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农情小日子 第六章 家人不是这样当的(1)

作者:寄秋
  “就带了这些?”

  吴勇的寿辰就在腊八的前两天,既是给父亲过生辰就该热热闹闹,吴春生、吴夏生也意思一下,在自家院子办了几桌,让附近邻里、亲朋好友来添个喜,吃吃长寿面。

  被赶鸭子上架的吴秋山小两口也来拜寿,由于快过年了,所以他们准备了两条腊肉、一只风鸡,还有果脯、糕点,以及孩子爱吃的糖块,一盅满得快溢出来的腊八粥还热着,牛青苗的腕间更挂了一篮红蛋,一共五十颗,正好凑个寿数,为老吴家添喜庆。

  可两人四手提得满满的还被嫌弃,吴春生夫妻俩用不屑的眼神一睨,不满的表情明显是在说:太少了,上不了台面!吴夏生那一房则是一脸不快,认为他们不把兄嫂放在眼里,几样不值钱的寿礼就想打发了。

  “大伯、二伯和嫂子们都送了什么,快拿出来瞅瞅,我们秋山从年头穷到年尾,不敢跟你们比,只能从嘴边省食,抠出几口肉来孝敬爹娘。”牛青苗打开装鸡蛋的竹篮,下面垫着两件新做的衣服,也是要送给公公的,一件是豆绿色外衫,一件是石青色长袄。

  “我们哪需要送什么,都一锅子吃饭了,还能饿着长辈不成。”马氏改不了那小家子气的个性,看到一篮鸡蛋眼睛倏地一亮,很快的抢下牛青苗手中的竹篮。

  慢了一步的钱氏轻啐了一声,赶紧把腊肉、风鸡接过手,虽然这些东西是要给公公的,但是没说不许她切一块肉、掰根鸡腿吃吃。

  两个女人的丑态表露无遗,还差点为了一包糖大打出手。

  牛青苗笑着点点头道:“原来是我和秋山多礼了,没把自己当一家人,下回就不送了。”

  闻言,吴家两房四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你们可没跟我们一锅子吃饭,给家里添点吃食也是应该的,爹娘可都是我和你们二嫂在照顾,你们小两口可就清闲了,在山里走两圈就有肉吃。”马氏嫉妒地看着牛青苗那一身新裁的衣裙,眼睛紧盯着她发上三钱重的蝴蝶小簪。

  那是纯银的,穷得连炭都烧不起的老三家居然买了银簪?!

  “咦!秋山,每个月二两银子的奉养金你没交给兄嫂们吗?”牛青苗睁大眼,刻意提高音量问道。

  也只有他们敢开口,欺负老实人,一两银子能买好几斗米,两位老人家吃上半年也吃不完,细数山坳村中有谁拿得出二两银子,即使是村里最有名望的里正也给不了,所以愣头青吴秋山才穷兮兮、苦哈哈,口袋没有半两银,因为都被血蛭一般的亲人明抢暗夺给拿光了。

  “月初大嫂就上家里拿了,我照媳妇儿说的,让大嫂在收据上按指印。”以免赖帐,强说没拿。

  这样的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两个嫂子脸皮忒厚,前脚一个拿了钱走人,后脚又一个来要,不给就耍泼,翻箱倒柜的找值钱的东西,被闹得没办法的吴秋山只好再付一回,花钱了事。

  后来这事儿被牛青苗知晓了,她便在镇上裁了些纸回来,写了些字当做收据,谁来拿银子就盖章或捺指印,晚来一步的人就去找前一个闹,反正他们给钱了。

  一开始马氏、钱氏还会闹,不甘心到手的银子和人平分,吵着要吴秋山拿银子出来安抚,可是他两手一摊,说家里的收入全由他媳妇儿管,他身上只有十枚铜板。

  在见识过牛青苗的手段后,她们都怕了她,一听要找她出面,两个人灰溜溜地走了,唯恐走得慢了,还没长回来的头发又要被烧。

  “大嫂、二嫂,我们可是给了银子,虽然没有一锅子吃饭,但该尽的孝道绝对不会少,要不我们搬回来一块住,咱们妯娌三人轮流烧火煮饭,孝顺阿爹阿娘。”牛青苗好笑的问道。

  一听,马氏和钱氏同时脸色大变,马氏连忙阻止,“家里哪住得下这么多人,你们的侄子、侄女都长大了,一个人一间房都快不够住了,你们要往哪儿住?”

  钱氏也赶紧搭腔,“是呀,弟媳,你可别想不开,不用伺候公婆多清心,小两口清清静静的,没得让这些孩子闹心,你们那屋子挺好的,冬天是冷了些,但夏天可凉快了。”

  一间处处漏风的土坏屋有多好,他们前两天才煮了一锅糯米糊墙,将漏风的洞补好。“大嫂、二嫂不认为我和秋山很不孝吗?只拿银子却没来照看,累了两位嫂嫂。”

  马氏心一惊,马上回道:“不会,银子好,缺什么买什么,爹娘左一句夸孝心,右一句夸有心,说你们是孝子贤媳。”要是他们不再给银子那该如何是好?

  孝子贤媳?亏她掰得出口,牛青苗暗笑在心。

  “老三家的别跟嫂子们客气,照顾爹娘本是分内的事,哪儿会累,你就是爱打趣我们,呵呵呵……”钱氏夸张的掩口大笑,心里想着又被大嫂抢了先,下一回她一定要先拿到银子。

  听到刺耳的笑声,牛青苗很想叫她别笑了,牛号声都比她好听,可是眼角余光瞄到丈夫一脸忍受的神情,她不厚道的笑了,不光她一个人难受,还有人陪着受鬼哭神号的罪。

  “呃!老三,你家的鸡是不是全卖了,怎么我一只也没瞧见?”吴春生抽着水烟,迂回的问着。

  不会诳人的吴秋山摇了摇头。“没全卖,留了二十多只养在院子里,过年好宰来吃。”

  留下来的只有四只公鸡,其余都是母鸡,都在下蛋了,媳妇儿说拾些鸡蛋加菜,给爹送的红蛋便是自家母鸡下的。

  “其它的呢?”吴春生有些急迫的追问。

  “天香楼收走了。”没降一文,以一只八百文收了。

  四百多只鸡卖了一百四十五两,把他和妻子喜翻了,同时也能安心过个好年,不用为来年发愁。

  “天香楼?”吴春生当然听过天香楼的名号,眼睛顿时一亮。

  “因为年关近了,天香楼的醉鸡、花雕鸡需求量大,一向供应天香楼的鸡贩子有些供不上,掌柜的和我熟,就要我帮他们养几只,以免客人想吃吃不到。”这是他媳妇儿教他说的话,足以唬人。

  吴秋山是个猎户,他打来的猎物大多卖给酒楼饭馆。天香楼也是其中之一,大伙儿都知情的事,所以说来合情合理,不令人生疑。

  “你是替别人养的?”吴春生的表情一沉,不是很高兴。

  “是呀,他把鸡崽给了我,我往山上一围,让鸡崽在里面吃草、吃虫,有时也上山打些野菜加菜,等鸡长大了,他再把鸡收回去。”吴秋山没说谎,鸡的确是替人养的,不过最后是卖出去,可以拿回银子的。

  “你只是替人干活的?”想到那么多鸡都是别人的,吴春生忽然觉得胸口痛,心在淌血。

  “……是。”吴秋山硬着头皮点头。

  “他给你多少酬劳?”养鸡也要付工资吧!

  吴秋山顿了一下,瞥了媳妇儿一眼才道:“就……二十多只鸡,我们当初说好了,我帮他养,他给我成鸡当工钱。”

  “什么?!”吴春生大叫一声。

  吴秋山被大哥的叫声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两步,不意撞到一堵肉墙,他还来不及转头看是谁,后脑就被打了一下。

  打人的正是吴夏生,他紧接着骂道:“你傻了呀!至少也要讨个六、七十只来抵工钱,你以为养鸡容易吗?咱们家不用吃鸡是不是?你把爹娘、哥哥嫂嫂放哪里,要不也想想你瘦得皮包骨的侄子、侄女。”

  吴春生生有三子一女,分别是吴大虎、吴二虎、吴三虎,因为只有一女吴锦玉,八岁,所以夫妻俩特别宠她;而老二家有两女一子,两个女儿是大的,平常没什么关注,就是个赔钱货,钱氏老使唤她们做事,但对唯一的儿子吴天宝却是疼爱有加,才七岁已经被养得胖得不见眼,一节一节的藕臂圆滚滚的,肉好似都快撑破皮肤了。

  “瘦得皮包骨?”吴秋山看向吴天宝,困惑的反问。

  “二弟啊,你就别念了,三弟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他就是个心眼实的,不会和人讨价还价,一会儿你把剩下的鸡捉回家里,咱们今年就不用买肉了。”吴春生才刚说三弟老实,一转头就把人给坑了。

  “不行!”吴秋山说话了。

  “不行?”吴春生、吴夏生惊讶的瞪大眼,向来好摆弄的三弟几时敢当面拒绝他们了?

  “我媳妇儿身子骨不好,鸡要留下来熬鸡汤给她补身子的。”谁也不能动!

  闻言,牛青苗心头一暖,望着丈夫的眸光溢满柔情笑意。

  “你说什么?我们几个哥哥、嫂嫂还比不过你的媳妇儿吗?不过吃你几只鸡,啰啰嗦嗦!”脾气比较冲的吴夏生一把揪住吴秋山的衣领,作势要打人。

  但是他的拳头还没落下,一只满布厚茧的大手便挡住了他的拳头,没见使什么气力便把他推开。

  牛青苗在一旁偷偷叫好,吴夏生想和她的猎户老公比力气?哼,找死!他连狼都能打死了,一个老想偷懒不干活的庄稼汉哪及得上他。

  “我可以给你们送几只来,但全部拿走不成,我也有我的家要顾,不再是一人饱全家饱,大哥、二哥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到我家随便拿东西,我和我媳妇也要过活。”吴秋山把话说白了,为了保护媳妇儿,他可不能再让家人予取予求。

  “长进了,娶了媳妇就不要兄弟了,你还当不当自己是吴家的人?!”吴夏生气恼地冷嘲热讽。

  “我姓吴,当然是吴家的人,可是你们把我当过是自家兄弟吗?”吴秋山再也忍不住回道。

  就连何长风都当他是亲兄弟看待,他一有需要,便二话不说的挺身相助,总变着法子强压着他接受,还说他们是兄弟,无须介意这么多;反观自己的亲手足,却个个如狼似虎,只愁没多咬下他一块肉,一点也不在乎他会饿死,一见他稍微好过些,就想着要从身上讨好处。

  其实他都清楚,他们挎着肉打酒去,和村里几个闲汉聚在树下,一口酒一口肉,大声嘲笑他有多笨,打了肉自己吃不到,全便宜了别人。

  他会难过,真的,夜里闷声哭了几回,可是他阻止不了,后来也想开了,那是他的兄长们,他能怎么办呢!

  “你——”吴春生也恼羞成怒了。

  “大伯、二伯,你们每个月也拿出二两银子孝敬爹娘吗?”如果他们不想要银子,她可以成全。

  面对牛青苗笑面佛似的威胁,原本火气不小的吴家兄弟顿时烟消火灭,又恢复和和气气的笑脸。

  “哎呀!一家人闹什么闹呢!不就是斗斗嘴嘛!大伙儿笑一笑,开心开心。”惯于打圆场的吴春生跳出来说合。

  有人退让了,自然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彼此妥协,总不能在吴勇的寿宴闹起来,让外人看笑话。

  “我们秋山老实,大伯、二伯可别逗他,他会当真的。”牛青苗真想走人,这一家子都是什么人呀!

  院子里摆了几桌,陆陆续续有客人到,此时马氏和钱氏根本坐不住了,她们借口要去招呼客人,实则赶着去收礼,那两条腿像装了轮子似的,走得很快,都快要飞起来了。

  她们就那么点小心思,见到好的就自己收起来,不中意的才交给长辈,送茶,送吃食的就往厨房放,若有小碎银或铜板子就偷偷往荷包塞,稍微贵重点的物品也不放过。

  屋外开始传来交谈声、恭贺声,几个兄弟和媳妇也各自动了起来,有的应酬宾客,有的到厨房帮忙,有的就到处走动,这个聊几句,那个闲话两句,把气氛炒热了。

  “三嫂,你别沾水了,我和娘忙得过来,你一边帮着摘菜叶,我一会下锅炒了。”

  说话的是个秀秀气气的大龄闺女,也是吴勇唯一的女儿,吴冬芽。

  她在吴家的地位很微妙,她是年纪最小的,上头又有三个哥哥,爹娘确实疼她,兄长也挺宠她的,但大哥、二哥只有在她小时候对她还不错,等到各自生了孩子后,她的地位就一落千丈,有如打杂的下女,整天有做不完的家事。

  “哪有长辈在忙,晚辈偷懒的道理,我在家也做饭,你三哥可喜欢我烧的菜哩!”

  牛青苗接过锅铲,大火爆炒蒜苗,炒了几下香气出来了,一盘子肉片往锅里倒,快火炒熟。

  她翻锅的动作十分利落,动作流畅得彷佛掌勺的大厨,三两下就炒出色香味俱全的蒜苗炒肉片。

  “我三哥可好养了,什么都吃,活像个大饭桶,不像大哥、二哥那般挑嘴,火候稍微过了,就嚷嚷着我要毒死他们。”

  “你很开朗。”牛青苗笑道,她的言下之意是,幸好她没被那两对兄嫂给带坏。

  吴冬芽虽然长得普通,但是很爱笑,笑容又很甜,还会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

  “三嫂别取笑我了,不开朗难道要我哭吗?娘常说我这人没心没肺,只管开心。”

  闻言,个头不高的周氏也跟着温婉一笑。

  在吴家,周氏是个奇怪的存在,她不是哑巴却很少说话,好像希望别人都别注意到她,而且全无做婆婆的架子和派头,性子软弱,老被两个媳妇呼来唤去的。

  “你不太像吴家人。”牛青苗又道。她既不压抑,也没有吴家人的娇气,宛如开在山崖旁的小白花,自在地迎向阳光。

  “我也是这么认为,大哥奸,二哥坏,三哥傻,就我最可爱。”吴冬芽称赞完自己,也忍不住笑开了。

  牛青苗被她逗笑了,开心的道:“我要是知道家里有你这么一个讨人喜欢的小姑,我一定天天往本家跑,看到你爽朗的笑脸,什么烦恼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成亲几个月来,她还是第一回见到心性清美的小姑,前几回丈夫都不让她跟,说这边乱,她也想着吴家人若是都像那两对兄嫂这般德性,不要多认识一个也省心,况且她还忙着做存粮,一忙起来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如今才知道歹竹也会出好笋,一颗酸果子也能结出一颗甜果,小姑子让她想起在网路上结识的闺蜜,两人都乐观,一副天塌下来还悠哉悠哉散着步的散慢样,不与人结仇。

  这性子好,走到哪里都吃得开,讨喜又豁达。

  “瞧三嫂把我夸的,我都要得意了,三嫂好,不像大嫂、二嫂只会骂我是丧门星,才没人要娶我。”吴冬芽说这话时虽然是笑着的,眼底却闪过一抹黯然。

  “你……”还没许人吗?

  牛青苗对老吴家的情形并不了解,吴秋山是个傻乐傻乐的山野汉,只要她不问,他就没想过要把家里的事和她说一遍,他大概是认为她是知情的,所以不会主动提起。

  “媳妇儿,菜煮好了没,寿星坐席了,快把热菜、大盘肉往外搬,客人来得差不多了……”厨房门口闪进一道健壮身影,吴秋山满头汗地帮妻子端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