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满宅生香(下) 第九章 婆母刁难(2)

作者:艾佟
  又过了一日,还是未见左孝佟的身影,季霏倌不安的感觉越强烈了,夜里睡觉都是半梦半醒,不时翻来覆去。

  “少夫人,世子爷回来了。”箫儿轻轻推了季霏倌一下。

  季霏倌惊醒过来,倏然坐起身,“什么?世子爷回来了?”

  箫儿点了点头,将右手食指放在嘴巴中间。“少夫人小声一点,虽然我让如意姊姊吸了一点迷药,让她睡得又香又甜,可是难免有一些人的身体异于常人,明明可以睡上一夜,偏偏半个时辰就醒过来了。”

  “你为何给如意下迷药?”

  “我怕如意姊姊吓坏了,还是我和锦儿陪在少夫人身边。”

  季霏倌马上反应过来,“他受伤了吗?”

  “没事,少夫人别担心,不过是小伤……少夫人别急。”箫儿赶紧为跳下床的季霏倌更衣,然后带着她来到后面一处厢房,锦儿站在外面等着她们。

  “少夫人,世子爷流了好多血,真是吓死人了……啊!”锦儿被箫儿狠狠赏了一个栗爆,眼泪立刻飙出来,两只手抱着头。

  “我怕吓坏少夫人,骗说是小伤,你一句话就将我的努力全毁了……你这个小笨蛋,不理你了!”箫儿赶紧追上早就冲进去的季霏倌。

  季霏倌无视房里其他人,眼中只有坐在床上的左孝佟——他脸色苍白的像个鬼,让她的心都揪在一起了,下一刻,眼泪就哗啦哗啦地滚下来。

  “别哭……已经没事了……”左孝佟的声音很虚弱,不难看出来他伤得很重。

  季霏倌努力教自个儿平静下来,要不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走过去,她在床沿坐下,伸出手,想碰触他缠着白布的胸前,可是白布上刺眼的鲜红教她害怕弄疼他,半途又将手收回来。

  “没事了……只是不能动……伤口会裂开……”

  咬着下唇,季霏倌努力将眼泪吞回去,问道:“为何会伤得如此重?”

  缓了一口气,左孝佟软绵无力的道:“皇上挑了一支禁卫军给我……这宣示他调查益州之事的决心……有人怕了,派出死士……是我,太粗心大意了……没想到对方如此胆大妄为,我未有防备。”

  “一般官员如何会有死士?”除了皇亲国戚,谁有本钱养得起死士?好吧,富可敌国的巨贾也许有可能,不过,商人不与政治扯在一起,没必要养死士。

  “是啊,此人是不是很笨?竟然……为了杀我这个无名小卒,动用死士……这岂不是将自个儿曝露出来?”原本,皇上根本没有怀疑这次的事与皇家的人有关,躲在后面的人大可将地方官员推出来扛罪,如今可好了,不但招来皇上的目光,好不容易栽培出来的羽翼就此被剪除了。

  “无名小卒?看样子,有人察觉皇上召你进御书房下棋并非如此单纯。”换言之,有人由此推断皇上很看重他。

  “皇上将我摆在明面上,不会再经常召我进御书房。”

  “能够进御书房的人是不是不多?”

  “皇上是爱书之人,不喜人家随意进入御书房。”

  季霏倌叹了一声气,“即使皇上待你如一般臣子,你也不可能像一般的臣子。”

  他明白了,因为他能进御书房,这已经说明他与一般的臣子不同。

  “答应我,以后一定当心再当心,要不然,我会生气哦。”

  见她故作生气的样子,左孝佟笑了,点了点头。“嗯,不生气。”

  “好啦,你休息了,我会在你身边守着你。”

  季霏倌小心翼翼让左孝佟躺下来,看着他闭上眼睛沉沉入睡。

  为了照顾左孝佟,季霏倌索性也将自己的东西搬过来,住进这间厢房,累了,就直接趴在一旁睡觉,当左孝佟再次醒过来,见到的就是这幅画面。

  他抬起手,轻柔的拨开她紊乱的发丝,抚着她的脸……瘦了,下巴都尖了。

  从小到大,他曾担心过自个儿会死在外面不能回来,这一次他真的很害怕,因为知道她在等他,知道她牵挂着他,若他不回来,她会如何?她会伤心难过,而娘会责备她是扫把星。因此,他一定要回来,他要守护在她身边,一辈子。说真的,若非如此强大的意念,面对那么多死士,他根本撑不下去。

  季霏倌感觉到他的碰触,倏然睁开眼睛,见到他温柔而心疼的目光,她对他扬起一笑,连忙起身将他扶起来坐着。“肚子是不是饿坏了?”

  左孝佟点了点头,“饿坏了。”

  “你等着。”季霏倌快步走出去,过了一会儿,端了一碗瘦肉粥和蔬菜回来。

  她伺候左孝佟用了膳,再请长茗请来锦衣卫专属的大夫为他换药、喝下汤药,她又要了一盆热水为他擦拭脸、颈项和手。她发现他是很爱干净的男人,虽然不佩带香包,但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皂香,也因此在宜津时他会曝露自己的行踪。

  “那是什么?”左孝佟好奇的看着几案上那一大堆纸张。

  “我开铺子的计划书。”季霏倌不好意思的一笑,将几案上的纸张整理好。

  “你要开铺子?”

  “我要开一间卖香丸的铺子,我可以量身打造属于个人的香丸,保证那些名门千金趋之若鹜,银子滚滚而来。”经营铺子一定要有特色,有特色才能吸引有钱人,而商品才能够卖到更好的价格。

  瞧她两眼射出来的光芒,比金元宝还吸引人……左孝佟忍俊不住的笑了,原来她是个小财迷。“这是个好主意,不过,为何想开铺子?”

  “女人家总得攒点私房钱。”

  “你缺银子?”

  “不是,身边多放一些银子,将来人家要赈灾什么的,我就可以慷慨一点。”

  左孝佟闻言笑了,“贤妻想要慷慨,夫君岂能置身事外?铺子的事交给我了。”

  季霏倌两眼一亮,“可以吗?我的铺子不用太大,我的银子不多。”

  “我有银子,也有善于管理铺子的管事。”

  “不行不行,我用你的人就够了,不用你的银子。”

  “我的就是你的。”

  这句话听起来真是令人全身舒畅,季霏倌忍不住咯咯欢笑,不过,还是很坚持的婉拒,“不行,这岂不是成了你的铺子?”

  左孝佟也不跟她争论,索性给她一迭银票,就也不必管铺子究竟是谁的。

  “明日我们就回去。”

  “不好吧,你的伤口还没好。”

  “若是教人发现我在这儿,我怕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除了那几个丫鬟,庄子上的人都以为你出去打猎未归,而长茗和你那几位侍卫,我让他们分别藏在几个地方保护你,应该可以撑上几日不会教人发现你。”

  想了想,左孝佟退让道:“好吧,我们三日后回去。”

  季霏倌迟疑了一下,点头应允,能够养好伤再回去最好,但是那要花费许多时日,在庄子上待太久的确也不妥当,安全更重要。

  三日后,天未亮,他们就悄悄从庄子起程回辅国公府,而左孝佟过门而不入,直接进宫面圣。如今他是领了皇差的人,回来第一件是进宫,这也让季霏倌不得不独自回去面对婆母,下场会如何?绝对不会太好。

  “你好大的胆子,不是不回来吗?”莫晴吟从来没有看一个女人如此不顺眼,这分明就是一个魅惑男人的狐狸精,怪不得儿子整颗心扑在她身上,在庄子里待了半个多月,还不理会她频频派人前去庄子催他们回来。

  “不敢,夫君去打猎,媳妇只能守在那儿等着他。”

  “他跑去打猎,将你独自留在庄子上?”莫晴吟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这个狐狸精竟敢在她面前睁眼说瞎话,她的宝贝儿子会舍得将她单独留在庄子里?

  “是,母亲若是不信,可以派人去庄子上问话。”

  “你可知道佟哥儿最讨厌什么?”莫晴吟冷冷一笑。“打猎。”

  糟糕,左孝佟怎么没有提醒她?

  “皇上每年都会举办秋猎,举凡京中权贵子弟都会出席,唯有他从不参加,你知道这是为何?因为他曾在宫中中毒,伤了脚,落下残疾……还是说,你连他的脚受伤不便都不知道?”莫晴吟的眼神满是嘲讽,她的宝贝儿子费心将人娶回来,结果人家根本没将他放在心上。

  “我知道他的脚受伤……”

  “既然知道,若他真的想去打猎,你就应该阻止,不是吗?”

  “我……不能阻止夫君要做的事。”

  “好啊,他去打猎,为何我没见到你们带猎物回来?”

  “我……我以为府里不需要,索性留在庄子上。”她第一次觉得自个儿的嘴巴笨死了,即使府里不需要,她也不能空手回来,再说,也要送一些回永宁侯府……她的脑袋瓜被婆母绕晕了,婆母丢一句,她就赶紧回一句,被婆母耍得团团转,她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今日难收场了。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如此可笑至极的话。”

  她也觉得可笑至极,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也收不回来了。

  “你打定主意继续跟我胡扯,就是不肯说实话吗?”

  “母亲请相信媳妇,媳妇不敢胡扯。”她好想哭哦,怎么有一种越来越钻进死胡同的感觉?人果然不能说谎,扯到后来,觉得自个儿都成了十恶不赦的坏蛋。

  “若我能证明你胡扯呢?”

  缓了一口气,季霏倌决定抢回主导权。“母亲不喜欢媳妇的心情,媳妇能够理解,可是,为何要将媳妇说成只知缠着夫君,不知轻重的狐狸精?媳妇出嫁时,家里父亲也曾再三叮嘱,出嫁从夫,媳妇片刻不敢遗忘,夫君说要打猎,媳妇只能顺从,至于夫君是否去打猎,还是另有他事,岂是媳妇能过问的?母亲不满夫君和媳妇逗留庄子不回,待夫君回来,母亲当着夫君的面问明白,夫君必会给母亲一个满意的答复,母亲以为如何?”

  莫晴吟突然傻了,怎么觉得情况变了,跪着的是她,坐着的是狐狸精?

  “母亲以为如何?”季霏倌再问一次。

  莫晴吟急着转头看邵嬷嬷,不知道如何继续狠狠踩着这个媳妇。

  邵嬷嬷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用眼睛示意:夫人,别忘了你是婆母,咬着她将婆母的话当成耳边风,迟迟不归,其他的别管了。

  可是,她对夫人一点信心都没有。夫人就是这个样子,只要对手气势高那么一点,她就忘了先前做好的万全准备,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

  “母亲,媳妇真的想好好孝顺您,不惹您生气,可是,您至少要给我机会,不是瞧我这儿不好、那儿不对,好像我一无是处。”

  “我就是看你这儿不好那儿不对,不行吗?”

  “我已经成为左家的媳妇,母亲却不愿与我好好相处,这不是为难自个儿吗?”

  “你你你……等佟哥儿回来,我一定要好好问他,这样象话吗?”莫晴吟实在不知道如何接下去,索性耍赖说:“邵嬷嬷,将她拉去祠堂跪着,派两个粗使婆子守在外面,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进祠堂见她,也不准她离开祠堂。”

  季霏倌一点也不喜欢祠堂那种地方,可是,反抗有用吗?没有,只能会惹得婆母气得跳脚,倒不如爽快地接受惩罚。

  季霏倌不敢反对,但箫儿可无法坐视不管,世子爷有交代,她要寸步不离的保护少夫人,因此若是少夫人必须关进祠堂,她也要跟着进祠堂。

  “你别急,回来,这会儿即使能如你所愿冲进去,你不过是给少夫人添乱,一点帮助都没有。”如叶紧紧拉住箫儿,这个在庄子里长大的丫头真的很难沟通,还好另外一个比较没主意,要不她一个人如何应付两个?

  “难道我们就站在这儿看着吗?”

  “若想进去,也要偷偷溜进去。”如叶贼兮兮的一笑。“你不是有迷药吗?”

  世子爷说过,如叶聪明机灵,果然如此,竟然知道她会用迷药。“这种情况下不容易使用迷药,而且一次两个婆子,有一点麻烦。”

  “真可惜,我一直想见识一下迷药的威力。”

  箫儿忍不住瞪她一眼,“你能不能认真一点?”

  如叶敲了敲脑袋瓜,像在自言自语的道:“祠堂有窗子吗?”

  “应该有吧,我们去找找。”

  两人偷偷摸摸顺着祠堂的外围寻了一圈,除了正门旁边有个小窗子,其他三面都不见有窗户。“这可怎么办?”

  “少夫人要受苦了,里面伸手不见五指,又阴冷,待上一日,一定会病了。”

  箫儿忍不住抖了一下,虽然饿过、冷过,但是身边始终有伴,不曾孤伶伶一个。

  “但愿世子爷可以早一点回来,少夫人就可以少受一点苦。”

  “等等,我想到了,我们可以去找世子爷啊。世子爷告诉过我,长茗哥不能跟着世子爷进宫,通常会守在宫外的茶楼,若是有急事找他,可以去那儿找长茗哥,长茗哥会想法子请人递消息给世子爷。”箫儿是一个很有行动力的人,念头一转,便急匆匆的想要出府。

  “你不要说风是风,说雨是雨,慢一点好不好?”如叶赶紧拉住她。“世子爷进宫是为了正事,可不是单单陪皇上下棋,少夫人不会答应你去打扰世子爷。”

  箫儿懊恼的跳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如何是好?”

  “不能惊动世子爷,但一定要抢在夫人前头见到世子爷。”

  “什么意思?”

  “夫人恨不得将少夫人一直关在祠堂,可是世子爷一回来,就会知道少夫人被夫人关进祠堂,世子爷一定会进去祠堂将少夫人带出来,所以,夫人为了不让世子爷知道少夫人在祠堂,必然派人守在府门口,等世子爷回来,直接将人带到明远堂。”

  箫儿一脸崇拜的看着如叶,“没错,你真的太聪明了,可是,我们如何抢在夫人前面见到世子爷?”

  “当然是找长茗哥啊。”

  箫儿糊涂了,“你不是说不能打扰长茗哥吗?”

  如叶真的很想往她的脑袋瓜上敲下去。“我是说不能打扰世子爷,不过跟长茗哥在一起,当然能够抢在府里其他人之前见到世子爷。”

  箫儿恍然大悟的点头道:“对哦,世子爷出宫会先去找长茗哥,我们跟着长茗哥等着,等见到世子爷,再告诉他少夫人被夫人关进祠堂的事,世子爷回府第一件事当然是进祠堂将少夫人带出来。”

  “带出来恐怕不容易。”

  “为何?”

  “少夫人是被夫人关进祠堂,要离开祠堂,也应该是夫人放她出来,怎么可以跟着世子爷出来,这不是让事情更难收场吗?”

  箫儿顿时懵了,这样还不行吗?

  如叶见了她的表情,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不是对世子爷很有信心吗?若连这么一点小事世子爷都解决不了,如何护住少夫人?不用想太多,我们只要抢在夫人面前见到世子爷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