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上) 第二章 辅国公世子(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外人眼中,左孝佟没有一官半职,只有“辅国公世子”这个头衔,而辅国公如今在朝中地位远不及敬国公。辅国公府与敬国公府皆是大夏开国功臣,可是到了第三代,两家皆已从武转文,唯有敬国公的弟弟荣熙明还手握兵权镇守西北,单就这一点看来,敬国公的地位就在辅国公之上。

  可是,在辅国公府和敬国公府的众位子弟中,却只有左孝佟进得了御书房。外人看来,倒不觉稀奇,左孝佟棋艺精湛,是少数几位被皇上视为对手的棋友,每隔几日召他进御书房下棋实属平常,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种掩护,其实左孝佟是皇上暗中设立的锦衣卫头子,专门为皇上搜索罪证、打探消息。

  京中权贵子弟众多,左孝佟在众人眼中一点都不值得注意,无关能力,主因幼年时,他在宫中为四皇子挡下一箭,因为箭上有毒,致使他挨了箭的左脚微微变形,走路微跛。本朝例,身子有残缺是不能当官的,左孝佟的情况称不上残废,但是在旁人看来,如同一块美玉有了瑕疵,再难教人记挂,当然不会想到皇上因为他救了四皇子,顺势藉着他建立长年在脑海构思的锦衣卫。话说回来,也多亏左孝佟够争气,硬是在严厉的训练中坚持下来,锦衣卫建制从一开始的百名,如今已有千人了。

  左孝佟每次进御书房,皇上总是拉着他先下一盘棋,毫无疑问,臣子不应该赢皇上,可是真要输给皇上,皇上也不见得高兴,尤其被皇上视为对手的棋友,因此他与皇上手谈十之有九是和局。

  “你如何做到不输给朕?”皇上忍不住好奇的问。

  “臣岂能左右输赢?是皇上不愿意赢了臣,臣能奈何?”

  左孝佟在外人眼中总是冷冰冰的,可是在皇上面前他会适时扮演一个受宠的晚辈,这也是皇上对他的期待。当初若非他反应机灵,及时扑倒只有六岁的四皇子,四皇子很可能就活不下来了,而四皇子不但是皇上唯一的嫡子,更是皇上最喜爱的儿子,皇上对他当然会生出一份疼爱,若他在皇上面前过于严谨,倒显得皇上与他不亲近。

  皇上瞪了他一眼,笑骂道:“你这个小滑头!”

  “臣已经定了目标——  十战十和,日后还请皇上手下留情。”

  “不要,朕真的让你十战十和,朕的面子还挂得住吗?”

  “臣记住了,十战九和,不敢再妄求。”

  “怎么不骂朕小气?”

  “不敢。”

  “小四说你胆子可大了。”

  “臣年长四殿下两岁,若在四殿下面前还畏畏缩缩,岂不是教四殿下笑话?”

  皇上命总管太监高平收拾棋盘,换上两盏龙井。

  品着茶香,皇上彷佛闲聊似的道:“汛期将至,朕已经决定让小四随工部去江南巡防,也让小四查探当地官商勾结的情形。朕也知道,众人盯着小四,小四什么也查不到,此事还是得交给你。”

  “是,只是皇上派四殿下去江南,会不会太冒险了?”四皇子看似温文憨厚,实则敏锐深沉,不过终究还未成年,不清楚外面的争斗凶险。

  “你应该知道朕一直想解除海禁,为了这事,朝堂上正反两派不知道吵了多少回了,朕为此也陆续派了几个官员前去了解沿海情况,终于有人给朕上了这么一道折子——  沿海商人为了保住既得利益,不但勾结海盗危害沿海,还勾结官员上书表示海盗肆虐,不宜解除海禁。”皇上的眼神转为锐利,显然气极了。“此事若是属实,那也太可恶了,你不觉得小四应该藉此机会长点见识吗?”

  “也是,坐而言不如起而行,不过,四皇子终究不曾远行。”

  “朕想让你调动一支锦衣卫暗中保护,可行?”

  这是不让其他皇子知道的意思。左孝佟点了点头,“臣可以派出五十名锦衣卫暗中保护,若是再多,很容易露了行踪。”

  “锦衣卫都是最顶尖的,五十名够了。你比小四早一步出发,调查之后,别急着回来,就当出去游山玩水,暗中将消息送回来就好。”

  “谨遵皇命。”

  回到辅国公府,左孝佟已经累坏了,可是偏偏有人不识相,非挑在此时打扰他,害他连泡脚的时间都没有,又匆匆来到专门招待客人的观月阁。

  “虽然知道你棋艺精湛,但是也没见过哪个人像你一样,隔着几日就进宫一趟,你倒是比大部分的官员更有机会见到皇上。”

  敬国公世子荣青云与左孝佟同年,又同为国公世子,还一起被选入宫中跟皇子们读书,两人的情谊自然比旁人深厚。

  左孝佟唇边掠过一抹苦笑,若他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苦差事,这小子绝对不会羡慕。“你怎么来了?”

  荣青云又羡慕又哀怨的心情立刻一扫而去,兴高采烈的道:“明儿个我们去福恩寺赏桃花吧。”

  左孝佟微微挑起眉,“你不会无缘无故找我去赏桃花吧?”

  荣青云作怪的挤眉弄眼,“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不说清楚,我可不会跟着你胡闹。”

  “赏桃花又不是逛青楼,怎能说是胡闹?”

  “你胡闹的事情可多着,要我一一列举吗?”

  荣青云孩子气的噘嘴,“你真是无趣!”

  “非要等我回来,拉着我明日去赏桃花,绝对不是好事。”左孝佟还不了解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吗?向往江湖侠客的洒脱自在,凡事只求随性,今儿个见不到,明日再来,福恩寺的桃花林又跑不掉,如此坚持,必是有什么事在后头等着。

  荣青云靠过来,勾住他的肩膀,“你是不是很好奇永宁侯府四姑娘生得如何?”

  “不好奇。”

  荣青云瞪大眼睛,“你拐我!”

  “她生得如何又如何?”

  “见了若是不满,你就赶紧想个法子将亲事退了。”

  堂堂一个国公府的世子爷却定下庶女为妻,这对京城的权贵而言可谓匪夷所思,可偏偏是高人指点定下的婚约,想来他也只能认了——  左孝佟五岁之前,一直病恹恹的,国公爷为了让他强壮起来,甚至破例让他习武,不过病了又好、好了又病,总教人担心哪日就一病不起。

  后来在天圆寺遇见一位高人,说他命贵却气弱,必须配一个八字合又能旺夫的女子补运。辅国公夫人又不能到处找姑娘合八字,索性让高人给个能帮儿子补运的八字,寻了两年,终于找到永宁侯家出生不久的庶女。

  只是虽说是高人配合的姻缘,可是辅国公夫人总觉得是老辅国公夫人朱氏设计的,迟迟不肯定下这门亲事,直到隔一年,左孝佟在宫中出了事,辅国公夫人才急忙去定下这门亲事,两家交换信物。

  “你也知道这门亲事缘于何故,我不会退亲。”

  “你真相信那种无稽之谈?”

  “不是相信,而是不愿父母为我担忧。”

  “好吧,就算不能退亲,但是,你真的不好奇吗?”

  左孝佟推开荣青云,反过来一问:“你如何得知她明日会去福恩寺?”

  “她不是去福恩寺,而是去大公主的桃花庄。”

  “福恩寺离桃花庄可远着,如何从福恩寺见到她?”

  “我二妹妹与她交好,两人如今常有书信往来,二妹妹一直想上福恩寺看桃花,我告诉她有个捷径可以从桃花庄上福恩寺,她便来了兴致,直嚷着明日要拉着季四姑娘走一趟福恩寺。”

  左孝佟伸手敲了一下荣青云的脑袋瓜。“若她知道你在算计什么,你就死定了。”

  “我还不是为了你,你不会跑去向我二妹妹告状吧?”

  “过几日我要去江南,明日不便跟你去福恩寺赏桃花。”

  虽然这个家伙经常出远门,荣青云听到此事还是吓了一跳。“为何要去江南?”

  “我爹有意办族学,让我去江南几个有名的书院考察一番。”

  “伯父是不是觉得你太闲了,老是支使着你到处跑?”

  左孝佟笑而不语。

  荣青云双手一摊,“罢了,你都不在意她生得如何,我又何必替你操心?”

  左孝佟拍了拍他的肩膀,“总之,谢了。”

  “别担心,总会有机会在成亲之前让你见到她。”

  他不担心好吗?左孝佟懒得跟他废话,赶紧将人打发走,他好回房休息,接下来要挑选此趟任务随行的人,以及暗中保护四殿下的五十名人选,至于明日……

  前世她死在福恩寺,重回这里,势必会想起在死亡边缘挣扎的一幕——  死了,其实什么感觉都没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候生命一点一滴的消失。若是可以,她不愿意踏进这里,可是她又觉得自个儿应该找机会来此处瞧瞧,或许能够查到什么蛛丝马迹,正好大公主东方昭夕宴请几家权贵夫人千金,到她位于福恩寺山下的桃花庄赏桃花,而在受邀之列的荣清宁硬是拉着她来凑热闹。

  看着绿意环绕的桃花庄,季霏倌若非亲眼所见,还真看不出这儿藏了一座庄园。

  随着引路的丫鬟一路深入庄子,季霏倌简直被眼前的景色迷花了眼,看得出来大公主非常用心打理这儿,难怪受邀的就那么几家……这会儿她不得不担忧了,拉了拉身边的荣清宁,低声问:“大公主又没邀请我,我来这里好吗?”

  “没关系,大公主说了,我可以多邀请几个闺中密友一起过来,我也约了然儿,可惜然儿今日有事。”

  “大公主对你真好。”

  荣清宁用力点点头,随即又充满了疑惑地道:“我回京不久,只见过大公主一次,可是大公主彷佛见到多年好友似的,待我如火般热情,吓了我一跳。”

  “大公主可能对你一见如故吧。”

  荣清宁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若说一见如故,我们连彼此的喜好都不清楚。”

  若是如此,便有刻意交好之意了,何必?除非……“大公主看上你某位哥哥了?”

  “别闹了,大公主都三十三岁了。”荣清宁左右瞥了一眼,将声音压得更低,“你不知道大公主的事吗?”

  “什么事?”

  “大公主十三岁那一年,大夏和西夷终于结束长年争战,登基不到三年的皇上为了双方和平,不得不将大公主送至西夷和亲,可是不到三年,西夷因为内乱毁约,叛了我们大夏,大公主仓皇逃出西夷,经过三年方才回到京城。”

  十三岁就被送去和亲……季霏倌对这位大公主深表同情,皇上的女儿出身多么尊贵,可是对婚姻的自主权比普通老百姓还小,甚至还被当成棋子摆布……生活在这样的时代,就是九五至尊,许多时候也不得不妥协吧?!

  “皇家的女儿想再嫁人也不难吧?”

  荣清宁同意的点点头,“当时大公主不到二十,嫁人不难,可是嫁谁岂能由着她?皇上若是再将她嫁给不喜欢的人,还不如不嫁,没想到就拖延至今了。”

  此时,她们已随着引路丫鬟走至湖边的听雨阁,接着守在外面的丫鬟便高喊——

  “敬国公府二姑娘到,永宁侯府四姑娘到。”

  楼阁里面立刻走出一名丫鬟,带着她们来到大公主面前,两人立刻行礼问安。

  “快起来吧,过来给本宫瞧瞧。”大公主亲热的向她们招了招手。

  荣清宁和季霏倌一前一后起身上前,大公主欢喜的拉着荣清宁的手,接着转头看着季霏倌,当她看清楚季霏倌的容貌,脸色不由得一变,不过转眼之间,又回复原来艳丽的笑容,教人不得不怀疑刚刚是一时错觉。

  “本宫还是第一次见到永宁侯府四姑娘,真是个美人儿。”

  坐在大公主下首的夫人看了季霏倌一眼,笑道:“永宁侯府的姑娘都像老永宁侯。”虽然永宁侯是个美男子,但比起上一代的永宁侯还是逊色了一截,更别说如今的永宁侯只出了一个女儿,而季霏倌的五官未见他的影子。

  “原来如此。”不过,大公主显然有些急于打发她们的拍了拍荣清宁的手,“你们年轻人待在这儿一定觉得很闷,去外面找其他姑娘玩吧。”

  “是。”两人行礼告退。

  “大公主今日好像不乐意见到我。”荣清宁不解的嘀咕道。

  季霏倌若有所思的轻蹙柳眉,那是什么味道?为何有一种相识的感觉?穿越之后,若问这副身子有何种特质令她惊艳,那就是异常灵敏的嗅觉,只要人的身上有使用香料,即使是多种香料混在一起,她也可以从味道认出此人。

  “一开始见到我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一转眼间……”荣清宁突然想到季霏倌,接着发现旁边的人不知道神游何处,连忙拍了她一下,“你在想什么?”

  “没事,我是在想,不知道今日来不来得及去一趟福恩寺?”

  转眼之间,荣清宁就将刚刚的烦恼抛至脑后。“我也正想问你,你能不能陪我去福恩寺看桃花林?听说福恩寺有京城最美的桃花林。”

  “福恩寺的桃花林确实很美。”

  “你见过?”

  “没有,只是听人提过,不过从这儿到福恩寺,就是坐马车只怕也要半个时辰。”

  “不必,大哥哥告诉我一条捷径,你跟我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