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情小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情小日子 第一章 穷猎户的新妇(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吴秋山算是个苦命的孩子,在家中兄弟中他排行老三,是最小的儿子,也是最聪话、最肯干活的一个,他底下还有一个妹妹。

  父亲吴勇原本是种庄稼的好手,家里有五、六十亩地,养活一家六口绰绰有余,知足常乐的过日子。

  后来老大吴春生成亲了,娶了小他一岁的马氏,两人生了三子一女;老二吴夏生没多久也讨了老婆钱氏,几年间共得了两女一子。

  只是家中人一多,口就杂,为了自己一家不吃亏,心思也变得活络了。

  吴家的两个媳妇孩子越生越多,心里想要的也就越多了,她俩有志一同的把主意打到了家里的田地上头,总是有意无意的怂恿丈夫分家,在公婆耳边说些软话,说他们会如何如何的孝顺两位老人家。

  吴勇没什么主见,性子又软弱,妻子周氏耳根子也软,于是在两对儿子、媳妇的煽风点火之下,作主分家了。

  大儿子、二儿子各分得十二亩水田、八亩旱地,而吴秋山只分到他们不想要的二十亩山坡地,那地陡斜得根本种不了粮食,只有一小块较为平坦的地方能盖屋。

  幸好吴勇私下给了小儿子三两银子当盖房子的费用,可想而知根本不够,后来是在他东拼西凑及乡里的帮助下,吴秋山才勉强盖了一间能遮风挡雨的土坏屋,屋子一盖好,他便被两位兄长赶了出来,他们还苛待他,只给他一套被褥,连锅碗瓢盆也不给一只。

  那年,吴秋山十五岁,离开的时候手上只有四十二个铜板。

  因为他快到成亲的年纪了,而吴家不想出聘礼,因此变着法子先将人赶走,他们也可以省下一笔开销。

  吴秋山没有钱,又没有一技之长,为了活下去,只好冒险入山,历练了几年,才成了如今小有技巧的猎夫,养活自己不成问题,还能存点小钱。

  他面上的抓痕便是熊瞎子抓的,那一次他差点命丧熊瞎子爪下,大难不死后,他想成亲了,觉得有个人相伴才是一个家。

  可是他那张脸算是毁了,个头又大得吓人,不笑时让人看得心惊,加上手里没什么进项,是个靠山吃山的穷汉子,媒人替他说了几次媒都没成,这么一拖就拖到了二十二岁,一般男子十六、七岁都当爹了,他算是大龄了。

  后来好不容易买了一个媳妇儿回来,他可欢喜了,尤其现在她的病好了,他更开心了,想着更要加倍的对她好。

  “媳妇,你放着放着,一会儿我来做,你别累着了。”她的身子才刚好,可不能瞎折腾。

  “我就晾几件衣服,你急什么?不动一动手脚都硬了,要活动活动筋骨精神才会好。”牛青苗笑道。老是躺在床上,没病也躺出病来。

  方才她要洗衣服,他就抢着要洗,害她只能在一旁看着,现在她想要晒衣服,才刚一动作,就看到他快一步从盆子里拿起一件湿衣服,抖了抖摊开来,挂到竿子上。

  有个把老婆当宝来宠的丈夫也不错,虽然一开始对于要和一个陌生男人当夫妻,她确实感到排斥,但相处久了也生出几分意思。

  来到这里,她已经不是原本的她了,况且这世道没给女人多少活路,她的身分就是吴秋山的妻子,既然改变不了,只好适应并且接受,再加上他是她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或许是雏鸟心态吧,她对他难免有些依赖。

  “你的病才刚好,不要太操劳,这些事我做得来,你多休息休息,我是你男人,要给你依靠一辈子。”说着,吴秋山把洗干净的衣服一件一件晒在竿子上。

  依靠一辈子……他的话让牛青苗心头一暖,朝他露出粲笑。“做点小事而已,瞧你紧张得好像我要上山打老虎似的。”

  他非常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细瘦的腰,彷佛怕自己粗手粗脚会弄伤她似的,接着不赞同的道:“你是我想了几年才娶到的媳妇儿,我定要对你好的,不让你跟着我吃苦受累。”

  “你对我够好了,你瞧,打我嫁过来后就没干过一件粗活,手都要养得像大户人家的闺女一样细白了。”牛青苗这话说得倒有七分真,打她能下床后,家里的杂事他都抢着做,她连个碗都没洗过。

  这半个月来,她处处受他照料,时时被他盯着,他最多允许她到院子走一圈,便催促着她回屋歇息,好似她是个吹不得风、晒不得日头,多站一会儿就会晕倒的娇贵公主。

  她活动的范围仅限方圆一亩内,也就是屋前屋后。

  不过她看了几眼就明白吴秋山的情形,他的屋子就一间正堂,一入正堂便是有些年头的炕床和两把还算新的椅子,没有柜子,就几个箩筐装着他衣食上的用具。

  正堂两侧各是一间侧屋,一间放柴火以及猎物,味道有些腥重,另一间则是砌了灶台,地方不大,勉强能摆得下一张小榻,水缸就摆在灶台旁,还有个不大的小碗柜,柜子下方是永远装不满的旧米缸。

  出了屋子是约半亩大的院子,一旁有一棵奄奄一息的红柿树,她进门时是夏季,树上挂了几片青绿的叶子。

  他们家真的穷到一无长物,一目了然,除了篱墙边疯长的杂草外,破落得连小偷都不肯来光顾,可是她却满喜欢院子旁的一道潺潺清泉,水量不大,约两臂宽,由石壁间沁出,秋天的雨水少,水量却不见减少,她连看了十数日,知道这是山里的水源,它顺延而下流进两里外的小溪流,水质清甜,省了挑水的麻烦。

  吴秋山的屋子盖在半山腰,方圆三里内仅此一户,离得最近的一户人家姓王,也就是他口中对他颇为关照的荣叔,一家四口人住在不远处的山脚下,是入村的第一户人家。

  荣叔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十五岁的王强和十三岁的王远,不过大家都习惯管他们叫大荣和小荣,大荣在镇上做木工学徒,小荣则是留在家中帮忙父母。

  “哪里细了,分明还有茧子,我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任谁瞧了都会羡慕。”吴秋山拉着她的手,十分不舍的抚着掌心里厚厚的茧子,有些傻气的想,多抚几回也许茧子就会不见了。

  “别摸了,难看。”牛青苗自个儿瞧了都伤心。

  经由她这几日的旁敲侧击,粗略得知原主也过过好日子,曾经父母疼爱,还上过几年学堂,会读书认字,说不上大富大贵,倒也安康和乐。

  只是她娘在她七岁那年生她妹妹时难产死了,她爹牛大洪为了有人照顾整日啼哭的妹妹,便又娶了新妇林月娇。

  林月娇刚入门那一年,对长辈孝顺,对前头留下的孩子也关怀备至,嘘寒问暖从来不少,只要一提到她,没有人不竖起大拇指。

  可是等林月娇生下自己的儿子后,一切都变了,她爱财的本性渐渐展露出来,也越来越泼辣,把牛大洪和婆婆压得不敢大声说话,家里的银钱也全掌控在她手里,对前妻的三个孩子多有苛待,总是饱一餐、饿一餐的,一件衣服穿了好几年也不见换新,袖子都短了还得继续穿着,小的捡大的衣服穿。

  最后她还看越长大越肖似生母的牛青苗不顺眼,一听有人要说亲,二话不说就把牛青苗给卖了,没给一样嫁妆,直接把聘礼昧了,用那些银子裁了几尺细棉布给她儿子做新衫。

  “不难看,养养就好看了。”她就是太瘦了,瘦得都见骨了,摸着都硌手,要长些肉就好了。

  “你不嫌弃我嫌弃,丑得伤眼?”老实说,透过水面看清自个儿如今的模样,她都想滴下几滴同情的泪水。

  她皮肤蜡黄,透着一丝病态的青白,两眼无神,鼻骨微塌,小小的菱角嘴泛着紫黑,一头枯黄的头发满是干裂分岔,摸起来毛燥毛燥的,更别提干扁的小身板了,一望如原的平胸连两颗小笼包大小都不到,直教人叹息,身形如纸片一般,若非前头长着五官,说是前后不分一点也不为过,活脱脱小难民一个。

  她实在很怀疑吴秋山到底是饿了多久,居然这么不挑,她这副模样,在洞房那晚他还啃得下去。

  “哪里丑了,我媳妇儿怎么看好么好看,你可不许胡说。”吴秋山像捧着易碎的玉瓷似的,轻轻地搂着她,大气都不敢吭一声,而且他真的觉得她的气色比先前好多了。

  牛青苗没好气的道:“头发干枯鼻子扁,眼睛不大,脸色跟鬼一样白里透绿……”

  他大掌一抬,捂住了她微微泛紫的唇瓣。“会好的,你相信我,我们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你的身子也是,只要多吃点肉……”他的视线落在她胸前,此肉……呃!吃肉补肉,人总是要有希望的。

  她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暗叹了一口气,不过很快的她就振作起来,人定胜天嘛,先天不足就用后天来补,总不能任凭自己长歪了,况且她这副身子才十五岁,还有弥补的空间,不过这种事就甭告诉他了,还是同他说说正事要紧。“咱们的院子挺大的,把杂草拔一拔,种些瓜蔬成不成?”

  她有积粮的习性,不错放任何土地,她在山上小学教书的时候,曾遇过土石流封山,长达月余无法下山,山上准备的粮食越来越少,为了一口吃的,她冒险走过三座山头,向山里的人家讨食,差点被土给埋了。

  从那一回以后,只要看到能栽种的地,不论大小,她都会想种一些好种的菜,就算自己吃不完,还能让学生带回家加菜,也养成了生活必需品都会事先准备好的好习惯,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吴秋山看了看荒废的院子,点点头道:“好,等我从山里回来再整整,你可千万别动手,你若是觉得闷得慌,就简单整理整理屋子就好。”

  闻言,牛青苗两眼一亮。“你要上山?”

  家徒四壁,有什么好整理,地上是凹凸不平的泥土,一张炕床就那么大,小小的炕桌摆不了三盘菜,除了洗几件衣服外,她真找不到事情做。

  “你不是想要一只大浴桶吗?我往深处去瞧一瞧,看能不能逮住一头野猪。”野猪的价格高,一头可以卖得二、三两银子。

  “会不会有危险?”她不想他因此受了伤。

  家里是有只两尺宽的浴盆,应该是为了成亲新添购的,但是对她而言还是太小了,喜欢泡澡的她不习惯蹲在澡盆旁用水擦身,感觉好像怎么都洗不干净,而且一点隐私也没有,每回要洗澡只能在正堂洗,还要把他赶出去,拴上了门板才行,不然一个大男人杵在一旁看她洗澡多别扭啊。

  虽然两人已是名符其实的夫妻,但除了新婚之夜有过夫妻之实之外,他们至今还未有过第二回的水乳交融,每晚都规规矩矩的睡在同一张床上,她想,他大概是吓到了,毕竟他第一次碰女人就差点把她搞死了。

  其实吴秋山也是这么想的,对于新婚夜他仍心有余悸,在她的身子没好全之前,他不敢再越雷池一步,夫妻是要长长久久的做下去,不急于一时,纵使他很想要,好几回差点忍不住,但一想到她昏迷不醒的难受模样,下腹的欲火烧得再旺他也得忍着,那可是他以后孩子的娘,要是又伤了她可怎么是好?

  “我会小心的,指不定可以再给你打头又肥又大的猪,让你吃得满嘴油光。”吴秋山避重就轻的道,就怕她会担心。

  牛青苗主动拉起他的大手,将粗糙的小手塞入他手里。“我不要求一定要打到多大的猎物,我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回来,人活着比吃什么大鱼大肉都好,有你在,我才不会被人欺负。”

  家里没男人还是不行的,她听说村子里有几个不事生产的家伙,专门挑寡妇或是男人不在家时上门,有时口头上占两句便宜,更过分点还会毁人清白。

  她是不怕,毕竟她的防狼招式一百零八种,每一招都能把恶狼治得呼爹喊娘,屁滚尿流,但她就是不想惹麻烦。

  “媳妇儿……”

  有人关心真好,他喜孜孜的冲着她笑,可是她的下一句话却让他瞬间傻了——

  “所以我要跟你去。”山里一定有不少好东西,她要去淘宝。

  “啊?”吴秋山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表情显得呆滞。

  “第一次不用走得太远,你把我带到狩猎地点后就可以去寻找猎物,我一个人在附近瞧瞧,看能不能摘些野菜、拾些栗子回来。”

  牛青苗想得很美好,大自然处处是宝,浑然没发现他的脸色阵青阵白,最后涨成红色。

  “不行,你不能去,太危险了!”吴秋山捏了一把冷汗,摇头摇得脖子都快断了,怎么也不肯应允。

  “秋山,我就去瞅两眼嘛,整天待在屋子里怪闷的,你不想我又闷出病来吧?”她朝他眨了眨眼。

  “不、不是我不让你去,而是你的身子真的太弱了,我不放心,以后,等以后再说好不好?”他急得心慌。哎呀,她不会是要哭了吧?他最怕女人哭了。

  “不好,我就是要去!况且整座山谁比你更熟悉,你就挑个你认为最安全的地方把我搁下不就得了。”牛青苗这是非去不可,不亲自瞧瞧,怎知山里有没有宝物。

  “媳妇儿……”

  “就这么说定了!你去砍根竹子,编个我能背的竹筐。”她不等他说完,迳自拍板定案,踩着轻快的脚步回屋做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