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炒爱投资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炒爱投资客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历年来十大豪宅排行榜中,始终名列前茅的信义之星,虽已有十余年的屋龄,但因为极致的设计风格和新颖的饭店式管理系统,至今依然是富豪们趋之若鹜的投资标的。

  齐一龄看着落地窗外,光是这片如宝石般炫目耀眼的夜景就够瞧了!

  老爸前几天才说过,如果土地真要卖就卖了吧,他想买间帝宝跟老妈住住,不够的钱再补现金或跟银行贷款都好,辛苦了大半辈子,总得让老伴享享福住豪宅,否则等百日来临两腿一蹬,还不知道住豪宅的滋味,不就等于白白辛苦了这一生?

  老爸向来沉默寡言,这一席话却把女儿和助理们感动得乱七八糟,一家女眷个个眼眶含泪,倒是理智型的老妈粉碎了老爸的浪漫——

  “帝宝是能吃哦?!山坡地留着还可以种菜自己吃,没有农药喔,这种安全的保障,是十栋帝宝都比不上的!你只要陪着我种菜就好,替我翻土帮我捉虫,不要再想卖地的事,我不要帝宝!”

  老妈一番慷慨激昂的告白也把老爸感动得乱七八糟,他激动地拥着妻子,感叹得一贤妻,此生夫复何求?就见两个老人家耳鬓厮磨,亲热得让她们都想夺门而出!

  呵,是说长辈恩爱,也是晚辈们的福气啦。

  “什么事这么好笑?”

  齐一龄自落地窗外收回视线。

  “看到这么美的夜景,我突然想到我爸妈前几天发生的事,不小心笑了出来。”

  秦沐乐已脱掉西装外套,合身的衬衫衬托出男人最性感的魅力,这可是要年近三十的轻熟女才抵挡得了,如果是三龄和娟娟她们,早就尖叫晕倒了吧?

  对,她是英勇无敌的轻熟女,这点性感算什么!

  他放下茶杯,杯内是温热的茶水。

  “茶。”

  “谢谢。”

  她捧起温热的茶杯,冰冷的双手立即感到温暖,在炎夏的夜里,她居然被吓到四肢冰冷,真是太没用了,别怕别怕,他和她除了土地还能谈什么?放轻松,放轻松,谈天而已,别自乱阵脚……

  “什么事,愿意分享吗?”

  秦沐乐在右侧的沙发入座。

  他既然有住进信义之星的实力,室内装潢之大手笔更是无话可说,这个屋子里每一寸都只有“精确”两个字可以形容,是间像由装潢杂志上搬下来的高级样品屋,诉求豪华中见温馨,却没有体温和热情,反而显得冰冷死寂,这是很主观的看法,但齐一龄就是这种感觉。

  突然,她想到她家,虽然朴实简单,但光一个用塑料保护套罩着的电视遥控器,都比这里的任何物品来得有温度。

  这是他住的地方,但完全没有家的气息,这男人总是挂着笑,但他的笑容真的有传进心里吗?还是和这间房子一样,是这么的富丽堂皇,却让人感到孤独寂寞——

  吼,够了!她心疼个什么劲啊?!这是秦沐乐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她一个外人用不着想这么多吧?!

  齐一龄有点气恼自己,迅速回过神,回答他的问题:“哦,就前几天我爸提到卖山坡地的事,说就算要和银行借钱,都要买间帝宝让我妈享福,结果被我妈回绝了,她说宁愿留着地种菜,全家健康最重要,重点是他们这一番内心大剖析之后,感情瞬间加温到沸点,我一想到他们像热恋的年轻人抱在一起,就不自觉笑了出来。”

  她的表情活灵活现,清澈的双眼盛满对家人的关怀,让秦沐乐不禁嘴角扬笑。

  “你们家每个人都充满活力。”

  齐一龄亮着开朗的笑容。“我们家人口多,加上仓管和助理们,吃个饭都要摆两大桌才够,你一言我一语的,自然活力十足,其实真的很吵耶,我有时候想安静想事情时,还要特别躲到茶园放风呢。”

  “所以那一天我耽误你想事情了?”

  秦先生反应好快,齐一龄挥挥手。“当然不是,那天是我爸妈去南部进香,我是他们的职务代理人,他们不在家,茶园的工作就是我的工作,我要放下所有正事,帮他们照顾菜圃。”

  “难怪你不是很熟悉的样子。”

  齐一龄很困窘地笑了,想想真的很尴尬。“哎唷,我真的不是故意把虫往你身上丢的,就蹲久脚会麻……”

  她一脸委屈,嘟着嘴,模样可爱逗趣,秦沐乐不自觉笑开,感觉渐渐清晰。

  这就是关键所在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自己的节奏会被她打乱,他静不下心和她讨论山坡地买卖的事,只想和她聊天、听她说话、看着她笑,甚至跟着她一起笑,他不得不去审视,齐一龄恐怕就是拿着锤子打破他心防的人……

  她说着说着,话锋一转回到正题。

  “所以秦先生,我家长辈很坚持不卖地,真的没法卖给你,我知道你的想法很赞,我也觉得在台湾盖个媲美国外规模的度假村会是很棒的事,我当然也与有荣焉。我知道你收购的土地中,版图只差我家那块地了,但是菜圜对我家真的很重要,我爸妈前几年退休后,原本像失去了人生重心,后来因为种菜,才找回过去的自信和笑容,我无法想象,如果茶园铲平卖人,我家老爸老妈会变成怎样?”

  这回她不只是强硬拒绝,也加了柔性诉求进去,希望秦先生能了解。

  秦沐乐凝视着齐一龄,她认真告诉他家里长辈对土地的情感,他虽然感受到她的真诚,但和以往一样,他激不起感动,如果是“商人秦沐乐”,他会如何面对这番告白?会怎么游说她卖地带来的附加价值,绝对胜过家中长辈的习惯问题?

  他有这个能耐扭转她的想法,这就是他的价值所在,他的口条和心计是他在开发土地时的利器——

  “我今天不是找你聊土地的。”

  但今晚他不是“商人秦沐乐”,他只想当个一般人,一个纯粹感受快乐的一般人。

  齐一龄怔了怔。“不不不,这才是重点,你一定会提到的不是吗?”

  秦沐乐摇头。“一龄误会了,我真的只想请你帮我插盆花,你不觉得我家少了点什么吗?”

  是少了温度。

  能把家里弄成样品屋也算难得,但少了温度,感觉就是不对。

  “秦先生没和家人一起住?”

  “我父母不爱市区的吵杂,他们住在郊区,兴趣就是爬山和大自然,这点应该和齐伯父、齐伯母性情很相近才是,改天应该介绍他们认识,说不定相见恨晚。”

  “有可能哦,我老爸也爱爬山。”齐一龄客套的回应。

  两人聊着天,当然不会忘了此行的重点。

  秦沐乐单手拿出看起来很昂贵的花器放在她面前,这原本是放在一旁立台上当摆设的,桌面上除了花器,还有她上课剩下来的花材。

  圆形的花器,白玉亮透,十足有架势。

  “这是大师手艺?”如果她花插得很难看,会不会亵渎了大师的手艺?

  这是她的担忧,不过看来是她想太多了,秦沐乐可是一脸淡然。“我不懂这个。”

  “家里的装潢你没参与意见?”

  “只是住的地方,不需要意见,床和沙发舒服才是重点。”

  “哦。”

  秦沐乐瞅着齐一龄,性感的薄唇轻轻扬起。“你的想法呢?如果这是你家,你会怎么改造?”

  喂,这问题也太奇怪了吧!

  “呃……”

  她怔着,瞪着他,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不过她不用担心场面会不会变得尴尬,因为她肚子很饿很争气,居然时间抓得刚刚好,“咕噜咕噜”热闹作响。

  这房子也不知是不是太大、太没温度了,回音很严重,她胃里一波接一波的抗议声浪,两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呃,算了算了,这也是解套方法的一种吧,哈哈哈……

  她红着脸,苦笑。“不好意思,我赶着上课来不及吃晚餐……”

  秦沐乐是绅士,不会取笑小姐。“泡面可以吗?我应急的泡面口味还挺多元化的。”

  齐一龄脸皮薄,不可能要屋主动手泡给她吃,虽然在人家家里吃泡面很奇怪,但总比刚刚那个话题好。

  “呃,厨房借一下可以吗?我自己泡就好了。”

  秦沐乐是绅士,不会和小姐抢厨房。“当然,这边请。”

  她不好意思补了句:“等吃完泡面,我再帮秦先生插花哦——”

  哼哼,泡面吃完她就会想办法闪人!齐一龄心中暗暗盘算着。

  只不过,他是奸商,她却不是,她个性爽朗喜怒形于色,秦沐乐怎会看不出她的打算?

  不过那偷偷计划的得意模样实在太有趣了,即便是秦沐乐这种没血没泪的无情人,都舍不得戳破。

  他心情喜悦,带着她来到厨房,这一瞧不得了了!

  “哇~?”

  惊叹声绵延不绝啊!

  欧式系统家具,白色镜面烤漆!

  齐一龄怔怔地站在厨房入口目瞪口呆。

  天啊!这厨房实在漂亮到让女人喷眼泪,这要是被二龄和老妈看到,一定会开心到晕倒!齐家女人就数老妈和二龄的手艺还上得了台面,她只要负责欣赏就好了!

  “你开伙吗?”

  “不开。”

  “很好!秦先生,您这样就对了!这真的太美了!这里哪怕只是沾上一点儿油烟,都是种亵渎!”她戏剧性地抬起下巴,说得好神圣。

  她表情生动,挺身为他家厨房护航的决心,逗得秦沐乐噗哧大笑,这一笑不得了,他笑到全身抖动,好像一辈子没这么笑过,还很自然搭着她的肩,齐一龄侧身看他,这男人笑得有点夸张……

  “很好笑吗?”她不悦的挤眉。

  秦沐乐笑到快喷泪了。“很好笑。”

  齐一龄眯起眼。“你笑点很低哦?”

  秦沐乐笑容缓缓敛去。“一龄是第一个说我笑点低的。”

  实情是很少人看过他大笑。

  齐一龄看着他,突然觉得他的眼神有些伤感?

  这可不妙……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