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农情小日子 第五章 金主大人你好(2)

作者:寄秋
  “有四、五百只之数。”牛青苗在一旁冒出一句。

  闻言,何长风愣了一会儿才瞪着吴秋山问道:“你养这么多只鸡干什么?”他要把几百只鸡往哪里搁?

  “卖钱。”吴秋山回得老实。

  何长风却听得崩溃。

  “你要买吗?”吴秋山又补了一刀。

  买!为什么不买?

  兄弟都开口了,难得的机会只此一回,他要是不点头就太没道义了,几百只鸡嘛,小意思。

  只是那态度让人很不痛快,有老婆没兄弟,看着自己媳妇时,眼神柔得快化成一滩水了,只差没黏在她身上,对兄弟的问话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完全没听进耳里。

  真是令人不快呀!牙好痒,该咬个什么来磨磨牙。

  “我觉得你的媳妇很狡猾。”何长风没好气的道。她看似温驯的猫,但灵动的双眸随时闪着黠光,一如敏感的狐狸。

  “是聪明,她心灵手巧。”吴秋山总是不客气的称赞她。

  看他一脸痴迷,何长风怒其不争气。“她这个女人,说胸没胸、说腰没腰,长得也不怎么样,你到底是看上她哪一点?”

  “我破相了。”吴秋山指着脸上的旧伤。

  “所以呢?”何长风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吴秋山乐陶陶的回道:“所以我们很相配。”

  夫妻俩要能长长久久走下去,看的不是外貌,而是真心。

  “呿!我被恶心到了。”何长风看得出来他真的很喜欢他的媳妇,那眼神、表情再明显不过了。

  “其实你内心已经认同了,我媳妇是少数不受你俊美面容影响的女人。”吴秋山难掩得意。

  没错,但是何长风绝对不会承认。“你提的那件事我考虑过了,不是不可行,而是要做一番安排。”

  “数量太多了吗?”吴秋山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其实他也觉得惊人。

  “那要问问你的媳妇儿,心为什么这么大,居然要养上几千几万只鸡。”区区的天香楼铁定是吃不下,还得联合其它同业。

  “她说若是用在点上,那是远远不够的,不过一开始的起步要慢慢来,让别人去接受。”吴秋山很难想象几万只是何等盛况,家里的几百只鸡他还侍候得来,但要是再多了,他可没有三头六臂。

  “什么点?说得像猜谜,谁知道她说哪门子道理。”何长风不耐烦的道。

  “我媳妇儿不骗人,她说成就成,就看你要不要合作。”吴秋山对媳妇儿有信心,她从不做没把握的事。

  何长风怒极地跳了起来,伸出一手用力揉乱了吴秋山的黑发。“她给你下了什么蛊,我得瞧一瞧,这蛊真毒辣!”竟把他的好兄弟迷得晕头转向,神魂不清。

  “别闹了,我没事,把我的头发弄乱了怎么见人。”吴秋山一把拨开他的手。这家伙真是个嘴硬的,承认他媳妇好又有何难?

  “反正你本来就疯了,那就疯个彻底,不疯不入骨。”何长风这是在暗讽他,中了情毒无药可救。

  一向受女人吹捧的他,最看不惯兄弟为女人牵肠挂肚,他认为女人可以宠、可以怜惜,偶尔再展现几分多情种的痴情,但千万不能沉迷,甚至执迷不悟,那是即将灭亡的男人才会有的反应。

  年过二十四的他尚未成亲,但府中姬妾数名,长辈们的催促已有数年,他全都当耳边风,我行我素的四处游历,这边弄个宝味斋,那边来个天香楼,再做个赏味居。

  他这人什么都不放心上,唯独对吃食很挑剔,一根舌头尝过百味,唯有吃才能引起他些许兴趣。

  “咳!两位,你们是不是忘了我的存在?”牛青苗淡淡的道。有话直接问她即可,绕来绕去他们不嫌烦,她听了都生腻。

  何长风的表情像看到臭虫一般嫌恶。“喔,原来你还在呀,我以为是摆在花厅的等人高青花瓷瓶。”

  她当他这话是赞美,面不改色的一颔首。“能当传世美瓷是我的荣幸,不过我们的主题是鸡,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其实我们也可以自己做,只是要晚上一、两年。”

  她的计划不能马上执行,所以她一点也不急,养鸡要时间,店铺也要先找好、整修,香料、配料、馅料什么的也要确定,若是照她原本预计的,最快明年六月中就能成。

  “可是你对我大伯、二伯和两位嫂子应该有一定的了解,他们的品性我不好说什么,拉你进来是为堵他们的嘴,少打我们夫妻俩的主意,你就是那面令人信服的挡箭牌。”

  明面上,她和吴秋山是替人干活的,养放山鸡是别人出的银子,将来养成了也是金主收走,如此一来,老吴家若想来要鸡,就得斟酌斟酌,毕竟那是人家的东西,随便拿取人家可是会告官的。

  “我有什么好处?”何长风斜倚着长榻,懒懒地掀唇。

  “当一间炸鸡店的东家。”若是经营得当,成为连锁店也是有可能的,绝对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炸鸡店?”何长风倏地坐正,一说到吃的,他一股劲就上来了,表面上还装模作样的当不在意,一副她废话说完了没的厌恶模样。

  他眼底的光彩是瞒不了精明的牛青苗的,见他咬住她抛去的饵钩,她心里暗笑一声,表面上严肃的道:“你是东家,我们技术插股,就两成,不多,我们负责给你鸡,你负责卖,你选出几个信得过的人,我教他们炸鸡的做法,但这秘法千万要保密,不得外传。”不然一旦被学去了,想做独一份就难了,裹粉炸鸡太好仿效,一学就会。

  “两成是不多,真的很少……”何长风说少这个字时,用力一咬牙,一双比女子还好看的美目迸出怒意。“你真好意思开口,你知道天香楼一个月的净利有多少吗?光是一成营利就足够砸死你!”

  他的意思是她太贪心了,谁家的鸡买不是买,谁会为炸个鸡肉让出两成股,他还不如买别家的。

  “我能帮你赚更多的钱。”牛青苗说得信誓旦旦。

  何长风心动了,却高傲地鼻哼一声,好像是在说,老子银子多得很,不缺那一丁点零头。“我干么要当出头鸟,吃力不讨好,老子的银子可不是大风吹来的,我乐意拿在手上数得响。”

  “因为你要帮你的过命兄弟呀!”多好用的理由。

  她这个帮字用得好,明显取悦了何长风。“你总算说了一句人话了,那好,我就陪你们玩玩吧!”

  牛青苗真想狠狠翻个大白眼,她从一踏进来到现在,说的哪一句话不是人话,难道他是鬼,而她在跟鬼说话?当然,这种话腹诽腹绯就好,她不会傻得在这种时候和他斗嘴。“咱们丑话说在前头,我不管你铺子要怎么弄,所有的器具都必须按照我的要求打造,还有,你要想办法弄来番红椒、胡椒、西红柿、雪梨、香橙、酪奶、香薯粉……”

  “等等,你说的这些有一大半我根本没听过,胡椒倒是有,打西域来的香料,价格昂贵。”而且往返一次要三个月。

  牛青苗打断他的话,“可用山胡椒代替胡椒、番红椒、西红柿、番薯,有个番字的是坐大船来的,雪梨就是香梨,香橙长得跟柑橘差不多,酪奶是北边牧民常用的饮品。”

  “你以为我真有这么神通广大,能弄来这些个古怪玩意?”何长风不耐烦的一瞪眼,火气有点上扬。

  “能把天香楼开大,小妇人从不怀疑长风兄弟的能耐。”她这话说得可诚心诚意了。

  本事不够大,是镇不住地方上的牛鬼蛇神,开得热火朝天的生意谁不眼红,可从没听过有人敢在天香楼闹出事儿来,可见得不是他本领高强,把一干想来分一杯羹的地头蛇摆平了,便是靠山很硬,想动天香楼便是找死。

  何长风真想把她的脑子剖开来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啧!吴秋山,你媳妇儿是哪儿找来的,怎么话里话外这么滑溜?”

  “秀水村。”与有荣焉的吴秋山笑呵呵,妻子的出彩便是他的光荣。

  这头牛,直到撞墙了也不转弯,听不出他在讽刺吗?“我是说,她从哪得知这些怪东西,全是些希罕物。”大船来的番人也许知晓,本土百姓哪瞧过她口中的食材,就连长居京城的他也少有听闻。

  “书里吧……”他媳妇儿读过书。

  牛青苗的娘还在世时,曾送她和弟弟到私塾读书,她年纪较大,书读得多,弟弟读了几年,便被后娘以读不起为由让他回家自学,其实是后娘不肯出那份束修。

  娘还在的时候,他们平日也没什么事好忙,只要看看书、识个字就好,可是母亲去世,后娘进门后,牛青苗连书本也摸不到了,每天一睁开眼就有忙不完的事,先是生火做饭,然后喂鸡、喂鸭,伺候家里两头半大的猪,而后是洗衣服,再去拾柴火,回来还得打扫里外。

  她很少有吃饱饭的时候,等事情做完后,桌上的饭菜只剩下汤汁和半颗不知谁没吃完的馒头,她沾着菜汁,顶多吃个不太饿。

  几年下来,长期没吃饱的她自然骨瘦如柴,她还省下嘴边一口吃的给她的弟弟妹妹,所以更加瘦小了。

  “哼!本公子看过的书会比她少吗,为什么我看不出一只猫样?”

  “因为你光照镜子就抽不出空了。”牛青苗先声夺人的一顶,把何长风气得鼻子都歪了。

  “吴秋山,你这女人欠教训,你要好好揍她一顿!”居然嘲笑他跟个女人一样,整天为花容月貌而伤神。

  吴秋山温柔的看着妻子笑着,话却是对好兄弟说的,“何必跟妇道人家计较,难道你真不照镜子?”

  “你、你……好一对不要脸的夫妻,狼狈为奸,滚,都给本公子滚!”何长风气得踹桌子。

  “真要我们滚?”吴秋山淡淡的笑问。生意谈不拢犯不着发火,他这兄弟的脾气越来越大了,八成是没媳妇的缘故。

  何长风没好气的连哼三声,接着撂下话,“敢走我跟你没完!”

  就是这般傲娇,既要人捧着又受不得气。

  “那你的决定呢?”吴秋山问道。

  “干么,急着上山头给你老子送终呀!”何长风一开口仍旧没好话。

  面对他的口无遮拦,早已习惯他毒辣口舌的吴秋山面色如常。“趁天色还早,我们要在镇上找一班泥瓦匠。”

  “泥瓦匠?”何长风一怔。

  “嗯!土坏屋不耐寒,我们要在原来的地基上盖青砖屋子,以瓦片盖顶,多弄几间能住人的房。”吴秋山想的是,若是以后多生几个孩子也不用担心没地方住了。

  “啧!那间破屋子早该推倒了,也就你死脑筋,不肯要我送你的二进院,嫌什么离山上远,不好入山打猎。”跟着他干活还怕他亏待了兄弟吗?早就吃香喝辣了。

  “屋子小是小,住起来安心。”总归是自己的,不是求来的,吴秋山住得心安理得,不会有亏欠人的感觉。

  连至亲都会无情地舍弃他,他哪能指望他人,他还是喜欢靠双手打拚,自给自足,不平白受人恩惠。

  “去你的安心,一到刮风下雨我就担心你会不会被土石给掩了,兄弟的心情你想过没?”

  何长风想让他脱离危险的猎户生活,不只一次要他到铺子做事,省得提心吊胆,可惜看似性子和善的吴秋山却有一副折不弯的硬骨,他有他的原则和坚持,不到没有活路绝不求人施舍。

  吴秋山平静的面容出现一丝伤怀。“我不会让自己有危险,我答应过你要活下去,至少要比你多活一天。”

  听着男人间的信诺,牛青苗有些动容,丈夫的这一番话让她感觉出这两人的情谊有多重。

  何长风实在不习惯这种伤感的气氛,只好用毒舌来掩饰尴尬。“是呀,好替我挖坑。”埋了。

  闻言,吴秋山再次堆起笑意,回归正题,“长风兄弟,我家的鸡你几时派人去收?”年关近了,他们缺银子,青砖的订银也要先付。

  “你很急?”催什么催,他说话几时不算数了。

  吴秋山笑得很无奈。“再晚几天,我家的鸡可能会少几十只,半个月后再来,一半的鸡准不见了。”

  “嗯哼!家贼难防。”不就是他那两对兄嫂造的孽。“泥瓦匠的事我帮你搞定,我正好认识一班泥瓦匠,手艺一流,开价公道,而且勤奋,不用十天就给你盖起来了。”

  “多谢你了,长风兄弟。”吴秋山真心的露齿一笑。

  “还有呀,你说的那个鸡,就放手去养吧,我不差那几千两,你本家的兄弟若是找你麻烦,你就拿我出来扛大锤,反正本公子有钱,想丢进粪坑里谁管得了!”

  牛青苗和吴秋山相视一眼,面上同时浮起一抹讪色,财大气粗的人,果然这般不计较这点子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