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炒爱投资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炒爱投资客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时BMW745的副驾驶座车门开启,当红女主播叶琳优雅地下车,她信步走到男友身旁,柔美温顺地勾着男友的手臂,不说话,不问问题,只是陪伴,或者也可以解释成宣示主权。

  看到这一幕,齐一龄闷到最高点,好一对璧人佳偶,这能解释什么?只是印证她的想法罢了!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想要那块地,所以送礼物讨她开心吗?以为玫瑰和巧克力就能让她失去防备能力?法子用尽了,甚至不惜祭出他根本不在意、可以随意给予的暧昧?

  太窝囊了,虽然她不曾期待什么,但秦沐乐的做法,的确让她有被耍的感觉。

  齐一龄牙一咬,二话不说,直接把礼物丢在BMW745的后行李箱门上,目光冷冷,语气也冷冷,难掩斥责地说:“秦先生,你礼物送错人了。”

  她转身想走,秦沐乐却一把捉住她的手腕。

  这是一个连秦沐乐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反应,他是个感情懒得充沛的男人,除了家人和好友,即便是客人,都不能让他做出这等“关怀”的动作,但他很清楚,他不能让她这样愤然离开,为什么?啧!当然是为了土地,身为一等一的商人,他不会贸然惹毛客人。

  他低头望进她清澈的眼底。“你怎么了?。”

  男人气息直扑而来,混着好闻的刮胡水味道,竟让齐一龄有些晕眩,她近一七〇的身高往秦沐乐身边一摆,倒小了一号,她抬头,心乱于两人突然拉近的距离,心一躁热,双颊跟着染上晕红。

  天啊,怎么回事?

  她狼狈地避开眼,怒气冲冲的气势顿时委靡不振。“没、没什么……我只是送回礼物罢了。”

  她难堪不已,秦沐乐却很悠闲自然,好像随便握人家的手是家常便饭,不会有任何尴尬,是啊,都吃过饭了,不用拘谨客气了。

  秦沐乐审视她表情中的沮丧怒意,她个性开朗豁达,不会隐藏情绪,这在商场上是大忌,但他很难想象,如果齐一龄真的耍心机,那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不,耍弄心机并不适合她。

  “你在生气?”他笑问着。

  “放开我!”

  齐一龄轻轻挣扎,头一次感到慌张无措,这男人在想什么?拉着她不放,却把女友晾在一旁,他到底想怎样?!

  当然,谜底没解开之前,秦沐乐不会放手,他握着她的手腕,一边转身拿了巧克力篮上的卡片。

  “原来如此。”

  卡片上头还有店家的浮水LOGO,能闹得如此喧腾,除了蓝克丞,他想不到第二人选。不过花和巧克力不是女人的最爱吗?她却不开心,反而很生气?

  他握着她的手腕,她虽然大刺刺又阳光,却有着纤细的骨架,连手指都很漂亮,皮肤的触感更是出乎意料的光滑细致。

  他挑眉,除了小麦色的肤色不讨喜外,她拥有让所有名模美人嫉妒的好肤质。

  “你不喜欢巧克力和花吗?”

  齐一龄气急败坏,用力甩开他的钳制。“我不喜欢!”

  秦沐乐勾着笑。“为什么?”

  齐一龄下巴一扬,挑衅地瞪人。“不为什么,就是不喜欢!”

  “你太客气了,我们又不是陌生人。”

  “我可没把你当熟人!”齐一龄用力吼回去。

  秦沐乐被吼还是很开心。“我们吃过晚饭了,当然是熟人。”

  “你……吃过饭不代表是熟人好吗?!”齐一龄无法置信,原来在彬彬有礼的面具之下,秦沐乐是个无赖?

  他凝视着她,发现貌似中性的齐一龄,脸红的模样却娇美无比,她是个奇怪的组合,看似阳光开朗,某一部分却显得羞涩可爱,探索愈多就愈加发现,她绝对不像工作时那般认真刻板。

  这样的她,会让他兴起逗弄念头,就像看到可爱的小动物一样,没其它暧昧的想法。

  人的玩性呐,都会想随手逗弄小动物的,他伸出手,指腹轻碰她躁热的脸颊。

  “嘿,你脸好红。”

  齐一龄像被雷击般往后倒退一大步,她瞪大眼,这男人是怎么回事?和女生肢体接触像呼吸一样自然?

  “秦先生,请你尊重一点。”

  她连正眼都不敢瞧人家一下,抗议得有点薄弱,她说过,秦沐乐天生桃花眼,看太多会得内伤!

  被指控的秦沐乐依然愉快自在,一脸无辜。“我是关心你,怕这不自然的红热,会不会是着凉受风寒了。”

  呿,还装无辜?!这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齐一龄抬头瞪人。“我很好,谢谢你关心!花和巧克力我不需要!希望之后和秦先生的关联只在工作上!”

  齐一龄每个字都是警告,说得慎重又严厉,撂完狠话后,随后转头就走,急切得像是火烧屁股。

  坐上车后,瞪着前方的黑色帅车,她咬紧牙关,恨恨地眯着眼一噢,如果可以,她真想往BMW745的屁股撞上去!

  她知道自己很冲动,但说真的,身为齐家长女,身为天下仓储的管理者,她从没这么狼狈失控过!

  齐一龄的杀气,连站在车外的秦沐乐都能感受到。

  “哦?”

  他笑开,单手潇洒一挥,摆了个“欢迎来撞”的手势。

  气死人啊!

  能撞吗?!撞下去真的没完没了!

  齐一龄灰头土脸地发动车子,休旅车再度疾驰驶离。

  秦沐乐凝视着她落跑的方向,炯亮的黑眸闪灿着,嘴角绽露出罕见的灿烂笑容。

  “唷,车速不错。”不只车速,他也欣赏齐一龄漂亮的超车技术。

  一旁的叶琳安静观察着这一切,在她的经验里,没见过秦沐乐逗人逗得这么愉快。不,他不会逗人的,他太理智了,人生所有的事,他全以数据去评断。

  “齐小姐不是很喜欢你的礼物?”她探问。

  秦沐乐勾着笑,看着后车盖上的花束和巧克力。“是啊,我倒要好好问问蓝克丞怎会出师不利?这下情圣的招牌要拆下来放火烧了。”

  叶琳受到不小的打击,交往三个月,她很清楚这男人的爱情不在她身上,关系会持续至今,只因为她是个懂事的情人,不善妒‘不打扰他的工作,他对她像是隔着一层迷雾,尽管如此,她还是等待着,总有一天,他会用真正的爱情对待她,只是……

  没有女人会乐见自己的情人送别的女人花和巧克力,他这么说等于承认了?

  “这是你请蓝先生帮忙安排的?”

  秦沐乐但笑不语,拿起东西放回后座,上车。

  不是他的安排,但克丞多事所产生的效应,其实还不错。

  他戴上墨镜,嘴角依然勾着微笑。

  叶琳跟上车,他们有个午餐约会,因为沐乐在开会,所以她才先过来找他,没想到车子才开出地下停车场,却看见齐一龄站在总部门口,他看到她的表情就像发现猎物的黑豹一样……

  “以对待客人的方式来说,这一次,你不太一样。”自信的叶琳不会忍着委屈不说。

  秦沐乐将车开上车道,利落地超车。“会吗?”

  他挂着笑,也觉得自己不太一样,至少他不会调戏其它地主,是因为吃了一顿热闹的晚餐吗?

  以实际状况评论,他不认为对待齐一龄的方式和其它地主有何不同,这只是商场上的周旋方法,他不愿意用上“手段”两字,他不会像蓝克丞说的,以男色色诱齐一龄,所以这不叫手段,他只是搭个顺风车,借蓝克丞的礼物让齐一龄失去她的冷静,一个失去冷静的地主,不是更容易妥协吗?

  不过,在这一来一往中,他似乎也享受了调戏她的愉悦。

  “你是因为那块山坡地,才送齐小姐礼物吗?”

  秦沐乐戴着墨镜,没人看得清他的眼神和表情。“我以为女生都喜欢玫瑰花和巧克力。”

  叶琳无奈地笑了,这一刻,沐乐的心思已不在她身上。“我喜欢。”

  “所以我应该找到她喜欢的方式。”

  “例如?”

  例如?

  他还没想到要做些什么,才能让齐一龄完完全全失去冷静。

  秦沐乐没回答,他驾驭车子的方式,让BMW745成为车阵里最耀眼的一颗星星。

  “都是为了土地吗?”叶琳感到不安了。

  秦沐乐挑眉。“当然,不然会为了什么?”

  没错,当然是为了土地,不然会为了什么?

  在两人各怀心思的状况下,车子平顺地往约会的餐厅前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