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上) 第六章 她是他的狐狸精(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莫晴吟激动的站起身道:“我不准!”

  “娘不是盼着我早一点成亲吗?”

  “我是盼着你早一点成亲,但不是她,如今又闹出这样的丑事……”

  “娘,我已经说了,那日是个误会,而我,谁都不要,只要她。”

  睁大眼睛用力瞪着他,见他目光强硬坚决,半晌,莫晴吟焦躁的走过来走过去,难以相信的嘀咕道:“那个庶女是狐狸精吗?怎能将你迷得神魂颠倒,连颜面被人踩在地上,还是坚持娶她?”

  “娘,除了庶女这层身分,你一定会喜欢她。”见到夏建枋跟在她后面从紫竹林出来,他承认自个儿嫉妒得快抓狂,恨不得将她抓进怀里,明明白白告诉众人,她是他的……真的如娘所言,他被她迷得神魂颠倒。

  “绝不可能!”

  略微一顿,左孝佟的口气转为温和,“娘不希望儿子幸福吗?”

  莫晴吟真是恨铁不成钢!“你就这么喜欢那只狐狸精吗?”

  “她不是狐狸精,她是一个很聪明、很善良的姑娘。”

  “若不是狐狸精,能有本事抓住你?”

  左孝佟索性闭上嘴巴,好吧,季霏倌是他的狐狸精。

  “好,你如今有本事了,娘对你莫可奈何,可是你听好,无论你多喜欢她,我都不会接受她,以后别妄想我会对她和颜悦色。”莫晴吟说完气呼呼的转身往外走。

  “娘,别忘了将琴音带走,我不用出卖主子的丫鬟。”

  莫晴吟停下脚步,恨不得回头臭骂儿子一顿,可是终究忍住了。算了,儿子自从有了残疾,性情就变得古怪,不喜欢温柔漂亮的丫鬟,喜欢惹是生非的庶女,她还能如何?还不如等季家的庶女嫁过来之后,好好教导一番,虽是从姨娘肚子生出来的,但也不能学姨娘一样像个狐媚子,当妻子的一定要贤慧大度……

  念头一转,莫晴吟的心情顿时转好,原本停滞的脚步再度迈开。

  “太好了,终于将那个丫鬟赶走了。”长茗开心的道。伺候主子的丫鬟成日只想着如何打扮,别说世子爷看得碍眼,他们这些小厮、侍卫看得也是浑身不自在。

  “我可不是为了你。”

  “知道,世子爷心里就只有未来的世子夫人。”长茗撇嘴道。

  “教长枫跑一趟敬国公府,我要见荣世子。”左孝佟随即低头专心煮茶。

  已经过了五日了,辅国公府一点退亲的意思也没有,紫竹林的事是不是落幕了?

  季霏倌感觉绷紧的神经缓和下来,可是,却也无法真正安心,说不定辅国公府还在内乱,对于是否要退亲未能达成共识……不过即便如此,还是值得开心,这至少表示一件事——左孝佟不愿意退亲。

  这时,荣清宁下了帖子给她,邀请她去敬国公府的温泉庄子住上几日,季老夫人觉得她出去走走也好,便同意了。

  “禁足”十日之后,季霏倌终于飞出笼子了。

  坐上敬国公府的马车,季霏倌忍不住对荣清宁做了一个鬼脸。“你再不出现,我真担心自个儿会闷坏了。”

  荣清宁歪着头瞅着她,“我瞧你的样子挺好的嘛。”

  “难道我要哭天喊地寻死觅活吗?日子总要过下去啊。”

  “事情都过去了。”

  “是吗?我还以为闲言闲语至少要一个月才会歇停。”

  “我倒觉得闲言闲语没什么大不了,总会消退,重要的是辅国公府不会退亲。”

  季霏倌不自觉的抓住荣清宁,“你大哥哥说辅国公府不会退亲吗?”

  点了点头,荣清宁忍不住逗弄道:“有左世子护着你,辅国公夫人还能如何?”

  提及未来的婆母,季霏倌可笑不出来。“辅国公夫人一定很讨厌我。”

  “辅国公夫人不知道你的性情、为人,以后成为一家人,了解你后就会喜欢你。”

  季霏倌闻言苦笑,若能经由日常生活的相处来赢得辅国公夫人的认同,那就太好了,可惜根据她的了解,辅国公夫人最不能容忍的是她庶女的身分,除非她不是永宁侯的女儿,而是那位官夫人的女儿,否则她永远摆脱不了庶女的身分。

  “别想太多了,事在人为,不是吗?”

  “是啊,反正我要嫁人还早得很,何必想东想西给自个儿添愁?”

  “不早了,我有预感,这会儿左世子一定急着将你娶回家。”

  季霏倌娇羞的红了脸。“你别瞎说。”

  “我们来打赌。”荣清宁拉着她的手,准备跟她拉勾。

  她急忙将手抽回来,“别闹了。”

  “我没闹你,要不要跟我打赌?来嘛来嘛,又不会要你的命……”

  两人一路笑闹,到了庄子,已近午时。

  下了马车,荣清宁拉着季霏倌一路来到位于庄子后面的梅香园。

  “进去吧,有个人在里面等你。”荣清宁暧昧的推了一下季霏倌。

  略微一顿,季霏倌终于反应过来,立时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想飞奔进去见他,又觉得胆怯不安。

  “再不进去,那个人只怕会心急的冲出来抓你。”

  季霏倌娇嗔的瞪了荣清宁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走进梅香园。

  季霏倌远远的就看见左孝佟,他背对着她,站在一棵梅树下,身着滚着狐狸毛的黑色斗篷,看起来英姿勃勃,实在不像身有残疾的人。

  走着走着,她不知不觉地停下脚步,静静看着他,单单看着他,不曾有过的认真……他仿佛工匠一刀一刀雕刻出来的杰作,看起来完美,却冰冷刚硬……若非幼时在宫中发生的意外,他只有前者,没有后者,更不会留下那道瑕疵,这个男人就会是天之骄子……这样想来,那个意外并非坏事,天之骄子说不定只是另外一个纨裤子弟,不会是如今这个内敛刚强的男子,就好比她若非有前世的悲剧,又如何懂得为人处事的道理。

  左孝佟早就察觉到她来了,只是,他在等她开口,偏偏她闷不吭声,只好转身过来,缓缓走到她面前,“为何不说话?”

  季霏倌咬着下唇,千言万语,可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她如此可怜委屈的样子,心一软,伸手将她拉进怀里。

  吓了一跳,她直觉的想挣脱他,他却抱得更紧。

  “别动,让我抱一下就好了。”

  她顿时安静下来,由着他的气息将她紧紧围绕,这些日子的不安渐渐消散。

  半晌,左孝佟缓缓的放开她,细细道来。

  “那日,我的丫鬟接到你丫鬟递来的消息,说你有事耽误,请我慢两刻钟过去。后来就传来山下的马儿全部腹泻病倒的事,原本准备离开的人纷纷折回来,过不久,就见你与夏二公子一前一后的走出紫竹林。”

  因为母亲下令,那日他不得不带丫鬟去临仙阁,也因此遇见此事的人不是长茗,否则以长茗谨慎的性子,必然直接将人带到他面前,由他亲自审问,也许能提早察觉此事有异。也正因为如此,他看出琴音这样的丫鬟是个祸害,不能留在身边。

  “我的丫鬟好像对夏二公子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想要阻止我嫁进辅国公府。”

  “你呢?”

  微微蹙眉,他的问题让她觉得胸口闷闷的。“我为何要舍弃你嫁给他?”

  “是啊,你如此聪明,怎么会舍弃我嫁给他?”

  “不是因为我聪明,而是因为……”因为他才能让她感到幸福。

  “因为什么?”他故作冷静的声音出现了一丝急迫。

  季霏倌孩子气的撅着嘴,“不要告诉你。”

  左孝佟忍俊不住的笑了,当然,立刻招来她的怒视,他连忙打住,很诚恳的道:“我也不知道自个儿怎么了,这几日总会不自觉的想一个问题——你会不会觉得夏二公子比我好?我想娶你为妻,但我不愿你有丝毫勉强。”

  垂下螓首,季霏倌低声道:“只嫁你,不勉强。”

  虽然早就知道了,除了他,这一世她不会嫁给任何人,可是直到此刻才确定,她想要抓住这个男人,无论将来会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不放手。

  左孝佟唇角上扬,欢喜的道:“待你及笄,我就娶你进门。”

  季霏倌倏然抬起头。

  “我不要等了,早一点将你娶进门,免得有人觊觎你,动起歪心思。”

  脸儿红了,她羞答答的道:“我哪值得别人动歪心思?”

  他一直知道她很美——有时娇艳,如同绽放的牡丹;有时沉静,如同空谷幽兰;有时清冷,如同骄傲的寒梅……各种风貌,无论哪一种,都令他心动,可是,他没想到她还可以更美,美得像个误闯凡间的仙子……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渴望,就像飞蛾想扑火那般强烈……

  左孝佟咽了口口水,转身背对她,努力压下那股蠢蠢欲动,她是他的宝贝,绝对不可以轻薄。

  正了正自己,觉得神色已经恢复了,左孝佟再度转身面对她,转移话题,“你为何要找云州大儒秦儒生?”

  一顿,季霏倌坦白道来,“我真正要找的人并非秦大儒,而是想经由他的夫人找到十四年前与姨娘同在宜津驿馆生下孩子的官夫人。你有秦大儒的消息?”

  左孝佟若有所思的挑了挑眉,倒也没追问,只道:“有,也可以说是没有。”

  “为何?”

  “先皇最小的弟弟成王看上秦大儒的女儿,想要强行纳她为妾,秦大儒动用关系闹到皇上那儿,当时皇上皇位还不稳,不敢得罪成王这个皇叔,不愿插手此事,只道成王必须得到秦家姑娘首肯。秦大儒只好匆匆带着妻女离开,说是要到京城投靠友人,可是成王并未在京城逮到人,一说,这只是秦大儒刻意放出来的假消息,一说,有人暗中相助他们躲过成王的追捕,逃到无人相识的地方。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而且助他们的人应该是皇上。”有机会他定会探问探问皇上。

  季霏倌失望的垂下双肩,没想到忙了一圈,最后还是找不到人。

  “虽然如此,想找到他也不是不可能。”

  季霏倌的眼睛又亮了,“如何找起?”

  “秦大儒一生以孔夫子为目标,他绝对离不开书院。”

  她不解,“可进了书院,他就会曝露行踪,他有可能冒这样的风险吗?”

  “成王贪图美色、喜新厌旧是众所周知的事,当初只怕追捕不到一年,心思就歇了。而今都过了那么多年,秦家姑娘也可能早已嫁人,秦大儒自然不会再提心吊胆过日子。不过,毕竟得罪过成王,成王在世一日,消声匿迹方为上策,只能继续隐藏身分过日子,因此想将他挖出来,可能要费点功夫,一年半载免不了。”若是皇上派下来的差事,便能全力去追查,事情就容易多了。

  “没关系,能够找到人就好,我可以等。”

  “这事交给我,我定会帮你找到人。”

  “好,我等你的消息。”季霏倌依依不舍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要走出梅香园。

  “你可别忘了先想好,我找到人,你要如何答谢我。”

  顿了一下,可是过了半晌,她再度迈开脚步离去。届时说不定她已经嫁给他了,还要如何谢他?不过,她会对他很好很好,一如前世她临死前许下的承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