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满宅生香(下) 第十三章 找到亲生父母(1)

作者:艾佟
  同一个屋檐下,莫晴吟听见传言,朱氏当然不会一点声音都没听见。

  朱氏一得知消息,立刻火速传唤莫晴吟到福远堂。

  “你可听说永宁侯府的事?”

  朱氏看起来就像个爱八卦的婆子,倒是莫晴吟像个大家闺秀,坐得端端正正。

  “不知道老夫人是指哪一件事?”

  “你掌管辅国公府中馈,府里因为这事已经吵翻天了,你怎会不知?”

  吵翻天了?莫晴吟唇角抽动了一下,这个老太婆是恨不得吵翻天了吧。

  “我看是福远堂的丫鬟婆子太吵了,明远堂的下人可没这个胆子。”

  “你……好,你不知道,那我告诉你,听说,季霏倌不是永宁侯的女儿。”朱氏深深吸了一口气,童嬷嬷说了,若不是她控制不住脾气,莫晴吟这个笨媳妇哪能在她面前趾高气扬?

  “这是谁说的?”

  “陈姨娘身边伺候的婆子说的,陈姨娘的孩子出生没几日就死了,是陈姨娘的奶嬷嬷亲自将孩子葬了,后来就从附近的农家抱了一个孩子冒充是永宁侯的孩子。”

  咦?先前为何她没听见后面这一段?莫晴吟突然觉得很困惑,若说季霏倌是抱来的,陈姨娘怎能如此轻易抱到一个孩子代替永宁侯的孩子?孩子出生的月份若是相差太多了,莫尚湘岂会被陈姨娘蒙在鼓里?

  见莫晴吟没有反应,朱氏不耐烦的道:“你为何不说话?”

  “一个婆子突如其来的几句话就想否认主子的身分,这象话吗?”

  朱氏惊愕的瞪大眼睛,“你不相信?”

  “永宁侯府不发话,传言就只是传言,岂能当一回事?”莫晴吟看着朱氏的表情仿佛在说:可怜啊,怎么不用点脑子?竟然任由一个婆子摆弄。

  “无风不起浪。”朱氏激动得脸都涨红了。

  “若是有人不怀好意想陷害陈姨娘或佟哥儿媳妇呢?”

  “有谁想陷害陈姨娘或佟哥儿媳妇?”

  莫晴吟差一点送上一个白眼。“我如何得知永宁侯府的事?”

  朱氏的火气已经不断的往上窜,有些无理取闹了。“若是此事属实呢?”

  “永宁侯未将佟哥儿媳妇从族谱除名,她就是季家的孩子。”

  “若是永宁侯将佟哥儿媳妇从族谱除名,这就会闹得满城风雨了,你应该在此事未闹大之前先让佟哥儿休了她。”

  莫晴吟微蹙着眉,“因为不经证实的传言就要休了佟哥儿媳妇,这不是很可笑吗?”

  “此事关系着辅国公府,我要休了她。”

  佟哥儿不愿意休妻,你能如何?莫晴吟可不会抬出儿子来堵朱氏的嘴,这只会让朱氏笑话她怕儿子,她要自个儿挺起胸膛豪气万千的说:“她是我的儿媳妇,我若是因为莫名其妙的传闻就让佟哥儿休了她,这只会显得我又无情又蠢,我可做不来。”言下之意,老夫人你就喜欢干又无情又蠢的事。

  朱氏两眼暴凸,看起来快晕过去的样子,伺候她的童嬷嬷连忙跳出来说话。

  “夫人,请慎言。”

  “我不能不实话实说,若是任由老夫人干出这种又无情又蠢的事,这是不孝。”见到朱氏全身颤抖的抓着童嬷嬷,莫晴吟赶紧收敛的说:“老夫人别生气,此事攸关辅国公府的名声、我们的脸面,媳妇不能不谨慎行事。”

  半晌,朱氏终于挤出话来,“你给我滚!”

  莫晴吟很乐意赶紧滚……不是,是走,福远堂又不是什么好地方,死气沉沉的,除非脑子不正常,没有人想待在这里。

  福远堂的风波不过短短一日就传遍辅国公府每个角落,包括季霏倌耳中。

  三日前,季霏倌觉得自个儿与婆母的关系前途堪虑,如今她们竟然站在同一阵线,这好像在作梦一样。当然,她不会天真的以为婆母改变立场了,这其中绝对有老夫人的功劳。对婆母来说,第一敌人是老夫人,老夫人往东,她就一定要往西,换言之,是老夫人将婆母推到她这一边的。

  总之,婆母为了她跟老夫人闹得不愉快,她总要做点什么表达谢意,而她最擅长的是下棋和做香丸,婆母对下棋没兴趣,她就只能制作专门属于婆母的香丸。

  不过,她完全没有预料到一种状况——婆母不见得能够体会她的心情。

  “这是什么?”莫晴吟防备的看着邵嬷嬷从季霏倌手上接过来的木匣子,好像那里面会跑出妖魔鬼怪似的。

  季霏倌觉得有一群乌鸦从头上飞过去,就是向老天爷借胆,她也不敢在婆母面前恶作剧吧。“这是我特地为母亲调制的香丸,母亲闻闻看,是否喜欢这样的香味?”

  莫晴吟突然想起邵嬷嬷提起的香馨阁,最近非常火红,别说贵妇千金,就是王孙公子也是喜欢得很,而香馨阁的东家很可能是季霏倌。

  “为何特地为我调制香丸?”莫晴吟的口气还是不客气,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听世子爷说,母亲平日喜欢熏香,可是一直寻不到喜欢的香味。我对此略懂一些,便问了世子爷关于母亲日常的喜好,调制了专属于母亲的香丸。母亲可以先闻闻看,是否喜欢这样的香味?”

  “对此钻研多年的师傅都没本事做出我喜欢的香味,你岂能做到?”莫晴吟对季霏倌一点信心也没有,即使香馨阁为她所有。

  “母亲先闻闻看,若不喜欢,我可以再试试。”

  “不必了。”话是这样说,不过,莫晴吟倒是打开木匣子闻了一下香丸的味道……两眼不由得一亮,这个味道甜甜的,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很合她的心意。

  季霏倌一眼就看出来莫晴吟很喜欢,可是总要客气的询问:“这个香味适合天气寒冷时使用,不知道母亲还喜欢吗?”

  “勉强可以。”莫晴吟看起来有些别扭。

  “过些日子,我再给母亲调制适合天气暖和的香味。”

  顿了一下,莫晴吟的神情软化了下来。“这香味还分天气?”

  “虽然每个人都有自个儿的偏好,但是想想,若是天气炎热时,闻着过于浓烈的香味,是不是会更心浮气躁?”

  仔细想想,莫晴吟同意的点点头,“难怪夏日时,我就不喜欢平日习惯的香味。”

  “春日来临,我再给婆母调制稍微轻爽一点的香味。”

  莫晴吟满心欢喜的点头应允,这会儿看她竟然觉得赏心悦目……其实,只要她的亲生父母不是罪犯,都胜于她是永宁侯的庶女……好吧,她承认自个儿最大的期望——儿媳妇与莫尚湘一点关系也没有,儿媳妇就是个农家女也无妨。总之,她终于甩掉莫尚湘这个自以为是又小鼻子小眼睛的坏女人。

  “今日怎么如此开心?”自从“并非永宁侯之女”一事闹出来,左孝佟就不曾见过季霏倌笑得如此灿烂,感觉有一点嫉妒,不知道是哪个人或哪件事有如此大的本事可以逗乐她……没关系,待会儿就换他逗乐她了。

  “你猜猜看?”季霏倌兴奋的像个孩子似的。

  “人?事?”

  “前者。”

  左孝佟脑子转了一下,开玩笑似的道:“难道是我娘?”

  季霏倌惊讶的瞪大眼睛,“你怎么知道?”

  怔愣了一下,左孝佟觉得难以置信。“真的是我娘吗?我想府里就这么几个人,而白日在府里的就只有老夫人和娘,比起老夫人,娘的机会更大……娘究竟做了什么事教你如此开心?”

  “不是母亲做了什么事教我开心,而是我做了什么事让婆母变得和颜悦色。”

  “娘真的对你和颜悦色?”这太稀奇了,可是又令人欢喜。

  季霏倌用力点点头,将今日去婆母那儿的事详细叙述一遍。

  “没想到娘竟然如此容易就教你收买了。”虽然知道香馨阁生意做得很火红,可是他没想到娘也吃这一套。

  撇了撇嘴,季霏倌做了一个鬼脸,“这哪是如此容易的事?”

  左孝佟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是是是,不容易,是你太厉害了。”

  “其实,母亲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你也是,娘对你稍稍和颜悦色,你就如此开心。”事实上他比她还开心,一个是辛苦将他生下来的娘亲,一个是自己看得比命还重要的爱妻,当然盼着她们能和睦相处。

  “她对我和颜悦色,是因为我这个人,难道不值得开心?”无论是永宁侯的庶女,还是来路不明的野丫头,婆母都不满意,可是这种情况下,婆母还愿意接纳她,这就表示婆母内心深处是喜欢她这个人……也许前世被平安侯府否决得太彻底了,这一世格外在意别人对她的感觉,因此骨子里明明很骄傲,却硬生生的将自个儿变得暗淡无光。

  左孝佟深表同意的点头,“开心,当然值得开心,不过,我若是告诉你一件事,你会更开心。”

  怔了一下,季霏倌反应过来的瞪大眼睛,“左青回来了?”

  点了点头,左孝佟神情转为严肃,季霏倌不由得跟着正襟危坐,他见了反而说不出话,她不禁心急的频喊道:“快说啊!”

  他忍不住笑道:“你轻松点,这是好消息,别绷得这么紧,好像天要塌了。”

  这会儿她如何轻松得起来?她就要知道亲生爹娘是谁了。“你赶紧说啦。”

  “好好好,秦夫人说了,当初她去宜津驿馆是探望牧州知府李大人的妻子,也就是敬国公的妹妹荣月华。”

  万万没想到要找的人竟然出自相当熟悉的敬国公府,可是,她又觉得很困惑。“我不曾听宁儿说过她有个姑姑。”

  “她病了,李大人还为了她辞官,两人离开京城有十几年,荣清宁出生不久就去了边关,只怕不曾见过她……其实,就是荣青云也是很小的时候见过她。她是荣老夫人最大的牵挂,也是最深的痛,荣老夫人为了她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也因此这十几年荣家绝口不提她。若非我提起,荣青云也忘了有这位姑姑存在。”

  她明白了,难怪荣清宁从不曾下帖子请她到敬国公府喝个茶、赏花游玩什么的。“她是不是病得很严重?”

  “荣青云也不是很清楚情况,荣月华在敬国公府是个禁忌,根本无从问起,不过他答应我,一定会打探姑父和姑姑如今身在何处。”他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至少比我们预期的还好,她活着,不是吗?”

  是啊,活着,失去的可以再找回来,真相也可以大白。季霏倌既期待又害怕。“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在哪里?”

  “无论在哪里,如今知道他们是谁,终究会有相见一日。”

  季霏倌点了点头,可是又忍不住说:“我好想尽快见到他们,他们长什么样子?我像不像他们?他们为何不来找我?他们有没有……”

  “别急,只要荣青云一打探到他们的下落,我会尽快让你见到他们。”

  “我……其实很害怕,害怕他们忘了我。”若非忘了她,为何不来找她?

  说起来,她是穿越来的,并非这具身体的原主,她对血脉的相连应该很薄弱,可是,也许有过前世,她与季霏倌早就融为一体了,就是十岁前发生的事,听人家提起,她也有身在其中的感觉,喜怒哀乐如此鲜活,分不清楚究竟是她自己,还是原来的季霏倌。

  “不要胡思乱想,你母亲将你托付给陈姨娘,自身引开盗贼,这就足以说明她有多爱你。你要相信,他们不来找你必然有不得已的原因。”

  “是,他们一定是世上最好的父母,不可能不要我……”季霏倌突然想起一件事,不由得伸手抓住左孝佟,“他们应该是我的亲生父母吧?”

  左孝佟忍俊不住的笑了,伤脑筋的敲了敲她的脑袋瓜。“你别再折腾你的小脑袋瓜了,一会儿是风,一会儿是雨,吓坏自个儿很乐吗?”

  “我有什么法子?你摸摸看……”季霏倌抓起他的左手放在左胸。“我的心脏怦怦怦跳得好快,真的很紧张,能怎么办呢?”

  这不是在诱惑他吗?他的娘子真是太可爱了,不好好踩躏她……不是,疼惜她,岂不是太对不住她了?

  左孝佟看起来就像一只口水快滴下来的饿狼。“我有个法子可以让你忘了紧张。”

  “什么法子?”

  季霏倌思绪太乱了,完全没有意识到某人心思邪恶,直到某人伸出魔爪,转眼之间,她的衣衫只是可怜兮兮的挂在身上,根本无法遮掩春色,某人的脑袋瓜更是直接贴上了,她终于发觉要发生什么事。“左孝佟,你这是什么烂法子……”

  “你没看见我很忙吗?乖一点,别吵。”

  他很忙跟她有什么关系……不对,她很快就跟着他一起忙得昏天暗地,思考能力尽失,只能嗯嗯唔唔,不过,总算是忘了紧张。

  这一次,老天爷没有再让季霏倌承受漫长等待,荣青云很快就打听到消息了。

  李政年初就带着荣月华从江南回来了,只是一直住在敬国公府位于武山下的庄子——此地相当隐密,在敬国公刻意隐瞒下,也只有荣老夫人知道此事,不时去庄子陪女儿和女婿住上几日,而荣青云能够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消息,正是因为荣老夫人从庄子回来,身边伺候的嬷嬷不小心在荣青云面前露了口风。

  季霏倌都快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快要见到他们了,可是这一刻,不安又袭上心头,他们真的是她的亲生父母吗?陈姨娘待她很好,不过永宁侯实在不是一个好父亲,一年里父女相见次数屈指可数,永宁侯对儿女的期待只有一件事——能够为他结交到什么样的权贵。

  若他们是她的父母,又究竟是什么原因阻止他们与她见面?

  “我警告你们,姑姑病了,胆子很小,你们绝对不可以靠近他们……你别瞪我,谁教你不说清楚为何要见姑姑和姑父?祖母和父亲将姑姑和姑父保护得好像花瓶儿似的,就是我娘都不能上庄子打扰,何况是外人,若非你是我的好兄弟,我都怀疑你要陷害我。”

  荣青云觉得好委屈,自从答应帮忙打探消息,他也不知道问了多少遍,可是左孝佟永远都是那么一句——时候到了你就知道了。这会儿不是时候到了吗?他还是不知道,这教他能不担心吗?

  左孝佟忍不住送上一个白眼。“我何必陷害你?”

  “是啊,你比我有前程,我陷害你还差不多,可是,这事若教我爹知道了,他一定会将我送到西北。”

  “你放心,敬国公将你送到西北,荣大将军一定会将你送回来,纨裤子弟没有资格在铁面将军的麾下。”

  这话前头明明听了多舒心,可是转眼就将他踩进泥里。荣青云龇牙咧嘴,恨不得扑过去掐人。“我如今在五城兵马司好歹也是一号人物。”

  “有出息了。”左孝佟很给面子的赞赏道。

  “只要有心,我也可以做得好。”

  “是啊,不过,你能否闭上嘴巴?”左孝佟的目光始终留意着季霏倌。原本想缓和气氛,可是她实在太紧张了,什么话也听不见,一直盯着官道。

  荣青云感觉好哀怨,遭到某人利用完了,一脚被踹开。

  虽然很想安静下来,可是转个头,荣青云又忘记了,再一次嘱咐,“不要忘记,远远看着就好了,若想见他们,一定要先递帖子,得到同意,方能登门拜访。”说穿了,荣青云根本不相信他们来到这儿只为了见上一面,必然有其他目的,问题是他们……不,应该是她与姑姑、姑父能有何牵扯?看得出来,今日真正想见姑姑和姑父的人是季霏倌。

  “我不是已经答应过你,不会不经允许就上门求见。”

  荣青云瞥了季霏倌一眼,“嫂子呢?”

  “她岂是你这么不懂分寸的人?”

  荣青云很想大声抗议,直觉告诉他,季霏倌是个闯祸精,临仙阁的紫竹林就是最佳的例子,可是某人的眼神警告他,若他继续啰唆个没完没了,拳头就挥过来了。

  这时,期待已久的马车声终于传来,季霏倌不自觉地往前走一步,左孝佟紧紧挨着她,生怕她太过激动失了控制。

  荣青云清了清嗓子,忍不住道:“我们能不能躲到树林后面?”

  左孝佟没好气的瞪人,“我们已经在树林后面了。”

  “那个……嫂子……”荣青云很委屈的将嘴边的话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