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情小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情小日子 第四章 老家的极品亲戚(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要买地?”

  “是。”

  “就你家田地旁的那两亩地?”长得出粮食吗?那地方贫瘠得连稻子都长不出一穗,比废土还废。

  “是的,里正。”

  相当于村长的里正田新贵抚抚胡子。“真要买?”

  “是的,要买。”他们有银子。

  “不后悔?”

  “不后悔。”

  “好,那一亩就算……嗯……二两。”里正心虚地看看眼前的傻大个,觉得开价有点高,像在坑人。

  “二两?”吴秋山从怀中取出牛青苗刚为他做好的新银袋子,十分珍惜的摸了又摸,舍不得放开。

  他的表现不过是出自对妻子的爱意,可这“依依不舍”的模样落在里正眼中,不由得心口一跳,他以为他金钱上有困难,二两银子对穷汉子来说还是太高了,于是他一个不忍心,主动降价,“一两银子。”反正那是一块荒地,谁要就拿去,日后反悔了也怪不到他头上。

  “咦!一两银子?”不是二两吗?

  里正拍拍吴秋山硬得像石头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一块没用的地你拿来做什么呢?我这是替你担心。”

  吴秋山咧开一口白牙,笑得好开心。“我媳妇说不种粮食没关系,买来当地基地,等哪天我们有银子就盖大屋,先买下来就是我们的,谁也抢不走,我们子子孙孙都能住。”

  这是牛青苗教他的说法,她的原话是这样的——

  把地买下来才是我们的,否则等咱们家的地种出作物,人家见这块地不似原以为的荒芜,那岂不是造成哄抢,我们可就没了好处。

  先买两亩地比较不惹眼,至少先让人知道我们并不穷,手边有点银子,之后等把鸡卖了再盖青砖屋子,人家也比较能够接受,接着再把屋子附近的地全给买了,就不会让人感到显富。

  没钱有没钱的苦恼,但有了银子也怕人惦记,他们夫妻的想法是悄悄地赚钱,不要太显眼,毕竟两人的家人都……呃,有一点极品,能财不露白就暗着点,以免招祸来。

  而促使他们想买地的原因是一亩马铃薯收了快两千斤,出乎意料的丰收,所以这地区的土地还是很肥沃,适合种抗旱作物,不先下手为强怎么行,要打上契约写上名字才安心。

  “这倒是,你媳妇挺伶俐的。”晓得要先为未来打算。

  吴秋山一听到有人称赞媳妇,比有人称赞自己还开心。“嗯!我媳妇就是聪明,她什么都会。”

  “呿!瞧你乐得,王老五娶媳妇,乐到翻天了。”真是个傻小子,这辈子怕是被老婆牵着鼻子走。

  “那是我媳妇真的好嘛!人长得好看又会弄好吃的饭菜,还帮我洗衣、缝衣服、种菜,你看,我身上这身衣服就是媳妇儿做的,她说我老穿旧衣服不得体,穿新的喜气。”

  里正一听,差点笑出来,又不是要娶妻,喜气什么呀!不过他真打量了下傻小子那一身新衣,虽然比起他家老大媳妇做的要差一点,但针脚还算不错,还很合身。

  说到这儿,不得不再提一下牛青苗,她要是早几年穿越过来,恐怕连块抹布都不会缝。

  在山上当老师时,什么物资都缺,凡事都要自己动手做,而且山上小学虽小,但每年还是会举行一次校际比赛,偶尔还会到县里表演才艺,那时的道具和衣服都得她一针一线的缝,她由一个穿针会扎到手的城市小姐转变到全能的老师,其中的艰难是说不尽、道不完。

  她用了七年的时间,打造出完全不同的一个人。

  “好了,你来看看,这契书有没有问题。”写好契书的里正吹吹墨渍未干的契纸,就近拿给吴秋山看。

  吴秋山认真的从头看到尾,视线落在最后两行。“里正,这里要改一下。”

  “改?”他看了看,没有错呀!“这是你的名字呀!”

  “不是、不是,不写我的名字,要给媳妇的。”

  牛青苗说了,放在她名下较妥当,当是一部分的嫁妆,而且不只这两亩地,分家所得的二十亩地,他也已经改到她名下,只因她这么说——

  要是你大哥、二哥看我们养鸡赚钱,认为这是一块风水宝地,想把地要回去重新分家,怎么办?

  这不是不可能的,吴秋山相信他那两位兄长绝对做得出来,而他无法不心惊,那地是他和妻子发家的根本。

  想了几夜他难以入眠,一直很担心他们来要,于是他索性把二十亩地过给妻子,当是给她的聘礼,本家的人若问起,他便能心不慌的回答,毕竟分家是兄弟的事,没分媳妇嫁妆的道理。

  一这么想,他就安心了,也能睡个好觉。

  “什么,要给你媳妇?”这小子不会傻过头了吧!

  “对,我媳妇姓牛,叫牛青苗,青色的稻苗……里正,你快写啊,干么看着我发呆?”吴秋山下意识的伸手抚抚脸,难道他脸上沾到脏东西了吗?

  我在看一个十足十的呆子!里正在心里暗叹。“你确定要给你媳妇?章子一盖就改不了哦!”

  “我媳妇能干,给了她我欢喜。”当初也是媳妇要他垦块地出来,他压根没想过能种出粮食,这买地的钱有她的功劳,自然归媳妇儿。

  “你呀!傻不隆冬的。”看他喜不自胜的傻样,里正失笑。

  重新誊写了一张契纸,确认无误后,里正盖上印章,表示交易完成,以一亩地一两银子的价钱成交。

  一手交钱,一手交契书。

  吴秋山家又多了两亩地的家产。

  “啊!差点忘了,这是我媳妇交代要给里正的随礼,她说麻烦你了。”吴秋山取出备好的谢礼。

  看着一坛酒和一条大草鱼、一块两斤重的五花肉,里正满意地点点头。“你媳妇会做人。”

  吴秋山挠着耳朵傻笑。看吧,他就说他媳妇真正好,连里正都称赞。

  “别一径的笑,你是娶对人了,我看你媳妇不胡涂,你要好好地对人家,不可甩脸子。”好媳妇难得,像他家那两个媳妇好是很好,可是私底下还是会斗来斗去,不免让人烦心。

  “我对媳妇可好了,媳妇儿是娶来疼的。”一提到媳妇儿,吴秋山就眉飞色舞的。

  “是是是,瞧你笑得嘴巴都阖不上了。”里正笑着摇摇手中的酒坛。“留下来喝一杯吧,庆祝一下,我让你婶子烧几样下酒菜,你这日子是越过越好了。”

  “不了,阿叔,我媳妇在家里等我呢,我得赶紧回去,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吴秋山有些迫不及待。

  “妻奴。”里正笑着啐了一声。

  “阿叔,我二十二岁才讨到老婆,你瞧我多可怜,不对媳妇儿好一点怎么成。”吴秋山一脸没出息的样子讨饶。

  “去去去,赶快回去,回去搂着你的媳妇儿,阿叔不留你了。”里正调笑道。

  “嗳!那我走了,谢谢里正阿叔对我的关照。”吴秋山欢快地离开了。

  光是看着他的背影,都能感受到他的欢喜,里正好笑的摇头又叹气。

  这年轻人,真有朝气。

  “你在笑什么呀,我刚不是看到吴家的老三,他怎么这么快就走了?”才一眨眼功夫就不见了。

  “我在笑小两口感情真好,秋山那媳妇不简单,把他拿捏得死死的。”妻子能干家才兴旺。

  “咦!你是说他用十两银子买来的小媳妇?”啊!都成亲好几个月了,两人居然合得来。

  “别说买,忒伤人的。”夫妻和乐就是一个家,别去揭恼人的疮疤,没人愿意被当货物买卖。

  里正老婆有点福态,双层下巴挤在一块。“当初她可是死都不肯嫁,说是放不下她一双年幼的弟弟妹妹,没想到……呵呵……这样挺好的,没闹出事儿来。”

  吴秋山迎娶时她是去帮过忙,当时的新娘子是全身无力的被扶下牛车,她看了一眼差点吓得夜里作恶梦,死白死白的脸跟死了没两样,她不敢上前探一探还有没有鼻息。

  就这样拖了几天,她以为八成活不了,喜事要变丧事了,吴家老三费力的讨了个媳妇儿却陪送一具棺材,可是教人惊讶的是,半个月过去了,牛青苗竟然没死,硬是给吴家老三抢了回来,虽然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有几分弱不胜衣的病态,可是可能干活了,厨房、家务一把抓,把吴老三的土坏屋里里外外打理出一个家的样子。

  “嗟!说什么话,哪能有事,秋山那小子是有福气的人,能从熊瞎子爪下脱困都是有大福的人,你可别话多呀!”是非皆因多口舌,别人过得好好的,别去挑弄。

  里正老婆没好气的横了丈夫一眼。“我像是多嘴多舌的人吗?要不是看他顺眼我还懒得多问一句,不过……”

  “不过什么?”

  她忽然压低声音,凑到丈夫耳边小声说话,“我听说那一边不太好,怕是真会来事。”

  “哪一边?”里正想的是吴家,毕竟吴家老大、老二不时上门闹事,他也知晓一二。

  “就秋山媳妇嫁过来的秀水村,前阵子那小两口好像送了什么回娘家,其中几样东西特别指定给大弟和二妹妹,没能得到好东西的林氏就闹起来,大骂秋山小两口不孝,眼中没她这个后娘。”骂得可难听了。

  “这缺德呀!哪个后娘会真心照顾前头的孩子,人家送礼是人情,是对弟妹的关爱,她倒是蹭起鼻子,妄自托大。”好不容易才平稳几日,别又掀起风浪。

  “这不,那后娘还真是个泼辣的角色,闹了一闹就宣称家是她在管的,不论外头送来什么礼都要交给她保管,你没瞧见那两个娃儿,瘦得我都想哭,要不是衣服是依着尺寸做的,我看那后娘一定连衣服也剥下来自个儿穿。”

  “唉!一家有一家的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咱们管不到别村子的事,就看秋山夫妻把日子过好就好。”他只是小小的里正,不是县太爷,为百姓排忧解难轮不到他插手。

  “嗳!不说了,说多了难过,你要吃什么,一会儿我给你烧去。”里正老婆拧拧发酸的鼻头。

  “喏!不是有秋山送来的大草鱼吗?煮个鱼汤来喝,这肉嘛,就炒个肉片,孩子爱吃。”秋山的媳妇很会做人,送礼面面俱到,还送他的心坎里,他就好喝两口。

  另一边,步履轻快的吴秋山回到家,现宝地掏出契纸。

  牛青苗仔细看了看,惊疑的问:“一两?”未免太便宜了。

  “是呀,里正只收一两,害我都不好意思拿出银子。”觉得让人吃大亏了,很是过意不去。

  山坳村最便宜的地一亩也要五两银子,他和媳妇商量好压价要压到四两左右,能喊到三两更好,那是他们最满意的价格,省下来的银子能多打几件柜子,屋子太空了。

  但是一亩地一两银子就有些傻眼了,虽然地差了点,又偏远,出入不便,可真能种出粮,多养几年不比良田差,种不了水稻就种苞谷、麦子,一样能有不错的收成。

  “也许他们是觉得地太荒了,没有种植价值,就随我们折腾了,说不定他们背后还笑我们两个傻子呢!”想想还挺傻的,没人要的荒地他们还要用银子买。

  其实牛青苗想得长远,她是担心老吴家闹不休,见到他们赚钱了,会千方百计地将他们手中的一切弄到手,占为己有,所以她才未雨绸缪的预做规划,以防日后纠缠。

  把地买下了别人就不能在土坯屋旁盖房子,除了这几亩地较平坦外,再过去一点便是山壁了,除非想悬空筑屋,否则他们不会有其它令人厌恶的“邻居”。

  吴秋山乐呵呵地抱住她,亲了她的粉颊一口。“媳妇儿,我们赚到了。”

  “是赚到了,你以后要更辛苦点,等果树长大了,你得修枝,还得分心照顾田地,鸡舍也要搭起来,免得下起雨来,鸡会生病,果圔里要撒些石灰消毒……”要做的事太多了。

  “媳妇儿,好青苗,你说什么我都做,你丈夫可是十里八村最强壮的猎夫,没什么难得倒我。”他眼儿发亮的朝她靠近,大手不安分地抚上她的细腰,挺起的胸膛证明他有多强壮。

  “唉!还没煮饭呢,你别胡来。”他做了一点小事就想讨赏,未免想得太美了,她不依。

  “我还不太饿,我比较想吃你。”说完,吴秋山就将她往炕上一压,手脚利落的把两人的衣服剥光。

  “啊!别,我冷……”这山里的气候真是冷到教人直打哆嗦,若是下起雪来还不冻死。

  “别怕,媳妇儿,我暖着你。”他高壮的身子一覆,一个大火炉奋力的燃烧,哪还听得到她喊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