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上) 第五章 紫竹林之约(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此时,一名敬国公府的丫鬟急匆匆走过来,行礼问安后便道:“二小姐,国公夫人与邢夫人在前面的云水亭,国公夫人请你过去向邢夫人问安。”

  荣清宁不由得紧张的抓住季霏倌的手,希望好友可以陪在她身边。

  “这是你们两家的事,我不便过去。”季霏倌捏了捏她的手。“这事还未定下,今日不过是晚辈问候长辈,礼数周到就好了,用不着想太多。”

  “我怕……他们会不会不喜欢我?”

  “若是你的,就是你的,凡事不要强求。”

  “我也知道,可是……”

  “你越在意,就越容易出错,倒不如顺其自然。”季霏倌再一次捏捏她的手。“去吧,不用管我,未时三刻我会自个儿下山,你在那儿等我就好。”

  荣清宁点了点头,深呼吸一口气,跟着丫鬟去了云水亭。

  季霏倌挑了一个角落坐下,静静等候未时到来。

  “小姐,我想去茅房……”如萍摸着肚子低声道。

  季霏倌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没有如萍跟着,她更自在。今日跟她出门的原是如意,可是如意这两日身子不适,而如心不曾跟出门伺候过,如叶年纪太小了,今日这样的场合她们两个都不适合近身伺候,最后只能带如萍。

  这时已经快未时了,陆陆续续有人离开下山,如萍还未回来,季霏倌心想待从紫竹林回来再来寻她就好,紫竹林在临仙阁入口处不远,往右那条是下山的路,往左的便是通往紫竹林,要到临仙阁一定会先经过这里,好在此时已无人上山,她走在一波下山的人群后,趁着无人注意,来到紫竹林里。

  可是万万没想到,她竟在竹林间见到夏建枋。

  “真巧。”季霏倌退也不是,不退也不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是你要见我吗?”夏建枋满心欢喜的道。

  季霏倌怔楞了下,“我要见你?”

  “你请人递了纸条,约我来这儿见面。”

  闻言一惊,季霏倌忙不迭的道:“我并未请人递纸条给你……”等一下,她想起一事,前世为了逼辅国公夫人退了两家的口头婚约,她就是用这个方法设计夏建枋,让两人扯上关系,最后夏建枋不得不在永宁侯府的逼迫下娶了她……

  她明白了,她被人设计了,而设计她的人是如萍!什么去茅房,分明就是去传纸条。

  如萍喜欢夏建枋,而夏建枋对自己有意,这些事她当然是看得出来的,难道,如萍知道她今天要见左孝佟,却故意将夏建枋引来好毁去她和左孝佟的婚约,如萍才能如愿当她的陪嫁丫鬟跟进平安侯府?

  但这不是这一世的她要的结果。

  “虽然不清楚发生什么事,但是我并未请人约你在此相见。”季霏倌说完,匆匆转身离开紫竹林。

  “慢着,你等等我。”夏建枋急着将她拦下来,他想跟她说话,想让她知道他的心意,因为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这很可能是唯一的机会。

  季霏倌当然不会理会他,可是没想到一出了紫竹林,正巧遇见好些人往临仙阁的方向走,她顿时一僵。

  这是怎么回事?此时众人应该已经往山下离去,最多三三两两落在后头,他们怎么会回来?

  众人见她从紫竹林出来,虽是奇怪,倒也没有多问什么,偏偏夏建枋紧跟着从紫竹林走出来,这会儿众人的表情就不对了,这样还不明显吗?两人显然在紫竹林幽会。

  原本众人已经打算要离开,谁知道山下的马儿集体腹泻,众人只好待马儿好些或是家中另派马车前来,先回到临仙阁等着,谁知道会发现这等丑事。

  季霏倌第一次如此心乱如麻,慌张的在众人之间寻找那个令她安心的身影,很快的,她就找到左孝佟,可是他的目光很冷,像两潭千年寒冰,她感觉自个儿的心一点一滴的沉入谷底,她知道他误会了。

  这时,荣清宁从众人之中走了出来,若无其事的上前拉住季霏倌的手,“我不是一直嘱咐你不能乱跑,你一定会迷路,如何?你果然迷路了吧!”

  季霏倌强忍着哭出来的冲动,感动的看着好友,开玩笑的道:“我就是笨嘛。”

  荣清宁从容不迫的带着她离了人群,到一处亭子里假意欣赏风景,低声问:“你怎么会跑去紫竹林?”

  “为了秦大儒的事,我与左世子有约。”

  “那夏二公子……”

  “有人冒充我的名义将夏二公子约到紫竹林。”

  荣清宁惊愕的瞪大眼睛。

  季霏倌苦笑道:“你应该已经听出来了,我和夏二公子同时遭人设计。”

  “是谁?”

  “即使我找到证据指证遭人设计又能如何?谣言已起,再难止息。”虽然恨不得将如萍的罪状昭告天下,可是她不能,毕竟如萍是她的丫鬟,她不可能与如萍撇清关系,说不是她指使的,谁信?难道要她说就算要嫁,她也只想嫁左孝佟,而如萍却爱慕夏建枋,妄想如上辈子一样踢掉她这小姐上姑爷的床……她偏偏说不得。

  荣清宁只是性子直率,并非蠢笨无知,很快就想通其中的道理,今日之事只怕是内贼所为,当主子的无法撇清关系。“怎么办?万一辅国公府……”

  季霏倌没有言语。她的心情很乱,原以为这辈子自己安安分分的,应该就会嫁给左孝佟,没想到……老天爷是在跟她开玩笑吗?难道她终究摆脱不了前世的噩梦?

  不,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嫁给夏建枋,不会跟平安侯府扯上任何关系。

  回到永宁侯府,季霏倌将如萍打发回澄清院,便去了德晖堂,跪在祖母面前。

  “你怎么了?”季老夫人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季霏倌无法解释,索性保持沉默,不发一语。

  季老夫人看了伺候了自己近一辈子的纪嬷嬷一眼,纪嬷嬷立刻明白过来的退出去打听消息,她随即用眼神指示大丫鬟春盈上前扶起季霏倌,可是季霏倌却坚持不起来。

  “你闷不吭声,祖母如何为你拿主意?”

  季霏倌还是不说话,这事还是经由他人解说,更能道出众人对此事的想法。

  季老夫人显然知道她的用意,摆了摆手示意春盈退下。“你这个丫头还真固执,难道真的由着旁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你都不解释吗?”

  “我也想听听别人如何说。”

  季老夫人明白她的心情,左右结果的往往不是真相,而是传言,因此她更在意别人如何说,不是想方设法地为自个儿解释。

  过了一会儿,纪嬷嬷回来了。

  纪嬷嬷凑近季老夫人耳边低声说了一会儿,季老夫人的心情一点一滴沉入谷底,待纪嬷嬷退到一旁,她忍不住出声训斥,“你怎会如此糊涂?辅国公夫人一直想退了这门亲事,今日你竟然亲手将退亲的理由送给她!”

  挺起胸膛,季霏倌坦然无愧的直视季老夫人,“祖母还不了解霏儿吗?虽然霏儿不聪明,但不至于如此糊涂。”

  “祖母骂你糊涂,是因为你不应该跑去紫竹林,难道不知道此举容易招来有心人设计陷害?”季老夫人不只是相信季霏倌的品性,更相信自个儿的眼睛,从湘州回京,她一路上看得清清楚楚,霏儿对夏二公子绝无一丁点女儿家的心思,倒是夏二公子对霏儿有几分情意。

  “我去紫竹林是为了见左世子。”

  “什么?”

  “左世子约我在紫竹林见面。”她考虑过后,为了不想道出秦儒生之事,还是决定说了点小谎,其实是她约左孝佟见面不是他约她,但不管谁约谁,反正就是没约夏建枋就是。今日她要过祖母这一关,她就不能不道出左孝佟,而她相信,祖母若真的求问他,他必然会为她掩护紫竹林之约的真相……很奇怪,她就是相信他不会随意说出她的事,即便今日他可能也误会她了。

  从夏建枋变成左孝佟,季老夫人可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此事的关键在辅国公夫人的态度。“左世子为何约你在紫竹林见面?”

  “我还未见到左世子,就见到夏二公子。”言下之意,她并不知道左孝佟因何约她相见。

  “他约你见面,你就去见他吗?”

  “左世子并非孟浪之人,若非有事,他何必约霏儿见面?”

  季老夫人倒是无法反驳,左孝佟确实是一个有分寸的。“既然左世子约你见面,他就不可能不去紫竹林,可是,为何去的人是夏二公子?”

  “霏儿不清楚,但是夏二公子有言,有人假借霏儿的名义递纸条给他。”

  眼神转为锐利,季老夫人瞬间就想明白了。“今日陪你去临仙阁的丫鬟是谁?”

  “如萍。”

  “如萍是个懂事的。”

  “是啊,我也认为如此,如萍有必要阻止我嫁给左世子吗?难道她希望我嫁给夏二公子?”

  季老夫人的反应在季霏倌的预料中,她不是不知道如萍在众人面前的形象有多好,若想将如萍藏在面具底下的心思曝露出来,她不能强行将罪名栽在如萍头上,而是引导别人发挥想象力。

  季老夫人微蹙着眉,询问的看了纪嬷嬷一眼,从湘州一路到京城,纪嬷嬷一定留意过每个丫头,若是如萍有那样的心思,纪嫂嬷不会没有察觉。

  纪嬷嬷再度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接着又退到一旁。

  “你怀疑如萍喜欢夏二公子?”依照纪嬷嬷的观察,如萍对夏建枋确实有爱慕之意,但不能断定她因此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甚至为此做出背主之事。

  “霏儿愚钝,岂会知道如萍的心思?不过在湘州时,倒是听说丫鬟们都很喜欢夏二公子,甚至还期待夏二公子能够看上她们,讨回去当妾。其实,这其中有芸姊姊的关系,芸姊姊总是在丫鬟们面前夸赞夏二公子棋艺精湛、风采翩翩。”

  “单凭如此,并不能指证她对夏二公子怀着不该有的心思。”

  季霏倌双手撑地,重重的磕了一个头。“祖母,如萍伺候霏儿这么多年了,霏儿说什么也不愿意相信她会背主,可是今日之事,无论是否她在其中耍了手段,她已经在霏儿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往后霏儿不但很难信任她,甚至身边发生什么事都会怀疑与她有关。”

  这一点季老夫人无法否认。“你想如何处置她?”

  “霏儿不愿意单凭自个儿的怀疑就打发她,想必她也不服气,可是,她不能当霏儿的陪嫁丫鬟。”

  虽然早就打定主意不让如萍当陪嫁丫鬟,但是如何名正言顺,她一直费心琢磨,如今如萍自个儿把机会送上门,她若不好好利用,就是个傻子。

  这会儿季老夫人倒是没有迟疑的点点头,一个有异心的丫头确实不适合当陪嫁丫鬟,若是遭有心人利用,不但伤了霏儿,还会祸及永宁侯府。





  “祖母,今日之事……”

  “这要看辅国公夫人的态度。”

  “左世子应该不会让辅国公夫人退了这门亲事。”

  季老夫人微微挑起眉,“你对左世子倒是很有信心。”

  “若不是左世子,我不会去紫竹林。”

  “无论真相如何,最重要的是你名声受损了,辅国公夫人只怕无法容忍。”

  没错,要不然,前世辅国公夫人不会在左孝佟的反对下还强行退了这门亲事。

  “辅国公夫人若退了这门亲事,你也只能嫁给夏二公子了。”

  季霏倌忙不迭的摇头道:“我不要,若我因此嫁到平安侯府,平安侯府会如何看我?将来我在平安侯府只怕无法立足。”

  季老夫人无奈的叹了声气,“这也是没法子的事,难道你不嫁人吗?”

  “我宁可不嫁人。”

  有过前世,嫁人对她来说是很累人的事。这样的时代,成亲不但是两个家庭的事,还是两大家族的事,小三、小四、小五……一堆小字辈的小妾、通房更是理所当然的存在,就是夏建枋看似不好女色的样子,成亲之前也有侍妾;可是,也因为这样的时代,女子不嫁人只有一条出路——绞了头发当姑子,她可不愿意,因此别无选择,她必须嫁人,不过若是教她嫁到平安侯府,她宁可将头发剃光。

  “胡闹!”季老夫人恼怒的道。

  “祖母,我不要嫁给夏二公子。”季霏倌恳求的看着季老夫人。

  半晌,季老夫人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只道:“辅国公夫人还未上门,此时也不必想太多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