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上) 第五章 紫竹林之约(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如同季琳倌所言,京华书院的棋院真的很壮阔,占地至少是湘州的两倍以上,这也不难理解,帝都的书院若是太寒酸,岂不是太没面子了,更何况是后来效尤的,好歹要做大一点,免得教江南的书院笑话。

  因为壮阔,季霏倌担心人满为患的现象并未发生,甚至人潮稀稀疏疏,连一张熟悉的面孔都没有见到,当然不会被人家拆穿身分……她真的很乌鸦嘴,怎么会在这儿遇见他呢?

  “夏二哥!”季英和季阳与夏建枋同在京华书院读书,常有往来,而今日正是夏建枋相约,他们才会想到带府里的妹妹来棋院。

  夏建枋向他们点点头,接着向季琳倌和季霏倌问好。

  “三哥哥果然没有骗我,今儿个有高手陪我对弈。”季琳倌欢喜的道。

  季霏倌微蹙着眉,难道今日是某人的阴谋?

  “不敢当,若三姑娘不嫌弃,我倒是可以陪三姑娘下盘棋。”

  “夏二哥客气了,还请夏二哥赐教。”

  季阳不喜欢下棋,今日不过是被哥哥拉来凑热闹,这会儿人家上棋盘厮杀,他可没耐心在一旁观战。“你们下棋,我去钓鱼。”

  季霏倌笑了,“我跟四哥哥一起去钓鱼。”

  “不行,你要陪我下棋。”季英可不想落单,挡在季霏倌面前,阻止季阳带走她。

  “我哪能当三哥哥的对手?”

  “祖母总是夸你,三哥哥对你有信心。”

  “祖母不夸我,难道嫌弃我吗?”

  “我不管,反正今儿个你要陪我下棋。”季英和季琳倌果然是兄妹,一句“我不管”就将此事敲定了。

  季霏倌突然有一种感觉,今日还真是身不由己,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幸好,情况并非如她想象的严重,不过是一盘棋接着一盘棋下,他们四人轮流换对手,而她从头输到尾。

  看在旁人眼中,忍不住想对她摇头叹气,可是夏建枋看她的眼神却闪闪发亮,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对手,她都可以输得很有技巧,这不能不教人另眼相看。

  “可以答应我,我们下次对弈你会认真相待?”这一盘棋结束之际,夏建枋用只能两人听见的音量道。

  “夏公子想必对我有所误解,我自认为今日已经尽力了。”她要输得漂漂亮亮,岂能不认真周旋?

  “我只要求无众人围观之时你能认真对弈。”

  这是说他们私下独处时吗?她与他应该不会有私下独处的机会吧。

  “这样的要求很为难你吗?”

  “这有那么重要吗?”

  “我想认真赢你一次。”就像左孝佟,赢得真真实实,证明她认真看待他。

  季霏倌无声的叹了口气,这个男人是不是太别扭了?赢了就赢了,何必在乎如何赢的?

  “夏公子何必如此在意?”

  “我就是在意。”

  她懒得与他纠缠不清,索性答应他。“若有机会,我不会令夏公子失望。”若他真的很想尝尝输给她的滋味,她不会吝啬成全他。

  夏建枋欢喜的笑了,“我们一言为定。”

  虽然年纪小,如叶却不是不谙世事,因为她眼睛很亮,大小事皆看在眼里,譬如,左公子和夏公子都喜欢小姐、如萍姊姊很喜欢夏公子;还有,她耳朵很敏锐,不相关的事也听进耳中,譬如,五小姐骂三小姐没脑子,还妄想当皇家的媳妇。

  总之,她凡事明明白白,当然清楚男女私下传送书信不被允许,而左公子递了一封信请她转交小姐,这是很危险的事,即使他们有婚约,但只要传出“私相授受”的流言,小姐以后嫁进辅国公府也会招来闲言闲语。

  是啊,道理她懂,可是她不能不将信件交给小姐,左公子并非孟浪之人,若非急迫,应该不会透过这样的方式联系小姐。

  “哎呀!”如萍整个人往后跌坐在地上,一双眼睛瞪得又圆又大,指控着害她摔倒却完全在状况外的如叶。“你不长眼睛吗?怎么走路的?”

  “如萍姊姊对不起,我也不知道为何一路走到这儿竟害你跌倒了。”如叶真是无辜,虽然她一直在琢磨怀里这封信,但是并没有横冲直撞,再说了,若是她走路不长眼睛,为何跌倒的不是她,而是如萍姊姊?眼前的情况看来,真正不长眼睛的应该是如萍姊姊。

  “你……你是说不长眼睛的是我吗?”

  如叶很用力摇头,“当然不是,我是真的不知道自个儿为何害如萍姊姊跌倒。”若非如萍姊姊不长眼睛,这只有一种可能——如萍姊姊故意找她麻烦。

  “你当然不知道,心神不宁,也不知道做了什么亏心事。”

  “我人小胆小,没本事做亏心事,不过,如萍姊姊如何知道我心神不宁?”

  “你……”如萍羞恼的红了脸,真是可恶……她的目光不自觉的瞥了如叶的胸前一眼,这个丫头一直摸着胸前,想必藏了什么,可惜没能撞倒她,趁机将她藏在里面的东西掏出来,反倒害自个儿跌了一跤。

  “如萍姊姊别跟我生气,我年纪小,做事没你仔细,嘴巴也没你伶俐,若是有哪儿做不好,你可以告诉我、教导我,我一定改,真的!”如叶状似发誓的举起手。

  “你们别吵了。”如意站在门廊上看着她们两个,见如萍还坐在地上,连忙过去将她扶起来,随即转头看着如叶,“小姐让你进去。”

  “是,两位姊姊,我进去了。”如叶提起裙子飞快的跑进去。

  “这是何必?”如意与如萍相处最久,最了解如萍——看似柔弱,实则好胜。如今受到小姐冷落,如萍当然受不了,逮着机会就想修理深受重用的如叶。

  如萍不耐烦的看了房门口一眼,“我看你脸色不好,你去休息,这儿交给我。”

  “不必了……”肚子一阵绞痛,如意不由得抱住肚子,怎么又疼了?

  “你放心,小姐没有唤我进去,我不会擅自闯进去,害你挨骂。”

  “我不是这个意思……好吧,小姐让我守在房门外,不许任何人进去,这事就麻烦你,若是小姐唤我,你告诉小姐,我肚子不舒服。”

  “知道了,去吧。”如萍推了一下如意,见如意飞也似的往茅厕跑去,她急匆匆跑到房门口,然后左右看了一眼,悄悄溜进侧间。

  此时,季霏倌已经看完左孝佟送来的信,将信放进熏炉里,烧得干干净净。

  “小姐,下次见到左公子,教他别吓我了,我人小胆小,不适合帮他递信。”

  季霏倌好笑的挑了挑眉,“你人小胆小?”

  “小姐看不出来吗?”

  季霏倌伸手戳了戳她的额头。“既然人小胆小,就别跟如萍争吵,如萍好歹是大丫鬟,唠叨你几句也人之常情,何必扯东扯西闹得她不愉快?”

  “我年纪小,没想那么多,下次再也不敢了。”

  正因为如叶年纪小,季霏倌看她像妹妹,不自觉会站在姊姊的角度来教导她。“人与人相处,正面冲撞是最傻的方法,退让,看似委屈,却反而将自个儿立于安全之处,不会撞得头破血流,明白吗?”

  细细思索,如叶点了点头。“明白,可是好难。”她自认为今日对如萍姊姊的态度已相当圆融了,没法子,谁教她那副作贼喊捉贼的姿态太明显了。

  “这一点,你们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如萍。”

  “我以前觉得如萍姊姊好像没有脾气,如今……”如叶摇了摇头,不愿意多说。

  季霏倌若有所思的一笑,如萍以前很懂得如何以退为进,如今因为离她越来越远,不由得心慌,失了平常心,当然无法保持大度。

  “谁没有脾气呢?只是每个人的底线不同。”

  “这个我懂。”

  “好啦,你帮我递个话给左公子,知道如何能见到左公子吗?”

  “嗄……知道,左公子说我只要在奇玩古物斋转上一圏,他就会来找我。”

  “你告诉左公子,九九重阳那日我会去临仙阁,未时会前去紫竹林见他。”

  如叶点头应声,可是下一刻,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摇摇头,“小姐,这样好吗?”

  九九重阳那一日,京中权贵只怕都去了临仙阁,她在那儿与左孝佟私会确实不妥,可是比起其他日子偷偷出去与他见面,这种情况下两人私下见上一面更容易得到他人谅解。“我必须见左公子,左公子有秦大儒的下落。”

  “左公子有……咦?左公子为何知道小姐在找秦大儒?”

  “这还用得着问吗?当然是有人多管闲事将此事透露给他。”

  “有人……是敬国公世子吗?”

  季霏倌笑着点点头,不过她不懂,左孝佟如何找到秦大儒?难道是荣青云找到人,再请左孝佟转告她吗?不,左孝佟不会闲着当传声筒,应该荣青云找不到人,又因为她与左孝佟有婚约,索性将这事丢给左孝佟。可是,荣青云好歹在五城兵马司,左孝佟又不领皇差,如何帮她找人?

  “早知道左公子可以如此轻易帮小姐找到人,小姐何必麻烦荣姑娘?”

  “我于左公子无恩,岂能拿这种事去麻烦左公子?”

  如叶咯咯咯的笑了,“只要小姐开口,左公子绝不会拒绝。”

  “不要胡说八道。”季霏倌娇羞的脸红了。

  如叶调皮的凑到季霏倌面前,暧昧的道:“我看得出来,左公子将小姐放在心上。”

  季霏倌懊恼的捏了捏她的鼻子,“你一个十岁的小丫头懂什么?”

  撅着嘴,如叶不服气的道:“我聪明啊。”

  季霏倌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头,“好,你最聪明了,别忘了赶紧去递话。”

  “知道了,小姐可还有话要说?”如叶很八卦的眨着眼睛。

  季霏倌差一点赏她一个栗爆,果然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如叶自知理亏的吐了吐舌头,一边转身往外跑一边嘀咕道:“没话说就没话说,何必瞪人?我去干活了。”

  过了半晌,季霏倌情不自禁地甜甜一笑。左孝佟不是一个多话的人,尤其在众人面前,人家十句话,他有可能一句话都没有,也因此他们一起从湘州返回京城,他在她面前说的话她都数得出来,可是,即使没有言语,她依然感觉到他的目光,感觉到他的在意,感觉到他将她放在心上。

  从前世到今生,她第一次对这个时代产生了依恋。

  也许受到现代思想禁锢,她总觉得跟这个时代格格不入,因此前世,她努力将一切掌握在手上,可是得到再多,也得不到归属感;而今,她将过去放下,认清楚自己不过是这个时代一个平凡的女子,不求名声富贵,只求安稳度日,却没想到因为他,她有了与这个时代产生连结的感觉,有了不曾有过的归属感。

  其实,她是一个个人主义很强烈的人,不可以也不愿意成为别人的附属品,可是如今,她一点也不在意站在他的羽翼下,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幸福……

  是啊,能够被一个人守护,这是多么幸福的事,她想,一直这么幸福的走下去。

  临仙阁位于京城东郊的圻山。

  九九重阳这一日,巳时未到,圻山下就开始涌进一辆接着一辆的马车。

  从山下到临仙阁,缓缓步行而上约两盏茶时间,往常矜贵的夫人和千金下了马车就会换上小轿,不过今儿个实在人太多了,若非上了年纪,所有的人都是漫步而行。

  “今儿个真是热闹,城中的酒楼恐怕没生意可做了。”荣清宁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盛况,觉得太好玩了。

  “嗯。”季霏倌有些心神不宁。有过前世,她不但见识过九九重阳的盛况,更见识到女子如何借着今日向男子眉目传情,平日再清高的贵女,今日都会抛开女子的矜持,向心仪的男子倾诉情意。

  “你应该喝过宫里的菊花酒吧,听说特别香,真的吗?”

  “嗯。”

  “我最喜欢菊花酒了,今日一定要喝个够……不行不行,伯母再三叮咛,今日我绝不能失态,刑部侍郎家的公子是百里挑一,若是我将人家吓跑了,伯母就要将我送回西北……可是,教我安安静静,我如何受得了?”荣清宁突然担忧起来。

  “嗯。”

  咦?荣清宁转头看着身边的人,轻轻推了一下。“怎么了?”

  “对不起,我在想事,没听见你刚刚说了什么。”季霏倌抱歉的一笑。

  荣清宁无所谓的摇摇头,轻拍她的手安抚道:“我听大哥哥说了,左世子这个人最重承诺,何况你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他一定会帮你找到人。”

  “我知道。”

  进了临仙阁,可谓笼罩在一片菊花酒的香气之中,每个亭台楼阁都备了数坛菊花酒,还有各色由菊花做成的糕点,由一名太监和两名宫女伺候。

  季霏倌对菊花酒没有兴趣,但是既然来了,当然要顺应风俗,来上一盏,再吃上几块菊花做的糕点,而荣清宁却是连喝了三盏还意犹未尽。

  “这味道真好,清凉甜美!”荣清宁紧盯着酒坛子,挣扎着是否再来一盏。

  “你别喝了,醉了怎么办?”季霏倌拉住她,生怕她失控的泡在酒坛子里面。

  “我的酒量很好,就是喝下一整坛也不会醉。”

  “是啊,一整坛菊花酒也不会让你醉了,可是,却会让你酒气冲天。”

  “对哦,我都忘了。”荣清宁无比哀怨的将目光从酒坛子上收了回来。

  季霏倌好笑的摇摇头。“没见过像你这么能喝的人!”

  荣清宁忍不住做了一个鬼脸。“这是我爹的错,从小就偷偷拿酒喂我。”

  “西北此时想必已经寒风刺骨,喝了酒是可以让身体暖和一点。”

  “我就知道你懂,可是伯母一点都不懂,老是嘀咕我不像个姑娘。”

  “敬国公夫人也是为了你好,这儿毕竟是京城,即使姑娘家不擅长琴棋书画,但至少不能大口喝酒、大口吃肉。”

  荣清宁低声笑了。“好吧,你有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