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满宅生香(下) 第十二章 如萍的报复(1)

作者:艾佟
  虽然有祖母坐镇,她非永宁侯之女一事暂时不会传出府去,但是季霏倌不愿意左孝佟从他人口中得知此事,决定自个儿先坦白。

  她知道,左孝佟不在意她是否为永宁侯之女,不过,总不能连亲生父母是谁都不清楚,万一,她亲生父亲是个罪臣呢?左孝佟如今深得皇上重用,若是她的亲生父母会连累他,他真的能够无动于衷吗?人人想当权贵,可人人总是忘了,获罪的权贵比平民老百姓还不如。

  季霏倌特地挑了睡前的时候,这时人的防备心最弱,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坦白,左孝佟却好像没听见,频频用手为她拭汗。

  “很热吗?为何你流了满头大汗?”

  “……今日穿得比较多。”

  “我来看看……还好啊,今早见到娘,我看娘像一颗粽子。你不知道娘有多怕冷,不到冬日就要烧炭盆,没事不出门,就喜欢窝在炕上看传奇小说,这时她最懒了,什么都不想管,老夫人最爱利用这时候恶心她,我的庶弟庶妹就是这样子生出来的。”左孝佟装模作样的将她圈进怀里,直接用双手感觉她衣服厚度……此时她只着肚兜和小衣,他当然要趁机钻进去摸一把……这细腻滑嫩的触感,宛若丝缎一般,怎能不上瘾呢?

  季霏倌知道自个儿找错理由了,上了床,衣服快脱光了,还穿得多?不过,除了厚着脸皮将刚刚的失误抛至脑后,她还能如何?她努力针对他说的话提出见解,“女人何苦为难女人?”

  左孝佟细细品味,笑了,“还真是女人为难女人。”

  她怎么越扯越远了?不行,还是赶紧拉回。“我刚刚说的事,你可听清楚了?”

  “嗯。”左孝佟显得心神不宁。

  “嗯?”季霏倌唇角抽动了一下。“还有呢?”

  “这真是人间美味,又香又好吃……”

  季霏倌终于意识到自己胸前沦陷了,羞恼的轻捶某人的脑袋瓜。“左孝佟!”

  “轻一点,不怕将我打笨了。”

  “你认真一点。”

  “永宁侯没多大的出息。”左孝佟很高兴可以吐露真实的感觉。

  季霏倌稍稍松了口气,他果然不在意她是不是永宁侯的女儿,不过,他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她的亲生父母是谁这问题?

  抬起头看着她,左孝佟的眼神很温柔,却又调皮的在她唇上咬了一口。“真是开心,你遇到事情就来找我。知道吗?这是第一次觉得你完完全全属于我,我们真的是夫妻,是一体的。”

  今世得此夫君,她已经够了。“我与姨娘长得不像,与永宁侯差得更多,我早就怀疑自个儿的身世。姨娘身上有一个墨玉葫芦,系着一对墨玉铃铛,姨娘宣称是外祖母的遗物,可是平民百姓不该有如此贵重之物,且姨娘又老是对我藏着掖着,我更深信那东西与我的身世有关。”

  “无论你是谁的女儿,你是我的妻子,而今生今世,我只有你一个妻子。”

  “若我亲生父亲是罪臣呢?”

  “若你亲生母亲是当初在宜津驿馆与陈姨娘一起生下孩子的官夫人,你亲生父亲绝非罪臣。”他早就猜到她寻找那位官夫人事出有因。

  略一思忖,季霏倌立刻明白过来。“罪臣不能住驿馆。”

  “若是被押解进京的罪臣当然会住驿馆,可是罪臣的家人不可能住驿馆,还在驿馆生下孩子,再说了,当初她带了不少侍卫,只怕也不是一般的官夫人。依我推测,你母亲很可能是随你父亲进京述职,但是大腹便便,行动缓慢,索性让你父亲先进京,她再随后跟上。”

  季霏倌将自个儿调查到的事细细向左孝佟解说一番,而一直令她耿耿于怀的是——“虽然不清楚亲生母亲为何将我托付给姨娘,但是,她不是应该回来找我吗?她不可能不清楚姨娘的身分就将我托付给姨娘,万一姨娘起了贼心,将我带走呢?”

  “也许,闯进宜津驿馆的窃贼是要杀你亲生母亲。”

  一阵寒意袭来,季霏倌往左孝佟的怀里一缩。“你是说,我亲生母亲为了引开窃贼,将我托付给姨娘照顾,而她已经遭到不测了,因此无法回来找我。”

  “这个可能性很大。”

  “我亲生父亲呢?”

  “这就说不准了,一种可能,他以为你跟亲生母亲一起发生意外;另一种可能,他知道你亲生母亲将你托付给姨娘,可是不知道姨娘的身分,以至于找不到你。”

  季霏倌咬了咬下唇,闷声道:“我会不会一辈子不知道他们是谁?”

  “不会,我一定会找到秦大儒。”

  “你已经找了快一年了,找得到吗?”

  “再多给我一些时间,我会找到。”如今他有官身,在有些事上行动难免不便,手上能派出去的人又有限,想找个刻意隐藏行踪的人当然更不易。

  季霏倌不再言语,只是将自个儿深深埋在他怀里。老实说,她不敢怀抱任何期待了,但也知道,无论花上多少时日,他说到就会做到,而她只能盼着好消息早早传来。

  无论永宁侯府是否相信王婆子的指控,必然会遣人过来请她回去一趟,果然等了三日,永宁侯夫人莫尚湘就派身边的林嬷嬷过来递话,隔日,季霏倌就带着如叶和箫儿回了永宁侯府。

  祖母显然不愿意见她,避到温泉庄子,而永宁侯原本就只会躲在后面吆喝,当然不会出现,季霏倌自然只见到莫尚湘。

  “前几日听见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春香居的王婆子说你并非侯爷之女。”莫尚湘等着看好戏的瞅着季霏倌。若非只有一个庶女,又忍不住想狠狠踩莫晴吟一脚,她绝不会为季霏倌订下辅国公府这门亲事,没想到两家一交换庚帖,陈姨娘就以为自个儿可以爬到她的头上撒野,成日缠着侯爷……可恶的贱妾,也不看看自个儿是什么身分,以为可以取代她吗?如今摔下来了就别想再爬起来。

  季霏倌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母亲此话何意?”

  “陈姨娘生下来的孩子不到几日就死了,她担心此事被知道了,很可能被侯爷撵出府,便抱了别人的孩子充当自个儿的孩子。”

  季霏倌怔楞了下,“姨娘不会做这种事,是不是哪儿弄错了?”

  莫尚湘冷哼了一声,“王婆子亲眼见到陈姨娘的奶嬷嬷抱着一个死去的婴孩葬在宜津城外的山坡上,奶嬷嬷在墓前哭碎了心,还教孩子来世投胎到好人家。当然,也不能因此就认定姨娘生下来的孩子死了,可是,偏偏你与侯爷和陈姨娘都不像,侯爷信了。”

  “王婆子有可能说谎。”换成是她,也会做相同的推论,但是平心而论,孩子一定像父母吗?这倒未必。

  “王婆子为何要说谎?”

  “王婆子会不会对姨娘有怨?”

  “王婆子为何对陈姨娘有怨?”

  她说一句,莫尚湘就反驳一句。

  “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觉得此事太突然了,若是王婆子所言属实,为何当初不说?过了十五年了,如今说出来,目的又是何在?”她不乐意当永宁侯的女儿,但是也不想放过心怀恶意的揭发行为。

  莫尚湘嗤之以鼻,“王婆子能有什么企图?”

  “这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她是因为某人煽动,或者某人许了她什么好处。”

  莫尚湘根本没有想到季霏倌所谓的某人是如萍,心虚的以为是在暗示她,不由得脸一阵白一阵红。虽然早知道这个丫头刁钻得很,但没想到如此难缠,硬是让她从有理变成无理……算了,与其纠缠着没完没了,索性直接说出今日目的。“你已经嫁进辅国公府,侯爷并不想让你的身分曝光,但是也不能将别人的女儿当成自个儿的女儿。”

  “父亲难道不怕错了吗?”

  “你去劝劝陈姨娘,最好说出实情,要不将来找到证据,她只有死路一条。”莫尚湘没好气的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去春香居了。

  季霏倌今日来这儿的目的也是为了规劝陈姨娘,而她只是单纯想知道真相。

  她出嫁前,春香居可热闹了,如今冷冷清清的,这就足以说明一件事——府里的人都相信王婆子。

  “夫人请你回来的?”陈姨娘淡漠的看了季霏倌一眼。

  “姨娘想必知道母亲请我回来的目的。”

  “劝我承认你不是侯爷的女儿,是吗?”陈姨娘唇角冷冷的抽动了一下。“你可想过,若你不是侯爷的女儿,你会如何?”

  “我不会如何,我唯一在意的是真相——我究竟是不是侯爷的女儿?”

  抬起下巴,陈姨娘骄傲的说:“你当然是侯爷的女儿。”

  “姨娘是不是觉得过了十五年了,绝对查不出真相?”

  陈姨娘瞪着季霏倌,忿忿的道:“你宁可相信他们,也不愿意相信我吗?”

  “姨娘最好想清楚,若是最后查证我并非侯爷的孩子,季家不会放过你,但是你若坦白,我会请季家高抬贵手,将你从这儿接出去,你可以住在世子爷的庄子上。”

  陈姨娘像发疯似的哈哈大笑,同时摇着头。“季霏倌,没见过你这样的傻子,若是我今日只说你并非侯爷的孩子,夫人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你,不是我,别忘了,她给了你不少嫁妆,她可心疼死了。”

  “你觉得永宁侯府的嫁妆很希罕吗?”

  “没了永宁侯府的嫁妆,你还能在辅国公府立足吗?”

  “若是姨娘担心我在辅国公府无法立足,那倒是不必,世子爷对我很好。”

  陈姨娘的眼神转为怜悯,“你别相信男人,男人最现实了,若你不是永宁侯的女儿,辅国公世子根本不会将你放在眼里。”

  “你以为我是永宁侯的女儿,世子爷就会看重我吗?”这一次换季霏倌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陈姨娘。“姨娘觉得侯爷很有出息吗?事实上呢,侯爷的威风只有在内宅,一旦出了永宁侯府,他连个掌握实权的四品官都比不上。”

  陈姨娘一怔,没想到季霏倌如此看待永宁侯。

  “真正傻的人是姨娘,即使我不是侯爷的孩子,侯爷也不敢将此事说出去,因为侯爷怕得罪辅国公府,从此少了一个靠山。”

  没错,侯爷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可是事情一旦证实,人的嘴巴更是管不住,这恐怕不是侯爷可以阻挡得了的,到时候霏儿在辅国公府……只要不承认,辅国公府就算听到什么风声也不能如何。

  “姨娘,你自个儿也看得出来,如今没有人站在你这一边,何不说出实情?”

  咬着下唇,陈姨娘终究摇了摇头。“你是侯爷的女儿。”若是霏儿不是侯爷的女儿,就不是她的女儿,她会彻底失去霏儿,失去她唯一的女儿。

  季霏倌无奈的叹了声气,不想再多说什么,只道:“姨娘再好好想清楚,若是改变心意,派个人传话给我,这件事由我出面。”随即起身走出去,对着守在门边的柚心道:“好好照顾姨娘,若有什么事,派人递话给我。”

  “是,四姑奶奶。”柚心欠身回房。

  “小姐,你看。”如叶用眼神指向站在院子梧桐树下的如萍。

  季霏倌转头望去,如萍得意的对她冷笑。果然,王婆子告状一事是她惹出来的。

  这一刻,她不知道该为如萍感到悲伤还是可笑,因怨恨自个儿被留在这儿,心生报复,想让她不好过,可是,损她就能利己吗?如萍完全忘了,她曾是季家四姑娘最倚重的丫鬟,若是她以“王婆子告状”向侯爷夫人示诚,想要投靠夫人,她就成了背主之人,夫人岂敢用她?但愿她没这么傻。

  季霏倌低声问:“如叶,有法子在这儿找到其他眼线盯着她吗?”左孝佟已经答应她将牛大哥弄出去,以后牛大哥就无法递送消息给她。

  “牛大哥应该找得到人。”

  “好,这事就托给他了,我们回去吧。”季霏倌完全漠视如萍的存在,优雅从容的带着如叶和箫儿离开。

  虽然永宁侯有意隐瞒她的身世,况且陈姨娘不承认,就不能证实她不是永宁侯之女,可是有了前世的经验,季霏倌也知道,即使没有得到证实,这件事也会传出去,至于谁传出去,前世她一直认为乃是嫡母所为,不过如今,她冷眼旁观,不能不问:嫡母如此做有何意义?难道她因此被休了,或者前世与安平侯府彻底翻脸,对永宁侯府更好?再说了,未经过证实的事,以嫡母善于隐忍的性子,岂会如此莽撞传出去?

  看着如叶呈上来的纸张——上面记录如萍这些日子的一举一动,季霏倌有了新的想法,也许,前世将此事传出去的人是如萍,至于如萍如何得知,这要归功如萍的好人缘。

  如萍一向与人为善,人缘极好,也因为是大丫鬟,更突显她谦虚有礼,前世甚至仗着她识字,练了一手好字,帮永宁侯府的丫鬟婆子小厮写家书,试问有谁不喜欢她?如萍在众人眼中虽然没有主子的身分,却被视为主子一般敬重,即使不在永宁侯府,也容易得到永宁侯府的消息。

  “小姐还好吗?”如叶关心的看着季霏倌,无论如何,小姐与如萍主仆一场,如今见到如萍狠心想逼死她,她心里会有多难过啊。

  “没事,这是牛大哥写的吗?”季霏倌打起精神敲着几案上的纸张。

  “是,牛大哥担心忘记了,又怕我说得不够仔细,索性写下来。”

  “虽然牛大哥认了苏嬷嬷当干娘,但你们毕竟不是亲兄妹,你还是可以嫁给他。”

  “小姐!”

  “你瞧他的字多端正,不难看出他的品性——极好,将他让给其他姑娘可惜了。”

  “我年纪还小,牛大哥都二十一了。”

  “哦……相差十岁吗?确实多了一点,可是男人年纪大一点更懂得疼爱妻子。”

  如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贼贼一笑。“我懂了,怪不得世子爷如此疼爱小姐。”

  季霏倌举起右手在如叶的额头上弹了一下。“你这个臭丫头!”

  如叶双手抱着额头,控诉的瞪着季霏倌,“小姐很爱欺负人!”

  “你就牺牲一下,可能过不了多久,明远堂就会传我过去了。”

  如叶吓了一跳,“小姐认为此事已经传到国公夫人耳中吗?”

  季霏倌将纸张丢进炭盆里面烧掉。“你知道如萍为何选择大厨房散播我的事?因为大厨房的采买每日都有机会接触外面的人,而这些商贩彼此都有互动,我的身世就这么巧妙的传进辅国公府的大厨房,然后再传入明远堂,很快就会有人上夫人那儿告状了。”

  “这会不会太厉害了?”

  “但愿我杞人忧天,商贩的嘴巴并非如此不知轻重,还未证实的事就忙着争相走告。”

  季霏倌的话刚刚落下,没想到辅国公夫人派来传唤的人就来了。

  季霏倌调皮的对着如叶眨了眨眼睛,连忙走出去,并让如意去帮她取来一件斗篷。披上斗篷,便带着如意和箫儿跟着传唤的人去了明远堂。

  “我问你,为何听人说你并非永宁侯的孩子?”莫晴吟真是个急性子,总是等不及季霏倌行礼问安就开口了。

  莫晴吟若是好友,她会庆幸,直来直往,不会害死你的脑细胞,可偏偏是她的婆母……

  季霏倌很无奈的叹了声气,“媳妇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是,姨娘坚持我是侯爷的孩子,难道我能质疑姨娘吗?”

  “这么说,真有婆子向莫尚湘告状,说你不是永宁侯的孩子?”莫晴吟显然受到严重打击。她是没心眼,可不是蠢笨无知,这种不知从哪个旮旯儿传来的消息,通常别有居心,绝不能真的搁上了心,可是,此事攸关媳妇的身世,她不能不当一回事,总觉得问一下也好,没想到竟然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