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满宅生香(上) 第八章 嫁入国公府(2)

作者:艾佟
  “姨娘能保证永不犯错吗?”

  陈姨娘沉默半晌,最后只道:“你在辅国公府好好的,姨娘也会好好的。”如今,就算那位官夫人找上门,她推说当初托付的女儿没有活下来,对方也无法反驳,毕竟是早产儿,养活孩子原本就不是容易的事,而唯一知道秘密的人只有她的奶嬷嬷,奶嬷嬷早在多年前就病死了。

  季霏倌张开嘴巴又闭上,前世王婆子会出卖姨娘,恐怕不只是因为王婆子遭到冷待,更是因为姨娘越来越张扬,致使夫人难以容忍,王婆子才会生出胆子投效夫人。

  气氛越来越僵硬,陈姨娘实在是坐不住,这才想起今日还有一件事,随即取出怀里的荷包递过去。“这个给你。”

  季霏倌取出荷包里面的东西,是她一直很好奇的墨玉葫芦。“这不是外祖母给姨娘的遗物吗?”

  “我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母亲留给我的遗物最后还是要传给你。”

  “不是还有一对墨玉铃铛吗?”

  “这是一套,我们母女各留一样。”虽然她很害怕这个东西会不小心曝露人前,四姑娘的身世再也藏不住,可是霸占一个母亲留给孩子的东西,她始终无法心安,索性先给一样,待她临死前再交出另一样。

  季霏倌看着墨玉葫芦,越来越相信这个东西绝对与她的身世有关,至于姨娘为何只愿意给她一样,倒是不难理解,对姨娘来说,她是姨娘在永宁侯府立足的根本,只要有可能让她身世曝光的东西或事情,姨娘都会有所保留……老实说,姨娘愿意交出一样,这已说明姨娘是个有良心的。

  “将来姨娘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我总会尽力帮助姨娘的。”

  “这是当然,我们是最亲的人。”

  她们真的是最亲的人吗?该说的她都说了,姨娘还是不愿意吐实,她又能如何?

  季霏倌终于穿上嫁衣嫁给左孝佟,这可以说是这个身体原主出生不久就命定的姻缘,却走了两世才结为连理。

  前世的一切明明还近在眼前,清晰又鲜明,可是此时,她只觉脑子一片空白,还有说不出的紧张。

  是的,她好紧张,即使不是不懂男女之事,她还是觉得这是第一次……没错,她要视为第一次,第一次真心渴望跟一个男人共度一生,第一次想要躲在一个男人的羽翼下,第一次想去了解一个男人的全部,第一次想为一个男人生儿育女……什么都是第一次,因此她要花上十二万分的精神。

  入了洞房,坐帐、撒帐、撤帐之后,坐上床,季霏倌感觉心情渐渐平静,也许是喧闹声不见了,新房里也没有吵着看新娘子的声音……听着几位嬷嬷一个接一个,如同唱戏般的赞礼声,她都还没在脑子里面消化一遍,盖头的大红销金帕就被挑起,然后,她的眼睛就对上左孝佟热烈如火的目光……

  四目相对,时间仿佛在此凝结。

  不过,一旁伺候的嬷嬷们并未允许他们停留此刻,接着引他们喝合卺酒,用子孙饺子,新郎倌就被赶去敬酒,而她在嬷嬷们的伺候下,卸下沉甸甸的凤冠还有头饰,再将一张唱戏似的脸儿洗净,最后喝上一碗左孝佟请厨房事先备下的冰糖燕窝粥,接过如意为她准备的游记,等候左孝佟敬完酒回房,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今日太累了,书才看了没一会儿眼皮就垂下来,脑袋瓜跟着晃过来晃过去……

  “今日是不是累坏了?”

  季霏倌惊醒过来,见到左孝佟满是心疼又爱怜的目光,自然而然地扬起一笑。

  “先前准备的游记太无聊了。”

  “你喜欢游记?”

  “倒不是,只是从游记上可以看见许多地方的风土民情,感觉天地很大很辽阔。”

  “天地确实很大很辽阔。”

  “新郎官和新娘子该用长寿面了。”有位嬷嬷出声提醒,免得他们一直闲聊下去。

  什么?怎么还没礼成?两人相视一笑,赶紧在嬷嬷们的伺候下用下一碗,再由着她们伺候他们擦脸,撤下面碗、筷子,送上一串吉祥话,好不容易礼成了,将新房留给两位新人。

  左孝佟静静的看着季霏倌,终于,她成为他的妻子了,这一刻感觉好像等了一世之久,等得他惴惴不安,担心会杀出一个程咬金,将她抢走了。

  “你不要一直看着我。”季霏倌羞答答的伸手遮住他的眼睛。

  “我要一直看着你,看着你一辈子。”左孝佟拉开她的手,圈在自己两掌之间。

  “我变成老婆子,很丑。”

  “我也会变成老头子,难道你就不看我吗?”

  “……”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季霏倌抽回手,抡起拳头,娇嗔的捶了一下他的胸前。“你很讨厌,欺负人!”

  “我让你欺负回来,你要如何欺负我,我都由着你。”左孝佟暧昧的眼神教人一看就知道他所谓的“欺负”是什么意思。

  季霏倌可没有被他吓退了,继续道:“我将你捆起来也可以吗?”

  左孝佟似乎来了玩兴,伸出手,“你捆啊。”

  这一次季霏倌差一点被吓到了,懊恼的拍掉他的手。“你别闹了。”

  “好,我不闹你。”左孝佟温柔深情的抚挲着她的脸,觉得有件事一定要事先向她坦白。“第一次见到你,你穿着一件绣着牡丹的斗篷,可知道那是什么时候?”

  “不是晋阳侯府的赏花宴吗?”她终于知道他送自己的及笄礼为何是牡丹簪子了,不过,那日到了晋阳侯府,她就将斗篷解下来交给如意,他应该没瞧见,且斗篷的花纹应该是桃花,为何会变成牡丹?

  左孝佟笑着摇摇头。“更早,大约四年前。”

  “我十一岁的时候?为何我不记得自己见过你?”季霏倌歪着脑袋瓜想了又想。这一世,虽说因为前世的记忆,她第一眼就认出他,可是事实上他拥有一眼就教人难以忘记的俊美容貌,只是不苟言笑,“美色”就打了对折,总之他那股冰冷刚硬的气质非寻常人所有,真的很难教人忘记。

  “我见到你,你没见到我。”

  “你在哪儿见到我?”

  “城南,有个七、八岁大的偷儿摸了你的荷包,被你逮个正着。”

  仔细回想,季霏倌点了点头,“好像有这么一件事。”

  “你抓到那个偷儿,还义正词严地狠狠训她一顿,最后却将你身上的银子全给那偷儿。”正是因为这件事,他没有反对这门亲事。

  其实,他从来不在意自个儿能活多久,因为毒伤,他的脚留下残疾,人人看他的眼神尽是同情,上好的美玉有了裂痕,谁能不可惜?除了脸皮够厚的荣青云、当初为他所救的四皇子,他不与任何人往来,他不要活在别人同情的目光下,当然,他也没必要非娶高人命定的女子为妻。

  后来,皇上重用他,他努力证明残疾不会困住自己,直到他再也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也因此,他认为应该娶自个儿挑选的姑娘为妻,不久之后,他就在城南看见她。

  他见过太多美人儿了,当时她还稚嫩,容貌还称不上吸引人,可是她正气凛然的模样令他印象深刻,而真正教他上心的是她最后的举动。后来她上了永宁侯府的马车,他才打听到她的身分,知道她就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他开心极了,真是太好了!

  “我完全记起来了,你是不是吓到了?我竟然对一个偷儿说了一篇大道理。”

  “后来知道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觉得自个儿真幸运,我的妻子正直又善良。”

  “不是的,我没那么好。”前世为了不嫁给他,她伤了他的心,这岂是正直又善良之人会做出来的事?

  “你很好,真的很好,老天爷肯定觉得有愧于我想补偿我,要不,我如何能够拥有你?”

  季霏倌忍不住靠过去亲了他一下。“何其幸运的人是我。”

  眼神转为深沉,左孝佟将她扑倒压在身下,声音略带着沙哑,“你知道我盼着这一日有多久了吗?我都快憋坏了。”

  她紧张的伸手抓住他的衣襟,“我怕。”

  “别怕,一切有我。”

  是啊,一切有他,她有什么好怕的?

  果然,她很快就忘了害怕,因为他太温柔了,仿佛将她当成稀世珍宝一样,用他的吻,他的手一点一滴将她带入璀璨的欲望之河,甚至撕裂般疼痛传来的那一刻,也未曾教她有丝毫的退缩。

  汗水交织,热情如火,情意缱绻,季霏倌忘情向他敞开自己,他欢喜、爱恋的更加放纵深入其中,动作随之越快越猛烈,每一次的撞击好像就是尽头,恨不得她就此将他紧紧留住。一次又一次,在激情热烈的撞击中,两人一起攀向最高峰,瘫软在彼此身上……

  按照一般程序,新婚第一日的流程是这样——先给直系的亲长磕头敬茶,听几句训词,然后认旁系亲戚,接着开宗祠入族谱,中间得空吃顿饭。可想而知,这一套礼数走下来,新人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男子还好,体力够,女子就惨了,更别说前一夜被折腾得够累了。

  总之,季霏倌已经准备好了,咬着牙撑过这一日就是了,可是她没想到,还没跟婆母正式交锋,枕边人却先找她麻烦。

  “你身边没有丫鬟伺候吗?”季霏倌不介意为夫君更衣,只是事先一点预备也没有,又不曾做过这种事,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伺候他更衣。

  “有啊,可是不熟,不喜欢她们靠近我,如何能够让她们为我更衣?”成亲之前,他又换了丫鬟,而且一次换两个,没法子,谁教她们心思动得太过活络,两人竟然先内讧打了起来。

  季霏倌差一点傻了。“不熟?”

  “她们刚来不久,我连名字都还没记住。”

  她真不知道该如何说,这会不会太扯了?来一个新的就罢了,为何全是新的?

  不过不急,如叶应该在打听府里的情况了,应该晚上她就可以掌握清风轩的状况。

  “你帮我更衣。”

  她能够说不好吗?没关系,第一次难免手忙脚乱,下一次会更好,可是……季霏倌娇嗔的一瞪,“你不要一直看着我,这教我如何为你更衣?”

  左孝佟不解的眨着眼,“我看你,你为我更衣,这不是两件事吗?”

  “这……哎呀!不管啦,要我为你更衣,你就不准看着我。”

  “我也很想管住自个儿的双眼,可是,谁教你如此诱惑人。”他真的是情不自禁,越看她,越觉得她娇媚动人,如同艳丽盛开的牡丹。

  她知道男人的体内都住着一个孩子,可是真的没想到他也会耍赖。季霏倌故意板起面孔道:“你再不正经,我不理你了哦。”

  “我哪有不正经?”不过,他不敢再肆意看她,乖乖让她为他更衣。

  待两人收拾好了,左孝佟的大丫鬟琴香已经带着如意摆好了早膳。

  季霏倌见了一怔,左孝佟拉着她坐下来用膳。

  “时候还早,我们先吃一点。”

  “可是……”

  “不吃点东西,待会儿磕头敬茶时撑不住晕倒了,我可会心疼。”左孝佟亲自给她夹了一块枣泥糕和一块山药糕,再递了一碗馄饨给她。

  “我哪有如此娇弱?”季霏倌娇羞的脸红了,赶紧低头吃早膳。

  简单用过早膳后,略略洗漱,再端茶浅啜,左孝佟细心叮咛,“娘的性子又简单又别扭,若是娘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不会,我可以明白她的心情。”婆母与她的嫡母争了大半辈子,最后却要娶她的庶女当媳妇,这能不呕人吗?就是她这个穿越人士,也会觉得很冤,倒不是纠结在嫡庶的问题上面,而是跟你的敌人当亲家,滋味太难受了。

  “虽说是高人配合的姻缘,但是娘总觉得这其中有老夫人的痕迹,辅国公府以后就是我的,若是我的媳妇儿可以任由老夫人拿捏,老夫人在府里岂不可以横行霸道?”

  “老夫人如今在府里不也横行霸道吗?”年纪最大,又占着“母亲”的身分,连国公爷都要恭恭敬敬吧。

  “如今是娘掌中馈,府里重要的管事嬷嬷都是娘的人,她难免不方便。”

  眼睛骨碌碌的一转,季霏倌低声的打趣道:“要银子、要东西不方便吗?”

  左孝佟轻声笑了,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这种事别说出来,我都替她难为情。”

  “我又不掌府里的中馈,她拿捏我也没用啊。”

  “辅国公府迟早要交到你手上,若是你早早为辅国公府生下子嗣,娘的心思全扑在孙子身上,中馈势必更早交到你手上。”

  闻言,季霏倌不觉得害羞,只感到惊愕,“她已经在算计我的肚子了?”

  “不只是她,娘也是,娘盼着孙儿也有一、两年了,你早早为辅国公府生下子嗣,中馈就会交到你手上。”

  她突然有一种感觉,盼着她生小孩的不是两个女人而已,还包括他……别闹了,这会儿怀孕,明年生孩子,她不过十六岁。

  “你想要掌中馈吗?”

  “还是不要,我怕她们会失望。”如今她处事求圆融,但不表示她是软柿子。

  “真是可惜。”左孝佟看了她的肚子一眼,他们的孩子不知道像他,还是像她?或者,两个都像……他很想早一点看见。

  “世子爷、世子夫人,时候不早了。”如意进来提醒他们。

  两人赶紧重新整理衣裳,手牵手出了房门。

  “待会儿千万别帮我说话,知道吗?”季霏倌小声提醒左孝佟。

  “为何?”

  “你帮我说话,婆婆会更不喜欢我。”辛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却为了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与自个儿敌对,哪个母亲受得了?

  左孝佟皱着眉,“看着妻子挨骂,我岂能不作声?”

  “你可以帮我出声,不过是在私底下,母子两人关门说话的时候,而且要留意,别让婆婆觉得你偏心,白养你了。”

  左孝佟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真是麻烦!”

  “是啊,很麻烦,要不,你索性冷眼旁观,什么都别管。”

  “我不容许任何人欺负你,就是最敬重的爹娘也不行。”左孝佟很男子气概的道。

  季霏倌甜蜜蜜的一笑,“我相信你,不用为我担心,我应付得来。”

  “是,你如此聪明,怎会应付不来?”左孝佟调皮的靠过去撞一下她的额头。

  她吃痛的倒抽一口气,懊恼的对他撅嘴,他见了欢快的笑了,接着保证道:“你放心,若要帮你说话,我也会挑选时机,不会给你添麻烦。”

  她知道他懂得分寸,倒也不再多费唇舌,打起精神来进入今日真正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