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下) 第十一章 一曲凤求凰(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用过晚膳,在院子走上半个时辰,左孝佟便兴致勃勃的拉着季霏倌下棋,可是棋盘刚刚摆好,突然想起一件奇怪的事——

  “房门外为何站着两个丫鬟?”

  终于问了!季霏倌一副很八卦的看着他,问:“漂亮吗?”

  “漂亮?不记得了,就是觉得奇怪。”

  这可有意思了。季霏倌饶富兴味的倾身向前,“哪儿奇怪?”

  “无人伸手推也会摔倒,不见风吹,眼睛却跑了沙子进去,眨个不停。”

  怔楞了下,季霏倌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是不是也觉得很奇怪?”

  “不奇怪啊。”

  左孝佟看起来好像遭到严重打击的样子。“为何不奇怪?”

  “你知道她们从哪儿来的吗?”季霏倌故意顿了一下,接着很慎重的宣布,“母亲担心我身边伺候的人没有规矩,便赐了两个丫鬟给我,可是我不喜欢房内有不熟悉的丫鬟,要求她们只能待在外面伺候。”

  “你身边伺候的人不懂规矩,她们懂规矩?”左孝佟早猜到两位丫鬟的来历,倒没想到娘会拿“规矩”当借口,不觉得难为情吗?懂规矩的会站到自个儿摔倒?

  “早上老夫人也想送我两个丫鬟,可是言明是伺候你的,我不敢作主替你收下。”

  这会儿左孝佟全明白了。“以后遇到这种事,直接推给我就好了。”

  “婆母又不是将丫鬟赐给夫君,而是赐给我。”

  “你就把人放在外面不管吗?也不怕她们碍着你的眼。”

  “她们别坏了我的规矩,我倒是无所谓,你呢?”季霏倌调皮的歪着脑袋瓜,好像关心又好像打探,“碍着你的眼吗?”

  “碍眼,她们就交给我处置吧。”左孝佟对丫鬟一向没有耐性。

  若是他能处置,当然好,可是,丫鬟是赐给她的,出了什么状况,岂不是算在她头上?

  季霏倌忍痛的摇摇头,“不好吧。”

  两眼睁得又大又亮,左孝佟满怀期待的问:“担心我会被她们勾走吗?”

  “若是她们有本事将夫君勾走,无论放在哪儿都是一样。”虽说避免落入危险最好的方式就是闪远一点,可她们的身分是丫鬟,非青楼女子,还真难躲开。

  神情转为严肃,左孝佟宣示道:“今生今世,我只会有一个妻子——就是你。”

  季霏倌怔住了。

  以为她不相信,左孝佟赶紧又道:“若非我心所爱,我不会让她靠近我。”这是因为他有洁癖,并非他受伤之后才如此,不过受伤之后更为严重就是了。

  “为何?”基本上,节操属于女人,非男人所有。

  “小时候我经常生病,身上总有药味,丫鬟当我是可怜虫,言语、态度难免轻慢,我因此对她们生出厌恶,后来受了伤,对人有了心防,更是不愿意她们靠近我。”

  季霏倌心疼的靠过去抱住他,原来,他是一个心里伤痕累累的小男孩。

  左孝佟紧紧回抱她,半晌,拉开两人的距离,温柔而坚定的抚着她的脸,道:“相信我,今生我只想守着你。”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的丫鬟出了事,难道我能置身事外吗?”

  “我向你要人,你将丫鬟给了我,过些日子,她们惹出什么事,如何与你有关?”换言之,他不会立刻处置她们,她自然可以撇得干干净净。

  季霏倌担忧的皱着眉,“如此一来,你岂不是要跟母亲闹不愉快?”

  “我们母子也不是第一次为了这种事闹不愉快。”

  “过去是过去,如今可不同了。”儿子未成亲时,母子是两人世界,可是儿子成亲后,母子就成了三人世界。

  “是啊,过去我顾念情面,以至于娘从不看重我的心意,如今我也该说清楚了。”

  “母亲又要骂我狐狸精了。”季霏倌觉得好哀怨。

  左孝佟忍俊不住的笑了,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你是我的狐狸精。”

  季霏倌用下巴指了一下外面。“那两个才是狐狸精吧。”

  “我都不记得她们长什么模样,她们哪有资格当狐狸精?”

  “瞧你说的,我岂不是应该谢谢母亲夸奖?”见左孝佟很认真的点点头,季霏倌一副咬牙切齿的想扑过去咬他。

  “狐狸精有何不好?我喜欢就好。”

  “我也想得到母亲的认可。”

  左孝佟一把将她拉过来,圏在怀里。“别担心,终有一日,娘会看见你的好。”

  若她一直是永宁侯的庶女,有可能吗?不过,季霏倌还是笑着点点头。“好,我等着那一日。”

  这些日子,莫晴吟总要问上一句——“如何?昨日有没有听见清风轩闹出什么事?”

  “没有,清风轩一如往常。”东菊也很想知道红烟和紫云的情况如何,每日亲自上清风轩打探消息,可惜,清风轩的规矩很严,下人不可随意进出清风轩,她无法见到红烟和紫云,只能拉着守门的婆子旁敲侧击。不过,既然没有任何吵闹声传出来,想必她们在清风轩过得很好。

  莫晴吟欢喜的看着邵嬷嬷,“若是那个老太婆知道佟哥儿收下我送去的丫鬟,肯定气炸了。”

  略微一顿,邵嬷嬷提醒道:“夫人是将丫鬟送给少夫人。”

  “她又不是笨蛋,岂会看不出来红烟她们是要伺候佟哥儿的?”

  “少夫人硬是假装不懂,夫人又能如何?”

  东菊不以为然的道:“红烟她们又不是没手段,岂会勾不住世子爷的目光?”

  莫晴吟同意的点点头,“她们生得天仙儿似的,佟哥儿怎么可能视而不见?佟哥儿肯定将她们收了,过些日子就会抬她们当姨娘。”

  天仙儿?邵嬷嬷觉得她们是狐狸精,而天仙儿是少夫人……这些日子仔细在一旁观察下来,她觉得少夫人不但聪明,性子又好,要不世子爷也不会疼得像命似的。总之,她认为有这样的少夫人是辅国公府之幸,偏偏夫人为了永宁侯夫人,钻进牛角尖里不肯出来。

  “是是是,若非夫人抬举,红烟她们岂能成为姨娘?她们一定会孝顺夫人。”东菊一想到红烟她们的承诺,将来会让她表哥进世子爷的马场,她就笑得阖不拢嘴。

  “夫人,不好了……”明远堂的一个二等丫鬟东玫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怎么如此不懂规矩?”邵嬷嬷训斥道。

  东玫咽了口口水,微微颤抖的道:“那个……红烟和紫云被打死了!”

  莫晴吟惊吓的跳了起来,“什么?”

  “红烟……偷窥世子爷外书房的机密文件,至于紫云……在世子爷的茶水里面下春药,世子爷教人将她们打死了。”东玫吓得心脏怦怦跳,因为主子仁慈,辅国公府没有打死丫鬟

  这种事,没想到世子爷……一次两个……太可怕了!

  “红烟怎可能无缘无故跑到外书房?”东菊也吓坏了,这事会不会牵连到她?

  莫晴吟马上反应过来,“对对对,清风轩离佟哥儿的外书房可远了,红烟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跑去外书房?”

  “夫人赶紧唤少夫人过来问清楚吧。”东菊赶紧提醒。

  莫晴吟连忙点点头,“东玫,请少夫人过来。”

  “是,夫人。”东玫再度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邵嬷嬷,佟哥儿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再不喜欢,也不至于打死啊,一次两个……不会的,佟哥儿性子冷了点,但是心肠很软……”莫晴吟急得手脚都冷了,若是属实,这不就是儿子对她的警告吗?

  “夫人别急,丫鬟是赐给少夫人的,怎么可能无端跑去世子爷那儿?”邵嬷嬷赶紧扶着莫晴吟坐下,为她重新沏了一盏茶。

  喝了一盏茶,莫晴吟感觉心情平静多了,而此时季霏倌也到了。

  “红烟和紫云呢?”莫晴吟心急如焚,索性直接问重点。

  怔楞了下,季霏倌反应过来,“世子爷说外书房缺两个丫鬟,我见她们在清风轩也没事做,便将她们给了世子爷,世子爷就带去外书房了。”

  莫晴吟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似的,“佟哥儿将她们带去外书房?”

  “是啊,世子爷好像是带她们去整理那儿的花草。”

  “整理花草?”莫晴吟觉得好像被打了一巴掌,眼冒金星,两个天仙般的姑娘竟被当成粗使丫鬟使唤,这不是存心打她的脸吗?

  “世子爷要带她们去外书房,媳妇不敢说不好。”

  莫晴吟还有什么不明白,这是儿子的手段,警告她,不准再插手清风轩的事。

  季霏倌不着痕迹的看了邵嬷嬷和东菊一眼,两人脸色都很苍白,东菊更是快要晕倒的样子……难道出了什么事?

  莫晴吟突然发出哀嚎,“我真是命苦,儿子有了媳妇忘了娘,两个天仙般的人儿他也下得了手,他怎能如此狠心?”

  季霏倌傻住了,这唱的是哪一出戏?什么两个天仙般的人儿……红烟和紫云吗?天仙落到她们那样的等级应该会气得吐血吧。

  “丫鬟是赏给你的,你为何要给他?”莫晴吟觉得好委屈,当娘的被儿子如此狠厉的羞辱,她还要活吗?

  季霏倌唇角抽动一下。“我以为母亲更希望两个丫鬟去伺候世子爷。”

  “我才舍不得丫鬟去伺候那个孽子!”

  季霏倌真不知如何回应,总不能坚持说婆母原先是恨不得将两个丫鬟送到世子爷床上吧。

  “我真是命苦啊……”

  这会儿她就当听众好了,直到一把年纪还像个孩子似的婆母哭诉累了,放她离开这才作罢。

  回到清风轩,季霏倌越想越不对,肯定发生什么事。

  “箫儿,你让锦儿去外书房打听一下,红烟和紫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箫儿应声退出去。

  “世子爷是不是对红烟和紫云出手了?”如意低声问。

  季霏倌点了点头,感觉相当不安。“不知道他究竟是如何处置,会不会出手太重了?”

  “少夫人别担心,世子爷有分寸的。”

  是啊,左孝佟是有分寸的人,可是,该狠的时候绝不会心慈手软,要不,皇上岂会将锦衣卫交到他手上?不过,毕竟只是两个狐媚子,还不至于将人杀了……可是,为何她的心如此忐忑难安?

  季霏倌闭上眼睛,静静等候,直到有人拉了拉她的衣袖,她倏然睁开眼,见箫儿闷闷不乐的嘟着嘴巴,不禁一怔。“怎么了?”

  箫儿简单的叙述了一下事情经过,不过,红烟和紫云的死对她一点冲击都没有,倒是府里私下议论的闲言闲语令她耿耿于怀。“她们为何说少夫人是妒妇?世子爷杀了两个不安分的丫鬟,与少夫人有何关系?”

  季霏倌久久无法言语。

  如意知道季霏倌关心的是人命,而非那些言论,不由得担忧的道:“少夫人,这不是你的错。”

  季霏倌轻轻的摇摇头,“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箫儿不服气的“哼”了一声,“若她们肯安分,世子爷岂会杀了她们?”

  红烟偷窥外书房机密、紫云在茶水里下春药——这两件事与左孝佟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不信,左孝佟对外书房的重视远超过清风轩,谁能在那里动歪心思?

  “少夫人,事情都发生了,多思无益。”如意安慰道。

  “我也知道,只是心里头……”季霏倌轻轻捶了一下胸口。

  虽然不清楚两个坏丫鬟死了主子何必难过,可箫儿知道她仁慈,便赶紧想法子为她解闷。“少夫人想不想看我舞剑?我舞剑很好看哦。”

  季霏倌很给面子的看着箫儿,不过目光却道:舞剑可以说是一种舞蹈,你行吗?

  “少夫人不相信我舞剑好看吗?”

  季霏倌嘿嘿嘿的一笑,做了一个“请”的动作,换言之,试试看就知道了。

  箫儿乐得冲回房间拿剑,给主子舞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