟她小脸一样大的大手轻轻捂住了,接着耳边传来吴秋山沉若钟鼓的低嗓,“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他的媳妇儿只会是她。

  “秋山,我只是闹着玩的。”牛青苗拉下他的手,有些好笑的安抚道。

  她真的觉得要到盖棺论定才能评论一个人的生平,没有谁是不变的,只有变好和变得更差。

  “我会当真的。”吴秋山同她闹起别扭。

  牛青苗无奈的在心里一叹。“好,我以后都不说了,我们家秋山是正直、肯干活的大男人,我缺了你就是不行。”

  “嗯!”吴秋山略微满意地轻碰她细腰,表示下不为例。

  媳妇儿不信任他,他真的会难过的。

  牛青苗暗吁了口气,用小指勾勾他的小指,抱歉的啾了他一眼,瞅得他心里痒痒的,等他被勾起兴趣了,她又转头看向弟弟。“阳哥儿,你还有没有读书的意愿?”

  牛青场是想,但是……“姊姊,你知道我读不起……”说完,他黯然的垂下头。

  “想读就去读,姊姊供得起。”知识就是一切,读得书够多,才有成功的一天。

  吴秋山只是点头笑着,笑容中却含着善意。

  “大姊……”牛青阳忍不住红了眼眶。

  “一年的束修约五两,你念个四年刚好二十两,你寄放在姊姊这边的银子正好够用,改天姊姊找个人问问,看能不能把你弄进什么书院,咱们也风雅一番。”私塾的格局小,教不出好学生,要广纳百川才有大视野。

  牛青苗一向心大,要么不做,一做就要做到最好,她最不耐烦虎头蛇尾,一件好事变坏事。

  “姊姊,你还少算了笔墨纸砚和我日常的花费,二十两根本不够。”牛青阳会数数,差距甚远。

  牛青苗不在意的挥挥手。“我有抵押品,你让青果来替你好了,来年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欠缺人手,自己人来帮忙我也比较安心,我发工钱给她,让她日夜不休的给我干活。”

  坐在小板凳上偷吃糖的牛青果像是小松鼠似的捂嘴偷笑,她两眼亮晶晶的,一改之前的黯淡无光。“哥哥,我赚钱养你。”

  牛青阳苦笑。“我是你哥哥,是我养你才对。”

  “都一样。”牛青果笑得小米牙外露,煞是可爱。

  “不一样,哥都十二了,你才八岁,哥会好好照顾你……噢!姊姊,你为什么打我?”那一巴掌打在后脑上,真疼。

  牛青苗板着脸,摆出姊姊的架势。“少说大话,你给我专心在课业上,好好用功读书,以后用得上你的地方多得是,我缺一个账房,你一有休沐就老实地滚回来算帐。”

  牛青阳一听,忍不住笑出声。“姊姊,卖几颗蛋不用记帐啦,你做的买卖还没有大到需要用到帐簿。”

  此时的他只把姊姊的话当笑话听听,因为他认为姊姊的买卖做得再大,顶多比一般庄稼人家来得有钱,可是和日进斗金的商户不能相提并论,殊不知再过不久,他真的忙得连课都快上不了了,一个账房哪够用,他一个顶三个,忙到眼前出现迭影。

  “小子,小瞧你姊姊可是会吃大亏的。”小孩子见识小,看到的只有头顶一片天,天外的蓝天视而不见。

  被姊姊用怜悯的眼神盯着,牛青阳有些毛毛的,不敢再多说话了。

  这时,一个带着小孙子的大娘来到摊子前买糖,他拿了三串没有包馅的,算五文钱递给大娘,收了钱后稍微整理一下剩下的糖串,蓦地,有一只骨节分明的修白手指一晃,他眼前的糖串就少了四、五串,又一眨眼,包馅的麦芽糖也不见了几颗。

  “这位公子,你……”

  “好你个吴秋山,你做人太不厚道了,枉我拿你当兄弟看待,你却当我是路边的野草践踏,有好吃的东西居然不知会我一声!”

  咦!姊夫的朋友?看了对方那一身做工精细的锦衣,牛青阳为之纳闷。

  “长风兄弟,我媳妇儿的小手艺哪上得了台面,一般小老百姓的吃食罢了。”就是好吃,甜而不腻,比起一般由竹片卷起的麦芽糖较不易脱落,虽甜,但多了一股麦芽香。

  何长风怪里怪气的一哼,大冷天还摇起故作风雅的折扇。“你问问你媳妇儿,若摆在我天香楼,她开价如何?肯定不会只是小老百姓的零嘴儿,她花样多。”

  这女人忒狡猾,专门做些坑人的勾当,就在离天香楼不远的地方摆摊子,她不怕他看不到,就是要拐他上钩。

  “媳妇儿,长风兄长对你做的麦芽糖感兴趣,你卖是不卖?”吴秋山问话的同时,顺手将她落在颊侧的发丝往后撩,动作自然而亲昵。

  牛青苗实在觉得很奇怪,明明她人也在场,也听见两人的对谈,可偏偏何长风总要透过吴秋山传话。“他出得起价钱我就卖。”

  “本公子会没钱?你媳妇眼睛小,瞧不见本公子腰缠万贯。”何长风拍拍腰上系的一对小金鱼,那可是纯金打造的。

  “我媳妇眼睛不小。”还挺大的,水亮水亮的,像会说话的玉石,每次一被她这双眼睛瞅着看,他就忘了东南西北。

  “这只是一种形容,好吗?是指她看的人不够多,眼界浅,真正的钱袋子站在面前都视而不见。”何长风很想捉着他兄弟撞墙,看能不能把一条筋的脑子撞出七窍玲珑,遇到这个糙汉子,他都有被逼疯的感觉,恨铁不成钢。

  “秋山,他说我看的鬼比人多。”她眼界浅?他才目光短视,女人都能上外层空间了。

  何长风倏地睁大眼,在心里大喊,妖女,妖女,绝对是妖女!没她这般坑人的,她哪只耳朵听他说见鬼了。

  “长风兄弟,我媳妇儿不是神婆,你不要有的没的胡说一通,是兄弟就别编排人。”吴秋山不悦的一沉目,一和他媳妇儿有关的事他总是特别在意,不容许别人说她一句不是。

  “你已经没救了,被你家媳妇蛊惑成这样,她虽不是神婆却法力无边,莲花指一拈就把你镇压在女人香之中。”何长风摇头又叹气。果然英雄难逃美人关,温柔冢前尽折腰。

  “长风兄弟,你少的便是娶个正正经经的媳妇儿,这会儿瞧我们夫妻感情好就眼红,葡萄不酸,酸的是你的心呀!”牛青苗指他是酸葡萄心态,见不得别人好,使着劲掰人墙脚。

  何长风轻蔑的啐了一口,终于直接和她对话,“废话少说,你想怎么计价,先说清楚,我才好心里有数。”

  牛青苗越见白皙的小脸勾起一抹甜笑,水眸如湖水天晴。“糖串二十文,包馅的糖球十五文。”

  她此话一出,弟弟妹妹立刻猛吸了口气、睁大双眼。两文钱的糖串几时暴涨了十倍,连糖球也贵得离谱,一斤大骨才七文钱,买两斤有得找,而且才一粒小小的麦芽糖。

  “你坑我?”何长风不悦的眯起眼。

  “天香楼的吃食能喊低价吗?你一盘菜就能卖个十两、二十两了,而且同样的麦芽糖我能弄出“五福临门”、“年年有余”、“鱼跃龙门”、“花开富贵”……”她一口气说了十多种,把何长风勾得双眼越睁越大,迫不及待想瞧她的手艺。“不过,五百两。”

  何长风怔了一下。“什么五百两?”

  “我只卖你做法,我自个儿不做。”要做出花样子只需要模具,蝠通福,五只糖蝠串成一串便是“五福临门”;牡丹代表富贵,竹子是节节高升,弄条鲤鱼不就是“鱼跃龙门”,很简单的方法,现代人都想得到。

  “你为什么不做,这可是一条生财的门路。”若放在他天香楼来卖,一个月少说有几百两的收入。

  牛青苗睨了他一眼。“年后我就要开始养鸡了,哪有空弄这些小吃,那片山头你到手了没有?不要到时候我把鸡崽都下订了,却没有地方养。”

  她的话让一向高高在上的何长风差点气歪,啪的取出一张地契往方桌一拍,下巴一抬,神气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