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上) 第三章 扮男装,逛书院(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左孝佟把玩着手中的香包,不时凑到鼻前一闻,这香味还真是浓烈,不过,正因为如此浓烈,当时进行搜索的侍卫才未察觉他的存在……她又一次令他惊喜,当时外面已乱成一团了,她竟然还能冷静下来想到如何掩饰他的气息。

  “世子爷,左玄回来了。”左虎在房门外喊道。

  左孝佟点了点头,一旁伺候的小厮长茗即刻过去打开房门,左玄大步走进来。

  “世子爷……哈啾!”左玄揉揉鼻子,抖了一下。“哪来如此可怕的味道?”

  长茗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若非这个味道,前日世子爷就难以脱身了。”

  左玄想起来了,听说宜津知州手下有一个鼻子极其敏锐的异人,世子爷不得不亲自潜入知州官邸查看帐册,原想以世子爷的身手,又不曾使用香料,对方绝对不会察觉,没想到竟然失误了,对方的鼻子跟狗一样灵敏,若非世子爷身手高人一等,只怕无法从官邸逃脱,躲进与官邸背对背的驿馆,后来还得了未来的世子夫人相助。

  左玄嘿嘿嘿的贼笑,“原来是世子夫人给的啊。”

  长茗斜睨了一眼,纠正道:“未来的世子夫人。”若是教人听见了,还以为世子爷已经成亲了,生出麻烦,那就不好了。

  “说吧。”左孝佟将香包收进匣子里面。

  “是。”左玄神情瞬间转为严肃。“季四姑娘跟着季老夫人准备回湘州老家参加季家三房嫡长子的婚礼,来到宜津,季四姑娘就病倒了,不得不留在这儿养病,而季老夫人则先行前往湘州。”

  左孝佟微皱着眉,“她生病了?”

  “已经好了,昨日就出发前往湘州了。”

  他见她确实气色很好,倒不像生病的样子。

  “还有,季四姑娘身边有个大约十岁的小丫鬟,待在宜津这几日一直在调查十四年前发生在驿馆的窃案。”

  “窃案?”他躲进她房间时,她们主仆正在低声交谈,当时他一心关注外面动静,并未留意她们在说什么。

  “听说有几名窃贼闯入驿馆行窃,没想到遇到高手,两方激烈厮杀,结果珠宝首饰全部没到手,倒是让两位怀有身孕的女子提早生下孩子。”

  左孝佟似笑非笑的挑起眉,“窃贼闯入驿馆行窃,可能吗?”

  驿馆专供官员及其家眷或朝廷差役路过之时投宿,在此投宿的人多半行色匆匆,身上不会带什么家当,若是携家带眷举家迁移必然入住客栈,驿馆毕竟没有客栈舒适,即使因为宜津是漕运的转运站,驿馆之大不下客栈。

  总归一句,没有人喜欢招惹官府的,还不如挑客栈的商人下手。

  “我也觉得奇怪,隔一年驿馆还走水,毁了许多名册,更显得此事有异,可是宜津官衙匆匆了结此案,也无人为此状告官衙。”

  “宜津知州若非遭到胁迫不追查此事,就是被收买了。”

  左玄略一思忖,同意的点点头,“世子爷要追查此事吗?”

  “暂时不必,只是,为何她追查此事?”

  “世子爷何不直接……我随便说说。”左玄在左孝佟的冷眼下不由得脖子一缩。

  “今晚就让清风将消息送回京城。”

  “是,接下来我们是不是可以四处游山玩水?”

  长茗差一点一脚踢过去。“世子爷可不是来游山玩水,世子爷还要去好几个书院,要不,回去如何向国公爷交差?”

  左玄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国公爷又不是不清楚内幕,何必交差?

  “作戏不能只作一半。”世子爷的几名近卫武功很高强,可是脑子却不管用。

  “是是是,就你规矩多。”

  “我规矩不多,世子爷不知道会被你们照顾成什么德性。”长茗对这几个近卫一直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虽说耍剑舞刀的人粗糙了点,可是站在世子爷身边好歹也要有个样子,每一个都是粗壮的莽汉,硬生生将世子爷的贵气优雅给破坏了。

  左玄不敢再多言了,赶紧告退出去办正事。这个长茗明明比他们年纪还小,可是却像个老头儿,简直跟他爹同个性子刻出来的,不过终于可以理解,为何赵管事放心将世子爷交给儿子照顾了。

  “世子爷,我让左青要点热水给你泡脚。”

  左孝佟点点头,闭目养神。

  对季霏倌来说,湘州并不陌生,前世就是从这儿开始最大的错误,在此的点点滴滴还不时梦见。可是今生再也不一样了,见面礼送上的是每人专属的香包,已经赢得第一眼的好印象,接着待人谦和有礼,令人乐于与她亲近,如此一来,别说祖宅季家的堂姊妹,就是来自岐州老二房的堂姊妹也喜欢她,对她热情无比,还主动提议带她四处游玩……这完全不同于前世,前世是她吵着要饱览湘州风光,堂姊妹在长辈的要求下不得不奉陪,还因此惹出搞丢她的闹剧,堂姊们为此受罚,因此更恨上她了。

  若说湘州何处教她不愿意到此一游,当属寒潭寺的牡丹园,因为她就是在这儿遇见夏建枋。她对夏建枋没有怨恨,打从一开始,她对他的心意就不单纯,是她自个儿犯的错,又岂能责备他无能,却还忍受不住她的能干?

  经过一世,她才明白一件事——男人啊,面子比天高,内心却又住着一个小孩子,无能的男人更是如此。

  她想着自个儿在宜津拖延数日,按理已经错过前世遇见夏建枋的时间,堂姊妹说要带她来寒潭寺的牡丹园,她便也没拒绝,只是即使重来一世,有些状况可以事先预料,但她还是无法避开。

  “真巧,你们今日来牡丹园为何不事先说一声?我们也可以一起结伴同行啊。”季曜是老三房的嫡次子,如今在华阳书院读书,而夏建枋因为随先生游学到华阳书院,两人得以相识,进而成为好友。

  “这会儿不是遇着了,何必特地结伴同行?”季芸倌是老三房嫡长女,年长季霏倌一岁,已经在相看夫家了。

  “我们来了一个时辰了,正想去山下的陆家茶庄喝茶下棋。”

  “我们也一起去吧。”季芸倌喜欢下棋,不久前又见识到夏建枋的棋艺,当然不愿意错过与他对弈的机会。

  季曜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季芸倌,“你们不是还没有进牡丹园吗?”

  “我们还怕没有机会来牡丹园吗?”

  “你不怕没机会,可是霏妹妹却远道而来……”

  “霏妹妹,我们可以先跟二哥哥他们去陆家茶庄吗?”季芸倌急切的拉着季霏倌。“你不知道夏大哥有多厉害,棋逢高手乃人生一大乐事。”

  季霏倌强忍着内心的抗拒,笑着道:“我又不是明日就离开湘州,改日再来牡丹园也无妨。”

  季芸倌连忙转头看着季曜,“霏妹妹答应了,我们可以跟你们去陆家茶庄了吧?”

  “好好好,不过,我先帮他们两位介绍。”

  季曜转身将后面的夏建枋拉过来,指着季霏倌道:“谨之,你还没有见过我这位妹妹,她是季氏长房的四堂妹,随我伯祖母从京城来此参加大哥的婚礼。”

  “季四姑娘。”夏建枋温文尔雅的行礼,唇角轻快的一扬,笑得比春风还明媚生动,凡是异性见了都忍不住心儿怦怦,不过,偏偏有人免疫。

  “夏公子。”季霏倌温和却疏远的回礼。

  夏建枋眼中闪过一抹意外,还以为自己很受姑娘欢迎,没想到今日栽了跟头。

  “我们走吧。”季芸倌迫不及待的拉起季霏倌的手走下寒潭寺前方的阶梯,其他几房的姑娘们连忙跟上去,再后面就是一大串的丫鬟婆子,可谓是阵容浩大。

  季芸倌满怀期待跟夏建枋切磋棋艺,季霏倌可没有兴趣,教如叶向陆家茶庄租买钓鱼用具,拉着老二房最小的六妹季灵倌去不远的池塘钓鱼。

  “没想到霏姊姊会钓鱼。”季灵倌是个吃货,鱼儿还在池塘里游啊游,她两眼已经看得目不转睛,如今见它们一只一只进了鱼篓,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钓鱼不稀奇,我还会做各种鱼料理,有机会教你尝尝。”

  “真的吗?我最喜欢吃鱼了,无论烧烤、清蒸、红烧、熬汤……全都美味!”

  “今儿个多钓一些,回去做给你吃。”

  “好好好,我也帮忙钓鱼,今日吃烧烤,明日吃清蒸的,后日吃红烧的,至于熬汤嘛,大天来上一碗最好了……”

  “听者有份,你们可不能漏了我们哦!”季曜笑着走到鱼篓前,看着鱼篓里,收获真的很丰盛。“没想到霏妹妹还是个钓鱼高手。”

  “这个池塘的鱼儿被养得太肥了,跑不动……曜哥哥怎么不下棋了?”美好的时光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她不是避开了,为何还会出现这种摆脱不掉的状况?没法子了,只能尽可能漠视,人家自然懒得对她多看一眼。

  “丽妹妹缠上大妹妹了,我们索性过来瞧瞧能否分几条鱼享用。”

  季灵倌急忙摇头,“不行,这是我们的,曜哥哥得自个儿钓。”

  “钓鱼没问题,可是烧烤、清蒸……我可不行。”

  “不必担心,钓上来的鱼交给霏姊姊,无论怎么料理,全都难不倒霏姊姊。”季霏倌突然有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季曜欢喜的转身看着后面的夏建枋,“我们要吃的鱼全交给你了。”

  夏建枋还来不及反应,季灵倌就抢着哇哇大叫,“曜哥哥真是可恶,竟然只想着坐享其成!”

  “他就喜欢钓鱼。不服气,你也可以坐享其成啊。”

  夏建枋不发一语的接过季灵倌手上的鱼竿,季灵倌显然舍不得宛若清风明月的夏大哥被当成奴才驱使,忙不迭的道:“我会钓鱼,夏大哥坐着等着吃鱼就好了……啊!曜哥哥为何打人?”她双手捂着额头,瞪向季曜。

  “你只能在一旁凑热闹,真盼着你钓上来的鱼塞我们的牙缝,天都黑了。”

  “曜哥哥真是瞧不起人!”

  季曜将右手食指放在嘴巴中间,“嘘”了一声。“你再吵个不停,连他们两个都别想钓到鱼了。”

  季灵倌担心吃不到鱼,这才安静下来,不过,她显然是个忙不下来的性子,一会儿跑到季霏倌身边,一会儿跑到夏建枋身边,无声的一下喊“红烧”、一下喊“清蒸”,看得季曜频频摇头,无声的骂她是“吃货”。

  季霏倌什么都不管,专心钓鱼,不过,也许是错觉,感觉相距只有几步之遥的夏建枋不时侧头看她。

  总之,下棋的杀得昏天暗地,钓鱼的成果丰硕,而最后在季灵倌等不及回府的坚持下,他们就近借用了陆家茶庄的小厨房,煮了一桌鱼料理,将每一个人的肚子喂得饱饱的。

  来到湘州有十日了,今日季霏倌终于可以喘口气。

  今日是华阳书院附属的棋院举办年度竞赛的日子,一连三日,由华阳书院的学生带头组队,外人可以选择加入其中一队参赛,季家所有堂兄弟姊妹都去棋院了,有人参与赛事,有人观战,而她以身子不适为由留在府里,也是想藉此静下来筹谋接下来的事。

  这几年江南的几个大书院流行开办棋院,也对外开放,还为女子辟了一处独立的院落,只须支付茶水费用便可加入。前世,她曾怀疑过这是某个穿越人士创立的,可是她当时并不关心这件事,她一心只想让人见识自个儿的本事,后来如愿大出风头,却将身边年纪相近的姑娘都得罪了。

  “以前小姐不是很喜欢下棋吗?为何不跟季家其他小姐去棋院参赛?”虽已感觉到小姐不喜欢她多话,但如萍实在无法看着小姐错过大显身手的机会,小姐明明很会下棋,她可是亲眼见过小姐陪老夫人下棋,老夫人大为惊奇,还说小姐若为男儿身,可以进宫当棋待诏。

  没想到小姐摔倒磕了头醒过来,不但不喜欢下棋,每次下棋还必输无疑,小姐推说磕了头,脑子变钝了,但她知道并非如此,小姐是不愿意再跟人下棋了,这是为何?

  “以前是以前,如今我不喜欢下棋。”

  季霏倌十岁那一年染上风寒,游走在生死边缘,后来病好了,变聪明了,什么都学得好,却无人知道,季霏倌不再是原来的季霏倌,而是有人取而代之。穿越来这儿,在现代便是棋士的她,不知天高地厚,一心想教古人刮目相看,她日日研究棋谱,然后适时在赏花宴的场合崭露头角,不过,为了让祖母重视她,她花更多心思在书画上,只因祖母是才女,也因此上一世直至来到湘州,在棋院展露锋芒,她在棋艺方面的才能才大肆传开来。这一世,她已经决定收起光芒,当然要避开棋院那样的地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