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情小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情小日子 第三章 原来是个有恋妻情结的(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青苗,阿满婶也是关心,听说重阳那天,那边的人过去闹了一回,没把你家搬空吧?”

  吴秋山的大嫂、二嫂又故态复萌,借着重阳节要孝敬爹娘的由头,到了吴秋山的家又想大肆搜括一番,看到院子里种了白菜、菠菱菜、角豆、茄子、黄瓜,二话不说就要去摘。

  一看这两人宛如土匪了,牛青苗管他嫂子不嫂子,从灶坑里抽出一根烧得正旺的木柴,毫不犹豫的往两人裙子一燃。

  想当然耳是鸡飞狗跳,偷鸡不着蚀把米的马氏和钱氏被烧得哇哇大叫,边骂边跑的找水灭火,把脸都熏黑了,头发也烧焦了一大截,像被狗啃了,十分狼狈的跑出院子。

  这是她们第一次失手而归,也加深了牛青苗想筑墙修门的念头,她可不想辛辛苦苦储备的粮食落入白眼狼手中。

  牛青苗不好将那天她教训人的经过说出口,只好避重就轻的带过,“还有……还有剩下的。”

  “那帮良心被狗吃了的,自家人也抢,一次两次的嚣张,你可别再忍下去,不然他们会得寸进尺,连个尺头都不给你留下!”阿满婶见她低下头,对于她的委屈隐忍更感不舍,气愤的骂道。

  “好……”牛青苗虚弱的轻应一声。

  入了镇,吴秋山小两口和荣叔夫妻分开走,吴秋山背着两篓大箩筐十分显眼,一篓箩筐装着野味,卖给常收山货的酒楼,得银十两,他左手收钱,右手就交给媳妇儿保管。

  另一箩筐装的是山蕉,分成生的、半生和全熟三层,生的炒来吃,半生的裹粉油炸,全熟的自然是剥了皮直接吃,甜中带酸,酸中带甜,有一户大户人家十分喜欢,特意嘱咐了好几回,只要一入镇一定要给他们带来。

  山蕉卖价不低,加上当银共十五两,他们到镇上走一回赚了二十五两,等于三十亩地一年两作的收成。

  眼见收益如此多,像花菇、木耳、栗子、核桃之类的山货牛青苗遂打算不再往外卖,冬天的蔬果向来缺乏,她决定索性把剩下的山物晒干,留着等天寒地冻再用。

  这时候地窖就派上用场了,刚入了十月,她就收了不少木耳和干菇,在这个季节已经很少了,几乎摘不到,倒是栗子、核桃倒满地,院子里的柿子树,结出的果子跟枣子一样大,小小的一个,她也不浪费的做成柿饼。

  没办法,冬天什么都缺,不自备点零嘴还不馋死。

  卖完了东西,还不到和荣叔夫妻碰头的时候,小两口便在镇上走走逛逛。

  梧桐镇离山坳村不远,约两个时辰路程,但人口数和地广不亚于县城,且商铺林立,繁荣热闹可媲美县城,出入方便,可容四辆双马马车并行的街道干净宽敞。

  东门是富贵人家聚集的住宅区域,所以未设市集,以免扰了这些老爷夫人、小姐公子们的安宁;西门、北门就不同了,是摊贩集中地,这两处什么都有、什么都卖,各类货品琳琅满目,任君挑选;而于南门嘛,是官衙所在地,一般百姓是不能在此任意行走,得得到允许或有出入令牌。

  牛青苗像是突然想到什么,问道:“秋山,我会不会太泼辣了?”

  “谁泼辣?”吴秋山一愣。

  “我。”她指着自己的鼻头。

  “你哪里泼辣了?”他媳妇样样都好,没有一丝不是,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及得上她,她是仙子似的人儿。

  “我一点也不温顺,对你大嫂、二嫂又是火烧,又是不假辞色的赶人,让她们有如战败的公鸡落荒而逃,你真的不怪我?”牛青苗自己都觉得有些对不住,她的手段似乎有些过头了。

  她是听说过本家两位嫂子的恶劣行径,当时只是当笑话一场听过就算了,可是当她亲眼目睹她们当自家一般收成她家的蔬果时,她真的无法冷静,那可是她用心浇溉的菜蔬和瓜果,自家还没吃过几回呢!尤其是黄瓜和茄子更难栽种,她试了几回才养出略带甜味、可以生吃的,这两位极品嫂子居然问也不问一声就想掠夺,她顿时一把火猛地往脑门直窜,她就是想给她们一个永难忘怀的教训,这是他们夫妻努力维持的家,谁也别想破坏。

  她想起正在熬汤的灶火,那一窜一窜的红光似在刺激她,想都没想地她便诉诸行事后想想她还是太冲动了,真要烧出个万一,她良心上不好交代,本家的嫂子再坏也没有坏到杀人放火的地步,比起作奸犯科的歹人还差得远,她们只是人品差,不够善良,爱贪小便宜,欺善怕恶,见不得别人过得好而已。

  吴秋山憨笑着揉揉她的发。“媳妇儿做得好,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只不过我一个大男人不好和妇道人家动手,才总是由着她们。”

  对于兄长的蛮横行径他真的很愤怒,好不容易才存下一点修屋顶的银子,她们说拿就拿,表面上说得好听,是要用来孝敬爹娘的,但他很清楚,这些钱一文也没落在两老手中,全被两对兄嫂给分了。

  可是他又能怎么样,总不能撸起袖子和她们抢,这样传出去能听吗?

  所以他一忍再忍,想着都是一家人的分上,且大哥、二哥拖儿带女的,他就当养养侄子、侄女吧,反正他只有一个人。

  后来他年纪渐长,想要存点银子娶老婆,大嫂、二嫂照样上门来打秋风,他便在茅房旁挖个放瓮的小坑,将碎银子放在瓮里,再用土掩盖,一点一点不露痕迹的攒。

  要不是他留了心眼,他还娶不到她这么好的老婆,可见得他还不算太笨,懂得为自己设想。

  “你不恨吗?”他就不反抗呀!真是呆得教人发火。

  “恨呀!但是我能拿刀砍她们吗?”赶又赶不走,喝斥无动于衷,一人一张嘴左一句不孝,右一句忤逆,把不善言词的他轰得面红耳赤,他除了避开别无他法,嫂子的嘴很厉害。

  牛青苗同情地拍拍他的手臂。“你不能砍,我来,下回她们要是再敢上门来,我就拿刀对着她们,看谁敢上前一步!”

  吴秋山动容地红了眼眶。“嗯!媳妇儿真好。”

  “你除了这句话,没其它的赞美的词儿了吗?”老是媳妇儿真好,能不能换一句?

  他憨憨地直笑,望着她的目光满是对她的爱怜。“你就是好,没有人比你更好,媳妇儿好得让我心里发甜。”他像泡在蜜罐里,浑身甜滋滋的。

  “呿!就你嘴甜。”明明没吃糖,怎么满口甜意。

  “我说的是实话,媳妇儿是这世上对我最好的人。”只有她会关心他饿了没,有没有冻着,为他缝衣做鞋,虽然她的鞋子做得怪怪的,长及小腿还绑什么鞋带,脚后跟还加了一块软木塞,说着垫着才不易伤足。

  “都是你的媳妇儿了,不对你好对谁好,傻子。”牛青苗自己也觉得奇怪,怎么这相处相处着,她就对他这个傻大个上了心。“对了,地里的麦子该收了吧,你打了镰刀没?看这几天天气不错,赶紧割了好在院子晒一晒,要是下雪了可就晒不成了。”

  “那苞谷和马铃薯要不要顺便收一收,我看都晒得差不多了。”吴秋山很久没种了,倒是没把手艺落下。

  她沉吟了一下,回道:“苞谷先收,不晒干没法磨成粉,马铃薯再闷一阵子,其余的枝蔓就留着,烂在土里可以当来春的地肥,咱们只要翻一翻地就能再种了。”

  什么穿越人的优势,根本没有好吗?在她穿来的年代,马铃薯已是地里的粮食之一,几乎家家户户都会种上一、两亩当储粮,在主食供应不上时食用,她是没瞧见人养鱼、酿蒸馏酒、做果醋和种藕致富,但这些她也不会呀!她是体育老师,不是园艺系学生,而且也无法上网找数据,所以她只能老老实实的做她会做的。

  不是所有果树都要嫁接才能长得好,有时修枝也可以,以她住的穷乡僻壤也找不到好品种嫁接,她用的是以前学校附近小村落所用的土法,采用自然栽培法,由大地去滋养泥土,让土地去养出结实果子。

  在整理一片果园时,牛青苗想起炒马铃薯丝、炸薯条、香酥薯片和马铃薯炖肉,她看到土坏屋旁有一块荒废已久的土地,问过里正后得知那是无主的荒地,她便让吴秋山去开垦。

  因临近山边,土层有限,收拾了两、三天,辟出两亩左右的旱地,一亩拿来种土豆,易活,半亩种苞谷,半亩是小麦,两样作物都少水,耐旱,成长期短,她算了算在冬至前皆可收成,即使霜打了也损失不了多少。

  反正是种着玩,种苗花不到两百文,当是寻个开心,能种得成便多添几样粮食;反之,地已经开辟出来,明年再种就不用多费心思,土松一松种花生、芝麻,能榨油。

  在果园放养鸡崽前,她在果苗与果苗之间的空地撒下苜蓿种子,隔了七日再放养,长出的苜蓿芽正好喂鸡。

  所以她根本不用费心去养,会自行觅食的鸡只长得又肥又大,她顶多在潮湿地挖些肥硕的蚯蚓,剁碎后撒在园子里,让它们欢快的啄食,鸡吃了营养物便会长得更肥嫩。

  “大姊?”

  听到喘大气的声音,牛青苗回头一看,就见一个方头大耳的胖小孩,手里拿着一串冰糖葫芦,吃得满嘴黏糊糊的红,身上那件绣着童子拜寿的童服是细绸布做的。

  很喜庆,但有些痴肥。

  他另一只手拉着一位身着缎花衣裙的妇人,上勾的凤眼和抿起的唇,让她看起来显得刻薄,两眼贼兮兮地正在打量着牛青苗和她身边的男人,眼神有着纳闷和不解。

  “媳妇儿,那是你后娘林月娇,和你后娘生的儿子牛青成。”吴秋山知道她忘了不少事,小声在她耳边提醒道。

  牛青苗恍惚的喔了一声,主动打招呼,“二娘、小弟,许久不见,你们好像过得很好。”还买了青缎和湖绿色布料,不会是用卖她的银子买的吧?

  “你……你是大妞?!”林月娇感到难以置信,牛青苗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长高又变白,水嫩水嫩的像朵鲜嫩的花儿。

  “应该是吧,我是牛家的大姊,小胖弟刚才不是喊我了。”牛青苗笑容可掏的回道,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可是她捅刀子前的和平假象。

  “没规矩,我们牛家哪有不知分寸的闺女,你一嫁出门就全没了本分,连自己是谁都不晓得,成哥儿是你弟弟,你嘴上胡说些什么?”简直是飞出笼子的鸟儿,心都野了,一点也不把娘家放在心上。

  “二娘,在教训我之前先看看你教出什么样的儿子,青成都六岁了吧,怎么看他的言行举止还不如三岁稚儿。”一看就是被宠坏的孩子,纵容成性,长大定是个败家子。

  “放肆!由不得你来批评成哥儿,他是你弟弟,将来的状元,你要沾点光还要看他的脸色,还有,什么二娘,谁教你的?!娘就是娘,我是你爹再娶的续弦。”林月娇说得振振有词。

  在牛家她是横着走的主儿,连丈夫和婆婆都被她治得只能对她唯命是从,且她仍以为牛青苗是以前那软柿子的样儿,随便几句狠话就能吓得她不敢出声,可她不晓得牛青苗的芯子已经换了。

  “那就等他成材了再说,我看他会先吃成一头猪。”如果再继续溺爱下去,他的前途是一片无光。

  “牛青苗,你……”

  “二娘,当街咆哮就难看了,你的状元儿子还要脸面呢,你没状元娘的款儿也要装装样子,不要让人笑话你上不了台面。”牛青苗嘲讽道。

  她可没忘了她后脑杓曾肿了一个大包,大夫来替她看诊时,很委婉的说是受了重击,不小心伤着了,但她怎会听不出来,那是迂回的说是棍棒等硬物打出来的伤。

  而在牛家有谁敢动棍动棒,除了林月娇不做二人想,她一心一意贪图吴秋山的十两聘金,无视继女不肯嫁的意愿,她干脆一棍子将人敲晕,继女不嫁也得嫁,别无他路。

  但是林月娇不知道那一下敲重了,把人给敲死,再见到的牛青苗是异世的一抹幽魂,她有十几年的历练,有文化教养,拥有后世的先进知识,一个不识字的乡下妇人凭哪一点能斗得过她。

  宅斗不行,牛青苗的手法还没那么高竿,但是逗逗无知的小村妇她信手拈来,顽皮的学童都管得住,还怕一只会叫的野狗?她把它的牙全打断了,看它用什么来咬人!

  “你……你敢顶撞我,目无尊长……”林月娇气极了,一张涂红抹绿的银盘面都扭曲了。

  牛青苗眼睫一掀,笑意横生。“二娘,你买的布要给谁裁衣,有没有我家青阳、青果的分?”

  牛青阳是原主一母同出的大弟,今年十二岁,牛青果是当年难产出生的女婴,八岁,当然,这些是从吴秋山那儿听来的。

  “哼!他们也配穿这么好的衣服,有粗布衣穿就不错了。”好歹她给了他们一口饭吃,没把人饿死。

  一见她这种轻蔑的态度,牛青苗日渐明亮的眸中生出一股怒色。“他们不配你就配吗?若是你亏待我的弟弟妹妹,我一把火烧了你的屋子,烧光你心爱的衣服首饰!”

  “你敢?!”林月娇怒瞪着她。

  “你看我敢不敢!”这把火不发出来牛青苗实在心里难受。

  “你、你……”林月娇被她凌人的气势震住了,“你”了个老半天却怎么也没办法把话说全,心中暗暗生寒,真怕她拚个鱼死网破,豁了出去,她深吸口气,强逼自己镇定下来。“哼!疯子一个,懒得理你!成哥儿,咱们走,你没有大姊,她被叨走了。”

  说完,她牵着儿子扭腰走了。

  “你后娘对你们不好?”吴秋山只知道岳家有什么人,但从未深入交流过,也不晓得本性如何,如今看林月娇这模样,完完全全跟他大嫂和二嫂是同一种人,她们眼中只有自己。

  要是好,怎会把我卖给你?不过这话儿牛青苗并未说出口,毕竟她也算误打误中嫁了个好郎君。“你看我单薄的嫁妆就知道她对我多好了,有谁只有两套替换衣衫就嫁作人妇的。”还是洗到泛白的旧衣,轻轻一扯就破了。

  “以后有我疼你,别难过了。”吴秋山牵起她的手,向她保证。

  “我不是难过,是心疼我那两个仍留在牛家的弟弟妹妹,他们的日子肯定不好过。”有这样的后娘,他们想必受了很多苦。

  “要不我们送点东西给他们?”多多少少尽点心意,让小舅子、小姨子也能喘口气。

  她笑笑的一睐目。“你认为送得到他们手中吗?”

  想到丈母娘的为人,吴秋山沉默了。

  牛青苗拍拍他的手,微笑道:“不过还是要送,就算他们只能拿到十分之一,我的心也能安。”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