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炒爱投资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炒爱投资客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新创开发的调查部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很快就查到,这次公开商业机密的始作俑者竟是老板的前女友——叶琳。

  在两人交往初期,叶琳某次进出秦沐乐的办公室,看到笔电里未关闭的档案,基于记者的好奇心,便用手机拍下屏幕画面。分手后,心有不甘的她将这些资料高价卖给跑财经新闻的二流记者。

  这个二流记者吃过秦沐乐好几次闷亏,他好不容易找到机会,当然要将数据公诸于世,几张照片成了他宣泄怨气的工具。

  虽然投资市场瞬息万变,有的资料早有变动,但就算如此,叶琳卖出的这份资料,对新创仍具有杀伤力。

  新创的会议室里,叶琳和叶琳的委任律师坐在左边,而右边则是新创的代表,虽然也才两个人,但那阵仗光排出来,就足以让敌手吓退一大步,这两个人分别是——尖酸刻薄的律师蓝克丞、没血没泪的关系人雷聂,他们是秦沐乐的好朋友,冷血无情的程度同样精彩,并在各自的领域发扬光大!

  叶琳的委任律师一脸为难,他们是来谈和解的,没想到蓝律师却说他的字典里没有“和解”两个字,执意要以妨碍秘密罪以及毁谤罪,正式对叶琳提出告诉,当然还有怂恿二流记者的教唆罪。

  叶琳低垂着眼帘,一时的怒气,却让她惹祸上身,她忘了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男人,以及他背后拥有的资源。

  秦沐乐并没有出席会议,他和他的团队忙着挽救公司的声势,因为涉及的层面太深,免不了遭到经管会的约谈。

  “沐乐呢?”叶琳尖着嗓子问,协商至此,还是没达到共识。

  蓝克丞讥诮嘲讽:“在你反将了沐乐一军后,你认为他还有空见你吗?名主播叶小姐,这不就是你要的目的,让他很忙很狼狈,失去优雅的笑容?”

  雷聂是恩怨分明的人,绝不让自己的兄弟受委屈。“你想求情?他肯,我还不肯,沐乐是我的投资顾问,你出卖了他,间接影响我的获利,你觉得只要和解就没事了吗?”

  两人犀利地一来一往,根本不留情面,把对方律师吓到缩成一团。

  高傲的叶琳无法接受这样的对待。“我想见他!”

  她气愤地举高双手往桌上用力拍打。“你们有没有搞错?是他对不起我耶,他劈腿不要我!我只是、我只是……”

  叶琳握紧拳头,纤瘦的肩膀无助地颤抖,美人梨花带雨原本是很美的画面,她迷倒了自己的律师,敌对阵营的两大主将却无动于衷。

  “她在干么?”蓝克丞搔搔头,一脸疑惑地问道。

  “哭。”

  “为什么是她哭不是我家小沐沐哭?”

  “怕被你告。”

  “哎呀,那不是罪有应得吗?!我还在想,如果她执迷不悟硬要骚扰我家小沐沐,恐怕还触犯刑法的强制罪,不是动手才叫暴力,她现在这种行为和暴力有什么两样?”

  两名主将像逗弄老鼠的猫儿一般,弄得叶琳整颗心七上八下,连一旁的委任律师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们像在逛街买东西,喜欢就多挑一点,不喜欢就不要选,要怎么替小沐沐讨回公道?要对叶琳提出多少告诉?买菜买菜,喜欢就多挑一点啊!

  正当两人玩得不亦乐乎之际,小沐沐家的陈秘书敲门走进会议室——

  陈秘书和大家躬身招呼后,先面对右边:“雷总、蓝律师,执行长请我转述对叶小姐不提起任何告诉的决定,并说一切后果由他负全责。”

  蓝克丞和雷聂双手一摆,早就知道小沐沐会这么说。

  陈秘书再面对左边:“这间会议室等会儿还要开会,请叶小姐及叶小姐的委任律师先行离开。”

  不提告?!叶琳彷佛看到了希望。

  “陈秘书,沐乐不提告是不是代表他不怪我了?那我可以见见他吗?我想当面和他道歉,这次我真的太胡涂了……”

  叶琳如泣如诉,以女性魅力来论输赢,她不信自己斗不过天下仓储那个没发育的男人婆,首先她必须博得陈秘书的同情,才能透过她的安排见到沐乐。

  然而陈秘书之所以是陈秘书,就是因为尽忠职守,她只听老板的命令,其它人一概不理会。

  但这件事实在太让人生气了,叶琳以为见了老板道个歉就没事了吗?她不以为意的出卖行为,让整个新创陷入空前危机,大伙儿忙到人仰马翻,要不是老板够沈稳,带着下属沉着应战,这件事才有转机。

  全公司都还在努力度过难关,凭什么她想见老板就能见到?

  “叶小姐,您搞错了,现在不是执行长原不原谅的问题,他压根儿没想过是您出卖了他,还以为是商业间谍所为,知道是您后,他很失望。当然,他不是对您的人格失望,而是本以为能藉此和敌手大战一回,他都已经提枪上马、跃跃欲试了,没想到却败兴而归。”

  “陈秘书的意思是,沐乐根本不在乎是不是我做的?”

  陈秘书笑了。“您是聪明人。”

  能待在小沐沐身旁的都是不简单的角色,陈秘书出马说了两句话,就让叶琳和她的律师黯然离开。

  蓝克丞拍拍手。“陈秘书有两把刷子。”

  “谢谢蓝律师赞美。”

  这时秦沐乐带着他的团队走进会议室。“什么开心事值得拍手?”

  “小沐沐,你家秘书和你一样喜欢拐着弯挖苦人!”

  “那是当然的,因为她是新创的人。”

  在打开心房后,哪怕还只是一条细缝,秦沐乐还是看得比以前更多,也看到大伙儿对新创的真诚。

  “各位请入座,雷总和蓝律师刚好在,我们需要再次讨论新的计划。”

  雷聂问好友。“真的不提告?”

  秦沐乐勾着笑,身上有着多年不见的活力。“没必要,你认为我有时间理会这种闲事吗?”

  “不是因为旧情难忘?”雷聂实在不愿见到老友心慈手软。

  “哈,小心说话,这话要是传出去,我跳三条黄河都洗不清。”

  雷聂挑眉。“你不一样了。”

  蓝克丞也挑眉。“真的不太一样。”

  秦沐乐大笑。“想知道我为什么不一样了吗?那下个月我结婚时来当伴郎,你们就会知道了!”

  秦沐乐一句话就让会议室炸开——

  “咦?你结婚?!”

  所有人目瞪口呆,震惊不已!

  结果真的有人来天下谈买地的事,但却不是正常的投资公司,反倒像是“地下经济体系”。

  道理很简单,齐家左右两块地已经让秦先生收购了,他们势必得买下齐家的土地,度假村才能动工,所以地下经济体系打算运用“方法”,便宜买下齐家的山坡地,再转卖给新创,赚取吓死人的价差。

  现在天下的姑娘们出门都要两人同行,今天三龄到基隆柜场接货柜回去,同行的人就是她大姊。

  她们已完成今日的任务,正在回家的路上。

  “幸好大姊夫和志贤哥哥有警觉性,他们早就想好办法等着,让那些人不敢造次。”三龄开着车,一边说道。

  所谓的“想办法”也就是请更大尾的老大帮忙制衡,土地开发不可能不牵扯到黑白两道,程度多寡的问题罢了。

  闻言,齐一龄一颗栗子敲下去。“什么大姊夫?!乱乱叫。”

  三龄一脸委屈。“哎唷,大家都嘛这样叫啊……”

  齐一龄摇摇头,脸颊有着淡淡的粉红,妹妹和助理们成天大姊夫、大姊夫叫着,她很难形容心中的想法,想生气又生不了气,想骂人也骂不出口,到头来成了猪八戒,只把自己搞得更不自在、更难堪。

  噢,够了……说实在的,他们八字都还没一撇,这种亲热的称呼,传出去让人听了不就是笑话一则吗?

  而且秦先生还是非常忙,呃,对,她习惯称呼他为“秦先生”,周刊上的报导虽然没再扩大,但的确引起不小风波,所以他们的电话问候也不多。

  他们都是成年人了,工作第一,别有太多小朋友你侬我侬的浪漫思想,烫电话不是她和秦先生做得来的事,每天传LINE问候早晚反而比较实际,但有时,她还是会有些小小的期待就是……

  “大姊,是大姊夫耶!他在干么?!”

  三龄指着天下仓储前方的十字路口,大声惊呼。

  这里是工业区,行人红绿灯秒数原本就比较少,如果遇到行动慢的老人家,很常见到他们被卡在马路中间,等着下一轮的灯号。

  但是此刻有位老婆婆根本不管红绿灯,拄着拐杖缓慢前行,引来不少喇叭声示警,非常危险!

  更惊人的是,就见秦先生站在老婆婆身后,亦步亦趋跟随着,保持一定的距离,同时还伸长手臂,提醒车辆注意。

  “这也太危险了吧?!这慢慢走是要走到何时啊?大姊夫干脆连扶带拖把老婆婆带到对面不就好了?”

  “三龄,靠边停!”

  三龄哇哇叫。“大姊,这是货柜车耶!不能说停就停啦!”

  “靠边停!”

  大姊一声令下,三龄也只能照办,幸好她的开车技术是大师傅一对一传授的,虽然她很年轻,但许多人都说她开货柜车的方式,没几个人能比得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