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炒爱投资客 第4章(1)

作者:伍薇
  齐一龄正在翻土种菜,老爸老妈今天跟宫庙团到南部进香,所以照顾菜园的任务轮到她身上。

  比起公司业务,老人家在乎的反而是这片菜园的有机蔬菜瓜果,怕天气太热、水分不够,更怕一日不除虫,叶面让虫虫给咬伤,心会不舍。

  老爸老妈倾尽全力照顾这些蔬果宝贝,所以她只能把正经工作交给仓管和妹妹们,一大早就蹲在菜园里除虫、浇水、采收、翻土、种菜,完成老爸老妈所交付的工作。

  六月,天气热不在话下,这样的大太阳她早习以为常。

  她不怕太阳晒,却怕极了菜园里的常客——毛毛虫和菜虫会不长眼爬到她身上,所以只要来到菜园,她一定全副武装。

  整套装备包括,长袖长裤工作服、袖套、斗笠,再绑个大花布在斗笠上遮住脖子,全然就是采茶姑娘的装备。老妈说要捉虫子,她还备有专用镊子侍候,面对这些蠕动的软件动物,即便是仓储物流界的女英雄齐一龄,还是会全身发毛不舒服。

  尽管如此,其实来菜园忙碌也是好事呢!

  这里安静,妹妹和助理们不爱这种无趣的工作,所以来菜园种菜反而是她难得的思考空间,想想事情,享受一下孤独静谧的空气,有点像是心灵沉淀。

  不过呢,今天却沉淀不了,齐一龄双腿开开蹲在地上,姿势不雅不说,目瞪口呆的表情也很难看。

  秦沐乐笑看着蹲在地上的她。

  “早。”

  他见过她好几种模样,开堆高机和开休旅车时很帅,许多男人都比不上她的速度和潇洒,和李志贤吃饭时,裤装造型保有一贯的利落,但淡雅的妆容却勾勒出难得的女人味,而现在呢,瞪大双眼很有精神,尽管像是忙于农务的村妇,但还是一样元气十足吸引人。

  “她们说你在这里。”秦沐乐摆出招牌的无辜貌。

  “谁?!”

  吼,到底是哪个家伙把她卖了?!在昨天把礼物丢还给他后,她压根儿没想再和秦沐乐面对面!

  “你妹妹还有助理们,对了,仓管主任阿宽还好心问我需不需要带路。”

  这是多么可怕的事,这男人居然对她的家人如数家珍?

  更可怕的是,她的家人居然没察觉这男人虚假的表相下,其实是个无赖,还恨不得把他们凑成一对,最好明天就结婚生小孩!

  她仰头瞪着他,处在很尴尬的状况。

  她发现一只很肥美的菜虫,如果这时候起身赶人,菜虫就会跑掉,她虽然不了解漏网菜虫会造成多大损害,但她很清楚,要是老妈发现她的宝贝空心菜被虫虫啃伤了,她铁定吃不完兜着走。

  哼,况且她也没必要大张旗鼓赶人,动作愈大,愈显得矫情,他还会以为她有多在乎他呢,冷淡才代表真相,这是心理学。

  “秦先生,今天大驾光临,又有何指教?”她语调又生又冷,希望能惊骇到不受欢迎的客人。

  秦沐乐当然能感受到她的不友善,但他是不屈不挠的生意人,怎可能因为这点刁难就退让?

  “只是过来看看你。”他的语调低沉,性感得彷佛在情人耳边说情话。

  这句话说得暧昧,但她很清楚,这几个字的组合根本毫无意义。

  这就好像保险业务员会紧追着客人不放一样,当然,秦沐乐是比一般保险业务员还要厉害几万倍的狠角色,所以他才会追来菜园,想想,也就不意外了。

  “如你所见,我现在不方便招待客人。”齐一龄也不客气,直接下了逐客令,手上的镊子挟起大菜虫。

  恶!救命啊!好恶心啊……

  这些反应都在秦沐乐的预料之中,她本该这么冷漠,如果她突然奉茶示好,他才会觉得奇怪。

  她就像死守地盘的母豹,对于入侵者绝对是拚死命反击。

  “一龄太客气了,都见过这么多次面了,不用当我是客人。”

  齐一龄抬头,眯眼审视就算大热天穿西装,还一副如沐春风般清爽的男人。

  一龄?他们何时这么熟了?

  ““秦先生”,”这三个字她说得好用力。

  “我干脆说清楚好了,我并不想变卖土地,您身为日理万机的OEO,实在没必要把时间花在不可能成交的生意上,或许这块山坡地真的很有远景、很值钱,但你也看到了,我们种菜种得很快乐,而且我们并不缺钱,也不想把这块山坡地的菜园全部铲平出售,你这样一再打扰,真的会造成我的困扰!”

  一番义正词严之后,即使镊子还挟着抗拒蠕动的大菜虫,齐一龄还是觉得自己好棒好犀利。

  秦沐乐享受着被人拒绝的新鲜感,他周遭的好友都认为,他的个性有严重瑕疵,他太习惯掌控一切,精准算计每件事,不允许任何意外,这样的人生反而显得单调枯燥,对于以上论述,他向来嗤之以鼻,觉得这样才是正确无误,分分秒秒都是对自己的挑战。

  不过认识齐一龄后,却有了不同的解读,她认真工作、认真拒绝,同时也认真和他大小声。

  这是很难得的体验,在过去的经验里,没人可以和他大小声,所以此刻的秦沐乐很兴奋,像小朋友期待新玩具那样。

  “一龄这样说就太客套了。”

  他甚至会担心她一直仰着头,脖子酸不说,也会减弱他极为欣赏的战斗力。他好心蹲下来,要斗嘴、要大小声也比较痛快。

  只是他自以为贴心的动作,却吓了齐一龄一大跳。

  吼,经过昨天强行拉手的震撼教育后,他突然靠近,当然会吓到她!

  只见齐一龄大力抽气,想退后,却重心不稳往后一倒,屁股着地,她闷声惨叫。手上的镊子却在此时松开,原本挟在镊子上的那只肥美菜虫呈抛物线直直落在秦沐乐身上——

  啊啊啊啊啊……

  殊不知这声尖叫是属于齐一龄?还是秦沐乐的?或者其实是大菜虫的?!

  这算惨况吗?

  不不不,当然不是,惨况还在后头呢,秦沐乐由于是蹲姿,西装外套敞开着,这一敞开就像个大漏斗,肥美的大菜虫居然神准地掉了进去!

  啊,这算惨况了吧?

  当然不!当然不!如果这样也就算了,男人呗,捉起丢了也就没事了。

  偏偏秦沐乐也不爱这种软件动物,说不爱还是客气了,当然别想他徒手捉虫。

  不过,他是个稳重的大男人,遇到这种鸟事不可能哇哇乱跳,也因为不会哇哇乱跳,所以呢,大菜虫就黏在他的西装外套和白衬衫之间……

  嗯嗯,没错,这才叫惨况。

  齐一龄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地摇着头,一脸青白瞪着秦沐乐结实的胸膛,两人表情都是惊惧。

  没办法,之前大菜虫黏到她身上时,她尖叫到连山坡下正在卸柜的仓管都听得一清二楚,这真是太可怕的回忆了。

  秦沐乐紧抿着性感薄唇,眉头拧着,神色复杂又难看,打出娘胎,优雅的他从未遇过这等“俊容失色”的事。

  他看着她,额头淌下一滴汗。

  她盯着他,合身的白衬衫让秦沐乐精实可口的胸肌若隐若现,呃,但胸前并没有大菜虫的踪影,唯一能解释的答案就是,大菜虫降落到更深的地方,腰吗?

  天啊!好可怕啊……

  气氛陷入诡异的僵局。

  秦沐乐双拳握紧,涩涩地开口,“这你不处理吗?”

  “我?!”

  齐一龄拚了命摇头,老天爷!她怎么可能处理得了?!想到之前的惨况,她腿都软了,爬不爬得起来还是个问题。“呃,我说秦先生,您就站起来,把西装外套脱了,衣服抖一抖,它就掉下来了。”

  秦沐乐眯起眼,计算可能的结果。“如果卡在皮带上呢?”

  她瞪大瞪,卡……卡在皮带上?!“呃,那、那就用手捉……”

  “不可能!”他立刻拒绝,姿态僵着,连动都不敢动。

  齐一龄瞪大眼,急着说:“但是如果你让它一直卡在皮带上,它会不会掉到裤子里啊?!”

  天啊!那多可怕,如果掉到裤子里……

  哦哦哦哦,她开始幻想起来,同样是怕虫之人,恐惧是有渲染力的,秦沐乐也觉得这番猜测不无可能。

  卡在皮带上,随着呼吸起伏,虫自然会往下掉,在吐气腹部胀起收缩间,虫有可能直接被压死。

  白衬衫那一滩绿和压扁的虫尸,的确精彩……

  “我强力要求,这虫是你家的产物,你必须处理。”秦沐乐一脸认真地要求。

  事情发展至此,齐一龄也懂了。“原来你也怕这个?”

  她语气绝对不是恶意瞧不起,只是男人怕虫虫,她的语气忍不住轻蔑了些。

  秦沐乐倒坦然。“没错。”

  齐一龄算是开了眼界,如此坦白,比逞一时之勇,英雄不成变狗熊来得有男人气概,但重点不在这儿,重点在——

  “但是我也怕啊……”没错,虽然虫虫不在她身上,但她也好怕啊!

  秦沐乐挑眉,女人怕虫正常,但齐一龄承认起来,莫名其妙就是格外惹他怜惜。

  不过,怜惜不代表她不用处理这玩意儿。“你认为我们僵在这里,然后把彼此吓死,虫就会消失不见?”

  这情况的确很危急,齐一龄一秒见真章,虫虫如果还在秦沐乐的上半身爬行,只要脱掉西装外套,镊子一挟就能解决,反正把他当成空心菜就对了,不用觉得尴尬。

  但是,如果菜虫往下掉……

  一虫死,二则直接掉到裤子里,那就不只是脱外套就可以解决了,到时能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齐一龄下定决心。“那只有一个方法。”

  秦沐乐眯着眼,脸色罕见的死白。“请说。”

  “我帮你挟起来。”

  “请。”

  他是不是松了口气?

  的确,被菜虫缠身真的太可怕了!齐一龄爬起身,拿起飞离的镊子,再缓慢来到他面前。

  两人距离缩短了,她闻到他身上好闻的刮胡水味道,近看,才发现秦沐乐真的俊美不已,睫毛长得让女人嫉妒,皮肤好到像要出水,难怪一家女眷把他当韩星迷恋。

  “你能自己脱外套吗?”

  平平都是蹲姿,她在他面前硬是缩了一号,不是身形的问题,只能说是气势啊气势!

  秦沐乐没说话,黑不见底的眸子很黯淡。

  “好吧,我能了解这种恐惧。”她又往前跳了一步,距离又更拉近,只要抬头就能亲到人家的下巴……

  啊,齐一龄一愣,赶紧低头,她脸红心跳,不懂为什么捉个菜虫也能想歪?!

  吼,她疯了吗?!她窝囊地偷偷退了半步。

  秦沐乐觉得她拘谨害羞的模样可爱极了,不过大敌当前,他虽然欣赏,也无心赞美。

  “所以?”他问,嗓音低沉。

  她深呼吸,抬头,两人真的很近很近。“我试试看能不能在不脱衣服的状况下,把它挟出来,放心,我一星期最少除虫一次,经验多的是,你放松就好、放松就好……”

  到底谁放松、谁没放松两人都很清楚,齐一龄吓坏了,除了因为虫,更因为两人过于贴近的距离,秦沐乐看着她的紧张倒感到有趣,反而转移菜虫上身的注意力。

  他看着一龄脱掉斗笠,靠近他,轻慢拉开他的外套,小心翼翼寻找让两个成功人士变得无能脆弱的菜虫。

  他鼻间可以闻到她发丝淡淡的花香,明明她不柔也不软,身上却有股柔柔软软的吸引力,这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他居然有种想拥她入怀的冲动。他失笑,恐惧让他失去理智了。

  “找到了!你不要动哦”

  齐一龄大乐,虫虫并不难找,拉开西装外套就能看到它黏在白衬衫上,

  她拿出终极武器镊子一把,轻轻松松将菜虫挟了起来,丢到专用的桶子里。说来有些残忍,这些菜虫要拿来给阿宽家里的母鸡加菜的。

  总算完成任务,她松了口气,立刻要后退走人,没想到自己却这么没用,被吓到腿软不说,居然还失去平衡,只见她直直往人家怀里栽了进去!

  “啊——”死定了!

  天可明鉴,她绝对不是故意投怀送抱的!

  秦沐乐出手接住她,双膝却因为持续僵化的动作而失去重心,一个顺势他便拥着她往后跌。

  这一栽一跌的意外拥抱,让她来不及尖叫,即使花容失色却扭转不了老天爷的捉弄,就这么……就这么……她的嘴唇、她的嘴唇,居然印在秦沐乐的嘴唇上!

  姿势太过暧昧,她压在他身上,两人的上半身紧密相贴,即使只是三秒的碰触,但接吻已是不争的事实。

  好死不死,一群娘子军刚好目睹这精彩的一幕,她们躲藏在角落,欣赏这媲美偶像剧的场面。

  天啊!他们接吻了,这是不是代表秦大哥是真心真意的?!

  噢,太感人、太浪漫了!秦大哥,哦不,大姊夫太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