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情小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情小日子 第四章 老家的极品亲戚(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秋山,等我们把鸡卖了,就用卖鸡的银子重新盖一间青砖大屋,我要单独的洗漱间。”

  “好。”

  “秋山,等果树结果了,卖出好价钱,咱们就把整片山买下来,种上红柿、枣子、苹果、蜜梨、柑橘……”

  “好。”

  “秋山,我们来弄个鸡只养殖场,不要太贪心,从一千只养起,四到五个月出一次鸡,中间间隔一个月消毒杀菌,一年出两次,来年就能养上万只的小鸡,独占市场。”

  “好。”其实吴秋山根本听不懂什么是独占市场,什么又叫做消毒杀菌,但只要是他媳妇儿说的,绝对是对的、是有理的。

  “你以后不要再入山打猎了,太危险了,我们现在手边的银子够用了,还种了粮食,每日能拾近百颗的鸡蛋,咱们算是丰衣足食了,将来的日子肯定能越来越好。”

  “好,都听媳妇的,你怎么说我怎么做。”他呵呵傻笑,抱着她坐在院子里,看着他们收成的粮食。

  因为只有半亩地,所以苞谷只收两百斤、小麦一百七十五斤,一粒粒的苞谷和麦子正摊平了晒着。

  以往,吴秋山根本不敢想象这会是他的,而且是他亲手种下、采收的谷物,从分家以后他就再没见过这么多属于自己的粮食,不会有大嫂、二嫂来抢,更不必上敬爹娘。

  他媳妇说这些能吃到过年,若是再加上几百斤的马铃薯,明年二月也吃不完,那时山上就有野菜、春笋摘了,他们桌上的菜肴只会更丰富。

  但马铃薯还不能挖,再过段时间,会有多少斤数尚是未知数,但他曾偷偷挖了一棵,一串有七、八颗男人拳头大小的土豆,他估算一千斤是跑不掉,他们可以吃到端午。

  “什么都听我的,你就不怕我把你给卖了?”牛青苗甜笑着伸出食指轻戳他的额头,取笑道。

  有个对妻子百依百顺的郎君,她也是很苦恼的,他太乖了,没有一丝调教丈夫的成就感。

  人呐!就是不满足,得陇望蜀,老天爷给她大好的机会,上无刁难媳妇的公婆,中无同住的妯娌,下无刁钻的小姑子或是难缠的小叔,她还嫌日子太平淡,不够热闹。

  不过说真的,还真有点闷,半山腰就住了他们一户,一家两口子人,左右无邻居,要串个门子得走上一刻,才能到最近的荣叔家,其它村民就更别说了,她认识没几个。

  日子平静是平静,却少了一些滋味,像一杯食之无味的白水,再能解渴,偶尔还是会想加几片薄荷叶调味调味。

  “我不值钱。”吴秋山很有自知之明。

  牛青苗笑着搓着他的大掌,抚着他掌心上硌人的粗茧。“在我眼中,你是无价之宝,用再多的银子来换也不成。”

  “媳妇儿……”他感动地轻啄了下她的唇,心思一动,大掌不安分的溜进她的衣衫里。

  “别又是媳妇儿你真好那句老话,我听腻了。”她俏皮地把他的手拍开,不许他在屋外胡来。

  虽然他们的土坏屋是全村最偏僻的地方,少有人走动,可是难保不会有人不小心走错路,拐到这儿来,要是春光外泄,她还要不要做人啊!

  “你真是好嘛!我这心窝里满满的都是媳妇儿你一人,无时无刻不庆幸能够娶到你。”吴秋山说时还会害臊,面上红得像喝醉酒的人,抚着她光滑的面颊笑得有如捡到银子。

  一听到他这番甜死人的情话,牛青苗的心飞扬了几分。“那是你好我才好,要是你对我不好,我早一脚踢开你。”

  “我会一直对媳妇儿好,你可是我等了二十二年才娶到的媳妇。”绝对视若珍宝。

  “你以前有没有喜欢过别人?”她知道这个问题真的很无聊也很没意义,但是女人嘛,总会忍不住问这个问题来为难一下自己。

  吴秋山马上眉头打结,露出一副“我不太明白”的神色。“我长这样能喜欢人吗?我打小就比同年龄的孩子个儿大。”

  听出他的言下之意,牛青苗道:“我是说你没受伤之前,难道没人会偷偷给你一条帕子,或是送你饼子吃?”其实他五官端正,浓眉大眼,身材又高大结实,若是身在现代,一定很抢手。

  他想了想,困惑的道:“没分家前,我娘说我和瑶表姊很配,但我不喜欢,她总是动不动就哭,也不知道她在哭什么,每次她一哭我就捂着耳朵跑掉。”

  “瑶表姊大你几岁?”她心一紧,嗯,有个潜在情敌,但随即又觉得自己想多了,瑶表姊的年纪肯定比傻大个大,他都二十二,瑶表姊应该也早就嫁人生子了,还什么情敌咧!

  “大我一岁,但实际上不到七个月,她是年中生的,我是来年年头生,她小时候常到吴家玩,我大哥还闹着要娶她。”大哥说过瑶表姊哭起来很柔弱,楚楚动人。

  “喔!是大伯……”的菜啊,那她可以放心了。

  不矛盾就不是女人,一听到那个什么瑶表姊和吴家老大扯上一丁点关系,牛青苗一颗吊起的心瞬间放下。

  “她后来嫁到明州了,听说对方是个生意人,家大业大,有店铺数间、良田好几百亩,她全身穿金戴银,好不风光。”他们姑母每一次回娘家都会活灵活现的描述,一副她嫁到好人家、生活富裕的模样,让不少人羡慕不已。

  “大户人家会娶穷乡的小姑娘?”牛青苗怎么觉得不太对劲,这个年代的人,不都讲究门当户对吗?

  “我姑姑嫁的是秀才老爷,家境还过得去,有几十亩田,姑丈在私塾坐堂,是一名颇有声望的夫子。”所以吴家的三个孩子或多或少都读过几年书,能读、能写、识字。

  喔!原来如此,是她把人性想差了。“那你有没有后悔没娶她,要不然你此时也是好几个孩子的爹了。”

  吴秋山的目光落在她平坦的小腹上,憨厚的笑道:“我有媳妇儿替我生,晚几年有什么关系。”

  “万一我生不出来呢?”老实说,牛青苗是真的有那么一点担心,毕竟这里可没有医院可以检查,要是原主的身子真有什么问题不能生,岂不是要让他失望了?

  他一愣,眼神更加柔和。“怎会生不出,我多努力一些,早晚会有孩子喊我们爹娘。”

  “我是说万一。”她揪着这话头不放。人与人相处会有误会、猜忌,全是起因于没把话说清楚,她不喜欢这样。

  吴秋山将头枕在她的颈侧,认真想了一下才道:“如果真没孩子缘分,那也是老天的意思,就当咱们的好运用完了,能娶到媳妇儿我已经很高兴了,孩子的事就随缘吧。”

  人生本就无法尽如人意,如今他有了这么一个好老婆,还不用再饿肚子,他哪还敢强求太多,只要能与她相伴到老他便了无遗憾。

  “你真这么看得开?”是男人就没有不想要自己的后代,老婆孩子热炕头,最简单的要求。

  “不是看得开,而是真有那么一天我们要学会接受,在吴家分家前我也没想过爹娘会把我分出来,我一直认为一家人不分彼此,会永远住在一起,但是……”

  听到要分家的那一天,他震惊极了,本家单单把他一人分出来,说是半大孩儿吃垮爹娘,其它人仍住在老宅,而且不分灶。

  他爹偷偷塞给他三两银子,他才勉强又凑点钱,最后在荣叔一家的帮助下用七天时间盖了简陋的土坏屋,现在的屋子因为要娶老婆还特地整修过,之前更糟糕,除了正堂,两间侧屋一遇下雨便会漏水,他曾一边烤饼子,一边接漏下的雨水,外边下大雨,里边下小雨,整个地面都泥泞不堪。

  听出他话中的落寞和失落,牛青苗转过身,双手环住他的腰。“他们不识荆山玉嘛!以后你会比他们有出息,让他们反过来看你的脸色,咱们理都不理,摆出暴发户的高姿态。”

  “暴发户?”这个词儿吴秋山没听过,觉得有趣,爽朗的笑了。

  “嗯!我们要当全镇……不,是全县最大的养殖户,等鸡只养殖稳定了,咱们花大钱盖猪舍,养上上万头的黑猪。”

  养了猪,她又想养羊,每年冬天的羊肉炉,涮羊肉,羊肉串,都令她垂涎三尺,之后还可以再开一间复合式餐馆,有火锅、有烤肉、有家常菜,夏天卖冰制品,冬日吃麻辣锅,春、秋赏景吃风雅……

  想想又不犯法,天马行空的牛青苗想过无数过的以后,有些她还真的会做,像制冰、做冰淇淋,但是她不想太出彩,引人注目,太过招眼会引来祸害。

  不是每位穿越人士背后都有几位贵人,和皇子、王爷、世子、将军什么的扯上关系,她没那个智慧足以应对,还是平淡最好,细水长流,虽然无聊了些,但也是体验。

  像他们也不过是陆续又养了几百只鸡,日子稍微过得去而已,吴家那边的老大、老二就惦记上了,还真是不见外的当自己家,不时从园子边走过,看看小鸡长大了没。

  这么明显的迹象谁看不出来,不就打着这些鸡的主意。

  只是他们不说,牛青苗也当不知道,由着几道鬼祟的影子在果园附近晃动,觊觎着那些肥胖的鸡。

  刚说到吴家的,远远走来的几名男子就是吴家的,大摇大摆的作派好不招摇,大老远就听见吴春生挂在腰间的铃铛声,不大,但是纯银打造,值个三、五两银子吧。

  “哟!老三和弟妹真有闲情逸致,在院子晒太阳呀!不用到山里打猎了吗?生活上还够嚼用吧?”吴春生一脸笑呵呵的,和气的和老三家打招呼。

  “大哥、二哥,你们怎么来了?屋子里冷,今天刚好有日头,咱们在院子坐坐。”

  一见到来者,吴秋山早就放开搂着媳妇的手,他没有被打扰的不悦,只是面色沉静地上前相迎。

  有鉴于马氏、钱氏的强取豪夺,入屋搜括的无耻行径,牛青苗早就让手巧的吴秋山剖了六、七根腰粗的竹子,做成简易的竹椅、竹凳子,只要有客人来就搬出来,大伙儿在外头聊聊就好,绝不让吴家的人随意踏进他们的小窝。

  她就不懂了,他那两位兄长怎会这般无良,明明自己家中也还过得去,没缺口吃的,偏偏无所不用其极的要压榨最穷的他,难道抢来的真的比较香?

  “哪里冷了,在外头吹风才冷飕飕,客人来了连杯热茶也不给喝吗?是哪儿学来的规矩!”吴夏生就跟妻子钱氏一样不知客气为何物,提腿就要往屋里走。

  “屋子漏风,还想向大伯、二伯借点银子,我们好修修到处有裂缝的土墙。”牛青苗一闪身,挡住吴夏生。

  吴夏生是个大男人,总不好推开风一吹就倒的小女人,他面色微沉,不太高兴的一哼。“借什么钱,我们哪里有钱,你们不是养鸡吗?把鸡卖了就有钱了,哪需要开口。”

  “可鸡贩子只收五、六个月大的成鸡,我们园子里养的鸡才三个多月大,人家不收。”牛青苗边说,边不动声色地将人往外带,凳子一搬,人家不坐还不行。

  吴夏生看着那么多只鸡在园子里跑来跑去,看得眼睛都馋了,真想马上杀几只来补补。

  吴家人一向少与吴秋山往来,平常三、五个月才来“劫掠”一番,加上吴秋山向来寡言,且因面容上的残陷在村子里的人缘并不好,又住在半山腰,所以没几人知晓他在山上辟了果园、养了鸡。

  是那次马氏和钱氏来搜括不成却被火棒子赶走之后,她俩回家时曾提起好像听见老三家的后院有鸡啼声。

  光是这么一提,两家吴家人的就沸腾了,他们心想,穷得快要饭的老三居然有鸡,还不赶紧拿来孝敬。

  为了确定老三家是不是有养鸡,他们派了老大家的大儿子和二儿子去察看,两个半大的孩子就在土坏屋附近探头探脑,作贼似的偷偷摸摸。

  由于园子里的草未除,与果苗共存,两个小子只看到一群鸡满园子的跑,不晓得是种了果树,还以为一篓篓罩着树苗的空心竹筐是给鸡飞上跳下的歇脚,兴奋地赶紧回报。

  于是老吴家的人都知道是吴老三家养了几百只鸡,虽然还不够壮实,但要下锅不成问题,他们渴肉渴疯了头。

  “够大了,宰来煮汤正嫩……”

  牛青苗不让吴夏生说完便打断道:“大伯、二伯帮帮忙吧,就算只有三、五两也行,地里的麦子不是刚收不久吗?二十亩地收成不少,两家少说也有上万斤麦子,若是卖掉一半的话……”

  “喝!妇人无知,那是一家人一年的口粮,怎么能卖,卖了你叫一家子吃什么?”

  吴夏生摸了摸口袋,里面放着卖粮的银票,一共十五两,他把今年收上来的麦子全卖了。

  老吴家没有一个不自私的,吴夏生想着卖粮攒私银,赚来的钱全归二房的,他和老婆、孩子与大房一家人及爹娘一锅子吃饭,他吃的是大哥的,这可赚到不少。

  殊不知老大家的也和他有相同想法,麦子刚收就卖了,想赖着老二吃喝,他手上有银子,还可以去赌两把消遣消遣。

  “不是全卖,就卖个两、三千斤,你看我和秋山的屋子破得快不能住了,你们当兄弟的总要伸伸援手,不能坐视不理,好歹一笔写不出两个吴字,自家人不帮自家人,说不过去。”

  牛青苗说得好不委屈,心里却想着,你们不是要来欺负老实人吗?我就让你们瞧瞧老实人也有三分火气!

  一听要拿钱出来,吴春生和吴夏生同时脸色一变。

  “免谈,我自个都穷得快揭不开锅了,哪有钱帮忙!你问问老大,说不定他还能拿出几两。”吴夏生赶紧把要命的麻烦丢给大哥,烫手山芋他可不接,又不是嫌钱多。

  吴春生狠瞪了二弟一眼,不厚道,怎么把老三的事往他身上扔!“我家三个小子呢,老大不长进,我打算送他去当学徒,老二、老三在学堂读书,每年的束修都教我头疼,我还想跟他们的叔叔周转。”意思就是,要银子?没有!

  “要不,我卖你们几只鸡吧,自己人不贪你们辛苦钱,一只算三百文,你们一人拿十只,如何?”牛青苗的双眸闪着讥诮的光彩,他们这么想要鸡她养的鸡也不是不可以,拿银子出来她就卖。

  吴春生和吴夏生瞠大了眼,看着笑得好不热情的三弟妹,说不出话来。

  三百文一只鸡算便宜了,市集上的价是公鸡八百文、母鸡五百文,他们已经是赚了,而且买越多赚越多,可是他们要的是免钱的呀!最好还附送关鸡的鸡笼,直接送到家里的院子,好让他们从年尾到明年年头,天天有鸡吃。

  “咳、咳!弟妹,我最近虚不受补,大夫说要少吃点鸡肉。”吃只自家人养的鸡还要钱,这有没有天理啊?!

  既然大哥都说话了,吴夏生也赶忙接着道,“弟妹你这是穷疯了呀!鸡都还没养大就想卖,再多养些时日再卖吧。”

  牛青苗假装苦涩一笑。“可是我们缺钱……”

  “哎呀!老二,你不是要去看看田里的土松了没吗?咱们顺路,一起走吧,我琢磨着撒点菜籽种油菜。”吴春生神情一僵,马上拉起二弟,不等人挽留便急匆匆地往外走,就怕被借钱。

  吴夏生哪里不懂大哥的意思,意会的附和道,“现在种油菜来得及吗?”

  “可以,油菜籽撒下约十来日就长满一片地,一个月不到就全开花了,大概半个月结菜籽,腊冬左右就能收采榨油……”

  看着大哥、二哥边走边聊的背影,吴秋山惊奇的道:“媳妇儿,你太厉害了,我从没见我大哥、二哥才刚坐下来没多久就急着要离开,而且没有臭着脸,脸上还带着笑。”

  牛青苗好笑的瞥他一眼,他还真呆,那叫做僵笑。既然赶走了不速之客,他们也该做点正事了,于是她说道:“趁着日头不大,咱们该把田里的马铃薯收一收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