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炒爱投资客 第8章(1)

作者:伍薇
  大学四年的革命情感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重要回忆!

  因为大家感情很好,所以同学们都很重视一年一度的聚会,除了人在国外不便出席的,缺席率几乎是零,他们在这天聚集在台北市的餐厅,吃过饭后,会再一同回母校散步聊天。

  每次聚会时,除了回忆过去,分享近况则是另一个重点,大家的工作、谁嫁了、谁娶了,有的进度快的,连伴侣、小朋友都一起带来参加聚会,同学们都说,等六、七十岁开同学会时,要找一个大场地,才容纳得下三代同堂的爆增人数。

  齐一龄自小就具有领导者的气势。理所当然是班代的唯一人选,她当了四年班代,毕业这么久,同学们还是班代、班代的叫,有的人还会突然指着名单问:“齐一龄”是谁?每年都会发生这种事,大家也见怪不怪了。

  二十七、八岁是结婚的热潮期,他们班也不例外,这两年一堆同学嫁娶,幸福美满极了,自然希望所有同学都能幸福,一堆已婚同学瞬间变成超级媒人婆,把身边值得推荐的对象列表供单身同学挑选,还费心安排相亲宴。

  班代当然成了许多人的目标,开玩笑,他们家班代可是打着灯笼也遇不到的好女人啊!

  “班代,就见个面喽,都是机会啊,我同事真的不错,人很老实,我绝对不会乱介绍的!”

  这样的话很常听到,同学很热情,只要有CP值高的对象都会卯起来介绍,齐一龄听久了也就麻木了,想到去年那二十次的相亲宴,就让她头皮发麻,不过今年不同了,她有档箭牌!

  “我有男朋友了。”

  班代大声宣告,同学们哇哇叫,很惊讶却也替她开心。

  “太好了,我就说班代怎么可能没有男朋友,黄金单身女郎耶!”

  “班代太好了,我们太替你开心了!”

  所以硬拉李志贤参加同学会不是没原因的,被老同学关心是好事,但太过关心就会变成压力。

  “那班代的男朋友今天会来吗?”

  “当然会,去年大家这么关心,今年既然有男朋友了,当然要带来和大家见面,他早上在忙,我们说好中午各自过来。”

  齐一龄说得很心虚,因为李志贤居然到现在都还没出现!

  十二点十分了,那该死的家伙不会又睡过头了吧?毕竟星期五狂欢夜,星期六中午,李志贤怎么爬得起来?怪就怪她来之前应该先到他家把他踹起床才对!

  “班代,要不要打个电话?还是他找不到停车位?”

  “有可能哦,我绕好久才找到私人停车场,听说福华所有厅席都被订满了,今天是结婚的好日子。”

  别说同学提醒她打电话了,她比谁都十万火急,开玩笑,今天要是李志贤没来,她就先砍了他,再去参加同学安排的相亲宴!

  结果李志贤的手机居然直接进入语音信箱,齐一龄虽有猜到,但不免紧张万分,唉……这下精彩了,不知有多少相亲宴等着她……

  现在怎么办?打去他家吗?在众多同学拉长的耳朵下,她怎么痛快畅“骂”?!

  难道还要她甜甜说一声:“亲爱的,你怎么还没来?”

  齐一龄忍着火气,还在天人交战时,就看到一抹很熟悉、很自信的高大身影由远而近,往这间包厢移动?!

  她瞬间冷汗直冒,这这这……不是吧?不会吧?不要吧……

  同学会人数不少,餐厅得将两间包厢打通,才容纳得下四张大桌。秦沐乐走进包厢,一眼就看到齐一龄了,她的自信是如此耀眼夺目,情绪还是那么充沛直白,所以他清楚看见,因为他的出现,她震惊地瞪大双眼。

  齐一龄不可思议地摇头,这是怎么回事?没这么巧吧,他也来福华吃饭?还同一家江浙菜餐厅?那也不可能是同一个包厢啊!她很想问候老天爷,为什么越不想见到的人,就越是经常遇到?

  别说齐一龄目瞪口呆了,跟着班代视线看过去的同学,也都吓了好大一跳,哇噻!这可不是每天都能见到的闪亮大帅哥,女同学全看直了眼,男同学也观察得很专注。

  有别于平日西装笔挺的专业严谨,今天一身休闲装扮的秦沐乐,优雅中带着性感,他勾着浅浅笑容,目光专注,视旁人的仰慕为理所当然,他是如此自在,Oh  my  God!这电力太强大了,噼哩啪啦作响不说,甚至让人无法直视啊!

  当大帅哥在班代面前站定脚步时,所有人不由自主地倒抽好大一口气,但更惊人的还在后头呢——

  “嗨。”

  大帅哥说话了,大帅哥对班代说话了!天啊天啊——怎么会有这么低沉性感的嗓音呢?

  众人还沉浸在欣赏艳叹中,只听大帅哥说道:“抱歉,我来迟了。”

  ……等等,什么来迟了?!同学们由陶醉中回过神,接着倒抽更大一口气,震惊的视线迅速回到班代身上!

  来迟了?!莫非大帅哥正是班代的男、朋、友?!

  老天爷,不要吓人啊!齐一龄像吞了颗大卤蛋差点没噎死,她是没有被美色诱惑的正常人,一下子就听到关键句。

  但,秦沐乐这句没头没脑的话是啥意思?什么叫——“抱歉,我来迟了”?不会是她第一个闪过的想法吧……

  齐一龄抖着唇。“秦先生,你……”怎么会在这儿?!

  在老妈的帮忙下,她躲了这个男人整整一星期,搞得自己像缩头乌龟,她原以为不见面就能淡忘了,只是在见到他时,震惊之余,她的心竟评然悸动,甚至有一些开心,当然还有更多更多的心慌,显然不是不见就能淡忘的……

  望着齐一龄,秦沐乐神清气爽极了,同时也对心脏瞬间飞驰的速度感到非常满意。这就叫“思念”吗?他一边认真感受心中难得的悸动,一边将手上的邀请函递给齐一龄——

  “我找到你了,邀请函你可以留下来当成纪念。”

  如果第六感这么神准,她为何不去买彩券当亿万富翁?原来不只狸猫可以换太子,李志贤还可以换成秦沐乐?!

  除了不想承认的思念外,齐一龄心中的怒火更是沸腾,她必须确认邀请函是如何落到秦沐乐手上的,若是地上捡到,李志贤还有命活,如果是他双手奉上送给人家的,那就死定了!

  “秦先生,这邀请函是不是你刚好遇见李志贤,由他口袋跳出来……”齐一龄不敢明说,碍于他们是现场唯一的焦点,许多话都没办法一吐为快。

  秦沐乐懂她未完结的话。“昨晚我在天母的酒吧遇见李副总,我们相谈甚欢。”

  这样的答案再清楚不过了,天啊!她家是怎么了?一个二龄耍乌龙还不够,又要加上李志贤?!邀请函没长翅膀,当然不可能从他的口袋飞到秦沐乐手上。

  两个互看不顺眼的敌手哪来的相谈甚欢?!这只能解释,李志贤为了她不知道的“目的”,把她卖了!从小一起长大,她很清楚,李志贤就是这种浑球!

  秦沐乐笑看着她气恼的神情,齐一龄表情丰富,丝毫不隐藏情绪,这令他羡慕,他希望能找回感受喜怒哀乐的能力,或许这就是她吸引他的主因。感受她的力量,同时找回自己的能力,他喜欢这样的想法,觉得未来充满希望,而不是汲汲营营、费心计算每件事‘每个人。

  “我吓到你了?”

  “秦先生真爱开玩笑,这已经不单单能用“吓”字来形容了。”场面失控啦,她快气炸啦!

  “我倒觉得很开心,一星期没见一龄,如隔三秋。”

  “秦先生真有涵养,夏天很热,我的确很想念凉爽的秋天。”齐一龄随便乱扯,时也命也运也!现在该怎么办?把秦沐乐轰出去,再被同学的好奇心淹死?或是被之后的相亲宴撑死?

  旁观的同学虽然听不懂这一来一往,但也愈听愈有趣,愈听愈好奇,既然是好同学,有疑问也是立即提出。“班代为什么称呼男朋友为“秦先生”啊?好可爱喔!”

  另一个同学接着解答:“还好喽,我们也是班代、班代的叫啊!”

  “对啊,就像我都叫我老公‘老爷’”,情侣夫妻间都嘛有亲昵的代称。”

  “没错没错,班代这样叫‘秦先生’,好像在说情话唷!”

  齐一龄傻了,男朋友?情侣间?说情话?!你们在说什么啊?!

  他不是她男朋友,他们不是情侣关系!“秦先生”是客套疏远的社交称呼,和“说情话”完全扯不上边!

  她的同学们都浪漫过头了,这下事情该怎么收场?

  “那秦先生都怎么称呼我们班代的?呃……喂,班代姓什么?!”

  “齐!”

  “对对对,秦先生也叫我们班代‘齐小姐’吗?”

  “一龄。”秦沐乐面对一窝蜂好奇,沉稳回答,一龄的同学都跟她一样热情开朗。

  “唷唷唷,太有爱了!班代,介绍一下,我们都想认识秦先生,秦先生慧眼识英雌哦,我们班代的条件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黄金单身女郎柳!”

  “我知道。”秦沐乐宠溺地看着小脸胀红的齐一龄,有种想将她揽进怀里的冲动。

  齐一龄骑虎难下了,她不想介绍,却见秦沐乐开始自我介绍兼发名片,同学都在兴头上,要坦白说他是路人甲也不可能,这结果会导致她需要澄清更多,同学们都是成精的好奇宝宝,很难应付,要轰秦沐乐出去根本不可能……

  “我知道你!我在《商业周刊》上看过你!”

  “对对对,我也看过,《今周刊》上也有你的报导!”

  “没错没错,难怪我觉得眼熟!”

  “哇——原来秦先生也是黄金单身汉耶,好闪——好闪哦——”

  这下热闹了,有在接触开发投资市场的同学,全都知道这位狠角色,方才他们只觉得眼熟,真介绍起,才知道如此传奇人物居然是班代的男朋友!

  “大家坐坐坐,十二点二十分了,准时上菜喽!”本次同学会的主办人嚷着要大家入座,自己却黏在班代这桌不走。

  “秦先生和班代认识多久了?”

  成精的好奇宝宝们开始提问题,这下真的没完没了了。

  席开四大桌,却没人乖乖入座,大菜上桌,他们火速挟菜再火速冲回来,拿着碗筷一旁站着,全缠在这里逼供人家的爱情故事。

  “不久。”秦沐乐回答。

  “那是怎么认识的?”

  “一龄是我的客人。”

  这两个问题依实际状况回答就行了,但齐一龄却冒着冷汗,还在想解套的方法。

  “哇——班代坏坏,有钱赚都不通知我们!”同学们想得很简单,人家秦先生是开投资公司的,那当然是和“投资”有关喽。

  另一位同学好心地帮忙解释。“吼,拜托一下——人家忙着热恋,时间都不够了,哪有空管投资的事啊!”

  “对咩对咩,那秦先生对我们家班代是一见钟情吗?”

  “咳咳咳!”

  什么鬼……热恋、一见钟情全都出笼了?!

  齐一龄喝口水想稳定心情,反而差点呛死,我的妈呀,她这些老同学究竟在想什么?满脑子净是些没用的风花雪月。

  “小心。”

  秦先生贴心地拍着班代的背,班代红着脸闪躲,一个进攻,一个像小女人般的羞涩。

  天啊!这画面真的太美好了,想当年,他们在班代的带领下,拿下各种班级竞赛的伟业战绩,曾几何时,他们心中一夫当关的犀利班代,居然这么小女人?!果然,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小卒也会变英雄啊!

  一见钟情?秦沐乐凝视着齐一龄,他喜欢这四个字,很符合他目前的状况。第一次见到她时,他的确就有不一样的感觉了,起初纯粹是钦佩,但随着每一次的相处,更是增加了他仍摸不清的好感。

  齐一龄并没有否认,或许是不知该怎么澄清,也或许是她原本就有携假男朋友出席的计划。他算准她在同学面前不敢有大动作,所以顺理成章握住她的手,她的手很冰,显然是被吓坏了。

  “是一见钟情。”

  这是秦沐乐的答案,在宣布的这一刻,他早已笃定他要的人就是齐一龄。虽然他还无法理清心里那道温暖的热流是不是爱情?但他很清楚,有她相伴,人生会很热闹。

  人家男主角又沉稳又笃定,彷佛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表明这绝对不是演戏,这是爱啊?!大伙儿快被闪瞎了,唯一茫然的,居然是被告白的女主角……

  齐一龄摇摇头,告白?呿,太沉重也不需要。

  她无奈地看着秦沐乐,老实说,她不是没被他挑起情感,也不是没感应到他的暧昧,只是心底的惶恐让她想大声尖叫。

  这男人是怎么回事?他忘了他女朋友这时还在电视台报新闻吗?居然背着女朋友,握别的女人的手?!

  她厌恶地甩开他的手。“秦先生,叶琳好吗?我家人都很喜欢看叶琳报新闻,请替我们表达欣赏之意。”尖锐的攻击,是她唯一的武器。

  只是她的攻势在秦沐乐眼中,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在他的世界里,要接受太多尖锐的攻击,对他而言,齐一龄只是闲话家常,不是生气,更和攻击无关。

  所以秦沐乐很轻松,就事论事,没多想她的反应。“我没办法替你们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