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满宅生香(下) 第九章 婆母刁难(1)

作者:艾佟
  虽然老夫人朱氏是长辈,可是这个场合,父母却是排在最前面,毕竟没有父母,哪来的子女,因此顺序是——辅国公、夫人,然后才是老夫人。后面当然还有其他长辈,接下来是平辈,最后是晚辈,不过礼数比起前面三位简单多了,况且辅国公没有兄弟,妹妹又远嫁南方,平辈只有左孝佟的庶弟和庶妹。总之,偌大的厅堂显得空空荡荡,不过,看在季霏倌眼中,倒觉得轻松多了。

  一个丫鬟上前摆了蒲团,夫妻两人磕头行礼,季霏倌随即从丫鬟递过来的托盘上端起茶盏,双手捧起茶盏高举过头。

  “父亲请用茶。”

  辅国公左述新与左孝佟有几分相似,但是性子截然不同,此刻脸上笑容和蔼可亲,更别说知道儿子有多喜欢这个媳妇儿,当然是频频点头道好,再快快的喝了茶,连一句教诲之言也免了,便在托盘上放了巴掌大的紫檀木盒。

  季霏倌接着给辅国公夫人莫晴吟敬茶。

  “母亲请用茶。”

  莫晴吟已经打定主意不喜欢这个媳妇,尤其见她生得艳若牡丹,更是不满意到了极点,这明明就是迷得男人神魂颠倒的狐狸精,怎么不是呢?今日无论如何,要先来个下马威。

  “娘,老夫人还在等着。”

  莫晴吟懊恼的瞪了儿子一眼,有你这样胳臂向外弯的吗?没有我,有你吗?

  莫晴吟百般不愿的接过茶盏,轻轻抿了口,咬牙切齿的道:“你既嫁入我左家,就当谨记我左氏祖训,遵守我左氏家规,绝对不能辱没我左氏门风,以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不可再发生,更重要的是要贤良大度,早早为左家开枝散叶。”

  这是在暗示她要帮夫君纳妾吗?男人若想纳妾,还用得着女人张罗吗?季霏倌打定主意不会主动帮夫君纳妾,可是面上还是恭谨平静地道:“儿媳谨记母亲教诲。”

  “佟哥儿是闷葫芦,凡事搁在心里,你要多花点心思在他身上,观其言行,知道他的心思,别教他受了委屈。”

  左孝佟是闷葫芦?季霏倌用眼角瞥了一眼身边的男人,是吗?他确实不是多话的人,但不至于有话不说……这该怎么说呢?孩子对父母总是缺乏坦诚。不过,她依旧恭谨平静的说:“儿媳定当将母亲的教诲谨记在心。”

  “佟哥儿是男人,男人要在外头做大事,不是成日绕着女人打转,连着几日见不到人也没什么大不了,你不要为了这点小事跟他吵嘴。”

  “儿媳谨记母亲教诲。”季霏倌突然感觉很无力,婆母对她真的很不满意,要不也不会有那么多事情交代。

  “还有,佟哥儿……”

  “夫人,孩子要慢慢教,才会记得牢,今儿个你一口气说完了,明儿个她忘了,你得再说一遍,岂不是累坏你了?”左述新带着讨好笑意看着妻子。

  莫晴吟恼怒的回瞪一眼,儿子已经倒戈了,他也来添乱,真是可恶!不过,她还是放下茶盏,在托盘上放下一个红色荷包,道:“去给老夫人敬茶吧。”

  朱氏也很想藉这个机会给季霏倌下马威,可是更乐于跟莫晴吟唱反调,因此很爽快的接受磕头敬茶,什么话也不说,便送上一个红色荷包。

  接下来认亲过程就简单多了,当然也没有人会再唠叨,季霏倌备下的回礼都是实用而周到,气氛和乐融融。

  再来就是开宗祠入族谱。

  左家毕竟是开国功臣,左家祠堂很威严,可惜子嗣不盛,看起来很冷清。

  死人不会说话,宗祠祭拜这一关很快就过去了,倒是接下来吃饭的问题又是一个战场。

  新妇进门,要服侍家中一众尊长,从上菜、摆碗、安箸直到立侍,这根本是体力的考验。

  “娘,我们平日没有这样的规矩。”左孝佟实在忍不住了,娘非要如此折腾他的宝贝媳妇儿吗?

  不过这话一出口,立刻为他招来娇妻警告的一眼,不是说过要他冷眼旁观吗?

  可惜太迟了,某人已经逮住机会添乱。

  “是啊,想当初你嫁进门,我也没让你立规矩。”朱氏乐呵呵的扯莫晴吟后腿。

  莫晴吟冷冷一笑,“我都忘了,老夫人怎么还记得?”

  “我们是一家人,规矩多了反倒变得不亲近,不是吗?”换言之,朱氏将莫晴吟当成一家人,莫晴吟却没将霏倌当成一家人。

  莫晴吟恨恨的咬牙切齿,“皇家最讲究规矩了,难道皇家的人也不亲近?”

  皇家的人确实不亲近,可是说不得。季霏倌不得不承认,婆母的战斗力不输老夫人,难怪老夫人占着长辈的身分,却未曾处在上风。不过,她此刻最该关心的并非此事,而是如何在两边皆不得罪的情况下度过这一关。

  朱氏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恨不得扑过去咬莫晴吟一口。

  “规矩当然重要,但是贤妻也知道,有人站在一旁伺候,我就觉得饭不香,佳肴进了嘴里都没了滋味。改日你再立规矩,今日就免了,可好?”

  国公爷的声音很温和,再配上那张温和可亲的笑颜,瞬间让紧绷的气氛缓和下来,连季霏倌都不能不说,她这个公爹真是了不起。

  因为左家人口少得可怜,只要全家人聚在一起的曰子,不分男女全部坐在一起用膳,要不,这会儿国公爷也没法子当润滑剂。季霏倌忍不住在心里叹息,真是太可惜了,若是天天有公爹镇着,她的日子还会不好过吗?

  两个女人有了台阶可下,当然不再坚持己见。

  众人终于可以坐下来好好吃顿饭了,可是没了冲突,这顿饭也不见得还留有香味,总之,各怀心事,各有谋算。

  新婚第一日能够安然度过是好事,季霏倌却不敢期望接下来的日子也能如此,婆母明摆着要她立规矩,至于老夫人,也不会因为与婆母敌对就放她一马,哪日她落单了,老夫人绝对会狠狠咬她一口。

  可是出乎她意料,回门之前,婆母竟然偃旗息鼓,除了嘴巴上的刁难,倒也没再要求立规矩折腾她。

  难道婆母决定改变作战计划吗?

  不管如何,婆母绝不可能就此收手,必有下一步行动,而当媳妇的只能静候她出招,并默默祈求攻势不要太过猛烈。

  但没想到回门之后,左孝佟竟然不顾婆母的反对,拉着她去了庄子。

  “你是不是存心给我添乱?”当着婆母面前,季霏倌不敢反对左孝佟,因为婆母最难以容忍的就是媳妇反抗儿子,无论你基于何种理由。可是上了马车,她就不能不跳脚了,今日之事与她无关,然而婆母必会将责任落在她身上。

  “别生气,我也是奉命行事。”左孝佟将她整个人圈进怀里。

  季霏倌怔愣了下,“奉命行事?”

  左孝佟指了指上头,“听说益州那儿的山贼勾结官员,放纵山贼抢劫商队,致使西方边关买卖成效不彰,因而影响开放北方边关买卖,皇上政策无法推行,几次派钦差前去,却什么也查不到,没法子,只好动用锦衣卫。”

  许久,季霏倌完全反应不过来,锦衣卫不是明朝……好吧,她早就学会别将大夏与脑子里面的历史扯在一起,有些地方一样,有些地方又不一样,也不知道哪儿出了差错。

  “我就是负责锦衣卫——这是皇上建立的暗察人马。”

  半晌,季霏倌终于挤出声音,“你……不是无业游民?”

  “无业游民?”

  “就是没差事的人。”

  “外人看我确实没差事。”

  虽然她的思绪还是很混乱,但是总算明白了。“难怪新婚第二日你就进宫,皇上还给了很多赏赐。”

  其实,她不应该过于惊讶,若单单只是辅国公世子,他不会一点点纨裤子弟的气息都没有,甚至他身上还有一种经过磨练的锐气,这岂是一个空有身分的贵公子能够拥有的?还有,他承诺过帮她寻找秦大儒,这就表示他并非没有本事之人。

  “皇上突然觉得新婚是很好的掩护,不得不在新婚第二日就召我进宫议事。”

  原来如此,她还抱怨皇上太可笑了,哪有在人家新婚第二日还召进宫下棋的?“如此说来,皇上老是召你进宫下棋,是为了……”

  左孝佟点了点头。“我的脚有残疾,没有人相信我能够从事武职,再说了,辅国公府在祖父那一代就从武转文,谁也不会将我跟武官扯上关系。”

  “当初你去宜津,也是为了……”

  “对,暗中为皇上办差事,明面上却必须找其他理由。”

  “这事还有谁知道?”

  “父亲。”

  她明白了,以前是公爹掩护他,而今他成亲了,最适合帮他掩护的人当然是枕边人。这倒是小事,真正教她担心的是——“上次你在宜津差一点……你的差事是不是都很危险?”

  “那倒不会,毕竟是暗中行动,不容易成为目标,可是,”左孝佟顿了一下,看着她的目光转为担忧,“皇上有意借着这次的事将我放到明面上。”

  “什么?”季霏倌激动的差一点用吼的,还好左孝佟及时捂住她的嘴。

  “皇上将我摆在明面上,最重要的是方便我有权力执行搜索、逮捕之事,不过,原来在我手下的人还是会隐身在暗处。”换言之,皇上要让锦衣卫包含两股势力,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明面上的先从禁卫军里面挑选,而他由暗转明,以便暗中的势力可以借着他支援明面上的势力。

  季霏倌推开他的手,担心道:“这不是让那些为非作歹的官员将目光对着你?”

  “我摆在明面上,你的夫君就不是一个没出息的人。”

  “我不在乎。”她伸手圈住他的腰,想到自个儿有可能失去他,她就害怕。不要,名利权力算什么,真正可贵的是生命,失去生命,什么也没有了。

  他以为能够娶她为妻,他就很满足了,直到此刻才知道,原来他对她很贪心,不单单只要拥有她的人,还要拥有她的心,要她将他放在心尖上,如同他将她放在心尖上。左孝佟感动的将她搂得更紧,低头深深吻着她的额头。“我不会有事。”

  “我怕,我不要失去你。”

  “你别小看我,我很有本事。”

  季霏倌不发一语的将螓首埋在他的胸前。

  “你相信我,若我连保护自个儿的本事都没有,如何护住你?”

  过了一会儿,季霏倌抬起头看着他,伸手抚摸他坚毅俊朗的脸,“我知道,任何一位有志气的男子都不愿意毫无出息,我不能帮助你,至少不该拖住你,可是对我而言,你活着就够了。”,

  “我知道,可是,我想成为一个让你引以为傲的夫君。”

  叹了声气,季霏倌闷声道:“我若是跟皇上抢人,皇上肯定会杀了我。”

  “为了你,我会保重自己。”

  撇开皇命难违,她也不能阻止他,男儿志在四方。“既然皇上要借着这次的事将你放在明面上,为何还要我去庄子掩护你?”

  “在皇上正式下旨指派我差事之前,我要先到益州暗中调查。”

  “我能为你做什么?”

  “你照顾好自个儿,别教我担心。”

  季霏倌懊恼的撅着嘴,“这话应该是我说的。”

  “我一旦摆在明面上,难免会有人打你的主意。”

  “辅国公府不是有侍卫吗?”这一次他们出门就有二十名的侍卫跟着,他既然要暗中去益州,就不可能明晃晃的将这些人带走。

  “虽然有辅国公府的侍卫,但是无法近身保护你。你身边的丫鬟都不错,尤其如叶,是个机灵鬼,不过她终究手无缚鸡之力,我再安排两个人给你,分别比如叶大一岁和小一岁,两人身手很好。”

  “这……是不是太小了?”她突然觉得自个儿有虐待孩童的嫌疑。

  “你认识其中一个——箫儿,她就是当初你在城南遇到的偷儿,另外一个是箫儿的妹妹锦儿。”

  季霏倌觉得很不可思议。“你收留了她们?”

  “你要箫儿正大光明做人,但是她年纪还小,家中又有妹妹弟弟要养,而我手上有锦衣卫。虽然锦衣卫没有女子,但是将来皇上会不会有其他想法也说不定,我索性姊弟三个都收留,安排武师父训练他们,没想到他们还真有练武的天分,再过两年,箫儿的弟弟就可以进入锦衣卫了。”

  “当初我也知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可是府里丫鬟买卖有固定的规矩,我那时又为了如叶惹得嫡母不开心,嫡母认为年纪小的丫鬟根本伺候不好我,我也不敢再讨要年纪太小的丫鬟了,除了将身上的银子全给她,实在无能为力帮她。”

  “你愿意对她伸出援手,已经不容易了。在城南不可以随便对乞丐或偷儿伸出援手,你帮了一个,可能会引来一群,那是很危险的事。”

  “我当时并未多想。”回去当然就挨骂了,从此认清楚这个时代不能随便帮人。

  “当时因为有永宁侯府的马车在旁边,你的丫鬟又及时拉你离开,因此没有酿成大祸。”左孝佟刮了刮她的鼻子。“虽然莽撞,但是让我看见你的心很美。”

  “我不会乱来了,凡事会在脑子里先想一遍。你不要挂念我,平平安安的回来就好。”

  “我向你保证,一定平平安安,一根毛发都不少。”

  “若是做不到呢?”

  左孝佟将一只手伸直,耍宝的说:“我让你捆了,任你宰割。”

  季霏倌娇羞的一瞪,“你很讨厌,就会欺负人。”

  “除了你,我还能欺负谁?你就牺牲一点,让我欺负吧!”

  他的目光越来越暧昧,她又羞又恼,索性将脑袋瓜埋在他胸前,逗得他哈哈大笑,冲淡即将分别的愁绪。

  为了掩护左孝佟,季霏倌当然不敢独自一个人到处乱跑,可是什么都不做,又很容易胡思乱想,索性利用这个时间好好撰写她的香丸铺子计划书,还有钻进厨房捣鼓吃食。前世她忙着四处张扬展现自己,想吃现代美食,她就指挥如萍下厨,如萍还藉此本事勾搭上夏建枋,这一世她很自然的养成自个儿动手的习惯,做着做着,倒也做出了乐趣,说不定将来她还可以开一间专卖现代美食的铺子。

  总之,她尽可能让自己忙碌,免得一直惦记着左孝佟,连夜里都没法子好好睡觉,甚至还梦见他满身鲜血,吓醒了。

  虽然前去益州,快马也要三日左右,还要暗中调查事情,这一趟很可能要花上半个月,可是过了十日还不见左孝佟,季霏倌难免心生担忧。

  老天爷显然觉得她担忧还不够,这个时候辅国公府来了人。

  “少夫人,夫人要你们立刻回府。”邵嬷嬷是莫晴吟身边最得力的,莫晴吟会派她过来,也就表示她一定要将他们带回去。

  “世子爷去打猎,还未回来,待他回来,我会催世子爷赶紧回府。”季霏倌努力装无辜地陪笑道。

  邵嬷嬷显然不相信,皱着眉道:“少夫人刚刚嫁进辅国公府,就缠着世子爷待在庄子不回去,这事传出去对少夫人也不好。”

  “邵嬷嬷,世子爷真的去打猎。”

  “好吧,老奴就在这儿等世子爷回来。”

  “世子爷也不知道何时回来,可能入夜回来,也可能明日回来,或者后日。若是邵嬷嬷要等到世子爷回来再回府,母亲迟迟见不到邵嬷嬷,可能会担心发生什么事,邵嬷嬷还是先回去,让母亲知道我们的情况。邵嬷嬷放心,我保证世子爷一回来,立刻收拾东西催促世子爷回府。”

  邵嬷嬷想想也对,今日夫人没见到她回去,很可能会担心。“少夫人,老奴见你是个明事理的,你可别任性,世子爷一回来,就赶紧催着世子爷回府。”

  “我知道,我懂分寸。”

  邵嬷嬷终于告辞离开,而季霏倌觉得自个儿好像被大象踩过去一般,整个人瘫了。

  “少夫人回去一定会挨骂。”如叶无奈道。

  “没关系,世子爷一定会护着少夫人。”箫儿对左孝佟很有信心。

  “母亲已经派邵嬷嬷来催我们回去,今日回去,或者过两三日再回去,我都要挨骂。”

  换言之,这点小事她没放在心上,如今她唯一挂念的就是左孝佟的安危,也不知道他查探的事情是否顺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