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农情小日子 第五章 金主大人你好(1)

作者:寄秋
  “什么,你爹过生辰?”

  吴秋山无奈苦笑。“是咱们的爹,过五十岁生辰,以往没见他提过,我都忘了有这回事了。”

  乡下人家不过生辰,在田地里讨活的泥腿子更不兴这一套,除了六十大寿做寿,其余生辰多半不大费周章,毕竟没那么多余钱。

  “不会是你大哥、二哥的主意吧?”这两人总是不消停,再加上他们的妻子,不热闹都不行。

  吴秋山笑得更加莫可奈何。“大哥还特意搭着我的肩头,神情愉快地叮嘱我不要忘了送礼。”

  “送礼?”牛青苗嘴一撇,用鼻孔哼气。“我看他们是看上咱们养在园子里的鸡,巴不得全送进去老吴家。”

  “我想也是,二哥跑来警告我别想吃独食,要记得兄弟的一份。”他只是不想同他们计较,不是笨,他岂会听不出二哥的意思是要他把养的鸡分给他和大哥,这样才是兄弟。

  可是他们不会去想鸡崽的本钱是谁出的,又是谁在照顾,光吃园子里的草还是不够,他和妻子不时得弄些粗糠和野菜来加料,还挖蚯蚓挖得双手肿大,痛了好些天。

  天底下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只想坐享其成只会折损兄弟情分,吴秋山就是想不通他的兄嫂们为什么不肯脚踏实地的干活儿,成天琢磨着能从他身上拿到什么的坏念头。

  牛青苗神情一凝,拉拉他的袖子道:“不如我们提早卖鸡吧,虽然会少赚一点,但也省得他们惦记着。”

  “那以后呢?你不是想开养鸡场,这么一来,我们的鸡会越养越多,大哥、二哥他们更不会罢手。”吴秋山想让媳妇儿过好日子,而不是跟着他吃苦,身为男人,他必须想办法解决。

  想到就苦恼,她苦着一张小脸。“走一步算一步吧,咱们先把这一批鸡清了,下一次要养鸡也是明年的事。”

  他们没有足够的银两盖保暖的鸡舍,大风雪一来鸡就冻死了,她也是怕血本无归,不敢大量饲养,在养鸡方面她还是新手,只能小规模的养养看,试试水温,看能不能撒开手弄个大型的养殖场,专门供应酒楼、饭馆的需求。

  她原本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只想当个衣食无缺的平凡小老百姓,可是现实不断的磨砺,她若不继续往前走,四周的人和事就会把她压得再无退路可行。

  看到她为难的表情,吴秋山的心里很难受,他想着不能再让她难做人,他才是肩负一家之责的一家之主。“媳妇儿,你放心,我不会再由着他们恣意妄为,我会担起责任。”

  牛青苗没瞧见他眼中的坚决,笑笑的自我安慰道:“没关系,就忍他们一时吧。对了,我们能盖房子了,你说说,盖一间我画的屋子得花多少银子?”

  她画的是简图,屋子坐北朝南,有一间正堂,两侧各有一间侧屋,一间是厨房,砌有一大一小通口相连的灶台,小的煮饭,大的炒菜、炖肉;另一间则做为寝间,比原本的大一倍,能摆放各种柜子、箱笼。

  左右各有两间厢房,左厢房留一间住人,另一间是杂物间,可以放一些农作工具;右厢房都不住人,只是先盖好,等日后有需要再看看要如何使用。

  另外有一间独立的小屋是柴房,洗漱房在正屋的后头,与茅房相连,她也做了一番改进,把茅坑改成蹲式马桶,有一条横沟可以排泄,排到屋外挖了个深坑的粪坑。

  简单来说,她是以七0年代三合院的雏形绘制的,并未做太多改变,她的心很古老,她喜欢传统的事物。

  他看过她画的图,当下再一次被她的本事所慑服,他的媳妇儿真真是厉害。他想了想,回道:“大约要三十五两到四十两,泥瓦匠不好请,要价较高,青砖量多好压价,你还要在屋里铺上青石板,价钱就压不下来,泥瓦匠得多一层工序……”

  四十两够他盖七、八间土坏屋了,当初他向人借钱凑了数,加上父亲给的三两,勉强用五两银子盖了现在住得土坏屋,当时有荣叔家来帮手,省下不少工钱,要不还真盖不起来。

  吴秋山想起刚分家时的艰辛,心里难免欷吁,他也是苦过来的,知道守成不易,尤其还有一些扯后脚的家人。

  “咱们这几个月卖山货和野味也赚了一些,扣去日常所需,我手边还有四十五两三百多文,拿出四十两来盖屋子,剩下的还能过个好年。”反正他们才两个人,所费不多。

  “媳妇儿,你忘了要卖鸡?”那又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这不是还没卖掉吗?我正头大着。”牛青苗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她对梧桐镇不熟,哪家酒楼、哪家饭馆往哪走都不晓得,几百只鸡是要卖给谁?况且每一家做吃食的都有各自的固定货源,而她一个乡下小女人无足轻重,硬要强行插入,若是数量少还能卖入大户人家,多走几家也能销得掉,可是她想把养殖场做大,那就要有一条稳固的销售通路。

  她考虑着要不要开一间炸鸡店,仿效基爷爷和麦叔叔,整桶和零卖,再弄些水果派、蔬菜卷、炸鸡块、薯条……唉!想太多也没用,她现在最欠缺的是银子,没有几千两是弄不起一条龙作业,自产自销成本太高。

  银子呀银子,你到底在谁家,快滚进吴老三家,我们就住在山坳村,只要在入村的山头前抬头一看,那座孤零零的土坏屋就是了。

  “不大、不大,媳妇儿头很小,只比我的拳头大一些。”吴秋山握起拳头,讨好地在她面前一晃。

  牛青苗噗哧一笑。“你还取笑我,我都快愁死了。”

  “不愁、不愁,我带你入镇就是去见一个人。”见到他,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谁呀?”古古怪怪的。

  “天香楼的东家。”吴秋山说得平常。

  牛青苗难掩惊疑。“那不是本镇最大的酒楼吗?”

  非达官贵人不入,入店的最低消费是二十两起跳,要有点家底的才吃得起,一般的地主老爷要吃上一顿都得再三衡量。

  “嗯!我以前打来的大型猎物都是交给天香楼,只有他们才吃得下,他们的掌柜待人很好。”笑口常开,平易近人。

  生意人当然得笑脸迎人,难道还要恶言相向,那就不是结缘,而是生仇。“你认识天香楼的东家?”以他一个山野猎夫而言,那无疑是顶天的大人物。

  吴秋山突然咳了几声,面上有可疑的潮红。“我……呃,救过他,所以……”他是觉得高攀了,可对方认定他是朋友。

  “你救过他?”牛青苗好奇的睁大眼。

  “那个……嗯!我们回家再提,先去见见长风兄弟。”他也不确定对方在不在铺子里,那人交游广阔,老是四处跑。

  他是临时兴起,并未事先通知,纯粹是碰碰运气,可见两人的交情好到什么程度,想见就能来,不过他不是记恩的人,早忘了有这回事,要不是今日有求于人,他还真不愿意提起,感觉像在索取恩惠.

  何长风,也就是天香楼幕后东家,京城人士,年二十四岁,风流潇洒,俊俏如玉,拥有一张骗死人的好面容,一张能言善道的嘴,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最擅长拐骗女人心。

  但这样的谦谦公子也有落难的一天。

  那一日,风和日丽,是个出游的好天气,他和几个狐群狗党……呃!是吟诗品文的世家公子,一同到天险山打猎,这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当是来游玩,无意闯进一个狼群正出外猎食的狼穴,巢穴中还有几只出生月余的小狼。

  这群世家子真是找死了,捉起小狼就要当宠物养,还为谁要养哪一只而闹起来,喊得最大声的便是当年年仅十八岁的何长风,他坚持养白额的狼崽,认为衬他的风度翩翩。

  就在几人吵闹之际,狼群回来了,看到自个儿的孩子受到威胁,獠牙一露,便扑上去一咬。

  情况有多混乱,不用想也知道,几个公子哥儿跑的跑、叫的叫,个个身上都有伤,鲜血淋漓,而狼群还在后头紧追不舍,龇牙咧嘴,眼露绿光。

  何长风是个倒霉悲摧的孩子,他不巧被狼牙咬在大腿,直往外冒的血让他根本跑不动,落在最后面,眼看着就要被凶狠的狼追上,他甚至感觉得到狼口流出浓稠口涎。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刚学会打猎的吴秋山出现了,他一箭射穿狼首的双目,箭尖透脑而出,不过他那时的箭法还不熟练,能射中一头大狼算是巧合,接下来的几箭都落空,他只好拖着何长风逃命,好在附近有座深潭,两人纵身一跃才逃过一劫。

  只是倒霉会传染,两个运气不佳的小子迷路了,他们在山里转了三天还走不出来,渴了喝泉水,饿了吃野果,夜宿山坳或石头旁,一人休息一人守卫,能依靠的只有彼此。

  经过一场患难与共后,再走出大山的两个人结成莫逆,他们有把性命交给对方的经历,交情自是非同小可,说是过命一点也不为过,没有昔日的吴秋山,就不会有今日的何长风。

  “哟!终于肯来见我了,我当你一成亲就浸入温柔乡了,十头牛也拖不动分毫,没想到万年老龟还是爬出仙洞了。”见面就先来几句嘲讽是何长风的风格,他的毒舌可比鹤顶红,说完,他才把人给领进了雅间。

  “我……呵呵,成亲那日可没忘了你,我送了帖子,可是你没收到?”吴秋山欢喜疯了,没注意他有没有到场。

  其实要忽视何长风这个人很困难,他一站出来就是风华无限,一身雪白锦袍宛若出尘谪仙,惹足人目光,可是这人真的不能开口,一开口就招人厌,十句话中有九句不是人话,专门刺人的,脸皮不够厚的请勿靠近。

  “我收到了,只不过那时我在京城赶不回来,我命徐掌柜送的礼你有收到吗?”礼到人不到也是种情分。

  “啊!什么礼?”吴秋山一脸茫然的反问。

  何长风不屑的道:“准是让你那两个脸上长麻子、嘴巴流脓的嫂子拿走了,她们不问自取可不是第一回。”

  幸好他知其习性未送贵重物品,只给了两匹云丝缎、一对珠花、一套白玉杯盖,以及男女各一的西洋陶俑。

  何长风认识吴秋山六年,对其处境了如指掌,两人虽不常相处,可对吴家极品兄嫂的无耻行径无一不知,他还曾经是受害者,拿了得之不易的云雾茶送好友,东西才刚放在桌上,旁边便伸出一只肥手飞快地抢走。

  他气笑了,头一回做出有失风雅的行为,他将送人的礼又拿回来,当着两个丑婆娘的面撒在地上,再用脚踩碎,最后心情愉快地叫小厮扫一扫,混着沙土看谁敢要。

  那两个婆娘,在他的面前都敢这么做了,背着他还不知会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知道那笨蛋什么也留不住,他干脆不送,省得人情送到狗嘴里,正主儿一样也得不到,白费他一番心思。

  “噗!”脸上长麻子、嘴巴流脓……这人讲话真够恶毒的了。

  听到吴秋山身后传来女子的笑声,墨眼如星的何长风邪气的一挑眉。“这位就是秋山兄弟的媳妇?”

  “嗯!我媳妇儿,媳妇,这是我说过的天香楼东家,你别被他吓着了,他只是嘴巴坏,但心不恶。”就是长得太好看了,勾人目光,所以他才迟迟不肯带他媳妇儿来。

  牛青苗微微挑眉。何长风心不恶?唉,她丈夫果然是个睁眼瞎。

  何长风冷冷一哼。“别把我的底都给掀了。”

  “你是不坏呀,只不过鼻孔扬得太高,眼神看起来有点斜。”吴秋山形容得很贴切。

  “秋山,鼻孔扬高叫狂傲,目不正是自视甚高,不可一世,这人若不是纨裤子便是一方霸主,你眼中的心不恶可不见得善良。”更多的是冷漠,凡事冷眼旁观,不易交心,可偏偏这种人一旦上心,他的情义相挺会是一辈子。

  真是怪了,她家秋山不过是个打猎的,怎会遇到这号亦正亦邪的人物?大感不解的牛青苗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美型男。

  “这女人说话真不讨人喜欢,哪个旮旯角跑出来的妖精,还不用镇邪剑一把刺死她。”看了就刺眼。

  “长风兄弟,我媳妇不是妖精,她是我家的地主婆。”吴秋山好脾气的眯着眼,一副乐在其中的傻样。

  “什么地主婆,怎么不是神主牌……”何长风话音方落,就看到一只大掌落到肩上,随即感受到一股劲力,使得他的肩头虽痛,却又不伤及筋骨。

  “长风兄弟,话不能乱说。”出手的吴秋山面容微沉的提醒道。

  “好好好,知道你疼媳妇儿,还不放手,以后我少说她两句就是了。”女人都是祸水,不管是不是红颜。

  “就算说一句也不行。”吴秋三放了手,但还是不忘再次强调。

  何长风扭了扭肩头,冷冷一瞪。“真当宝了呀!不过是个女人,你要几个我送你……啊!你这个女人!”居然敢用茶水泼他?!

  “不劳费心,我家很小,秋山养不起太多的女人,你留着自用。”小心肾亏。牛青苗若无其事的放下茶杯。

  “什么叫肾亏?”何长风气恼的反问。这无礼的女人又在编排他什么,真是越看越讨厌,想象拍蚊子一样拍死她。

  咦!她在心里想他也听得见?牛青苗不晓得何长风看得懂唇语,她无声的启唇尽落人眼。“肾水亏损。”

  “肾水亏损……肾?”肾主男子的精血……“等等,你是说我那方面……不行?!”

  她耸耸肩,看着吴秋山笑道:“我哪知道你亏不亏,我们家秋山没这问题就好,有病要早点医治。”

  “你、你竟敢……吴秋山,你这媳妇脑子有问题,你快带她去看大夫,省得为祸世人。”何长风气极了,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挑刺,她可是史上第一人,他真的很想用指头揉死她。

  “我媳妇很好,她的关心是出自善意,你的拳头不用握紧,她不会伤害你的。”吴秋山的一颗心完全偏向自家媳妇,才不管何长风气得双眼都要冒火了。

  “哼!还善意,我看她是来索魂的,要不是看在她是你的女人,牌楼底下一定早就多了一具躺尸。”何长风恨恨的道。

  “你就是这张嘴巴不饶人,像烧刀子似的灼人,我今天来是有点事……”吴秋山一顿,想着要如何开口。

  “什么事?”何长风比他爽快。

  “是这样的,我家养了一些鸡,想卖给天香楼……”

  吴秋山话都还没说完,何长风这个急性子的就不耐烦地打断道:“都拿了,不过是鸡而已,我们天香楼的醉鸡、花雕鸡、桂花鸡可是远近驰名,你一定要吃了再走,不吃便是不给我面子。”他像是个拦路土匪,口气尽是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