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炒爱投资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炒爱投资客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泡面在哪儿?”

  她赶紧扯开话题,这样一直分神关心他快不快乐是怎样啊?!噢,疯了疯了,难道忧郁的帅哥更具杀伤力,会激起女人的母性?!

  “柜子——”他指一个方向,突然放在客厅的手机响起。“你先自由发挥,我等一下再来陪你。”

  搭在她肩上的大掌用力按了按,像种亲昵的鼓励,然后秦沐乐走向客厅。

  齐一龄抿着唇。

  “呼……”叹了口气。

  她很难形容心里的感受,齐一龄抬手轻轻碰着自己的左肩,大掌刚停留的地方。

  事情好像失控了对不对?她愈来愈没办法冷漠对待他了,怎么办才好呢?

  暗恋这样的男人是很不智的举动,他都有女朋友了,对她热络铁定也是因为土地……

  就算秦先生说不想谈土地的事,但等他们熟了后一定会谈啊,这是他的策略,温水煮青蛙对吧?把青蛙放在温水里慢慢加热,等青蛙挣扎抵抗时,早已回天乏术,只能迈向死亡……

  她怎么会不懂呢?却只能看着自己安逸地享受那暧昧的氛围,就算水温愈来愈高,也不知道要逃……

  笨死了!她心里漫上一股自我厌弃感。

  泡面不吃了,齐一龄只想回家,她倚着墙壁抬头瞪天花板,想着落跑的法子。

  这间房子的回音真的很大,连秦沐乐在客厅讲电话,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他接起手机,黑眸因来电显示的号码而眯起。

  “沐乐。”来电的人是叶琳。“我在楼下,能让我上去吗?”

  信义之星管理严格,没有屋主的邀请,任何人,即便是守卫见过的人,都不能放行。

  “我有客人。”

  叶琳沉默了三秒。“齐一龄?”

  秦沐乐也不隐瞒。“对。”

  “为什么她能上去,我却不能?!”叶琳的委屈宛若绷紧的弓弦,随时会断裂。

  “叶琳。”

  “沐乐,这真的只是因为土地吗?!”

  “我目前无法回答你。”

  叶琳没受过这样的对待,她是天之骄女,有家世、有美丽自信,她有许多女人羡慕的条件,虽然和秦沐乐交往,但仍然有许多贴心浪漫的追求者,凭什么要她守着他?但她就是不甘心!

  她没理由输给那样的女人,沐乐会接近齐一龄,绝对只是为了土地。“沐乐,那你先忙,先祝福你顺利拿到土地。”

  叶琳毅然结束通话。

  秦沐乐放下手机,突然觉得厌恶到了极点,因为叶琳的“以为”也是许多人的想法,他会接近齐一龄,只是为了土地。

  许多感觉因为叶琳的一番话渐渐清晰,他很清楚土地绝对不是主要原因——

  “秦先生?”

  秦沐乐回头,齐一龄就站在他旁边,一脸苍白慌张。

  “是叶小姐打给你对吧?”她低着头,拿出自己的手机,双手微微颤抖。

  “她误会了对不对?没关系,你电话给我,我帮你解释,这很严重耶!没有女人能接受男朋友家里多了一个路人甲,没关系,没关系!我会帮你解释——”

  秦沐乐反手握住她的手腕,手机应声掉到地上,她抬头,惊慌地面对他的认真。

  “秦先生……”

  秦沐乐望着她眼底迅速凝聚的雾气。

  “一龄还没回答刚刚的问题,”他噙着笑,头一回觉得心灵是自在没有压力的,头一回感受自己急迫想要一个人陪伴。“如果这房子是你的,你会怎么改造?”

  这个房子就像他,有着最华丽的外表,内心却干枯贫瘠如荒芜沙漠,他需要她,宛如迫切需要水源的旅人,他是如此卑微地渴求齐一龄能接受这样的自己。

  “你会接受吗?”

  这样的问题她会怎么响应?

  如果是理智的齐一龄,面对花花公子的追求,她会甩开他的手,顺便附送他一个大巴掌,她知道她会,因为她是理智的齐一龄。

  但现在她不是了,她的理智在和秦沐乐的几次交手下,早已荡然无存,她没办法扬手赏他巴掌,甚至会期待他的感情是真切的,当女人心底有了爱恋,变成等爱的人,理智怎么还会存在?

  “这问题你不该拿来问我!”

  她用力甩开他的钳制,蹲下身捡起手机,她抬头瞪他,委屈的眼泪早已激动崩落。“秦先生,我不需要回答你,该回答你的是刚刚那个被你拒绝的女人!”

  就算失去理智,就算她哭了,但这绝不是软弱,而是宣泄情绪,她是齐一龄,不是柔弱的女生,不要以为她会被他的示好冲昏头,不要以为她不会反击!

  齐一龄指着桌上的花,气愤冲天,她从没想过会把自己置于这样难堪的位置。

  “花我全送你,你可以请叶小姐帮你插花,这不需要技巧,女人在面对所爱的男人时,任何花都会是最美丽的摆设!”

  她狂乱地抹去脸颊上的眼泪,拿起沙发上的背包,果断地转身离开,再也不愿多停留一秒。

  “我不懂爱。”

  秦沐乐沙哑的说,唤住了她的脚步。

  “应该说创业之前我是有的,我懂得亲情、友情、爱情,但……我成功的代价就是失去这些能力,亲情、友情可以靠过去的累积而延续,只是这几年间,什么新的友情和爱情,我完全无法为此悸动,不再因为交到好友而喜悦,也不再怦然心动,一龄,你说我像不像这间房子?看似什么都有,却是个寂寞的空壳子。”

  不用理他,不用管他的心情剖析,更不用同情他!

  不管怎样,这都不是四处留情的借口!他有女朋友了,不可以再招惹其它女生!

  齐一龄极力忍着,双手紧握大门门把,不让他的话语烙进心里。

  秦沐乐望着她颤抖的肩膀,他看过许多眼泪,在商场上,当敌人落败时,总会留下不甘心的眼泪,但从没任何一滴眼泪,会让他觉得自责难受,彷佛硫酸一样腐蚀着他的心,齐一龄再度创造了一个“第一次”。

  “我知道你很气我,觉得我是花心的混蛋,不管之后我们会如何,现在时间很晚了,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回家。”

  她拒绝去听,恼怒地瞪着无法开启的大门。

  这是哪门子的安全管理?居然连门都打不开!她气得踢门,痛的却只有自己的脚丫子。

  “不用,把门打开,我自己回家!”

  秦沐乐拿起车钥匙走向她,齐一龄防备地跳到一旁,低着头,连看都不想看他。

  秦沐乐苦笑。“如果我开门,你会不会一溜烟跑掉?”

  她不说话紧紧握着双拳。

  开了这扇门,谁都阻止不了她!

  他淡然的说:“我先提醒你,电梯和安全门都各有一道密码锁,没密码你离不开这一层。”

  她抬头瞪人,泪眼汪汪,一脸委屈。“这是监牢吗?!还是住在这里的人都有被害妄想症?!”

  “不只如此,”他伸出手,叹息道:“我还并发感情缺乏症的问题。”

  她瞪着他的手。“不,你只有心计太多症!”

  闻言,秦沐乐大笑了,即便是这么糟糕的状况,齐一龄视他为猛兽,她还是有逗笑他的本事。

  齐一龄恼怒地瞪着他,都这样了,这男人还笑得出来?!他的良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封了水泥吗?!她白痴才为他掉眼泪!

  “开门,给我密码,我要回家!”她气炸了。

  他伸向她的手不曾移开。“你同意让我送你,我就开门。”

  她气到跺脚。“你无赖!你究竟想怎样?!”

  秦沐乐认真地凝视她。“你想知道吗?”

  “我——”齐一龄整个脸炸红,想骂人,气势却在他的凝视之下,立马没用地委靡……

  “我不想牵你的手,我不会跑,只想回家。”

  她累了,真的好累,再也不想待在这个没有温度的地方,也不想再见到这个没有温度的男人。

  秦沐乐感受到她的沮丧,只要是她的情绪,他都能准确无误感受到,完全不需猜测,或防备她的计算。

  如果可以,他愿意倾尽一切,只愿回到他们相识的那一天,他会表现得很好,他还会先处理他和叶琳的关系,那么,一龄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排斥他,甚至视他为洪水猛兽了?

  他收回手,在开启密码、她往外冲的同时,秦沐乐伸长手臂硬是揽住她纤细的腰,将她带进怀里。

  齐一龄奋力挣扎。“放开我……”

  大门打开了,却碍于他的钳制,她哪里也去不了。

  “我送你回家。”

  她抬头望着他,竟在他的黑阵里看到疲惫的悲伤。

  她像是看进他的心灵深处一般,为什么这么漂亮的眼睛、这么成功的巨人,他的心却如此寂寞?

  她低着头,停止了挣扎,任由秦沐乐搂着她的腰,钳制她的行动,他们搭乘电梯到停车场,开车驶离信义之星,上了高速公路,往天下仓储的方向前进。

  上车后,他没办法再钳制她的行动,却握着她的手不放。

  “放开我,在车上,我哪儿都跑不了。”她冷冷看着他,语气冰冷却也疲应不堪。

  他没有说话,习惯挂在嘴角的虚伪弧度不见了,现在的他,满身“伤痕”的他,这才是真正的秦沐乐?

  齐一龄收回视线,不想同情这个坏人。

  只是她的手并没有抽回,始终让他握着,彷佛自己是汪洋大海之中,他唯一的希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