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农情小日子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农情小日子 第一章 穷猎户的新妇(1)
  目录 下一页
  “醒、醒醒呀!别再睡了,再烧下去会烧坏脑子的……你快醒一醒!”

  耳边传来声声催促,牛青青也很想醒过来,偏偏脑袋瓜子有如沉重的大石头,一直一直往下沉。

  “都怪我不好……媳妇啊,你打我、骂我都好,只求你快点醒过来!我不该喝得太沉,没发现你发烧了……”

  媳妇?谁的媳妇儿?还有,这男人为什么一直嚷嚷个不停,害得她头好疼。

  牛青青被吵得没法昏死过去,勉强睁开一条眼缝,但只是这么小小的一个动作,对她而言都相当吃力,于是她马上又闭上了眼。

  不过就一眼瞬间,她觉得脑袋更昏沉了,她没来得及瞧清楚扶着她的男子长得是什么模样,只在恍惚间看见一个剪得歪歪斜斜的大红喜字贴在正前方的灰白土墙上。

  她浑沌的思绪缓缓运转,不对呀,如果她被救了,顺利脱险,不是应该在医院吗,怎么看到的会是土坏屋?

  天哪,她觉得头越来越晕了,不管她身边的人是谁,请行行好,别再叫醒她,请让她安静平和的死去,人要走得有尊严。

  爸、妈、小奇,你们怎么不来接我,又想再一次丢下我吗?那种无边无际的孤寂感真的好可怕……

  “来,喝药,喝了你就会好起来了。”男人有些沙哑的嗓音透着着急无措,将黑稠的汤药灌进她嘴里。

  神智不清的牛青青眉头皱成一直线,想要把凑在嘴边的东西推开,却无力举起双臂,只能虚弱的道:“……不要……苦……”

  好苦,这是给人喝的吗?是毒药吧!

  就不能喂她吃胶囊或药丸什么的吗?别再用传统古法子凌虐她,那是她奶奶那一代才用的中医疗法,黑漆漆的汤药,苦得教人难以下咽。

  牛青青觉得越来越不舒服,不自觉又微微睁开一道眼缝,这一次她瞧见蓬草搭的屋顶,一盏铜漆油灯从屋梁垂挂而下,一只圆肚蜘蛛正努力在梁下结网,屋内的布置可看出这应是人家新婚夫妻的喜房。

  很喜庆,又很破落,极端矛盾的视觉冲突。

  她试图要起身,亲手碰触眼前所见的一切是否真实,可是人才稍微一动,铺地盖地而来的晕眩让她几乎又死一回。

  “是苦了点,不过不吃药就好不了,青苗乖,再喝一口,把这口喝完了,我给你糖角儿吃。”声线厚实的男子十分有耐心,一口一口的喂她喝药,即使她喝一碗吐半碗,他也不嫌烦。

  青苗是谁?我是牛青青,你搞错人了!

  牛青青想大喊,但全身软趴趴的,她以为的呐喊声其实是小猫似的呜咽,若不细听真不晓得她在说什么。

  不过此时的她比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还虚弱,不仅四肢使不上劲,还需要靠人搀扶着,而且她浑身都是高热排出的汗,汗水濡湿她的单衣。

  “水……给我水,加了盐、盐巴的水……”在生死关头,她的求生本能发挥了作用。

  “好,你等等,我给你水喝。”

  男子轻轻的让她躺回床上后,马上去弄了一碗加了盐巴的水来,小心翼翼的喂她喝下。

  带着咸味的凉水滑入口中,牛青青忍着喉咙强烈的刺痛,几近饥渴的吞咽,很快就喝到见底。

  之后她睡睡醒醒,却感觉到有个男人一直在她身边来来去去,一下子为她擦拭额上的汗水,一下子喂她喝水,一下子唤醒她要她喝药,一下子摸摸她的额头和后颈,看还有没有持续发烧,他不时还会哽咽的自责,说都是他不好。

  等牛青青清醒,已经三天过去了。

  “媳妇儿,你别动,有什么事吩咐我一声就好,你的身子还很虚弱,大夫交代过要多静养几日。”

  牛青青……不,穿越后换了新身分的她有了另一个名字,牛青苗面无血色,若不是还有细微的呼吸,真像个死人。

  其实她也算是个死人了,年仅十五岁的牛青苗在及笄的隔日就被后娘林月娇以十两银子卖给山坳村的猎夫,完全没知会一声,连半点嫁妆也未准备,牛青苗抵死不从,因为家中还有年幼的一双弟妹,以后娘自私的为人,她实在放心不下。

  林月娇岂会轻易顺了牛青苗的意,见牛青苗哭喊着不肯坐上前来迎娶的牛车,她随手抄来一根木棒,狠心的往牛青苗的后脑挥去,受到重击的牛青苗倒地不起,被林月娇的两个娘家兄弟强拖着上了牛车。

  那时牛青苗已经奄奄一息了,后脑伤口流出的血濡湿了嫁衣,但因为嫁衣是红色的,再加上她一直由喜娘和一名来帮忙的婶子搀扶着,所以不但没人看出她受伤了,就连拜堂的那一刻她就断气了,也没人发现,拜完堂,喜娘和婶子就将她往炕头一放便出去吃宴席,就怕去晚了好料的全给人吃完了。

  山里头的人难得吃一顿好的,还是带油的大肥肉,谁还顾得了新娘子的感受,反正是买来的。

  新郎吴秋山是个猎户,家境不是很好,虽然有间还算能够遮雨挡风的屋子,但日子也是过得苦哈哈,省吃俭用了好些年才凑足了十两银子给自己买了个小媳妇儿。

  不过男人还是粗心大意了些,憋了好几年的邪火一遇着了干柴似的小媳妇儿,他整个人就爆发了,一送完客,又喝了七、八分醉,他一上炕就抱着媳妇儿又啃又咬,迫不及待地提枪上阵。

  牛青青一穿越过来时,身上正趴着一个不断耸动的男人,她头痛、身子也痛,全身不着一物的被压在底下,男人的力量大得宛若蛮牛,将她的手压制过头,让她无法动弹。

  当下她的第一个念头是她被强了。

  但是那男人还在她身体进出时她已厥了过去,接着便是漫无边际的高烧,烧得她不省人事。

  “你是谁?”忆起初穿越来的情形,牛青苗看着凑在眼前、带着担忧的大脸,问道。

  “我是秋山呀!你的丈夫,你不记得了吗?”吴秋山一脸讶然的说完,立即伸出大掌覆上她的额头,确认她已经退热了才放下心来。

  原来她不是被强暴,而是嫁人了。“我的丈夫?”

  她端详着他,有棱有角的粗犷面庞,左颊靠耳直至颈部有一道明显爪子挠过的痕迹,虽不算太难看,但在世俗的眼光中已经是破相了,憨直的脸上有几分不自在。

  她再看向屋内摆设,心里顿时有一种被老天爷摆了一道的无力感,她甚至不知该苦笑还是仰天破口大骂。

  这坑娘的老天!

  “你怎么了?”他问得小心翼翼,一副做错事的模样。

  看着土砖砌成的墙,再瞧瞧面前局促不安的黝黑傻大个,牛青苗别无选择的点头,顺势摸了摸仍有些发疼的后脑。“我好像忘了很多东西,脑子里一片空白。”

  “真记不起来了?”吴秋山关心的又问。

  她摇摇头。“头晕晕的,记不得了。”

  他虽身得高大,动作却十分轻柔地将被褥拉到她的下巴处,掖好被角后,温柔的道:“媳妇儿别怕,多喝几帖药你的病也会好了,一会儿我再找个大夫为你瞧瞧,肯定没事的。”

  “不要喝药,药苦。”牛青苗宁可多病几天也不要再喝那种苦到涩口的汤药,那跟毒药没两样。

  “药还是要喝,你还没好全……”吴秋山好言劝道。他好不容易有个媳妇儿,一定要好好看紧她,不能让她再着凉生病。

  “我好了,真的。”为了证明自己已经好了,她逞强的想下炕,可不过才翻个身,就累得她气喘吁吁。

  咦!她几时变得这么虚弱了?

  从小到大都是健康宝宝的她,实在很难接受自己有朝一日竟成了林黛玉,身子这般弱不禁风,连下个床也使不上劲,软绵绵的像坨面团。

  牛青青的家境还不错,母亲是钢琴老师,开了钢琴教室,一班约十名学生,收入颇丰;父亲受雇于一间牧场,负责饲养肉牛、乳牛,牧场面积约百来亩,数万头牛相当壮观,牧场所产的牛肉和牛乳供应附近十数个乡镇,他也成为管理四、五十人的主管。

  她有一个小六岁的天才弟弟,每次都考第一,完全抢走她的光彩,再加上父母不怎么管她,她顺理成章当个废人,过着她的清心好日子。

  牛青青是个很懒散的人,不求上进,只求吃饱,在家人的纵容下,她当真成了头脑简单、四肢健全的傻大姊,她的运动神经比大脑灵光,靠着体育成绩保送师范大学,她曾拿下三届亚运女子四百公尺、两百公尺冠军,更是四年一度的奥运储备种子,体坛一致看好她。

  可是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在她大学毕业的那一年,全家决定到纽西兰旅行,但刚好碰到毕业考,所以她订了晚两天的班机,打算等考完了再去和家人会合。

  怎料父母和弟弟坐的那班飞机失事,在空中解体,她连家人的尸体都找不到,只找回几件破碎的行李和一张被火烧过的全家福照片。

  当下她崩溃了,痛不欲生。

  牛青青忍着悲痛考完试,好不容易以低空掠过的分数顺利毕业了,但接下来的一年,她像在找寻什么,又彷佛在怀念什么,行尸走肉似的自我放逐,去了一座又一座的城市,却怎么也找不到她要的温暖。

  空难补偿金加上父母和弟弟的保险金,将近亿元,她全都存了起来,那是他们用性命换来的,她怎么能花?她只靠打工赚来的钱养活自己,活得很像居无定所的游民。

  后来有个学姊实在不愿再看她如此颓废、失志,便把她拉到山上小学教体育,没想到她这一待就是七年,她由原本只教体育,变成还要兼教国语和自然,而后还成了三年级某一班的班导师。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山上师资相当匮乏,流动率更高,除了校长和主任是本地人待得比较久之外,其他老师最多教三年就调走了。

  牛青青是少数的例外,她爱上了这片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学生不多,老师少,而且居民都很和睦,好相处,虽然交通不便,却抚慰了她的失亲之痛。

  她一直以为会在山上终老,也做了一番退休规划,她想要买一块地,种种果树,当个悠闲的果农。

  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那一天她带着学生上山进行校外教学,当天风和日丽,是出游的好天气,怎知午后天气突地一变,大雨瞬间倾盆而下,把她和十几个学生全淋成落汤鸡,她赶紧护着学生躲雨。

  可是等她点人头,才发现有个学生没跟上,她连忙折返回去找人,刚好看见那名学生脚一滑,就要往山路下跌去,她二话不说马上冲上去救人,无奈泥土湿滑,她也滑了下去,幸亏攀住山壁才勉强稳住。

  她死命将学生往上推,让他成功脱困,自个儿却体力告罄,脚下一踩空,便这么滚了下去,再无生机。

  等到恢复意识时,牛青青已经变成牛青苗了。

  “媳妇儿,再喝两天药就好,你看你,根本下不了床,整个人也还病恹恹的,得先把身子骨养好了再说。”吴秋山担心的紧瞅着她,同她打商量。

  “一天。”她真的受不了。

  他为难的挠挠头。“一天成吗?你的身子还很虚,脸色又这么苍白,不喝药对身子……”

  牛青苗淡淡的打断他的话。“你还有钱吗?”

  吴秋山本就憨傻的表情瞬间一怔,随即露出困窘的讪笑。“等你好了我再进山打猎,钱的事你不用操心。”

  “但我们没钱了,是不是?”看他屋里除了墙上挂着的一把弓和弓箭外,连张木桌都没有,可想而知他是个穷汉子,而且古代没有健保,生病吃药最花钱了,能把一个家拖垮。

  他倒了杯温水给她喝,又道:“我再向荣叔借,不打紧的,到时候我多打些猎物到镇上卖,很快就能还清了。”他很怕她嫌弃他没用,看着她的眼神急迫且惶恐。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牛青苗不喜欢欠人,不论金钱或是人情,凡事算得一清二楚才不会有纠纷,况且人心难测,凡事要留个心眼。

  就像她父母刚过世的那几个月,多少个自称是亲戚的人找上门来,就连她听都没听过的表姨都厚着脸皮说要照顾她,一家老少七、八口人居然要住进她家,还假装和善却语带威胁的要她把家中的经济大权交出来,换言之,那个什么表姨就是想要她父母的遗产和理赔金。

  她那时候是年轻,但不是傻子,好吗?她毫不客气的直接把所有人给轰了出去,表姨一家在门口骂了许久,她完全不理会,一个人在屋里煮面条,摘了自家种的小白菜加进去,打了颗蛋还加了葱花,也算解决了一餐。

  “媳妇儿……”她在调侃他吗?吴秋山又挠挠头,他一向嘴笨,这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老向人借钱,要怎么过日子?就算别人不在意,你也过意不去,能不求人就别求人,求多了情分会变薄。”牛青苗一口气说了好多话,说完了之后才发现这副身体实在不行,太弱了,就算没有镜子,她光是低头看,就看得见自己那突出的骨节,也没几两能见人的肉,只比骷髅好一点。

  “好,我听媳妇的。”媳妇说的一定没错。

  一听他那老婆至上的口吻,牛青苗干裂的唇角微微上扬。“真的什么都听我的?”

  吴秋山想了想,换了个说法,“对的就听。”

  嗯!不错,还有点原则。“咱们家里有多少有存粮,够我们吃上几天?银子还剩多少?”突然变成人妻虽是令人难以接受,但看在男人关心她、照顾她的分上,她也愿意替他好好的打算。

  “我还有半两银子,能让我们用上大半个月,可是白米不多了,白面还有十斤左右,成亲剩下的肉和剩菜被大嫂、二嫂拿走了。”他边说边拿出身上仅剩的银子交给她保管。

  “你还有大嫂、二嫂?”

  “几年前分家了,如今是各过各的。”一提到分家这事儿,吴秋山的情绪明显变得低落,眼神也跟着暗淡下来。

  “分了也好,一家一灶,省得为谁多吃一口、谁少吃一口而闹得不愉快,你娶了媳妇,以后我照顾你。”这个糙汉子是个实心人,吃了亏还隐忍,让她忍不住为他叫屈。

  “是,媳妇说的对,一家一灶,日后我会再勤快些,多打些猎物回来,把猎物卖了给你买几块花布做新衣。”她的衣衫太单薄了,箱笼里就只有两、三套旧旧的可以换洗。

  “不急,我们今天吃什么?”不吃不行,她要尽快把身体给养结实了,虽然不求像猛虎下山,至少也要能走远路,如此才能为将来的生计做打算。

  “我煮了一锅粥,啊!我忘了搅动了……”说完,吴秋山随即闻到淡淡的焦糊味飘来,他手忙脚乱的先扶着她在炕头坐好,随即三步并两步的往侧屋走去。不一会儿,他端来一碗有点焦黄的野菜粥来,粥里有颗煮到变形的野鸡蛋,他笑得憨厚的往她面前一送。“媳妇,你吃。”

  看了一眼“精采万分”的野菜粥,牛青苗只有一个想法——

  她应该不会被毒死吧?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