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上) 第三章 扮男装,逛书院(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就是啊,以前是以前,小姐这样很好。”比起过去,如意更喜欢如今的小姐,虽然严格要求规矩,可是再也没有那种难以亲近的感觉,也不再令人有莫名的压迫感。她没有如萍聪明,不机灵,不过这些再也不重要了,只要守本分,小姐就会看重你,而这也是她唯一的本事。

  “我是女子,即便才气洋溢,也不能入朝为官。”这个道理明明很简单,可是她却付上一世的代价才认清楚,人从来没有任性的本钱,想要日子过得好,得接受所处环境的游戏规则。

  “就算小姐不喜欢下棋,也可以看看棋院是什么样子,京城可见不到棋院。”如萍一直自认为与其他丫鬟不同,不单单因为她识字,更因为她所见所闻比其他丫鬟还多,因此对江南独有的棋院她也是早耳闻过的。

  她们远从京城来到江南,如萍想看棋院也是可以理解的,季霏倌倒也不想责备她。

  “我们还要在这儿待上一段时日,总有机会拜访棋院。”她必须去华阳书院一趟,届时免不了要绕到不远之处的棋院瞧瞧,不过,应该是不会遇见夏建枋,夏建枋今曰必然在比赛中吸引众人目光,而她可没有兴趣跟着大伙儿绕着他打转。

  “比起棋院,我更想看华阳书院。”一直坐在窗边打络子的如叶突然出声道。

  季霏倌唇角漾起一笑,小丫头与她越来越有默契了,知道何时找机会让她正大光明去华阳书院。“我也很想看看华阳书院,可惜女子不便进入书院。”

  “我们可以扮男装啊。”如叶两眼闪闪发亮,一看就是个贪玩的孩子。

  季霏倌故意板起面孔,“你的胆子挺肥的,也不怕被人逮到了。”

  如叶像只哈巴狗似的扑至季霏倌身边,眨巴着眼睛道:“小姐,书院并未明文禁止女子进入,我们是不想给书院添麻烦,所以才女扮男装,他们应该可以理解,即便看出我们是女儿身,他们也不会拆穿。”

  “书院确实没有明文禁止女子进入。”京城的书院每年都会举办文会,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唯一要求是留下一篇诗词或字画,京城贵女当然不会错过这种凑热闹的机会。不过,江南的书院是否有这样的风俗,她就不知道了。

  “小姐答应带我们去华阳书院?”

  季霏倌似乎很难作决定,紧抿着嘴,左右为难。

  “小姐,我们去华阳书院瞧瞧吧。”如叶已经开了口,如萍很乐于推一把。

  如意不发一语,却充满期待的看着季霏倌。

  季霏倌一脸很苦恼,“若是我们几个堂姊妹女扮男装浩浩荡荡去书院,太过招摇了,只怕进不了书院,再说如今我在这儿是客,想独自带你们出门也恐怕不行。”

  “小姐可以去问问大姑娘。”

  如叶困惑的看着如萍,“大姑娘?”

  “是啊,大姑娘最热心了,妹妹有求于她,她一定会帮忙。”

  没错,季芸倌虽出自季家老三房,可既是嫡又是长,喜欢被所有的妹妹视为长姊敬重,你尊她敬她,她会照顾你,你想压过她,她就排挤你……前世,如萍明明看得很明白,却不曾有过提醒,由此便知,如萍从来就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思考的人,主子风光,她这个大丫鬟跟着风光,当然不在乎主子会不会得罪人……如今越看如萍,她就越明白,此人终究会背主,绝对不能留在身边。

  半晌,季霏倌终于点头道:“好吧,我去求芸姊姊,教她偷偷带我们去华阳书院。”

  季霏倌为了去华阳书院求到自个儿面前,季芸倌当然二话不说揽下此事,为她们准备男子的衣服,安排马车和带她们进华阳书院的人,总之,季霏倌终于如愿来到前世不曾走访的华阳书院。

  可是,即使心急如焚,恨不得亲自寻到山长问问题,她还是按捺住,待在季芸倌身边,随季芸倌将整个书院逛了一圈,将查探的事交给如叶。

  瞧过华阳书院,热爱找高手对弈的季芸倌很自然提议改道棋院,两处相距不远,步行约一盏茶的时间。

  因为扮成男儿身,她们不便进入专为姑娘安排的院落,只能跟男子待在一处。

  进到棋院,可以向任何人提出挑战,不过,也许是前些天刚经过一场大赛,今日棋院里没什么人,季芸倌只能拉着季霏倌当对手。

  “今儿个你陪我下一盘吧。”

  虽然有一百个不愿意,季霏倌还是乖乖坐下,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芸姊姊可记得手下留情。”

  穿越来大夏之前,季霏倌可谓下了一辈子的棋,也一直觉得下棋是很快乐的事,可是这一世,下棋对她来说简直是痛苦,因为她必须输,且要输得神不知鬼不觉,这种有违她本性的事,真是痛苦。

  “霏妹妹,下一步棋有必要琢磨那么久吗?”季芸倌被季霏倌搞得快抓狂了,眼看就要落子了,她半途又将手缩回来。

  季霏倌无比哀怨的叹了声气,“我也很想脑子一转就知道落子在何处啊。”

  “真是奇怪,我听伯祖母说你很会下棋。”

  “以前确实费心研究过,后来摔了脑子,下棋就不行了。”

  “你为何摔了脑子?”

  “也没什么大不了,姊妹意见不合发生口角,我一时没有留意脚步就摔跤了,脑袋瓜撞了好大一个包,晕了好几日才醒过来。”季霏倌可怜兮兮的双手合十。“好啦,我认输了,芸姊姊,我们别再下了。”

  季芸倌一脸恨铁不成钢,瞪她一眼道:“你真是没出息!”

  “是是是,我没有出息……”

  季霏倌突然有一种不妙的感觉,抬起头来,不由得一僵,因为正好对上左孝佟那带着戏谑的目光,仿佛在告诉她:你要输给对方,也不用如此作戏吧……这应该是她想太多了,他怎么可能知道她会下棋?

  不过,为何他会出现在这儿?虽然前世他们第一次相遇在这儿,可是那是在棋院的年度竞赛上,原以为这一世没去,她就不会在这儿遇见他。

  “夏大哥!”季芸倌也发现她们的观众了,可是她看见的是在另一边的夏建枋。“太好了,终于有对手了。”

  “左兄才是真正的高手。”夏建枋看了左孝佟一眼。

  “我不与女子对弈。”左孝佟毫不留情面。虽然她们扮男装,但方才观棋了好一会儿,早把她们的对话都听了去,更别说他本就识得季霏倌。

  季芸倌不认识左孝佟,不在意他是否愿意与自个儿对弈,此刻眼里心里只有夏建枋,马上缠着他不放。“夏大哥陪我下一盘吧,若是再跟霏妹妹下棋,我会变笨的。”

  季霏倌自动自发起身让出位子,夏建枋不好再拒绝,便坐下与季芸倌对弈。

  终于摆脱季芸倌了,季霏倌的心思立刻飞到如叶那儿。小厮不能带进棋室,必须待在阁楼等候,而阁楼也摆了棋盘,方便小厮消磨时间。如叶不会乖乖待在阁楼,肯定找个舒适的地方等她。

  看了一会儿,季霏倌便悄悄走出去,顺着回廊,过了一道拱门,来到后面精致幽然的花园,果然就见到如叶站在小桥上,睁大眼睛直瞪着池塘上的荷花,看得出来,这绝不是欣赏荷花姿容,而是算计着如何饱尝美味。

  走到如叶身边,季霏倌笑道:“想吃荷叶糯米鸡啊?”时序已入夏,荷花长了一池,绿莹莹一片荷叶衬着粉嫩荷花,十分喜人。

  如叶转头对着季霏倌害羞的一笑,“不是,是莲子。我已经忘了娘长什么样子,可是一直记得她给我做的莲子甜汤。”

  季霏倌要重用如叶,对如叶的出身当然也费了一番功夫了解。如叶不到三岁娘就病死了,不久之后爹娶了后娘,从此她就生活在后娘的苛待下,直到村子好心收留一位贵公子,却引来灭村之灾,她仓皇的逃了出来,而当时她不过六岁。可是,她不曾听过如叶有过一句埋怨,因为如叶生性乐观、凡事感恩,只记得自个儿何其幸运成为她的丫鬟。

  季霏倌摸了摸如叶的脑袋瓜。“这几日做给你吃。”

  如叶两眼放光,“真的吗?”

  季霏倌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我做的莲子甜汤是否跟你记忆中的一样,不过,可以保证好吃。”

  “其实,我也不是真的记得那个味道,只知道很甜很甜,总之,就是很好吃,小姐做的也一定很好吃。”如叶开心的笑眯了眼,可是下一刻,神情一转,再也不见原来的稚气。

  “如今华阳书院的山长并非小姐所寻之人,小姐寻找之人出自云州,是云州大儒,名唤秦儒生,于十四年前就离开华阳书院。”

  秦儒生竟然在她出生那一年就离开华阳书院了……虽说过了那么多年,她对于山长换人多少有心理准备,不过还是难掩失望的心情。“可知道去了哪儿吗?”

  “众说纷纭,有人说病了,回乡去了;有人说另谋高就,奔赴更好的前程;还有一说,因为得罪权贵,前去京城投靠友人。”

  “得罪权贵?”

  如叶顿时变得神秘兮兮,又很八卦的样子。“说也奇怪,一提起此事,每个人都很隐晦很紧张,一直教我别问了,我猜啊,绝不是得罪普通权贵,说不定是皇亲国戚。但我怎么打听也打听不出来是什么事,竟教深受士子敬重的大儒落荒而逃。”

  季霏倌只在意能否找到人,其他一概不管。“别揪着此事不放,我们管不得。若他真的去了京城,倒也不难找到人。”

  “京城那么大,如何找人?”

  “云州大儒,还曾任华阳书院山长,若在京城应该会出现在京华书院。”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呢?”

  “这也未必一定在那里,只是可能性比较高。”季霏倌转身准备回棋室,却见左孝佟不知道何时站在拱门下,她不由得一怔。

  如叶立刻跳到季霏倌前面,防备的看着左孝佟,“你是谁?”

  “如叶,不可无礼,这位是辅国公世子。”

  辅国公世子……这不就是小姐的未婚夫君吗?如叶好奇的打量左孝佟,听说他身有残疾,不过,他还真是好看,比如萍姊姊她们喜欢的夏公子更好看,只可惜冷了点、刚了点,很难讨姑娘喜欢。

  左孝佟不理会如叶打量的目光,径自走到季霏倌面前,如叶很识相的先到拱门外等候。

  “你这个丫头很机灵。”

  “谢谢世子爷夸奖。”

  “我不解,为何要假装不擅长下棋?”

  她一楞,不答反问:“世子爷为何有此认为?”他果然知道她会下棋,可是,他如何得知?

  “福恩寺的桃花林,你破了先生的棋局。”

  季霏倌倏然瞪大眼睛,“你在那儿?!”

  “我的启蒙先生陆先生路过京城,我陪他一起上福恩寺赏桃花,他见桃花林的石桌上摆了棋盘,玩心大起,便摆了琢磨许久引以为傲的残局,想看看离京之前是否有人能破解,没想到他与福恩寺上的大师聊了一个时辰,你就解了。”

  “那位陆先生知道对弈的人是我吗?”

  “我没说,你是不是应该谢我?”左孝佟调皮的对她眨了眨眼睛。

  季霏倌怔楞了下,语带懊恼的道:“我在宜津帮了你,你是不是忘了?”

  左孝佟很无奈的双手一摊,“好吧,我们扯平。不过,你总要给我一个理由,要不哪日我不小心把你的底细泄漏了,这可就不是我的错。”

  从前世到今生,她觉得自个儿好像第一次认识他,原来,他也有孩子似的一面……前世,因为他们在棋盘上战得烟硝味弥漫,也因为他又冷又硬的样子,她认定他是个不容易掌控的男人,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嫁给他……也许就是因为这样的执念,夏建枋在她眼中格外顺眼,更教她生出更换夫君人选的念头。

  “我又不能进宫任棋待诏,何必在这上头争强好胜?”

  “有道理。”不过,他并不相信,无意争强好胜也许有,但是绝不至于就此缩手缩脚,完全不给自个儿表现的机会。

  她可不管他是否接受这个理由,问道:“你会信守承诺吧?”

  “我可不想惹你生气。”

  一顿,季霏倌白晰的脸儿转为绯红,他这是什么口气,感觉好像在调戏她。

  “我不会将你的底细说出去,可是往后与我对弈,你必须全力以赴。”他也不明白这是什么样的心情,就是不希望她在他面前隐藏自己。

  “成交。”季霏倌答得很爽快,这有何困难?他们只怕成亲后才有机会坐下来对弈,她当然也没必要在他面前遮掩实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