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下) 第十六章 以后越来越好(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认了亲生父母,又从皇上那儿给姨娘要到一个自由之身,季霏倌觉得很满意了,不敢再有期待奢求,没想到一来到敬国公府的庄子,得知更令人振奋的消息——母亲受到刺激晕厥醒来之后,竟然什么都想起来了。

  “这是真的吗?娘亲想起来了吗?”季霏倌忍不住捏脸,确定自己不是在梦中。

  李政欢喜的点点头,“她真的想起来了,也记得你,还急着见你,我不敢让她知道你被皇上留住了,只道你也受了惊吓,让女婿先带你回去。”

  “爹是不是也很担心?”季霏倌调皮的挤眉弄眼。“我们很好,没事,世子爷会一一向爹说明,我先去看娘亲,娘亲呢?”

  “折腾了一日,她累坏了,我教她先歇会儿。”

  季霏倌转身朝着寝房飞奔而去,可是到房门口又却步了,失去记亿时,娘亲一眼就认出她,如今呢?

  “囝囝吗?”许是听见动静,荣月华开了口,声音传了出来。

  “是。”季霏倌深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正好见到荣月华急匆匆的想下床,赶紧快步上前。“娘,你躺着就好了。”

  荣月华紧紧抓住季霏倌,贪婪的看着她,半晌,伸手缓缓拨开她左耳际的发,见到耳后一道近似花儿的胎记,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将她抱进怀里。“囝囝!我的囝囝!娘还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囝囝了!”

  “囝囝找爹娘找得好辛苦,若非夫君,囝囝很可能永远找不到爹娘。”季霏倌叨叨絮絮的说起寻找身世的经过。

  听着听着,情绪渐渐平稳下来,荣月华拉开季霏倌,温柔的摸着她的脸、头发。“你在永宁侯府的日子是不是过得很苦?”

  季霏倌摇了摇头,“姨娘将我当成亲女儿一样疼爱,老夫人也很疼惜我。”

  “我知道永宁侯不好,可是情况紧急,除了陈姨娘,我又寻不到知根知底的人。”

  “娘亲如何知道姨娘的身分?”

  “我身边带着敬国公府的侍卫,他们岂会查不出陈姨娘的底细?”

  “我都忘了,若非他们,娘亲也不可能活下来。”

  “若不是当时我刚生了孩子,身子还很虚弱,他们不得不分心保护我,大公主的侍卫根本无法胜过他们,是我害了他们。”荣月华眼神一黯,当时那些侍卫无一悻免。

  季霏倌安慰的握住荣月华的手。“娘亲不要自责,这是他们的职责,只能尽力照顾他们的家人以补偿他们的牺牲,相信敬国公府已经做了。”

  “我知道,只是想到他们为了一个疯狂的女人白白牺牲,觉得很不值得。”

  “娘亲如何发现行凶的人是大公主?是因为墨玉葫芦吗?”

  “不是,是因为她身上的香味,我才会出手偷了她身上的墨玉萌芦。”

  香味……她想起来了,难怪初次相见,她觉得大公主身上有似曾相识的味道,那是前世临死前闻到的味道……前世,想要取她性命的果然是大公主。

  “娘亲的嗅觉是不是特别敏锐?”

  荣月华笑着点点头。“只要人的身上使用香料,即使多种香料混在一起,我也可以从味道认出此人。”

  “原来我这一点本事是传承自娘亲。”

  “这些年,你受苦了。”虽然女儿不说,但是她也知道庶女的日子不好过,庆幸永宁侯夫人没有随随便便将女儿嫁了。

  “过去都过去了,我们以后要越来越好。”

  “是,以后要越来越好。”

  “我想为爹娘在辅国公府附近找间宅子,以后我可以常常回去陪你们。”

  荣月华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你已经嫁人了,怎能随意回来陪我们?”

  “夫君很宠我,他会明白我想多多陪伴你们的心情。”

  “夫君宠你,婆母应该会不高兴吧?”

  “不会的。”季霏倌一一道来辅国公府的点点滴滴——婆母心地善良、容易满足,只是简单直率了点;老夫人朱氏不长脑子,缺乏威严,偏偏又喜欢摆长辈的姿态……

  母女两个聊了一夜,聊到一起相拥而眠,而她们的男人则把酒言欢,畅谈这些年在各地的所见所闻。

  敬国公得到皇上的口谕,亲自上永宁侯府解决季霏倌和陈姨娘的事,将季霏倌的嫁妆全数归回季家,再由敬国公府备了一份嫁妆添在荣月华的嫁妆里给季霏倌当嫁妆,而季霏倌正式改名李亦霏——这是荣月华原先为她取的名字,当然,即使没有敲锣打鼓地周告天下,她的身世还是快速传开来。

  处理完这些事,左孝佟和李亦霏才从庄子搬回府里,一一向辅国公和夫人报告。

  关于儿媳妇的身世,莫晴吟早就放下了,如今得知她是敬国公的外甥女,开心是有,但也没有太激动,再说了,她的心思已经被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占据,只怕李亦霏是皇上的私生女,她都左耳进右耳出。

  “娘,以后你可不能再骂霏儿是狐狸精哦。”左孝佟以为今日最开心的人莫过娘亲,如今娘亲不但可以摆脱永宁侯夫人,更可以在老夫人面前趾高气扬,不是应该眉开眼笑吗?可是为何娘亲的表情看起来很凝重?

  莫晴吟没好气的瞪了儿子一眼,“我早就不骂狐狸精了。”

  左孝佟斜睨了妻子一眼,了不起,竟然在身世未公开之前就与狐狸精划清界线……不过,他真的觉得狐狸精很可爱。

  李亦霏得意的扬起下巴,只是,为何婆母看她的眼神很怪?“母亲,您可有收到媳妇派人送回来的鞋袜和香丸?”为了避免跪祠堂的事再一次上演,这段日子她不时派人送东西回来,婆母会不会看到她拙劣的针线很吐血?

  “你有心了。”

  有心?这是夸赞她吧?可是,为何婆母的表情让她觉得很沉重?

  “娘,霏儿有哪儿不对吗?”左孝佟忍不住问了。

  莫晴吟突然嘟起了嘴巴,“不是说要去庄子生孩子吗?”

  生孩子?李亦霏转头瞪着左孝佟,难道他就是用这个法子让婆母同意他们去庄子住吗?

  他又不是不知道婆母有多关心这件事,怎能拿这件事当借口,若是她的肚子没有动静,婆母岂不是又要骂她狐狸精了?

  左孝佟嘿嘿嘿一笑,“娘,生孩子又不是孵鸡蛋,急不得。”

  孵鸡蛋?李亦霏唇角抽动了一下,这是什么形容?

  “你们去庄子住了两个月了,好歹也要有一颗蛋在肚子里面吧。”

  咳!李亦霏真想翻白眼晕过去,为何她会从人类变成家禽?她一点都不想当鸡,鸡在现代时可是被影射为妓女。

  辅国公左述新深觉此言不妥,瞧,儿媳妇的脸色多难看啊,可是,他也知道贤妻脑子简单,不过是顺着儿子的话,没有恶意,真要有错,也是儿子的错,生孩子扯到孵鸡蛋,这太不象话了。不过,儿子说不得,他还是伸手拉了拉莫晴吟的衣袖。“夫人,他们成亲还不到一年,不急。”

  左孝佟可不服气了,“爹如何知道霏儿的肚子没消息呢?”

  莫晴吟两眼一亮,“有消息了吗?”

  “没有。”

  莫晴吟火了。“你耍我吗?你们去了两个月,为何一点消息都没有?我还期待一次两个,来一对龙凤胎。”

  “娘,你会不会太贪心了?”不过,左孝佟的目光却闪闪发亮,还不时飘向李亦霏的肚子,一次两个——一个像他,一个像她,这真是太好了!

  “娘就盼着你们能多生几个,辅国公府热闹一点,气死老太婆。”

  这一次变成左述新咳嗽,后面那句何必说出来?福远堂那一位也不是多坏,只是没能生个孩子,心里郁闷,就见不得别人开心。

  “娘放心,我们一定会多生几个。”他们母子在这方面的想法一致。

  “若想多生几个,最好一次生两个,生两次,就有四个孩子,生三次……辅国公府岂不是吵翻天了?”莫晴吟对李亦霏的肚子怀抱着极大的梦想。

  李亦霏仿佛看见一群乌鸦从头上飞过去,而她越来越像只会下蛋的母鸡。

  “娘,不可能每一次都生两个。”左孝佟比较实际。

  “对哦,也没听过这种事,真是太可惜了。”莫晴吟摆了摆手,也不计较能不能生出龙凤胎,最重要的是结论——“那就多生几次好了。”

  左孝佟很喜欢这样的提议,笑得可开心了。“我可以向娘保证,以后我会更努力。”

  “当然要努力,明年娘一定要抱孙子。”

  这是母子之间的对话吗?为何她觉得这应该属于限制级的?她一直觉得婆母是个宝,如今发现,原来她的夫君也是个宝——两个很搞笑的宝……

  李亦霏突然觉得头好晕,不由得伸手抓住左孝佟,左孝佟很自然的转头看着她,然后下一刻,她就觉得天地化成一片黑暗,在失去意识之前,她仿佛听见惊叫声响起,而最后一瞬间她想到的竟是——庆幸这对母子终于不再盯着她的肚子了。

  错了,李亦霏昏厥醒过来之后,发现不只是那对母子盯着她的肚子,连身边伺候的丫鬟婆子都盯着她的肚子,因为——她怀孕了。

  这不是值得高兴的事吗?如此一来,婆母就不会觉得她去庄子住两个月毫无“绩效”可言,可是,有必要如此夸张吗?肚子都还没大起来,人人就绕着她的肚子打转,做这个不行,做那个也不行,这不是要逼疯她吗?

  好吧,这也不能怪他们,她肚子里面的宝宝对冷清的辅国公府来说太重要了,胎儿还未在母亲的子宫安全的住下来,理当小心一点,可是,过了三个月,接着是四个月、五个月、六个月……为何人人还是担心她肚子磕着、碰着,就是福远堂的老太婆……不是,老夫人也当她是花瓶儿……年纪大了,还是渴望热闹,成日跟某人对着干已经没什么乐趣了,还不如盯着她的肚子,甚至太医还说,这里面有两个……真是不可思议,竟然被左家母子给盼到了!

  总之,她很生气,她要抗议,又不是母鸡孵蛋……鸡的孵化期一般不过二十一天,她已经在辅国公府孵了六、七个月了,就连荣清宁都取笑她,比起她这个正在备嫁的人,想见她这个孕妇更是难上加难。

  “今儿个谁惹我的……娇妻不开心?”左孝佟简直将李亦霏当成幼儿保护,连吃个东西都要亲手喂食,让她一见到他就想咬人。

  “你。”其他的人都跑光了,李亦霏也只能对左孝佟发飙。

  “我天未亮就去了马场,后来进宫,这会儿才回来,如何惹你不开心?”左孝佟真的好无辜。

  “我要出去玩。”

  “外头热得像蒸笼似的,不好玩。”

  “这儿难道不像蒸笼吗?我不管,我也要去庄子住几日。”

  虽然过年前,爹娘就搬进城里的宅子,可是天气一热,他们又跑去庄子纳凉。爹已经答应到京华书院教书,按左孝佟的说法,再过几年,爹就是京华书院的山长……总而言之,爹担心娘亲闷坏了,早早就带着娘亲去庄子玩乐,而她的夫君却恨不得将她变成蒸笼里面的小笼包。

  “我最近很忙,没法子陪你去庄子。”如今锦衣卫已经扩展成四千人的局面——三千在明,一千在暗,他又要分点时间在马场上,毕竟马场培育了大夏的战马,他忙得恨不得一日当两日用,实在无法拨出多余的时间陪她去庄子。

  “你将我交给爹娘就好了。”

  “我将你交给岳父岳母,娘就要抗议了。”

  “你让母亲跟着我一起去庄子。”

  “不行。”

  “为何不行?”

  “爹一日没见到娘,他会觉得日子很无趣。”

  “父亲如今的差事是编书,不如让他休息几日跟我们一起去庄子。父亲不是一直想跟我爹把酒言欢,讨教各地风土民情,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吗?”爹娘和公婆可以说是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他们凑在一起不知道会有多开心。

  “不行。”

  火了,李亦霏很想扑过去掐人,“为何还是不行?”

  顿了一下,左孝佟带着撒娇的口吻说:“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怒气转眼之间烟消云散,李亦霏娇嗔的拉了拉左孝佟的衣袖。“还好不是一日不见,如三岁兮。三月而已,忍一下就好了。”

  左孝佟气恼的捏了捏她的鼻子。“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李亦霏可怜兮兮的嘟着嘴,“你不觉得我已经变成蒸笼里的小笼包吗?”

  “小笼包?我看你还是狐狸精……啊!”左孝佟捂着额头,不难想象上头被她弹出一个印记,她明明就是他眼中、心中的狐狸精,有必要如此计较吗?

  “若是我肚子里面有女儿,她岂不是成了小狐狸精?”

  左孝佟撇了撇嘴,小狐狸精又如何?小狐狸精不是更可爱吗?

  “我不管,我要去庄子住几日。”

  “你狠心丢下我不管吗?”

  “你不是很忙吗?四皇子和云表哥常常抱怨你不关心他们,正好我不在,你就多关心他们好了。”她是不是一个贤妻?瞧,这种人际关系的事她还为他打算。

  “若是爹娘答应陪你一起去找岳父岳母,我就答应让你去三日。”他知道她真的闷坏了,虽然有香馨阁,还计划跟她姨娘开一间美味小点,卖各式各样新鲜的糕点,可是,她其实更热爱一望无际的田间风光。

  三日……这是给孩子糖吃吗?不过李亦霏还是点了点头,先出了门再说,若是她赖着不走,他还能如何?

  隔日,李亦霏顺利跟公婆去了敬国公府的庄子,而这一住就是一个月……若非濒临抓狂的左孝佟上门抓人,她很可能就待在庄子生孩子。

  不管如何,两个多月后,她顺利生下一对龙凤胎,终于让觉得委屈至极的左孝佟笑开了怀,当然,最得意的还是辅国公夫人莫晴吟,曾经让她操碎了心的儿子如今不但活得健健康康,还深受皇上重用,更让左家的子嗣越来越旺盛,她呀,正期待着儿媳妇的下一胎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