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下) 第十三章 找到亲生父母(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马车停了,一位俊逸非凡的男子先从马车下来,接着伸手扶着里面的女子下马车,两人相视一笑,手牵着手走上通往庄子的石板路。

  季霏倌一看见他们,就知道自己是他们的女儿,她与荣月华有五分相似,尤其眉眼间简直像极了。

  左孝佟也看出来了,不自觉地握紧季霏倌的手。

  不拘小节的荣青云也察觉到了,一会儿转头看着季霏倌,一会儿又转去看荣月华,这是怎么回事?

  季霏倌很快又发现一事,李政就是元宵夜教大公主看得热烈如火的男人。

  “是谁?”

  季霏倌不知自个儿何时挣脱左孝佟,只是满脑子被一个念头占住了——走到他们面前,将他们看个仔细。

  李政连忙将荣月华拉到身后,可是当他看清楚季霏倌,不禁脱口喊道:“囝囝!”

  囝囝是荣月华的小名,也是荣月华怀孕时对孩子的称呼,因为她一直觉得会生女儿,便跟李政说,女儿的小名也取囝囝。

  听到李政喊囝囝,荣月华不禁从他身后走出来,看着走向他们的季霏倌,眼泪情不自禁地哮啦哗啦滚下来。

  李政吓了一跳,慌张的连忙取出帕子为妻子拭泪,“华儿,怎么了?”

  “囝囝……”荣月华喃喃自语的不停念着,眼睛看着季霏倌,却又好像不是看她,然后下一刻,就见到她身子一软,晕了过去。

  李政喊了一声“华儿”便抱起她,快步朝着庄子跑去。

  季霏倌想追上去,又不敢追上去,不知所措的看着左孝佟。

  “我们还是跟过去瞧瞧吧。”左孝佟询问的看着荣青云。

  荣青云迟疑了一下,终究点了点头,三个人赶紧追过去。

  荣月华一昏倒,庄子上的管事立刻派人送消息回敬国公府,下午,荣老夫人就赶过来,没想到还未见着女儿,就先见到荣青云和左孝佟。

  “你们为何在此?”荣老夫人不看左孝佟,而是看着自个儿孙子,为了担心有人打扰女儿和女婿,她索性宣称这个庄子卖了,以免府里有人上这儿游玩,他怎么会来?

  “我也是糊里糊涂,还是左世子来说吧。”荣青云也是一头雾水,光凭长相说姑姑与季霏倌是母女,没有人不会相信,可是,实在没道理啊。他有满腹疑问,偏偏左孝佟闷不吭声,满心满眼都扑在季霏倌身上,而季霏倌又紧紧跟着姑姑和姑父,他还能如何?自我安慰答案总会揭晓,这下祖母来了,左孝佟总不能再不说话了吧。

  此时,左孝佟当然不会再闷不吭声了,眼前这位可是敬国公府子孙们敬重着的老祖宗。

  “老夫人可否知道,十五、六年前,因为窃贼闯入宜津驿馆,永宁侯府的陈姨娘与李夫人同时生下女儿?”

  “永宁侯府的陈姨娘……这又如何?”

  荣老夫人当然知道那一夜宜津驿馆的事,不过,并不知道当年同时在那儿产女的还有永宁侯府的姨娘。

  那一夜遭到窃贼攻击,女儿就察觉并非如此单纯,认为对方是冲着她来的,于是暗中派了一名侍卫赶回敬国公府求救,可是当他们的人赶去救援,女儿已经离开宜津驿馆了。

  救援人马匆匆忙忙寻着其他侍卫留下来的线索一路追查,最后只找到摔落山崖的女儿,而奶嬷嬷、两名丫鬟和其他侍卫全都死了,出生没多久的外孙女更是下落不明。

  这些年,他们也试着寻找孩子的下落,可是宜津驿馆一场大火烧毁了许多线索,他们甚至连个可以询问的对象都没有,最后也只能当孩子死了。

  “前些日子陈姨娘身边的一个婆子向永宁侯夫人告状,陈姨娘在宜津驿馆生下来的孩子不到几日就死了,季家四姑娘根本不是永宁侯的女儿。”

  荣老夫人眼神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左世子何不直接说明白。”

  “季家四姑娘,也就是拙荆,她有可能是李夫人托付给陈姨娘的女儿。”

  “你是说,离开宜津驿馆前,华儿将刚刚出生的女儿托付给同时产女的陈姨娘?”

  “身为一个母亲,若怀疑窃贼是冲着她来的,她岂不是应该将孩子留在安全的地方,而自个儿将敌人引走?”

  “这是你的猜测,还是你有证据?”荣老夫人是一个行事谨慎的人。没错,女儿自幼习武,胆识过人,遇到困难不会坐以待毙,而是想方设法保全每一个人的性命,尤其在怀疑窃贼的目标是自个儿的时候,她更不可能将孩子留在身边,只是,她也不会随意将孩子交给不认识的人。

  “陈姨娘坚持拙荆是永宁侯的女儿。”

  “既然如此,左世子夫人怎能怀疑陈姨娘?”荣老夫人完全就事论事,无论如何,从小将你抚养长大的亲娘坚持你是亲生的,孩子怎能再生出疑心?

  “拙荆相貌与陈姨娘和永宁侯皆无相似之处,而那位婆子言之凿凿,永宁侯府人人皆相信拙荆非永宁侯之女。”虽然知道荣老夫人只是不想弄错了,左孝佟还是觉得不高兴,霏儿可以不是永宁侯的女儿,也可以不是李夫人的女儿,他一点都不在意她的出身,只是因为她想找到亲生父母,他想帮她找到。

  “祖母,若是您见了左世子夫人的相貌,您也会认为她是姑姑的女儿。”荣青云忍不住跳出来道。有了宜津驿馆那一段,他相信她们一定是母女。

  这会儿荣老夫人的表情终于变了,“真的吗?”

  荣青云用力点点头。“姑父一见到左世子夫人还喊了一声“囝囝”,姑姑因此哭得好伤心,这才晕了过去。”

  荣老夫人闻言一阵激动,“囝囝是华儿的小名。”

  “原来如此。”

  “老夫人,拙荆今日原是想远远的看李夫人一眼,却也没想到她们的相貌如此相似,因此她才会一时忘情出现在李大人和夫人面前。”

  “我可以见她吗?”荣老夫人的态度完全改了。

  “左世子夫人守在姑姑身边,祖母想见她得再等一会儿。”

  荣老夫人转头看着身边伺候的齐嬷嬷,“刚刚管事不是说了,大夫有言,华儿因为太激动一时受不住晕过去,不久就会醒来,你去瞧瞧,华儿醒来了没有?”

  齐嬷嬷应声退了出去。

  “左世子,老身可以请教你一些事吗?你们如何找到华儿?你的夫人性情如何?她喜欢什么……”荣老夫人有一大串的问题。以为死去的外孙女活过来了,且近在眼前,岂能教她不好奇?

  “老夫人别急,听晚辈慢慢说来。”左孝佟接着细细道来他们如何寻人。

  虽然还未证实,但是李政已经认定季霏倌是自己的女儿,失而复得的女儿,好像在作梦一样,如今,她如此真实的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与妻子初嫁时简直一个样。





  “敬国公府的侍卫赶去宜津救回华儿后,华儿一直陷入昏迷,长达三个月,醒来了之后,她忘了在宜津那段日子……不,应该是忘了她嫁给我之后的日子,变回十七、八岁的华儿,从此她的心智一直停留在此。

  “因为孩子当时不在身边,我们推断孩子不是被抱走了,就是早在遭到追杀的途中意外而亡,可是,我不肯轻易相信孩子死了,那是我和华儿期待已久的宝贝。待华儿身体状况好一些,我便辞了官,带着华儿到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试着寻回华儿失去的记忆,也试着寻找孩子。

  “两年前,我们遇到一名神医,医术精湛,他说华儿身体很好,得的是心病,想唤醒她沉睡的过去,只能静待医治心病的药。”

  今日来此,季霏倌能够解开许多疑问已经很满足了,不敢期待认回亲生父母,可是若能确定身世,总是好的,不过亲生母亲如今的景况,也不知要等待多久才能够让他们与她相认。

  “我们若是早一点回到京城,就可以早一点见到你。”

  季霏倌说起自个儿为何对身世起疑,如何寻找真相,又是如何在左孝佟的帮助下查到他们身上,再透过荣青云找上门。

  “今日我没将墨玉葫芦带身上,不能教李大人确认是否是李夫人的。”她出门不敢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身上,万一弄丢了,口说无凭。

  “你应该喊一声爹了。”若非女儿都大到嫁人了,李政恨不得将女儿抱进怀里。

  “姨娘坚持我是永宁侯爷的孩子,不愿意说出真相。”

  “漫长的十五、六年已经失去了,我不想再错过更多的时间。”

  “爹……”这声爹一喊出口,她眼眶也微微红了,“您不怕认错女儿吗?”

  李政看着还闭着眼睛的荣月华一眼,再看着季霏倌。“囝囝看似与华儿只有五分相似,但是与华儿初嫁我时却是一个样。”

  对哦,她都忘了,如今没有现代美容科技的发达,年岁的增长绝对会改变容颜,变化的大小不一,往往取决于气质、胖瘦等问题。

  “我是岳父的学生,岳父看我有读书的天分,可怜我家贫,便收留我住在敬国公府,我因此遇见华儿,我们两个一见倾心,相约我金榜题名再娶她为妻。我当上了状元郎已经二十二了,华儿十八,像朵牡丹,娇艳动人,京城的男儿有谁不羡慕我,娶了敬国公府文武双全的宝贝。”

  从他们手牵着手踏上石板路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他们一定相爱,果然如此。

  “我在翰林院待了一年,觉得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当个地方官,真正为百姓做点事,华儿无异议的支持我。我们先去了海宁,不到三年,皇上就将我调到湘州,我们在那儿认识秦大儒夫妇,后来皇上又将我调到塘江,我们就是在塘江有了你。此时皇上想让我回京城。”

  季霏倌已经听出父亲很受皇上喜爱,人家是五年一任,考绩评了个优,通常是留任,想升上去,关系要有,想坐上要紧的位置,要加上皇上的喜爱,而父亲完全没有五年一任的问题,且都是皇上亲自指派,可见得皇上多看重。

  “我不放心华儿一个人待在塘江生孩子,可是华儿大腹便便,行动不便,于是我们商议分开行动,我先行回京,她在后头慢慢跟上。因为敬国公府派了八名侍卫护送,我就放心先行回京,却没想到她却差一点死在宜津,我们的孩子也不见了。”

  “这不是爹的错,谁知道会在宜津驿馆发生那样的事。”

  “就是啊,我和华儿向来与人为善,从来没有得罪人,谁会如此残忍,意图杀害华儿和腹中的孩子?可是,宜津官府执意说是窃贼闯入驿馆,而老夫人认为华儿的情况不宜纠缠此事,我们只能放弃追查。”

  对了,她一直没有留意此事,宜津的官员为何要匆匆结案?她娘亲出自敬国公府,她父亲深受皇上看重,宜津的官员不是应该努力查清楚案子,好巴结敬国公府和她父亲吗?匆匆结案是因为后头牵连到大人物,要不,就是某位大人物施压……这个案子越想越不单纯。

  “爹不要担心,娘一定会想起来的。”

  李政点了点头,“我一直相信你就是医治她心病的药,既然你回来了,她当然会想起过去的事。”

  是啊,娘一定会想起来,母女相认,她才能够进李家的族谱。

  荣月华一醒过来,季霏倌就放心的跟着左孝佟离开庄子。

  “他们是我的父母,真好。”虽然累坏了,季霏倌闭着眼睛却睡不着。“可是,明知道他们是我的父母,却不能相认,不能大声说我是李家子孙,我心里好难受。”

  左孝佟低下头吻了吻她的发顶,将她搂得更紧。“你要相信,她必会想起当初期待你出生的点点滴滴,她如何在危难之中将你生下来,你们一定会相认。”

  顿了一下,季霏倌忍不住担心道:“若她一辈子想不起来呢?”爹认为她是医治娘心病的药,可是,她快十六了,又不是刚初生皱巴巴的小娃儿,哪能帮助娘回忆起那个惊心动魄的夜晚?

  “不会的,她今日见到你不是哭得很伤心吗?”

  好吧,她也相信若非脐带相连的血脉关系,娘不会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哭得淅沥哗啦,不过,想找回过去的记忆,总觉得好像光着脚丫子爬过险峻高山,十分困难。

  “我是说万一,万一呢?”

  “你这颗小脑袋瓜为何不能安静一点,老爱胡思乱想?”左孝佟伤脑筋的轻敲一下她的额头。“没有万一。”

  季霏倌好委屈的嘟起了嘴巴,“我担心嘛。”

  “担心不过是自寻烦恼,何苦呢?”

  季霏倌摇了摇头,坐直身子。“不行,我得想个法子撬开姨娘的嘴巴。”

  “你不是已经好话说尽了吗?”左孝佟觉得一般的手段根本对付不了陈姨娘。

  脑袋瓜儿一转,季霏倌期待的看着左孝佟,“若是告诉姨娘,我已经找到亲生父母了,姨娘会不会道出实情?”

  “没有证据,你与敬国公府的关系最好不要说出去。”

  “为何?”

  “永宁侯必然藉此机会向敬国公府要好处。”

  季霏倌瞬间蔫了。“永宁侯在你心目中的评价真差。”

  “自从我成了锦衣卫指挥使,他可是好几次找我喝酒。”

  季霏倌惊愕的瞪大眼睛,“真的吗?”

  “这种事你用不着知道,我权力不大,无法对谁应该坐哪一个位置指手划脚,他找我喝酒也不过是想看看我这儿有没有关系可以利用。”

  “敬国公有能力帮他,是吗?”

  “应该说是已逝的敬国公。老敬国公曾经指导当今皇上学问,可以称为帝师,不但是如今的敬国公,就是老敬国公最得意的学生李大人,与皇上都有同窗之情。如今敬国公的孩子都很平庸,也缺乏野心,敬国公这一脉算是后继无人,因此皇上重用敬国公,也格外珍惜惊才绝艳的李大人,当初才会不断提拔。”

  季霏倌不由得一叹,若是皇上不要太看重了,没有动不动就提拔,也许就不会发生宜津驿馆的悲剧了。

  “不管是荣老夫人还是敬国公,皆是行事谨慎沉稳之人,若没有证据证明你是李夫人的女儿,他们会对此事保持沉默。”

  她赞成敬国公府的做法,还没确定就闹得满城风雨,很容易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万一还有人跳出来认父母,那岂不是乱七八糟?

  “你有法子可以让姨娘吐出实情吗?”

  “陈姨娘有许多考量,若非死到临头,她只怕不会吐出实情。”

  “死到临头……有了,能不能让她以为自个儿快死了,她心疼我不知道自个儿的亲生父母是谁,便决定道出实情。”她还是相信姨娘对她的疼爱是真心的。

  “要不是病入膏肓,她怎么会以为自个儿要死了?”

  季霏倌又蔫了。“就是啊,除非我和姨娘一起面对危险,濒临死亡。”

  左孝佟微微挑起眉,“这倒也不难。”

  季霏倌两眼一亮,“你有主意?”

  “你邀请陈姨娘上山祈福,我再劫持你们,给你们说真心话的机会?”

  季霏倌欢喜的点点头。“明日我就邀请姨娘上山祈福。”

  “不急,你总要给我三日时间准备。”

  季霏倌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突然想起一事。“哎呀!我都忘了,姨娘也不是想出门就可以出门,这事必须经过永宁侯夫人同意,也不知道夫人会不会刁难?”

  “你是辅国公世子夫人,永宁侯夫人还是要卖你面子。”

  “好,我去安排,就定在三日后。”

  此时季霏倌根本没想到,永宁侯夫人给她面子,陈姨娘却避不见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