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炒爱投资客 第5章(2)

作者:伍薇
  她骑虎难下的委屈,逗得秦沐乐开怀大笑,进来提醒老板开会的陈秘书又被吓出一身冷汗。

  怎回事?三温暖吗?一下子摆个大便脸,一下子又开怀畅笑?

  “执、执行长,开、开、开会了……”

  秦沐乐不用看表,他体内内建的时钟也在提醒他和投资部开会的时间已到。

  这是种新的体认,他竟然因为某个人,而想取消最在意的会议?说真格的,齐一龄到底在他身上下了什么蛊?

  “一龄这么果断拒绝新朋友的邀约,着实伤了我的心,我会再找时间拜访,表达我的真心诚意。”

  秦沐乐听到电话那头的齐一龄大声抽气。

  “呵呵呵,秦先生,您……您太客气了……”

  “就这样说定了,改天见,一龄。”

  秦沐乐结束通话,起身开会,情绪整理之快,只在0.1-0.2秒之间。

  一旁的陈秘书狐疑的皱起了眉头,所以老板情绪变化如此巨大的原因,居然是齐家的一龄小姐?

  不会吧……

  老板当真要祭出美男计,迫使齐小姐妥协卖地?

  她不得不这么想,因为实在说服不了自己,有感情缺乏症的老板会对齐小姐动了真心……

  而电话那头的齐一龄放下手机后,无力地趴在办公桌上,抱着头哇哇尖叫。

  “大姊你没事吧?”

  二龄走进办公室,就看见大姊这副失控的模样。

  “死定了——死定了——他到底想怎样——他到底想怎样啦——”

  二龄就算没亲耳听到刚刚那通热线,也猜得出大姊这种被逼到墙角的抓狂和气馁是因为谁。

  她的嘴角勾起笑容,愈来愈期待看到大姊和秦大哥之间擦出来的火花了!

  要制造火花并不难,只消一通电话。

  二龄打了通电话给秦大哥,以恳求的语气说——

  “秦大哥,真不好意思打扰你,大姊今天去上插花课,但家里的车子都被开出去了,可是她就快下课了,如果来不及到市区的小区大学接她,她就要转三班客运才能回家,回到家都快十二点了,我们认识市区的人有限,才打电话请秦大哥帮忙。唉,真伤脑筋,偏偏志贤哥到桃园出差了,否则他一定会去接大姊的,不过没关系啦,如果秦大哥忙,我还是可以请志贤哥赶去接大姊的,反正桃园离台北又不远。”

  二龄这招叫激将法吗?

  反正她成功了,秦沐乐离开晚宴抛下商总理事长,还有一堆经济部的高官,在齐一龄下课前,赶到小区大学门口等人。

  黑亮的BMW搭上倚靠在车旁等人的大帅哥,这画面别说让下课的女同学群情激“奋”,连来小区大学运动的婆婆妈妈都红着脸驻足观赏。

  是在拍电影,还是拍广告呢?一干女性好奇猜测着。

  所谓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所有欣赏美景的女性同胞都不敢过于靠近,但每双眼睛都盯着前方高大伟岸、俊美潇洒的秦沐乐不放。

  所有视线全聚在同一个点,形成特殊奇观,齐一龄才刚踏出学校大门,看到的就是这副状况……

  “不是吧?!”

  那个男人朝她一笑,果真秦哥哥笑了,花儿都谢了……

  “呵……”她傻笑回应。

  齐一龄停住脚步,要不是双手都抱着花,真的很想揉揉眼睛看自己是不是瞎了?还是饿过头?晚餐她还来不及吃,就搭着三龄的顺风车上课,说好下课后二龄要来接她的,但怎么还没到?

  现在该怎么办?

  秦沐乐不会这么巧来这里等人吧?

  如果不打招呼闪一边去,会不会很没礼貌?

  她可以闪人吗?

  她踌躇着不敢向前,一身正式西装的秦沐乐却在此时站直身,笔直朝她走过来,那完美的身材比例、自信的笑颜和步伐,齐一龄知道,自己成了众多女性同胞羡慕又嫉妒的对象了……

  “晚安。”秦沐乐勾着笑,发现她目瞪口呆的模样,很有卡通式的可爱和喜感。

  齐一龄一贯轻松的打扮,衬衫牛仔裤,束着高高的马尾,手上抱着许多他喊不出名字的花材,缠绕她的都是清新可人的花香。

  “晚、晚、晚安,秦先生……怎么这、这、这么巧?”

  “巧?”

  秦沐乐伸手拨弄她被风吹乱的刘海,齐一龄瞬间成了石头人!

  “不巧,我是来接你下课的。”

  啥米?!

  齐一龄差点没尖叫。“为、为、为什么?”不对,问题是这男人怎么知道她在这里上课?

  秦沐乐觉得舒畅极了,不管他们之间那种理不清的感觉为何,能肯定的是,和她在一起,连夏日闷热的空气都变得清新。

  “二龄打给我,请我来接你下课,否则她就会让人在桃园出差的李副总回台北接你。”

  提到李志贤,让秦沐乐相当不悦,但快吓死的齐一龄并没察觉他眼中的犀利,反而顺着他的话说——

  “其实可以让李志贤来接我就好,麻烦你我会很不好意思……”

  秦沐乐危险地眯起眼,李志贤对他而言,就像根扎人的鱼刺,鲠着总是不舒畅。

  “看来一龄还没真心觉得我们是朋友?”

  朋友?!别了吧……她不想被自己狂飙的心跳整死。

  如果有个男人像是你梦中的白马王子,又时常出现,对你嘘寒问暖不说,还老是用低沉性感的嗓音说着暧昧不明的话语,你会怎样?!是享受?还是吓个半死?!

  她干笑。“秦先生太客气了,我和李志贤的关系是从小用拳头打架建立起的,加上他天天吃我家的菜,由桃园赶来台北接我,并没什么大不了……倒是您,您刚结束宴会吧?”

  秦沐乐身上的西装比一般的上班用服还要正式许多,看也知道绝对不是他平常上班的穿着。

  “如果要来接一龄,宴会又如何?”他认真的黑阵凝视着她。

  哦,天啊,这男人能不能别一直对她说情话啊……害她只能僵着身体,挂着傻乎乎的笑

  “我们上车。”

  秦沐乐突然伸长手臂搂着齐一龄的肩膀,带着她往BMW走了过去,齐一龄的脑袋瞬间格式化,变成一片空白。

  “谢谢……”

  其实严格来说,他的碰触就算有暧昧,也只是微乎其微的暧昧,仍保有他贯彻始终的绅士优雅,不会让女生觉得不舒服,反而有种被尊重、被珍视的感觉……

  哇,别想了,她知道她快疯了!

  两人上了车,插花课的花材让他接手妥当地放在后座,BMW七系列虽然内装宽敞,也还是密闭空间,真皮座椅的气味和他身上的刮胡水融合成难以形容的男人味,是足以迷惑女人心的致命武器,她缩在最角落,强撑着最后一丝理智。

  “原来一龄在学插花。”

  “呃,是啊,陶冶性情嘛……”

  “就像整理菜圃一样吗?”

  “不太一样,整理菜圃是帮长辈的忙,插花是真的兴趣,不过才刚学,技术还很拙劣。”

  “那代表进步空间还很大。”

  “是啊……”

  “我还没谢谢你下午请娟娟送菜到公司。”

  “不客气,我听娟娟说了,秦先生太客气了,还特地由会议中暂时离开和她致谢,”娟娟转述过程时,是边尖叫边傻笑,差点没晕倒。“只是很普通的菜,唯一的优点就是生机不洒农药。”

  秦沐乐噙着笑。“绝对没喷农药,否则哪能让菜虫如此肥美。”

  “是啊……”

  提到菜虫,就不得不想到那个意外之吻……

  齐一龄柔嫩的双颊胀得红咚咚的,她缩得更角落了,目不斜视直直盯着前方。

  “我家菜虫是有名的肥美……”东扯西扯这也能聊,真是够了……

  “娟娟送来的菜放在公司的中央厨房,明天中午加菜,新创委外高薪挖角的厨师手艺不错,一定能将娟娟送来的空心菜和南瓜变身为最可口的菜肴,如果一龄肯赏光,明天可以一起吃午餐。”

  齐一龄当然马上拒绝。“呵、呵、呵……”这干笑好比吃了一斤黄连般的难看。

  “秦先生太客气了,新鲜蔬果怎么料理都好吃。最近进口货柜比较多,我实在抽不出时间,秦先生如果喜欢我家种的菜,只要有人到市区办事,我一定请人带菜给您。”

  开玩笑,她恨不得有多远闪多远,不想和他有太多接触,他就像是一株妖美的罂粟花,散发着最迷人的风米,蛊惑着诱人沉沦……

  秦沐乐不是没察觉到她的闪躲,如果要理清他们之间那莫名的感觉,他必须制造更多相处的时间,不是在谈判桌上谈论公事,而是要理清两人之间的心意。

  秦沐乐二话不说,车子转了大弯,毅然滑下交流道。

  修改路线的当下,齐一龄立刻发现了,她皱着眉。“秦先生要走省道吗?这时间高速公路应该不会塞车……”

  有了坚定的想法后,秦沐乐性感的薄唇勾起愉悦的弧度。“我想想我家正好少了一盆花。”

  她再皱眉,心凉了一大半。“所以?”

  “既然花材和人材都有了,一龄何不先到我家插盆花再离开?这也算是物尽其用。”

  啥米?!

  这下齐一龄的脸色可热闹了,由红翻白,再由白胀红,说什么她都不能去他家,也没必要去他家吧?!又不是多熟的朋友!

  “不好吧……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工作呢……我看改天如何?至少等我学得差不多了,我再特别为秦先生的办公室准备一盆盆花送过去如何?”

  “不,这个时机刚刚好,择日不如撞日不是吗?”秦沐乐摆明一副“上了贼船哪能让你半路下船”的坚定。

  不要啦……

  “但是,秦先生,时间真的太晚了,都快十点了,要是去你家,我再回家可能就半夜了……明天又是忙碌的一天……”

  红灯停,秦沐乐侧身凝视着她,嘴角勾着打趣的笑意,黑眸却认真无比。“过了今天,我还能这么容易邀请你上车?”

  “当然可以!我们是朋友嘛!”她用力承诺,只要能平安回家,要她说猪会飞,都说得出口!

  秦沐乐大笑,虽是掳人的勾当,却有着再好不过的好心情,车子直直往前进,但这绝对是往信义区的道路。

  二龄,你害死大姊了……

  “你不会是住在信义之星吧?”她随便猜,反正豪宅随便抓一栋。

  “宾果。”

  齐一龄叹了口气,年近三十就是有处变不惊这个好处,方向盘是由他掌控,硬去抢也很难看,倒不如顺着他的心思走,反正想也知道,拐她去他家,铁定也是为了土地的事。

  这个男人是不会放弃的。

  她看着车窗外飞逝的街景,心情沉重,沉默不语。

  “不抵抗了?”

  “不了。”

  “放心,我不会吃了你。”他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刘海。

  齐一龄因为这个碰触再度石化。

  而秦沐乐却因为自己的承诺,困扰心虚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