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炒爱投资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炒爱投资客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黑得发亮的Lamborghini停在“天下仓储”的大门口,如此华丽高贵的超跑,和一旁的货柜车、堆高机以及其他重型机械形成强烈对比。

  酷炫超跑走下一名高大俊美的男人,他戴着墨镜,五官如雕刻般深邃,墨镜下一双挑动的凤眼,让人挪不开视线。

  他的穿着时尚雅痞,加上结实精劲的身形,宛若伸展台上的SUPERMODLE,那优雅的台风,尽管只是淡淡勾着笑,都足以让任何年纪的女人脸红心跳。

  瞧,马上就有现成例子——

  “天啊天啊!我的OPPA又来了!清清,快点,快点,OPPA来了!”娟娟兴奋地哇哇尖叫。

  神级般闪亮亮的优质男人果然造成轰动,天下仓储和其他仓储公司不一样,因为主事者是女性,自然多了许多女性员工。现在机械动力很科技,女性担任装卸货柜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游刃有余。

  娟娟和清清是双胞胎,聪明伶俐,大学才刚毕业,因为父亲是天下仓储的货柜司机,两人自小就在这里长大,能当一龄姊姊的左右手,是她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一龄姊姊就是“天下仓储”的老板齐一龄,齐家一门女将,齐妈妈一连生了三个女儿,皆依数字命名。

  一龄、二龄、三龄,名字虽简单,齐爸爸倒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祖传的仓储事业当然交给女儿们,很早之前就开始指导三个女儿接班。

  齐爸爸的规划是:大女儿是总舵手,二女儿负责财务,三女儿负责业务……呃,偶尔开开货柜车也不错!

  幸好这三个女娃很争气,在她们齐心协力之下,天下仓储在一片不景气中,依然经营得有声有色,齐家老爸忙了大半辈子,总算可以放下肩头重担,牵着老婆依然纤嫩的小手游山玩水,种菜当农夫去。

  “清清,快快快,OPPA来了!”

  娟娟继续对着办公室大吼大叫,清清在办公室内也很紧张,她手上还有一线未结束的电话啊!

  齐一龄趴在堆高机的驾驶座上,嘴角勾着打趣的浅笑。

  这些娘子军团平时一板一眼,做事犀利果断,她们很清楚在面对以男性为重的仓储物流业,太过嬉皮笑脸不会得到男性的尊重,唯有专业和认真才能博得一片天,但最近这位意外的访客却挑起娘子军团的青春少女心。

  “娟娟,你的‘宋承宪’一天到晚跑来咱们天下,惹得我们鸡飞狗跳实在不好耶。”

  娟娟捧着心脏,快要不能呼吸了。

  “老大,这一定是我们今年春节开工拜得澎湃又虔诚,天公伯才会赏我们这么大的礼物!天啊,要想想看,方圆几百公里,哪有这么优雅体面的大帅哥啊?”

  在仓储物流世界的男人,呃,的确比较粗犷啦……

  齐一龄失笑,无奈摇头。“嘿,人家是要来并购咱们的土地,可不是来这里散步摆POSE的。虽然他的目标是那块种菜的山坡地,但掮客没心没肺的,难保不把我们的仓库也一并吃了,这笔交易若是成了,大家可都没工作了。”

  娟娟不觉得这是问题。“一龄姊会同意卖掉天下吗?”

  “当然不会。”

  “所以喽,那OPPA多来一次,我们的福利就多一次!清清!你在孵蛋吗?电话也讲太久了吧?!”

  娟娟扯着嗓门叫唤双胞胎妹妹。

  齐一龄想想也对,工作的确需要调剂,难得有帅哥可以观赏,的确是娘子军团几百年求不来的福利。

  她跳下堆高机,暗暗深呼吸。

  为什么要深呼吸?唉,食色性也,她再怎么端正认真,多少也会受帅哥影响,她微笑看着迎面而来的男人。

  “齐小姐,午安。”

  “秦先生,午安。”

  秦沐乐勾着友善的微笑,在闷热的六月天,他却清爽得如春风吹拂般,而穿着工作服的齐一龄,才刚卸完几个货柜,早已浑身汗。

  身为天下仓储的大小姐,齐一龄芳龄二十八,个性开朗自信,大学学的是管理,毕业后正式接管天下仓储,风评良好,外界对她的经营方式赞誉有加。

  这是秦沐乐手上的资料,要坐上谈判桌,他习惯先了解对手的背景,哪怕是感情状况(未婚且无交往对象)、食物偏好(不爱过度烹调的食物),甚至是家里的宠物(金刚鹦鹉?!)……他都必须知道。

  天下仓储占地千坪,除了已使用的土地外,尚有一块未开发的山坡地,目前拿来种菜养蚊子。

  就是这块靠山面海的山坡地让他蠢蠢欲动,此地虽是风水宝地,但他不投资灵骨塔,而是打算在台湾北部打造一座全包式度假村,有山有海,是度假的好地方。

  “呵,最近很常见到秦先生厚。”

  齐一龄挂着友善的笑,来者是客,卖不卖地在个人,要开价是他的本事……但这么常来,搞得鸡飞狗跳的,对工作品质总是不太好。

  秦沐乐摘下墨镜,那帅气的姿势又惹来众姊妹倒抽了几百口气。

  齐一龄有血有肉,当然也会受到影响,帅哥谁都爱看,但她还有身为总舵手的自知,所以不能随着众姊妹尖叫倒抽气。

  当事者秦先生显然相当习惯自己对女性的影响力,在众多爱慕的注视下,依然自在。

  “今天来打扰,是来了解上回的企划书,齐小姐有不清楚的地方吗?”

  今天是秦沐乐第三次光临天下仓储,虽然身为新创开发的执行长,不需要事事亲为,但在收购土地的初期协商上,他还是会亲自出马,代表对地主的尊重。

  第一次拜访,表达购地意愿。

  第二次提出企划案,提出丰厚的条件。

  第三次,也就是今天——

  “秦先生,我对卖地没兴趣,又怎会详阅企划书呢?”

  当然,齐一龄在欣赏帅哥之余,也不能耍着人家玩,该拒绝就要拒绝。偏偏秦沐乐把拒绝当进补,拥有不屈不挠的超强本事,他很清楚齐家不变卖土地的坚定立场,但更清楚自己的目标。

  秦沐乐嘴角勾着微笑,像无害的天使,优雅地步步进逼,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无所谓,我直接和齐小姐说明会更清楚。”

  这男人嗓音低沉性感,凑近说话就像在耳边说情话一样,纯男性的魅力更是蛊惑女性的杀手。

  齐一龄眨眨眼,心头小鹿乱撞,她对自己的胆识一向很有把握,她是长女,老爸从她读高中开始,就教导她接班的事务。在她的世界里,多得是男人,仓储业什么没有,男人最多,对她来说,和异性应对进退就像吃饭一样……

  这是头一次!头一次有男人让她想转身落跑,因为他的眼神太有侵略性了,让人没法呼吸,哪怕是公认女强人的她,在他的注视下,居然有种变得脆弱渺小的错觉?

  “我以为我表达得很清楚……我真的没打算要卖地。”齐一龄很技巧地退了一步,保持安全距离。

  秦沐乐深邃的黑眸打量着她的反应,交手第三次,齐小姐难得失去她的潇洒和冷静,脸颊跃上两朵粉红。

  害羞了?

  真难得。

  他挑眉,感到相当满意。

  这代表他有机会放手一搏,他面对的齐小姐并不是没有弱点的,只要软化她的坚持,这块地就能拿到手。或许中间会有些小波折,但胜利女神始终会站在他这边的。

  他是生意人,只要能达到目标,不用在乎手段。

  “可惜,这是很好的机会。”

  齐一龄眯起眼,这男人太危险了,姊妹的福利要顾,但她更要克制自己不会被迷惑……

  呃,再退一步好了……

  只是看到他洞悉的浅笑,反而显得自己很狼狈,她下巴用力一抬。

  “机会是留给需要的人,我并不需要,秦先生,我还有事忙,不送了……”

  围观的众姊妹听到大姊下了逐客令,无不感到惋惜,秦先生就像幅名画,看几遍都不会腻!

  “老大,不招待秦先生喝杯茶吗?”娟娟巴望地恳求。

  “老大,没错没错,来者是客,今天这么热,太阳底下不好说话吧?”清清还没看过瘾,OPPA这一离开,什么时候还会来?

  “是啊,大姊,进屋聊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