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炒爱投资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炒爱投资客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星期日晚上,男人们在“秘密”聚会喝酒谈天。

  当然,山坡地收购是目前最关心的话题,另两名好友对秦沐乐的投资计划充满信心。

  只不过……似乎不如预期。

  雷聂问:“克丞说天下的地很棘手?”

  “雷风建设”在沐乐收购山坡地后,将全面接手度假村的营建工程,这一直是他们的合作模式,蓝克丞则负责证照申请和所有法律上的问题。

  三个行动派的男人早已妥善规划好所有细节,只是负责收购土地的秦沐乐,这回却踢到铁板,收购进度仍在原地踏步。

  这是未曾有过的事。

  身为好友,他们更想知道的是,他是真的“踢到铁板”了?毕竟人生总有几块铁板要面对;还是……有什么“心情上的转变”干扰了他?

  一旁的蓝克丞附和道:“聂聂,当然棘手喽!连浪漫的玫瑰花和法国进口巧克力都被退回来了,你说齐一龄是不是很难搞定?从没遇过一个女人这么绝情的!”

  雷聂光听就知道这华丽丽的安排是出自谁手。“你送的?”

  “当然。”蓝克丞得意地扬起眉。“你以为小沐沐有这么浪漫?”

  雷聂观察安静不语的秦沐乐。“她退还给你?”

  当事人没回话。

  “就是啊,齐一龄真是伤透我和小沐沐这两个情场浪子的心呐——”蓝克丞帮好友的空杯注满威士忌。“来,喝酒喝酒,干么一脸委屈?这世界还是有一堆女人爱着小沐沐的,不差她一人。”

  蓝克丞豪爽的举杯,一整个晚上沉默比发言多的秦沐乐,继续沉着脸,喝酒速度倒比平时快了许多。

  小沐沐绝对不是贪杯之人,这能解释为借酒浇愁吗?

  “小沐沐觉得今天的威士忌特别好喝吗?”蓝克丞坏心眼的捉弄,难得啊难得!

  在他们三个男人里,秦沐乐的EQ是最被推崇的,他不像雷聂一样阴沉黑暗(笑脸底下其实差不多吧?),也不像蓝克丞一样吊儿郎当游戏人间(这倒是真的!),不过,秦沐乐今天却一脸阴沈,完全和优雅沾不上边,倒像是被踩到痛处的猛兽,独自躲在阴暗处舔伤口,不许旁人打扰。

  雷聂看进眼里。“收购的事干脆由我来搞定?”

  沉默不语的秦沐乐总算开口了,深邃双眸闪过让人窒息的厉光。“你认为我办事不力?”

  雷聂大笑。“看,这不就说话了吗?”

  蓝克丞摇头再摇头,聂聂就是这样,不顾虑别人的心情,他要小沐沐说话,就往人家痛点补上一脚就对了!

  由雷聂来处理这件事,或许会让事情变得迅速又容易,他是没血没泪只有银子的资本家,收购土地,他只求结果,过程哪怕会动用到黑道,让地主怨声载道也不介意。

  因为雷聂的强势,之前就引发过不少新闻事件,身为“雷风建设”的律师,那阵子是蓝克丞最悲惨的回忆,不知死掉多少脑细胞。

  幸好雷聂同意和秦沐乐策略联盟,正式由“新创开发”负责“雷风建设”的收购计划,也因为这样的转变,蓝克丞才得以回到吊儿郎当浪荡子的生活质量。

  秦沐乐很清楚,齐家的事,他不会让雷聂沾上一点边,至于是为了什么?

  因为这是他的工作,仅仅如此。

  只是内心的烦躁却是他无法说服自己的,他无法默视那种异样、不曾有过的感觉。

  菜园事件后,他总不自觉想到齐一龄和李志贤的关系,他们状似亲昵又熟悉的互动很碍眼。

  她冲着李志贤笑、她冲着李志贤发脾气……然后再想到他和齐一龄相处时,气氛僵硬凝重,就像隔着一道鸿沟,他闷着气,嗤鼻不屑这样的差异,却又更想知道自己转变的原因。

  “齐一龄的事我会负责,你不用插手。”秦沐乐说,语气像没温度的礓尸,警告意味浓厚,在理清想法之前,哪怕雷聂和他再友好,他都不许雷聂接近齐家。

  雷聂了然一笑。“当然,这是你的专业,我们随时等着。”

  他说的明明是“收购的事”,沐乐却直接点出“齐一龄”?

  个中滋味,听到的人都心知肚明,虽然齐一龄是地主,用她的名字来解释并不为过。只是,沐乐怎么看都像是百密一疏,泄漏了让他失去理智,借酒浇愁的主因。

  聪明的蓝克丞当然明白聂聂的小把戏喽,他笑嘻嘻地说——

  “这事情并不难解决哦,那一大片山坡地共为三个地主持有,小沐沐已经迅速解决左右两块地了。中间齐家这块地虽然难协商,却是我们计划里最精华的一块,缺它不可。干脆就借用左右地主的施压,胁迫齐家妥协如何?左边的地主是齐一龄的亲叔叔,亲叔叔出马,肯定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秦沐乐手中的数据显示,齐一龄的叔叔绝非善类,他游手好闲,靠着祖产挥霍人生。

  齐一龄的父亲是长男,和自己的四弟往来并不密切,要是用上蓝克丞的提议,他很肯定以叔叔的破坏力,肯定会带给齐家极大的困扰……

  “你以为呢?小沐沐?”

  秦沐乐并没有回话。

  雷聂和蓝克丞能感到秦沐乐的挣扎,虽然他们都觉得这般挣扎太无聊了。但,既然是好友,就得倾全力支持,这晚的聚会,就在秦沐乐阴沉沉的心情下结束。

  不好的心情,并没有随着黎明到来而有个新的开始。

  第二天,秦沐乐仍挂着阴沉沉的脸出现在新创开发,这可让陈秘书吓出一身冷汗,她这个老板向来喜怒不形于色,鲜少看他这样赤裸裸表现真正的心情。

  陈秘书将黑咖啡轻放在老板面前,小心翼翼盯着他的表情,开始报告今天预定的行程——

  “十点投资部会议;中午和投审部的秘书长有约;下午三点各部门主管会议;晚上商总的晚宴已备车在七点出发,另外,刚刚叶小姐请人送了起司蛋糕过来。”

  秦沐乐喝了口黑咖啡,说:“投资部的会议十五分钟后开始。”

  陈秘书立即点头。“是,我马上通知。”正要转身,又突然想到。“执行长早餐吃了吗?还是我切块叶小姐的起司蛋糕?”

  秦沐乐阴暗的表情没因为女友而有任何变化。“不用。另外,告诉张协理,山坡地的事李志贤知道了。”

  原来这就是老板心情不好的主因?陈秘书表情也跟着凝重。“是。”

  只是怪的是,一向把挫折当吃补的老板,从没被工作上的挫折影响过心情啊?

  “执行长,那我先出去了。”

  陈秘书离开后,秦沐乐打开计算机,开启“新风”计划的档案,这是度假村的案名,用新创和雷风各选一个字合成。

  原先的进度规划表,在收购土地后,雷风将立即破土动工,但他的工作并未结束,还要针对未来经营模式和团队再三协调,这个团队也是“新风”计划的另一组投资者,他们是国际上享有盛誉的饭店集团,以打造全包式度假村起家,在全球拥有十个以上的人气度假村。

  秦沐乐很清楚这个计划必定可以得到预期中的利益。

  LINE的讯息提醒声响起,秦沐乐拿起手机,看着来自叶琳的讯息,“早安亲爱的,早餐吃了吗?看到我的新作品起司蛋糕了吗?主厨说我可是他最得意的学生,希望你会喜欢。”

  秦沐乐放下手机,并没有回讯,表情依然冰冷沉默,他目光再回到计算机屏幕上,看着“天下仓储齐一龄”的地主资料,迟迟收不回神。

  他在感情上有着无药可医的缺陷,这源自于多年人际压力的累积。

  出社会后,他一手打造了新创奇迹,录用和他同样聪明的工作伙伴,用短短不到十三年的时间,在开发投资市场上闯出不允许任何人漠视的成绩。

  多年来,面对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他算计别人,同时也承受别人的算计,这股力量像反噬的巨浪,在他身上产生了可怕的变化。

  除了家人和长年相伴的好友之外,他再也感受不到外人对他的情感,哪怕是真的付出真心,他的心房还是习惯性地紧紧关闭,像自我防卫的防护罩失灵般,他关闭自己,不肯跨出去,也不让外人探入其中。

  心理医生说爱情的力量很伟大,建议他恋爱,所以他交女朋友,找寻可以突破他心房的情人。叶琳很好,条件很适合他,但他很清楚,叶琳并不是那个拿着锤子敲破防护罩的人。

  然后,齐一龄出现了,虽然他还理不清自己的想法,感情上的缺陷除了阻碍他去感受别人对他的好,也让他失去感情的判断能力。对于工作,他可以很理智、很自信、很成功,但面对感情,他却笨拙得可以。

  怪异的是,他可以明白看透,对齐一龄的想法虽然莫名其妙,不过,这股力量确实大过于他对叶琳的。

  所以,齐一龄会是那个拿锤子的人吗?

  他拿起手机,发出一条LINE,对象不是期待他回讯的女友,而是那个让他理不清情绪的女人。

  “空心菜卖吗?”

  没多久LINE的讯息声响起,秦沐乐的嘴角上扬,这是摆了两天臭脸后的第一个笑脸。

  “自用,不卖。”

  “丝瓜卖吗?”他再发讯息,李志贤就拿了空心菜和丝瓜。

  “……”

  秦沐乐喝了口黑咖啡,挑衅地打了一排字。“两家人吃不了那一整片菜园的收成。”

  “有仓库的大家可以帮忙,不劳您费心。”

  他挑眉。“每天自取呢?卖不卖?”

  “不卖。”

  “价格好呢?”

  “不卖!”

  他笑开了,祭出必杀招。“那找齐妈妈买菜呢?”

  等了五分钟,齐一龄没有再回讯,他关掉LINE,放下手机,有种意犹未尽的失落。

  手机却在这时候响起,看着来电号码,秦沐乐闭上眼,手扬着胸口感受心加快的愉悦,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忘记心跳加快是什么感觉了。

  他接起电话——

  “一龄。”

  齐一龄吓了一跳,没想到秦沐乐这么热情。

  “呃……秦先生,如果你真的要菜,娟娟今天会去市区办事,我请她送到你的办公室,千万别惊动到我妈妈。”

  齐一龄是来投降的,在深思熟虑之后,还是打了这通电话,这男人是披着羊皮的狼,狡猾得很,真让他打给她娘,以她娘崇拜帅哥的性格,说不定会邀请人家天天来家里吃饭,那她可受不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怕齐伯母天天邀请我去你家吃饭?”

  就说嘛!秦沐乐是匹聪明狡猾的狼。

  “呵呵呵,”她笑得很干涩。“秦先生怎么会这么想?”

  “这是合理的猜测。”

  她继续干笑。

  秦沐乐漾开愉悦的微笑。“既然如此,怎么不是一龄亲自送呢?行贿也要本人不是吗?”

  电话那头的齐一龄头发快被自己抓光光了。“呵呵呵,我没空呢,实在不好意思承认,我也是日理万机的CEO喔!”

  秦沐乐可以想象她的模样,有些气馁、有些气恼,但更多的是不想言败的决心。“那何时我们两个日理万机的CEO可以相约吃个饭?保证不谈土地的事。”

  齐一龄拍拍胸口,这男人连嗓音都魅力妖惑十足。“秦先生客气了,我想应该不需要。”

  “总得让我谢谢你送来的菜。”

  “那我还是让娟娟别送菜过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