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炒爱投资客 第2章(1)

作者:伍薇
  安静优雅的空间回荡着轻柔的音乐,豪华贵气的装潢,每道料理如名画般呈现在客人面前,这是视觉和味觉上的享乐,是秦沐乐的世界,和昨晚喧哗的流水席有着天壤之别,或许就是因为这样的差距,让秦沐乐在结束和齐家的晚餐后,还是会回味着那种热烈气氛。

  “你有吃过很热闹的晚餐吗?”他淡淡地问。

  今晚的烛光晚餐,地点在会员制的俱乐部,他的女伴是集美丽、性感、知性于一身的叶琳。

  叶琳是当红女主播,两人相识于三个月前一个公开的商宴场合,之后开始交往。在秦沐乐的世界里,这种拥有完美的容貌、背景、谈吐的女人,才会和他有交集,和在大太阳底下流汗工作的齐一龄完全不同。

  只是为什么他脑海里却充斥着齐一龄的各种容貌?

  像投影片,一幕换过一幕,有开朗大笑的阳光、有粉红的羞涩,还有被宠物气到火冒三丈的模样,她的表情活灵活现,像戏剧一样精彩,他一直以为天下仓储的主事者是一板一眼的严谨老板,至少前两次见面,她的确是这样的感觉。

  有精神的齐一龄有趣多了。

  秦沐乐垂下眼帘,敛住黑眸中的光亮,轻啜着美酒,很意外地发现,在经过昨夜吵闹的一餐后,他一部分的注意力还停留在那里,这是很特殊的状况,他一直以为自己不爱喧闹的地方。

  “热闹的晚餐?”叶琳柔美地漾开笑。“你是指主题PARTY吗?”

  秦沐乐扬着笑,想起昨夜热闹如丰年祭的场面——

  一群爱热闹的人,让晚餐的大锅饭有种共食的美味,有客来访,尽管齐一龄想控制场面,但三杯黄汤下肚,气氛只有更加热络,外加一只被宠坏的金刚鹦鹉,老是试图投奔进他的怀里,她眼看大失控,双手一摊不想管了,抱着鹦鹉想转身落跑,却被妹妹们拖进热闹的漩涡里。

  她们以最习惯、最自然的方式制造欢乐,大声说话、大声谈笑,对新朋友更是倾巢而出所有热情,尽管他的出现具有目的且绝非善意,但她们根本不在乎,所在乎的只有最近雨水丰沛,蔬菜瓜果长得好,招待来客正好。

  投影片最后一个画面停留在酒过三巡,微酣发呆的齐一龄。

  她酒量很差,不是习惯应酬的生意人,基本上,她只是个乐于工作的人,野心趋近零,纯粹只为了传续家族事业。

  齐一龄和他的工作态度很不同,如果哪一天,他不再为了野心和成就工作,凡事追求开心,那会是什么感觉?

  首先会先吓坏一群竞争敌手吧!

  秦沐乐不自觉噙着笑。

  “不是主题PARTY,只是很简单的晚餐、很简单的菜肴,每个人大口喝酒大口吃饭罢了。”

  叶琳有美貌,却也有难能可贵的智慧,两人交往的这段期间,秦沐乐一如所有人以为的温文儒雅,不过她很清楚,这只是一个假象,真正的秦沐乐,她相信没人看过。

  这是头一回,她在他的嘴角发现有温度的微笑。“是怎样的聚会,可以让你心情这么好?”

  秦沐乐不自觉勾起了笑。“丰年祭。”

  台北有丰年祭?

  叶琳一脸疑惑,却也听出他不想多谈,遂换了个方式。“如果有机会也带我一起去吧,丰年祭应该很有趣。”

  秦沐乐没有回答,话题已经结束,他温和的笑容依旧,只是叶琳很清楚,这笑意已经没有刚刚的真心。

  叶琳心一紧,到底是谁,能让冷漠的秦沐乐有了温度?

  “是朋友吗?”身为女友,她不得不问,却问得战战兢兢。

  “客人。”

  秦沐乐简单回答,视线却被一抹修长的身影吸引过去。

  他眯起眼,敛去嘴角的笑意。

  怎么会是她?

  齐一龄一身俐落的裤装,长发披在肩上,淡雅的妆容,显露淡淡的女人味,一改他所见过的模样。

  这是金控总公司顶楼的私人俱乐部,往来会员都具有相当的财经背景,根据他的调查报告,齐一龄只和银行有基本往来,连股票都不玩,哪来的财经背景?

  秦沐乐淡淡打量着她旁边的男伴。

  “元硕投顾”小开李志贤,那就是她的男伴?

  严谨害羞的齐一龄怎么会和有名的花花公子走在一起?

  秦沐乐抚着下颚,危险地眯起黑眸。

  叶琳顺着男友的视线望去。“沐,是元硕的李副总?”她很清楚男友的竞争对手。

  “难得巧遇。”

  秦沐乐冷冷审视,事情变得好玩了,如果李志贤因为土地开发才接近齐一龄,他倒想知道,留在她家吃大锅饭,与私人俱乐部的烛光晚餐,齐一龄比较喜欢哪一段陪伴?

  秦沐乐是行动派的狩猎者,他起身,绅士地勾起臂弯,温润地微笑。“既然巧遇,琳琳和我一起过去打个招呼?”

  叶琳点头,起身,巧笑地挽着男友手臂。“当然。”

  两人亲昵地走向前方的座位。

  这一对郎才女貌的组合,男的是高富帅的代表,投资战场上的当红炸子鸡;女的美艳动人,是有名的女主播,魔鬼般的好身材助她荣登宅男性幻想的冠军宝座,他们是名人,但更像是从时尚杂志走出来的模特儿,立刻成为餐厅的焦点。

  “李副总的女伴不太开心?”叶琳仰头在男友耳边耳语。

  秦沐乐的视线自始至终只放在齐一龄身上,他勾起唇角。“哦?”她愈不开心,代表他的机会愈大;她愈不开心,他就愈开心。

  才一靠近,就听见李志贤正口沫横飞地吹捧他以前在英国读书的所见所闻。

  齐一龄只是安静听着,表情单调沈闷,完全不像昨晚丰年祭那样精彩生动,看来这场土地战争胜利者非他莫属,势必手到擒来。

  秦沐乐带着美人停下脚步。“李副总,晚安。”那如沐春风的善意嗓音,完全没有半丝敌意。

  “啊,秦执行长?!”

  李志贤吓了一跳,所谓敌人见面分外眼红,早知道会遇到笑面虎秦沐乐,说什么他都不会来这里吃饭!

  别说李志贤的反应激烈,齐一龄也吓得不轻。

  这世界未免也太小了,吃个饭也会遇到他?!

  秦沐乐微微一笑,黑眸温和有礼,深处却蕴燃着一道厉光。“齐小姐?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你。”

  齐一龄扯着笑,经过昨夜的喧哗,他们是有比较熟了,毕竟曾大口干杯大口吃肉过,但那是酒过三巡才有的放松,她现在很清醒,面对和自己有着天差地别的人类,她真的好难有平常心。

  “呃,秦先生,你好。”

  李志贤看看一龄,再看看让许多人惧怕的对手,很难想像秦沐乐怎么会认识她?

  “你们认识?不会吧,一龄,你背着我投资期货哦?!”

  光这一句,直接说明李志贤和齐一龄关系匪浅。

  秦沐乐眯起眼,犀利深沉地打量着他们。

  “厚,谁背着你?我对期货没兴趣!”齐一龄回呛得很习惯。

  “那你怎么会认识秦执行长?!”

  “这很难解释好不好……”家丑不可外扬,她不想把家中若干色女的行径抖给外人听。

  “什么难解释?你什么都不懂,别真的跑去玩期货就对了!”

  “就说我没兴趣怎么玩啊?”

  小俩口旁若无人地拌起嘴来。

  秦沐乐的表情愈来愈凛冽,让人看了心底发毛,白玉公子飘逸尔雅的形象像是风中树叶,随时可能崩落——

  叶琳问了关键问题:“这位小姐是李副总的女朋友?”

  李志贤看到大美人双眼冒爱心,跳起身,露出讨好贼笑。“叶小姐,久仰久仰,你比电视上还要漂亮呢!”

  李志贤这样白目大胆的赞美方式,惹得叶琳无措地退后一步,躲在男友身后。

  “谢谢李副总的赞美……”

  秦沐乐眯着眼,冷着脸,让人以为是女朋友被冒犯了而不开心,连齐一龄也这么觉得。

  唉,怎么这两天她身旁的人,不分男女都得了贺尔蒙躁进症?

  “你吓到人家了啦!”她用力拉回笨蛋李志贤,并赶忙说道:“我不是他的女朋友!”这绝对不是特别澄清,只是不想让人误会她和笨蛋色胚有关系!

  李志贤看了美女笑呵呵,小heart飘飘然地。“对对对,一龄不是我的女朋友,我们只是在相亲而已,还没定数,还没定数啦。”

  相亲?

  秦沐乐审视齐一龄脸上的笑意,薄薄的唇紧绷地抿起。

  相亲?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信奉这种方式?他以为“相亲”这两个字应该陈列在博物馆里的。

  秦沐乐嗤之以鼻。

  知道齐一龄和李志贤的关系,他极度不悦,当然是因为土地的关系,否则会为了什么?

  那块地他既然起了头,李志贤会追随跟进只是早晚的问题,齐一龄和他既然是旧识,甚至有可能亲上加亲,谁能拥有那块地,答案已呼之欲出,他不喜欢这种未战而败的挫败感。

  他有战斗力和求胜欲,绝不收兵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