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满宅生香(下) 第十五章 大公主的把柄(1)

作者:艾佟
  为了方便探视李政和荣月华,左孝佟带着季霏倌暂时住到辅国公府的庄子。

  回到庄子,季霏倌急匆匆的想跟左孝佟讨论自个儿的猜疑,可是左孝佟一心上床运动,不管不顾的直接将她扔上床,不停重复着“我们生个小囝囝”吧。他实在禁不起诱惑,看着她与李夫人逗趣的互动,忍不住幻想她与小囝囝在一起的情景,总之,他越看他的狐狸精越可爱,再想想小小狐狸精……不是,是小囝囝,霏儿的缩小模样,一定是粉粉嫩嫩迷死人了……他已经开始担心,他这个当爹的以后要打跑多少好色之徒。

  累极了,季霏倌一边昏昏欲睡一边抱怨某人,简直是折腾人的高手……好吧,习武的人果然不同,体力好得太不象话了。

  “为何问起大公主?”左孝佟眷恋的抚着她白里透红的肌肤,不时靠过去咬一口……他格外喜欢她娇懒不想动的模样,特别撩人,令人想蹂躏……今日玩得太过了,还是收敛一点好了。

  “你不累吗?”她真想一脚将他踹下床,可惜力气耗尽了。

  “我还可以再累一点,你要不要试试看?”

  “左孝佟,再闹,我就踢你哦!”

  左孝佟轻声笑了,若她有力气踢他一脚,他还会由着她瘫着不动吗?他调皮的捏了捏她的耳朵。“我也不想闹你,只是你很在意大公主的事,我就顺口问了一句。”

  大公主……季霏倌惊醒过来,连忙拥着被子坐起身。“差一点就忘了……还记得我在宫里无意间听见大公主和侍卫的谈话?”

  “无意间?”左孝佟不客气的干笑几声,明明是刻意跟过去偷听。

  可想而知,立刻招来某人娇嗔一瞪,他很狗腿的赶紧改口,“好好好,无意间听见到,那又如何?”

  季霏倌简述他们谈话的内容,做了一个结论,“大公主一直派人监视我爹娘。”

  左孝佟同意的点点头。“看起来的确如此,不过,这是为何?”

  “当然是为了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

  “为何要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

  “因为他们有可能危及她。”

  略一思忖,左孝佟微微挑起眉,“你是想说,他们有可能知道大公主的秘密,大公主必须严密控制他们的一举一动,以免他们做出什么危及她的事,可是,他们自个儿浑然不觉,是吗?”

  “知道大公主秘密的人是我娘亲,你忘了吗?我娘亲失去了好多年的记忆。”

  一顿,左孝佟眼神一沉,“你真正想说的是,宜津驿馆窃盗案乃大公主所为?”

  “没错,就是她。”她几乎可以肯定大公主不但想杀了娘亲,还亲自动手,而两方交手时,大公主不小心遗落贴身的东西——墨玉葫芦,这就成了能指证她犯案的证据。

  “杀人要有动机,为何要杀李夫人?”

  “我在元宵夜见到大公主,当时她痴痴看着的男人就是我爹。”

  这会儿左孝佟完全明白她的意思了。“今日你提起大公主,是想确认李大人与大公主是否有过一段情?”

  “我不认为他们有过一段情,他们的年纪有点距离。”

  “大公主单方面迷恋李大人?”

  季霏倌撇嘴道:“你是不是很难相信?”

  “这倒也不是,我当皇上的棋友有许多年了,偶尔还是会听见皇上怀念这位惊才绝艳的状元郎,充满赞赏,也充满遗憾。不过,一如你所言,他们的年纪有点距离,且大公主深居宫中,怎么会迷恋上李大人?”

  “这位大公主看起来就是个不安分……啊!好痛!”季霏倌双手捂着被弹疼的额头,觉得很委屈。“这是事实嘛!”

  “她可是皇家人。”

  “若非对象是你,我岂敢乱说?”

  左孝佟满意的笑了,不过,还是要唠叨一下。“这种话最好别挂在嘴边,以免养成坏习惯,不经意就脱口而出,惹祸上身。”

  季霏倌孩子气的嘟着嘴,“知道了。”

  “即使当初宜津驿馆的窃盗案是大公主所为,只要李夫人无法寻回失去的记忆,你也没办法用墨玉葫芦来指证大公主的罪行。”

  “这是为何?”

  “你知道大公主的墨玉葫芦如何落在李夫人手上吗?”

  季霏倌顿时哑口无言,是啊,无论她有多少猜测,终究只是猜测。

  “你先别想大公主的事,若非谋逆,想要动她还真不容易。”

  这个道理她明白,人家的父亲是掌握天下人生死大权的九五至尊,她还能如何?大公主就是杀人了,皇上也会想法子包庇,只因为皇家脸面丢不起。

  “生气了?”

  季霏倌蔫蔫的摇摇头,“不是,觉得很闷、很委屈。”

  “如今大公主也没招惹你,你就视而不见吧。”

  “她怎么没招惹我?姨娘不是还在她手上吗?”

  “若这一切如你所猜测,陈姨娘确实会在大公主手上,不过,大公主名下的庄子不少,不容易找到人。”

  灵光一闪,季霏倌很自然的脱口道:“桃花庄。”

  略微一想,左孝佟就知道她为何会认为藏匿地点在桃花庄。“陈姨娘在前往福恩寺的途中被掳,送到桃花庄最为方便,可是,大公主经常在桃花庄设宴请客,大公主岂会把人关在那儿?”

  季霏倌扬起下巴,很有信心的道:“最不可能的地方就是最有可能的地方。”

  左孝佟被她逗笑了。“这可新鲜了,我还不曾听过这种说法。”

  “你不知道大隐隐朝市吗?你相信我,大公主一定将姨娘藏在桃花庄,要不,你打听一下,大公主最近是不是不曾在桃花庄宴客?”

  他还是半信半疑,可是为了讨好娇妻,仍是附和她,“好好好,我去查查看,不过,若真的在桃花庄,有点麻烦,桃花庄很大,想进去救人不太容易。”

  季霏倌贼兮兮的一笑,“你可以从福恩寺的桃花林进入桃花庄。”

  “我倒是忘了福恩寺有条通往桃花庄的秘径。”

  “当初建造桃花庄的人肯定是有情人藏在福恩寺。”

  “胡扯。”

  “你不觉得我说得很有道理吗?”

  左孝佟捏了捏她的鼻子,“福恩寺是什么样的地方,不可随便乱说。”

  季霏倌做了一个鬼脸,神情转为严肃。“答应我,你一定要将姨娘救回来。”

  “别担心,”左孝佟温柔的抚着她紧蹙的眉,直到舒展开来,他保证道:“我知道,姨娘就是有错,也是护着你长大。若非她将你当成自个儿的孩子,我还不见得能娶得到你,如此说来,她反倒是我的恩人。只要能找到她,我一定会将人救出来。”

  闻言,季霏倌松了一口气,他说到就会做到。

  “你为何老是为别人操心?”左孝佟忍不住酸溜溜的道。“累着自己怎么办?”

  “我不是有你操心吗?”

  “那我呢?”

  季霏倌靠过去吻他一下,甜滋滋的道:“你有我啊,最重要,排在第一位。”

  左孝佟满意了。“还算识相。”

  “我一直都很识相,你还有哪儿不满意?”

  “这个嘛……你的身子再健壮一点,我就更满意了。”

  身子……仿佛有一盆红色染剂从头顶浇下来,季霏倌瞬间成了红人,这个满脑子都是好色的男人……娇嗔一瞪,转身背对他躺下来。

  左孝佟马上粘过去,靠在她耳边吹气,“我盼着你身子健壮一点,不好吗?”

  “走开,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左孝佟低声笑了。“我在想什么?”

  “别吵,睡觉……左孝佟,你在做什么?”季霏倌懊恼的拍打他不安分的大掌。

  “你不是要睡觉吗?”他不过是接受她的邀请,有何不对?

  “我睡我的觉,你睡你的觉,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嘴巴被某人堵住了,再也发不出声音,最后当然又是被彻底蹂躏一回。

  东方昭夕不擅长也不喜欢下棋,因为讨厌输的感觉,可是父皇偏偏喜欢下棋,不但皇子公主,就是后宫的嫔妃们也跟着钻研棋艺讨好他,以至于她在父皇面前显得更不起眼……若非她是第一个孩子,父皇根本不会多看她一眼,要不,当初如何舍得将她送至西夷和亲?

  虽然不喜欢下棋,但烦躁郁闷时,她却又爱下棋,不过,她是与自个儿对弈,输也是输给自己,谁也不能笑话她。

  东方昭夕将目光从棋盘上抬起来,看着站在一旁的林夏。“如何?看到那些小东西满地爬,她是不是招了?”

  林夏摇了摇头。“我刻意让那些小东西当着她的面互相攻击撕咬,她还是坚持没有见过墨玉葫芦。派到永宁侯府的眼线又寻了机会进去搜一遍,依然找不着墨玉葫芦,也试着向陈姨娘院子的丫鬟婆子打探,不曾有人见过墨玉葫芦。”

  脸色一沉,东方昭夕抿了抿嘴,“难道本宫弄错了,荣月华并未将墨玉葫芦连同孩子交给陈姨娘?”

  “李夫人会不会故意诓骗大公主?她未曾从大公主身上偷得任何东西,只是大公主巧合丢了墨玉葫芦,便以为是她偷走的。”

  东方昭夕摇了摇头,“荣月华不会说谎。”

  林夏略微一想。“还有一种可能,墨玉葫芦自始至终都在李夫人身上,李夫人故意误导大公主。”

  “这倒不是不可能。”当时,一听见荣月华从她身上偷了一样东西当证据,她就慌了,就怕李政知道她做了什么事,待荣月华跳下山崖,她急急忙忙寻找孩子的下落,根本没想过追到山崖下给荣月华搜身……那个时候她若追下山崖,就会发现荣月华被树丛所救,并未摔死,她就可以一刀了结了那个女人……如今说这些已经太迟了。

  “不如卑职潜进庄子搜看看。”

  东方昭夕连忙摇头否决,“不好,这儿可是京城,一旦惊动了敬国公府,麻烦就大了,况且,如今还多了一个左孝佟——他是父皇为下一任帝王栽培的左右手,不但聪明,而且手段够狠,相当棘手,不可以轻易跟他对上。”

  略微一顿,林夏提出自个儿的看法,“其实,就算有墨玉葫芦也不能证明什么,最重要的是荣月华无法指证当初大公主意图谋害。”

  “没错,墨玉葫芦是本宫的又如何?本宫推说早就在宫里丢了,或者送给荣月华都成,可是,谁能保证荣月华不会突然想起过去的事?”

  “有卑职盯着。”

  “盯着又如何?真要想起来了,我想再出手杀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么简单了。”当时荣月华已经怀了八个多月的身孕,竟然还有能力与她交手……她太疏忽了,因为李政是个文弱书生,她完全忘了荣月华自幼与荣熙明一起习武,若非女儿身,敬国公府不会只有荣熙明这个武将。

  “这么多年来,一点想起来的迹象也没有,只怕再也想不起来了。”

  “应当如此,可是……”自从季霏倌出现,就有一股不安如影随形地跟着她,不过,季霏倌虽然容貌艳丽,却不引人注意,因此她渐渐放下了,万万没想到,季霏倌竟然不声不响

  的找上李政和荣月华……总之,她就是觉得这个丫头很危险,不知道还会闹出什么事。

  “大公主,卑职以为不如先将陈姨娘杀了,留着总是麻烦。”

  “本宫知道留着是个麻烦,但是若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了她,要是不小心将宜津驿馆的窃盗案再一次扯出来,后患无穷。”

  “想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法子处理掉她,不就好了吗?”

  东方昭夕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再等上几日,若是她还坚持不肯说出实情,一把火烧了。”墨玉葫芦没有拿回来,她总觉得不踏实。

  “是,卑职会尽力逼她说出实情。”

  东方昭夕挥了挥手,示意林夏可以退下了,再度将目光落在几案上的棋盘,拿起一颗黑子落在棋盘上。还以为十五、六年前,她与荣月华已经分出胜负——她没赢,但也没输——

  她没有得到李政,而荣月华今生今世只能当个长不大的孩子。他们回京后,她也想过将林夏的人全撤回来,可是没想到战火再起……

  荣月华,你就一直当个长不大的孩子,别逼我杀你。

  为了讨好婆母,更为了得到婆母的允许在庄子住上一段日子,季霏倌很勤奋的动手做针线,给婆母缝抹额,不意此举竟然教婆母对她另眼相看,当然,她的针线惨遭婆母批评到一文不值。不过,也许正因为她的愚笨,反倒显出她的诚意,婆母才会越看她越顺眼,狐狸精的光环终于从她身上消退了。

  上一次做抹额,这一次做鞋袜,季霏倌真的是越做越起劲,假以时日,她说不定可以成为一名绣娘……

  “少夫人拿针线越来越有架式了。”如意赞许道。

  “还有呢?”季霏倌满是期待的眨着眼睛。

  “哦……还有什么?”

  “譬如……难道没有什么吗?”她总不能挑明问:荷花是不是更有荷花的样子了?

  如意实在不知所措,季霏倌终于接受残酷的事实,整个人蔫了,果然,她绣的花依然教人看不出是何种花,不过,好歹看得出是一朵花,她是不是应该觉得安慰了?

  见状,如意已经猜出来季霏倌在期待什么。“少夫人又不是成日与针线打交道,如今不再扎得两手都是针孔,已经很不错了。”

  “我知道,我期待太高了。”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隐隐约约听见有人说“那边走水了”,季霏倌不由得眼皮一跳,随即将手上的针线活一丢,下了炕,“如意,我们去外头瞧瞧。”

  如意正要取斗篷,箫儿已经冲进来,“少夫人,好像是福恩寺那边走水了。”

  “福恩寺?”季霏倌整颗心沉了下来,姨娘在福恩寺……念头一转,她已经冲了出去,一路跑向庄子最高处——四方楼。天色已经暗了,可是透过四方楼悬挂的气死风灯照明,还是可以捕捉到黑烟升起之处,确实是福恩寺的方向,不过直觉告诉她,失火的地方应该是桃花庄。

  “少夫人,别急,小心着凉。”如意已经拿着斗篷追过来,连忙为她披上。

  “她真是太可恶了!”大公主竟然杀人灭口!

  “少夫人,发生什么事了?”箫儿也追过来了。

  “姨娘很可能在那儿。”

  这是有人要烧死陈姨娘,还是陈姨娘恰巧被盗贼关在那儿?如意脸色一变,又觉得困惑不解,“姨娘不是被掳了,为何在福恩寺?”

  “难道盗贼将陈姨娘关在福恩寺?”箫儿嘴巴笨了点,但是脑子还算灵活。

  “不是福恩寺,而是附近的庄子。”

  “走水的若是福恩寺,这是巧合,但若非福恩寺,而是附近的庄子……”如意已经猜想到怎么一回事了,不自觉抓住季霏倌,也不知道是担心季霏倌受不了,还是她自个儿承受不住。不同于箫儿,在如意眼中,陈姨娘一直是主子。

  “箫儿,去问问左青,今日世子爷会回来吗?”虽然她相信左孝佟说到做到,可是这几日他实在太忙了,她想见上一面都难,更不可能问起姨娘的事。今年皇上考核百官,竟然教他伺候一旁,还不时问他意见,此事一传出去,便有不少人在他出宫时拦人,意图打探皇上手中的黑名单,或者让他在皇上面前美言几句,他无法出城过来庄子陪她,又不想独自回府,索性请荣青云将他偷渡到敬国公府……总之,难保他不会忙到误了姨娘的事。

  箫儿应声退下去。

  “少夫人别担心,也许只是巧合。”如意也知道这样的安慰太过薄弱了,可是不说点什么,又觉得心很慌。

  季霏倌何尝不是抱着这样的期待——这只是巧合,可是……“我们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