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满宅生香(下) 第十一章 一曲凤求凰(2)

作者:艾佟
  看着无精打采的倚着窗子坐在软榻上的季霏倌——此时她头上已无金簪首饰,任由青丝披泄在肩上,因此显得格外脆弱,左孝佟想着刚刚进房之前,箫儿拉着他说的那一大串话,不由得苦恼了,应该如何宽解她呢?

  想了想,他再次转身出了房门,交代箫儿一些事,又折了回来。

  左孝佟走过去,在季霏倌身后坐下,伸手将她紧紧抱住,困在自个儿的怀里。“是不是觉得我很残酷?”

  季霏倌咬着下唇不发一言。虽然不喜欢那两个妖妖娆娆的丫鬟,可是前些日子还鲜活站在她面前的人就这么死了,她实在难以释怀,毕竟她拥有二十一世纪的灵魂,人命对她而言不分等级,她们不应该如此轻贱的任由别人打死。

  “你想骂我就骂我,想打我就打我,你别闷不吭声。”左孝佟讨好的道。

  半晌,季霏倌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在想,难道没有更适合处理她们的方式吗?不想见到她们,将她们转卖出去就好了啊。”

  “我不是要她们非死不可,只要她们肯安分,过些日子与外书房的侍卫对上眼,我给她们出嫁妆,让她们风风光光嫁了都可以,问题是,她们的心太大了,先是收买娘身边的大丫鬟,许以将来的好处,到了外书房,又一直找机会扑到我身上,烦不胜烦,逼得我不得不提早设局诱使她们犯错。”顿了一下,左孝佟接着道:“至于你说,将她们转卖出去就好了,这样的下场不见得更好。”

  季霏倌不解的转头看着他,“为何?”

  “她们是经过特别训练的,人牙子必然会将她们卖到青楼,难道你觉得这样的出路对她们比较好?”

  季霏倌怔楞了下,“她们是特别训练过的?”

  “我要处置她们,就必须弄清楚她们的来历,免得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季霏倌突然有一种很深的无力感,当她们将自个儿交到人牙子手上的时候,她们的人生已经由不得自个儿作主了。

  “也许比起死亡,她们更乐意进入青楼卖身,不过,她们来过辅国公府,我不能让她们再进青楼那种地方,免得她们被人利用了,你懂吗?”

  季霏倌软趴趴的点点头,显然不乐意承认他的决定是对的。

  “还生我的气吗?”

  “我没有生你的气,只是觉得人命太轻贱了。”

  她们的出身轻贱,她们的命就轻贱。左孝佟终究没有脱口而出。他一直觉得她太过善良了,可是这种善良并非天真无邪的善良,而是出于一种怜悯,正因为如此,她美好得让他担心自己配不上她。其实,他从来不是心慈手软之人,必要的残酷是他处事的铁则,要不他如何担当锦衣卫指挥使?

  “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左孝佟带她下榻,寻了披风为她穿上。“入秋了,夜里有点凉。”

  “我的头发……我们要去哪儿?”

  季霏倌只能用手梳理一下头发,因为左孝佟已经拉着她冲出去,经过侧间时,如意慌忙的丢下手上的针线活想跟上去,左孝佟伸手制止,教她待在这儿就好。

  “慢点,你究竟要带我去哪儿?”若不是他拉着她,她一定跟不上他的脚步。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左孝佟稍微放慢下来。

  季霏倌好笑的道:“如此神秘,你萌芦里究竟卖什么药?”

  “若是你喜欢,今晚你给我一个奖赏,如何?”左孝佟暧昧的对她眨一下眼睛。

  季霏倌羞红了脸。“你以为我如此容易讨好吗?”

  “若有机会,我当然要试上一试。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待会儿你可别耍赖。”

  “我又没答应你。”

  “你不是觉得自个儿难以讨好,我若成了,岂不是该得到奖赏?”

  “这根本是耍赖。”

  “我就是耍赖,你还能如何?”他已经让她忘了不愉快的事,这就够了。

  季霏倌轻哼了一声,“你别高兴得太早了,我不会轻易满足你。”

  左孝佟不再多言,她很快就会知道了。

  两人踏着月色,不疾不徐地来到明月楼——这是辅国公府最佳赏月之处,可以俯瞰府里最大的花园和荷花池,而此时明月楼四面檐下已挂上一整排宫灯,夜晚瞬间成了白昼似的,

  却又多了白昼没有的朦胧意境。

  “喜欢吗?”

  季霏倌不自觉的点点头,发出赞叹,“好美哦!”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左孝佟忍不住得意了起来。

  季霏倌娇嗔的斜睨了他一眼,“姑娘家都会喜欢,有必要如此得意吗?”

  “这还不满意吗?没关系,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的香丸铺子已经准备好了,明日我带你过去瞧瞧。”

  这可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可是季霏倌很快就想到一件事,笑容瞬间转为狐疑,“为何我的铺子好了,你却比我还早知道?”

  因为管事是他给的嘛!但这话左孝佟可不敢脱口而出,还是搬出最后的法宝,将她推到左侧的几案后面坐下,自己则坐到右边的几案后面。

  “这会儿又想做什么?”

  “别急,你很快就知道了。”他向侍立在入口的长茗点了点头。

  长茗转身从左青手上接过一把七弦琴,将七弦琴送上左孝佟前面的几案。

  这太不可思议了,季霏倌两眼瞪得像铜铃似的。“你……会弹琴?”

  左孝佟微微扬起下巴,“你不会以为我是武夫,认为我不会弹琴吧。”

  “倒也不是,不过……”除了两人私下的时候,他总是给人一种冷淡的距离感,她很难想象他诗情画意的样子……好吧,这是偏见,没有规定音乐家必须长什么样子,而且琴棋书画本来就是古代传统文人所推崇和必要掌握的四门艺术,他也是文人,只是不走科举路线,又跑去做那种武职的差事。

  “总觉得这与我相距甚远,是吗?”她未免太小瞧他了吧。

  “今日能听夫君为我弹一曲,乃贤妻之幸。”季霏倌还是识相的赶紧转移焦点。

  不再言语,左孝佟随意的拨弄琴弦,叮叮咚咚,显然在寻找许久未有的熟悉感,过了一会儿,就见他神色变了,目光闪烁着热烈缠绵的情感,接着他为她弹了一曲〈凤求凰〉——

  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山高路远,唯有千里共婵娟。因不满,鸳梦成空泛,故摄形相,托鸿雁,快梢传。

  喜开封,捧玉照,细端详,但见樱唇红,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长。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季霏倌感觉自己的心被他的爱满满包覆,无论他做了什么,至少他对她的爱是真真实实的,她应该满足了。

  季霏倌的铺子开张了,取名“香馨阁”。因为左孝佟暗中帮忙,再加上荣清宁和齐莹然帮忙推销,季霏倌接到不少单子,为某些贵女设计专属的香丸,香馨阁的知名度很快就打开来,而她也完全从红烟和紫云的事件中走出来。

  当季霏倌忙着铺子的事,深受打击的辅国公夫人消停了,而老夫人朱氏显然乐于见到某人丢脸,对她的咬牙切齿又变回笑脸。

  季霏倌心想,日子说不定可以这样平平静静过上几个月,可世上最常发生的事就是突发状况。

  “不是明日才来,为何今日就跑来了?”季霏倌与铺子的联系全靠如叶,因此如叶每隔十日进府一趟。

  如叶请如意带着箫儿出去,如意见她神情凝重,二话不说拉着箫儿出去,季霏倌见到这种情况也知道发生大事,便放下手中的香料。

  如叶喘了口气,直截了当的说了,“牛大哥今日跑来找我,春香居的王婆子向夫人告状,小姐非侯爷之女。”

  根据前世来看,此事必然发生,不过应该再晚上一年,如今她嫁给左孝佟,因为左孝佟的宠爱,她在辅国公府地位很稳固,且在出嫁之前,让姨娘将王婆子调到小厨房当差,为何王婆子还是背叛了姨娘?

  “小姐,这究竟怎么回事?”如叶聪明机灵,不难猜出此事的真实性。当然,小姐就是小姐,她不在意小姐是不是永宁侯的女儿,再说有世子爷护着,没有人可以伤小姐一根寒毛。

  她不再是前世的季霏倌,关于她的身世,她迟早得面对,如今不过是提早而已。

  “王婆子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去找嫡母告状,知道原因吗?”

  “牛大哥不是很确定,但牛大哥提起一件事——如萍姊姊认了王婆子当干娘。”

  “什么?”

  “我也吓了一跳,牛大哥还说,如萍姊姊认了王婆子当干娘不久之后,王婆子就跑去夫人那儿告状。”

  季霏倌失声一笑,天意吗?她不得不将如萍留在姨娘身边,没想到因此让如萍从王婆子那儿得知她的身世,藉此捅她一刀……无论如萍是先发现她的身世,再认干娘,或是先认干娘再发现她的身世,总之,如萍成了今世揭发她身世的祸首。

  “王婆子凭什么认定我非侯爷的孩子?”

  “她说,亲眼见到姨娘的奶嬷嬷抱着一个死去的婴孩葬在宜津城外的山坡上,奶嬷嬷在墓前哭得很伤心,还教孩子来世生在一个好人家。”

  莫怪王婆子相信她非侯爷之女,若非亲手埋葬的婴孩是姨娘所生,奶嬷嬷何以哭得如此伤心?

  她突然觉得松了一口气,再也没有任何怀疑,她是那位官夫人的女儿。

  “姨娘如何反驳?”

  “咦?小姐为何知道姨娘会反驳?”

  季霏倌好笑的斜睨了她一眼,“姨娘若承认了,不就等于承认将别人的孩子当成侯爷的孩子吗?这种混淆血统的事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除非,王婆子是接生婆,而我身上有胎记可以证实她所言属实。”

  如叶恍然一悟的点点头。“不过,姨娘只说奶嬷嬷是帮隔壁院子的官夫人埋葬孩子,因为心疼孩子出生没几日就死了,才会如此伤心……总之,听起来没有说服力,如今府里都在私下议论小姐非侯爷之女。”

  “祖母和父亲如何看待此事?”

  “老夫人压下此事,倒是侯爷偏向夫人,认为小姐非他的女儿。”

  “祖母偏爱我,不管真假,我已经嫁到辅国公府,我的身分会牵动辅国公府和永宁侯府的关系,因此她必须压下此事;至于父亲,我相貌不像父亲,也不像姨娘,父亲对我的身世生出怀疑乃人之常情。”

  顿了一下,如叶忍不住问:“小姐是不是也认为自个儿非侯爷之女?”

  “是啊,因为这个。”季霏倌取出随身荷包,掏出里面的墨玉葫芦。

  “这是什么?”

  “这个墨玉葫芦还系了一对墨玉铃铛,姨娘将墨玉葫芦给我,自个儿留下墨玉铃铛。姨娘说是外祖母留下来的遗物,可姨娘是庶女,姨娘亲娘的娘家只是普通老百姓,读过一些书,但家中连点薄产都没有,试问,如何能有这么贵重的墨玉?况且姨娘还有哥哥,外祖母也应该将遗物留给舅舅,而非姨娘,不是吗?”若非这个墨玉葫芦,她还真难解释何以怀疑自个儿的身世。

  “我明白了,小姐就是因此怀疑自个儿的身世,从而调查当年出生诸事。”

  “是啊,姨娘不可能向我坦白,我只能暗中去调查。”

  “万一,证明小姐非侯爷之女呢?”

  季霏倌戏谑的挑了挑眉,“你怕吗?”

  “小姐都不怕,我怕什么?”

  “就是啊,何必怕呢?当永宁侯的女儿也不见得多好,只是嫁妆要吐回去,如此一来,我手上的财产只剩下香馨阁,你可要好好经营。”

  “我只是个跑腿的。”

  “你出息一点,以后跟你的牛大哥去东都开一间香馨阁,如何?”

  “小姐别胡说,牛大哥和我如今是兄妹……真的吗?小姐要让我们去东都开香馨阁?”

  如叶前一刻还又羞又恼的像个小姑娘,下一刻已经兴奋的像个侠女。

  “对,东都是离京城最近的大城,繁华程度不下京城,很适合开分铺,且离京城近,方便照应。过些日子,我就让世子爷将你的牛大哥弄出来。”

  如叶激动得跪下来磕头。

  “起来,不要随便给人磕头,磕坏了如何是好?你努力为我挣银子,多挣一点。”

  如叶嘿嘿嘿的笑了,起身道:“没想到小姐是个小财迷。”

  “你不喜欢银子吗?”

  略一迟疑,如叶坦白道来,“不能说不喜欢,但是又觉得够用就好了。”

  季霏倌赞赏的点点头,“不错,你是个心宽的。”

  “小姐,这事早晚会传出去。”如叶提醒道。

  “别担心,我会处置,倒是请牛大哥多留点心,我可不想让永宁侯府欺上门了,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如萍若想藉此事整死她,不会轻易罢手,接下来,势必会再找机会兴风作浪。

  “我知道了,若有事,我会立刻递消息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