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炒爱投资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炒爱投资客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那天大姊回来,气氛非常、非常不对劲。

  因为机会是二龄安排的,所以她和三龄躲在二楼窗户等着,视线不敢离开一楼的前庭。

  当然,期待是期待,不过她们再怎么幻想,也不认为秦大哥在接了大姊之后还会去约会,毕竟他们不到那个程度。

  两姊妹只是想看大姊由秦大哥的车子里走出来,转身挥挥手道别,光这样,她们就觉得超级浪漫的啦!

  但随着一分一秒过去,过了她们预计秦大哥抵达的时间,却迟迟不见“车影”,除了担心,幻想竟不断加大,三龄还说他们一定去吃消夜了,嚷着要打赌吃大餐,二龄虽然质疑,却也充满期待。

  直到又过了近一个小时后,千呼万唤的黑色BMW终于抵达了,两姊妹兴奋得差点没尖叫,手机、照相机立刻举高伺候,都想拍下最美的画面,上传FB炫耀一下。

  呵呵呵,当然,最好大姊夫能跟着一起下车,那就圆满了,此生无憾!

  只是——

  人是回来了,气氛却很怪异哦?

  大姊低着头下车,用力关上车门,好像BMW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还以百米速度冲回家,一句再见也没有,就这么诡异地结束二龄精心安排的机会,什么相片都没拍到,影片也只录不到十秒?!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人家好心送你回家,说几句话是正常的社交礼仪吧?

  结果大姊居然是这种反应?

  没想到不只这样,第二天她还心情不好影响工作,连沉默寡言的老爸都跑去会计部问二女儿。

  “一龄是怎么啦?娟娟说你大姊心情不好,早上卸柜时,堆高机差点铲平客人三千万的机台?”

  二龄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唉,自己好像是让大姊心情不好的始作俑者?如果这时候和老爸坦承,铁定被骂到臭头,绝对没有坦白从宽这种事!“呃……大姊没事啦,我让三龄去看看。”

  三龄赶忙进仓关心客人机台的状况,幸好只是外包装破损,机台安然无恙,一点刮伤都没有。

  大姊这么恍神,爱生气又急躁,这下谁都不敢让她再卸货,三龄立刻接手大姊的工作,让她可以回办公室休息。

  两个妹妹好奇死了,大姊和秦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大姊这么不开心,铁定是什么生气的事,但究竟是什么事呢?

  所有人都好奇,却没人敢关切,不明白原委的清清和娟娟身为大姊的助理,只能莫名其妙被“冰”着玩。

  大姊只要生气,就会像座北极冰山,表情是冰的,呼吸是冰的,连说个话都让人冰到发抖——

  “呼,今天太阳好大哦,我们喝外送饮料好不好?我这边还有上次的红利没用完。”娟娟提议,想炒热气氛,否则办公室像冰宫一样,谁都情愿冲出去给太阳曜!

  “好啊好啊!”

  清清附议,明白姊姊的苦心,却不小心说错话。“我同意,喝些饮料降火气,说不定一龄姊心情就不会不好啦!”

  只见齐一龄冰冷、尖锐的目光扫射而来——

  “你们哪只眼睛看到我心情不好了?”

  清清捣着心脏中箭落马。

  “没没没,一龄姊心情很好!”

  外订饮料的事当然不了了之,也因为清清的惨烈牺牲,让许多好奇的人只敢偷偷猜测,不敢再去关心她心情不好的原因。

  二龄倒不一样,虽然始作俑者是她,但身为大姊的军师,见她心情起伏这么大,一定很渴望有人可以陪她说说话,是说……大姊应该会和她分享“车上的故事”吧?

  “姊,你和秦大哥在车上都聊什么?”

  “没聊。”

  “车程很久耶,没聊天不是很无聊吗?”

  “不会。”

  “可是,平时秦大哥来找你,总是有说有笑的啊?”

  有说有笑?

  齐一龄眯起眼,抬起头,冷眼扫射自投罗网的二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和他有说有笑了?”

  二龄忙着打哈哈。“姊,你先别生气嘛,我只是关心你呀,怕你无聊……”

  齐一龄整个大爆炸。

  “齐二龄,如果你怕我无聊,就不该设这个局让秦沐乐来接我!那个男人为了土地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我不想和他有任何牵扯,你懂不懂?不准再做这种事,否则你就死定了!”

  死定了——死定了——死定了——

  三个字在冰冷的办公室回荡着。

  事情真的大条了,大姊一向都是礼貌客套称人家一句“秦先生”,这下连名带姓一起叫不打紧,还轻蔑地批评:“那个男人”?!唉,这要说事情单纯,也没人会相信了。

  二龄是个聪明小孩,不敢再去探问那天晚上的事情,只能看着大姊每天心情一直不好、一直不好……

  例如此刻,齐一龄望着蓝天白云,天气很热,心情浮躁,她一直把心情不好的原因推到天气上,反正老天爷不会反驳,拿来当借口不错用,至于……那天晚上的事,她早忘了,不想把情绪留在那上头。

  老妈也是聪明妈妈,就算二龄不敢自白,但老妈一猜就中。

  “最近看你常接到秦先生的电话,态度都不是很好哦?”

  齐一龄哼了声。“老妈舍不得自己的偶像被我欺负吗?”

  齐妈妈呵呵笑。“哎唷,宝贝女儿怎么这么说?你是我女儿,秦先生只是皮相长得好的男人,要是你们吵架,我当然护卫自己的女儿啊,所以你们真的吵架啦?”

  “我和他非亲非故,没有瓜葛能吵什么?”

  齐妈妈抚着女儿的长发,有感而发。

  “如果他只是因为土地才接近你,那就别见他了,男人嘛,你愈抗拒他们就愈黏,躲着别见才是唯一的方法,至于对外发言的事就交给老妈吧,应付这种有目的的男人,老妈的功力还绰绰有余。”

  “老妈只是想多看看你们的“0PPA”吧?”

  “哎唷,真不可爱,老妈这一丁点心思都让你看透了——”

  当然,以上两句拌嘴绝对是开玩笑,她知道妈妈爱她,愿意为她挺身而出,在她还没陷得太深时,帮亲爱的女儿找回平静的心情。

  所以,这期间秦沐乐来天下找她,都由老妈出马,还可以让他拿菜,但她就是不见人。

  秦沐乐来电,她不会特别闪躲。

  电话嘛,听得不开心,挂掉就对了。

  “你在躲我?”

  “对。”

  “为什么?”

  “我不认为有见面的必要,土地的事你找我妈谈,她说卖就卖。”

  “我不是因为土地的原因找你。”

  “是吗?那就更没有见面的必要。”

  她结束通话,低着头,双手颤抖握着手机,觉得自己好没用,但至少又过一天。

  以上这种电话时常发生,只要来一次,她心情就不好一次。

  这几天,大家看她一下子心情平顺,一下子心情恶劣,秦沐乐的来电就是主因,她像被困在笼子里的母狮,找不到情绪出口,只能把利爪挥向身旁的每个人。

  二龄被折磨得最惨,最大惨事就是到菜园出任务,她已经变成老妈应付秦沐乐时的第一职务代理人,二龄最讨厌农务了,这任务让她叫苦连天。

  “大姊,迁怒是不道德的啊!你不开心可以找秦大哥……呃,秦沐乐吵架去,犯不着拿亲妹妹出气嘛,我是无辜的啦——”

  当然,二龄绝对不是无辜的,如果不是那晚的温馨接送情,今天她的女性尊严也不会落得这番田地。

  被人当小三?

  呿,窝囊!她齐一龄何德何能?!

  当然,她也绝对不会去找秦沐乐吵架,闪躲才是唯一的方式,不谈判,不妥协,不嬉皮笑脸,什么都不做,日子久了男人的征服欲退烧了。“秦沐乐”三个大字自然就会消失在她的生命中。

  这一天,李志贤来家里拿菜,碰巧遇到午餐时间,他也不客气,拿了碗跟筷子,径自盛饭挟菜,完全把齐家当他家,所有人也见怪不怪。

  为了让休息时间可以放松心情,齐家的大餐厅还摆了一台六十五寸液晶电视,可以一边看电视,一边吃饭。

  好巧不巧,现在播放的正是叶琳主播的午间新闻。

  色胚李志贤毫不掩饰地赞美。

  “这女人真漂亮,正港是腰束奶膨屁股硬邦邦!”还兼淫词秽语。“啧啧啧,便宜了那头笑面虎!”

  坐在一旁的齐一龄看着叶琳神色自若播报新闻,唇角挂着自信的浅笑。

  的确,叶琳才是适合他的女人,他们有共同的眼界、共同的生活方式,叶琳是那种可以足蹬细跟高跟鞋,穿着衬衫窄裙,优雅地在厨房料理食物,却不会沾染上半点油烟味的女人,和那间白色钢琴烤漆的厨房,是最完美的组合。

  齐一龄的仓储事业相当成功,有目共睹,她也有足够的自信,字典里没有自怨自艾四个字,但对上叶琳,头一回多了自惭形秽的挫折感……

  “对了,齐一龄,笑面虎还有没有再来找你啊?我觉得他对你很有意思哦,好啦好啦,你们去谈恋爱啦,我才能对叶琳展开火辣辣的攻势!”

  李志贤哪壶不开提哪壶,齐一龄放下碗筷,一掌往他背上用力一拍,李志贤差点被口中的饭菜给噎死!

  “吼,干么啦?!”

  “我就是爱打你怎样?!”

  “齐一龄,你就是这么恰,才快三十岁还没人爱!”

  李志贤哇哇嚷嚷,忘了他在谁家地盘。

  只见三龄激动地跳出来,冲着他大声地吼回去:“谁说我大姊没人爱?!前几天秦大哥还去接她下课,如果秦大哥不是对我大姊有感觉,谁会这么无聊温馨接送情,你以为从台北市区到八里很近哦!”

  世界一片寂静。

  二龄目瞪口呆,筷子上的贡丸咚咚咚掉到地上……

  清清、娟娟面面相觑,激动地放下碗筷,抱在一起跳来跳去!

  齐家父母吓一大跳,急忙看向大女儿平静的神色,是啊是啊!如果不是有心,谁会这么接送?

  三龄冲动吼完后,立刻恢复理智,畏畏缩缩躲在二姊背后,看都不敢看大姊一眼。

  如果那天晚上有个美丽的结局,当然可以四处宣传。但,就因为不是,她和二姊才连提都不敢提。

  呜,志贤哥哥最讨厌了,居然激得她把事情全部抖出来!大姊是她的偶像,她哪容得了有人说大姊“没人爱”!

  齐一龄很镇定,端碗拿筷继续吃饭,咬了咬,吞下,清澈的双眼盯着叶琳播报新闻。

  “女儿啊,你和秦先生是……”齐妈妈一头雾水,如果真的感情有两撇,她这几天挡着人家真的说不过去。

  齐一龄平静解答。“秦先生想买地,接近我,只是一个手段。”

  “姊……”大姊说得平心静气,二龄的心却疼得揪在一块儿。

  齐一龄扯着唇角。

  “瞧,你们看这个主播多漂亮,连李志贤都很肖想人家,她就是秦先生的女朋友。所以喽,就是这样,娟娟、清清别太激动,二龄别再给我耍乌龙,妈妈别担心,我没暗恋他。至于李志贤,你还是死了这条心,你倾全身的热情也追不上叶琳的。”

  齐一龄放下碗筷,从工作服口袋拿出一个蓝色信封,递给李志贤。

  “你不要写情书给我,我会害羞。”

  李志贤是耍冷高手,见所有人都很失望,他又是个风趣贴心的男人,当然得制造一些欢乐。

  齐一龄抖着眼角,冷冷命令。“我不会写情书给你,这是我大学同学会的邀请函,你以男朋友的身分陪我出席就对了!”

  “为什么?!”李志贤大叫。

  “谁叫你家的菜是我家种的,你又一天到晚来我家吃饭,如果你不答应,我就让李妈妈知道,你欺负我,不想当我男朋友!”

  “吼,我不要没有热情的爱情啦!齐一龄,你不能屈打成招!”

  李志贤乱乱叫,可惜没人理他,大家忙着吃饭看电视,这两个人从小吵到大,说有爱情火花打死都没人相信。

  齐家父母只是想,一龄已到适婚年龄,志贤虽然浮躁,却也是从小看到大的孩子,才会想将他们凑成一对。

  不过,当父母的当然希望女儿能遇到喜欢的对象。

  齐一龄看着美丽自信的叶琳播报新闻,她告诉所有人秦沐乐是有目的接近她的,却又感到难堪委屈。

  好怪对不对?明明知道这种情绪于事无补,却阻止不了自己钻牛角尖。

  齐一龄拿起空碗和筷子。“我吃饱了,大家慢用,李志贤你别光喝汤忘了看邀请函上的时间,明天中午十二点福华饭店江南村!”

  接着起身走向厨房。

  呼,心情焦躁没关系,不想面对没关系,当乌龟没关系,莫名其妙暗恋不对的人也没关系,无论如何,她一定会回归到原本的心情,一定会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