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满宅生香(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满宅生香(上) 第一章 重获一世(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刚出生时,石婆子可曾见过我?”

  “小姐早产,身子很虚弱,陈姨娘保护得密不透风,甚至连我们起程离开时,还特地抬了轿辇进院子接陈姨娘和四小姐。回府之前,除了陈姨娘的奶嬷嬷,只怕没有人见过四小姐长什么样子。”

  季霏倌看了如叶一眼,如叶立刻送了一个荷包给石婆子,她交代石婆子若再想起什么事,再让人传消息给如叶,便带着如叶离开。

  为了不教人知道她来这儿找石婆子,她刻意将府里的马车留在茶楼外面,让驾车的老陈进茶楼喝茶听说书,毕竟上书铺子挑书需要很长时间,总不能让人傻傻的在马车上等人。因此这会儿当然只能步行回茶楼。

  “小姐……”话到了嘴边又打住,如叶一直谨记管事嬷嬷的教导,当奴婢的绝对不可以太好奇了,可是搞不清楚状况,做起事来又难以周全。

  “我想找到那位官夫人,是因为姨娘曾经说过,若非那位官夫人找来的接生婆,她无法顺利将我生下来。那位官夫人于我有救命之恩,我岂能连她的身分都不知道?”

  这一点她老早就猜到了,嫡母恨不得陈姨娘不要顺利生下孩子,绝不可能事先为她备下接生婆,而陈姨娘在宜津人生地不熟,若非有人相助寻了有经验的接生婆,很难顺利生下早产儿。

  “原来如此……看样子,若不回到宜津驿馆查探,只怕找不到那位官夫人。”

  没错,为今之计,只能试着重回当初出生之地,查阅驿馆留宿名册,还有找出当初的接生婆,说不定能查出更多的事情。正好一个月后她要随祖母回老家参加堂哥婚礼,路上会经过宜津。

  “小姐,这边是往茶馆,书铺子在另外一边。”

  季霏倌连忙收住脚步,不好意思的对如叶一笑,走着走着,竟然忘了。“我们若不去书铺子一趟,陈伯可能会担心我们干了什么坏事。”

  “这倒不会,陈伯并非心思活络之人,只是不去书铺子,万一有人关心此事,发现小姐根本没去过书铺子,这就不好了。”

  季霏倌赞赏的挑起眉,“你机灵。”

  如叶嘿嘿嘿的笑了,神气的扬起下巴,就在这时,一阵吵闹声传来。

  “你这个人真是不讲理,我不是说了,我不知道荷包被偷儿扒走了,并非有意白吃你的包子。”

  “姑娘见了包子就往嘴里塞,也不先掏银子,这不是摆明吃霸王包子吗?”

  “我可是……笑话,不过几文钱,我还会付不出来吗?你派个人去前面的书铺子请云先生,云先生会帮我付银子。”

  “若是姑娘真的认识云先生,应该知道云先生如今不在京城。今日姑娘若付不出银子,就跟老头子走一趟衙门。”

  季霏倌如今严格要求自己——  少管闲事,少引人注意,可是见人有难,且是这种只要用银子就能解决的小问题,视而不见实在有违她的良心……念头一转,她便移动脚步走过去,掏出一锭银子给包子店老板。“老伯,够吗?”

  怔愣了下,包子店老板眉开眼笑的道:“够够够,太多了。”

  “剩下的就留在你这儿,以后若遇到有难的,老伯若能通融就通融。”季霏倌说着转向急红脸的荣清宁。“城南这里龙蛇混杂,姑娘在这儿还是当心一点。”

  “谢谢你,你是……”

  “小事一件,姑娘莫要放在心上,告辞了。”季霏倌可不想在这种地方曝露自己身分,还是赶紧带着如叶去书铺子。

  荣清宁歪着脑袋瓜想了又想,为何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姑娘,没有银子就别站在这儿。”包子店的老板已经认定她是骗子了。

  荣清宁气呼呼的做了一个鬼脸,转身走人。若不是因为荣家有家训,在外面行走不可将荣家的名头挂在嘴边,更不可做出让荣家丢脸的事,要不她堂堂一个国公府的小姐岂会受到这样的侮辱?

  虽然重获一世之后,季霏倌行事转为低调,不喜欢出风头,没事更不会到人前乱晃,可是为了调查自个儿的身世,盼着从这些后宅的女人口中搜索到一点点十四年前的消息,她还是不愿意错过京里权贵聚集的赏花宴。

  不过,因为过去的高调,她的出现还是免不了引人注意,还好连输了几盘棋,得了一些冷嘲热讽,她的光彩就渐渐暗淡下来,另一方面,因为她与人为善,总是笑脸迎人,倒让以前总是对她敬而远之的姑娘乐意与她亲近了。

  “你知道那几个姑娘为何在棋盘上杀得六亲不认吗?”

  开口的是齐莹然,她是武成侯唯一的女儿,因此虽为庶女,却深受宠爱,这与季霏倌的情况有点相似,季霏倌也是永宁侯唯一的女儿,不过季家其他两房还有好几个女儿,季霏倌在季家不如齐莹然珍贵,而今能得老夫人疼爱,全是她自个儿争气、谋划。

  “为何?”她还真不知那些平日要好的姑娘为何此时厮杀得气氛如此肃穆,不过,大夏从前朝到后宫都喜欢下棋,在权贵之间,藉着下棋展现自己是一种引人注意的手段,尤其对庶女来说,嫁谁掌握在嫡母手上,不能不逮着机会为自己争得更多筹码。

  “你不知道几位皇子要选妃了吗?”

  一顿,季霏倌觉得很困惑,“棋盘上争得你死我活与皇子选妃有何关系?”

  不曾见过她傻里傻气的样子,齐莹然的兴致更高昂了。“今日有许多夫人在皇后娘娘面前说得上话,若能得她们青眼,争不得皇子正妃,侧妃也许有机会。”

  原来如此,前世她恣意在这种场合将别人打趴了,惹得人人对她不喜,她只当她们小家子气,输不起,未曾放在心上,竟没想到她教人误会了。

  “不过,她们只怕白费心思了,皇子侧妃虽是妾,却不是普通人家的妾,考虑的不见得比正妃来得少。”

  “道理从来不是深奥难懂,可惜少有人能看透。”

  齐莹然惊奇的瞪大眼睛,“说得真好!”

  武成侯府与永宁侯府有三代交情了,两家孩子多有往来,不过季霏倌总是教人难以亲近,齐莹然虽有不少机会见着,却不曾试着与她闲谈,今日一聊之下,倒觉得是个可交的朋友。

  “然儿,你怎么躲到这儿?”人还未现身,荣清宁的声音已经到了,可是一眨眼之间,便见到她挡在两人前方,下一刻她似乎发现什么,弯身将脸凑到季霏倌前面,惊喜的道:“真的是你!”

  “你们认识?”齐莹然好奇道。

  “还记得前几日跟你提起差点被拉到衙门的事吗?当时就是她帮我解围。”

  齐莹然立刻明白过来。“她是永宁侯府的四姑娘——  季霏倌。”

  荣清宁福身行礼,“季四姑娘,那日多谢你出面解围。”

  “你已经谢过了。”

  “不够,连恩人是谁都不知道,谢与不谢无异。”荣清宁再一次行礼。“我是荣清宁,从来没想过会有偷儿敢扒我身上的荷包,害我进京之后第一趟出门就败兴而归,除了一颗包子,什么都没吃到。”

  齐莹然补充道:“宁儿不久前才从边关回京,她是荣大将军的女儿。”

  季霏倌知道荣大将军,他是大夏镇守西北最有名的大将,也是敬国公的弟弟。

  此时,有丫鬟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不好了,湖边有死人……”

  死人……季霏倌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跳了起来,快步朝着湖边的方向而去,齐莹然和荣清宁见了也赶紧跟上。

  当她们赶到湖边,落水之人已经被救上岸了,可是人是昏迷不醒的。

  “恐怕来不及了。”救人上岸的人摇了摇头。

  “慢着,我瞧瞧。”

  季霏倌推开救人上岸的公子,一古脑的将她在现代所熟悉的急救方法搬出来——  先保持呼吸道通畅,清除口、鼻内的泥沙,呕吐物等,接着抱起她的腰腹,背上头下的进行倒水这动作,然后再施作心肺复苏术……此时她忘了自个儿身在何处,一心想救人,因为前世她忙着跟人家在棋盘上厮杀,以至于当她听见此事,姗姗来此,已经错过急救的黄金时间……

  这溺水的女子应该是今日举办赏花宴的主人晋阳侯府的丫鬟,与她毫无关系,为何她非救不可?她心知自己,无非是想证明今生并非前世,虽然重获一世,但是内心深处总担忧摆脱不了前世,她需要经由某件事的改变来证实今生并非前世。

  “咳!”溺水的人终于有反应了,而此时晋阳侯府的丫鬟也带了大夫赶过来,季霏倌赶紧退开来,让大夫进行接下来的处置。

  此时她才发觉,众人都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毕竟她刚刚对个姑娘又抱又亲又压的,做些奇怪的举动后,居然把人救回来——  不想出风头的,结果还是大大的出了一回。

  季霏倌恨不得将自个儿隐藏起来,可是有两道目光实在太强烈了,她不由得抬头一看——  左孝佟——  前世被她用计换掉的未婚夫君……

  她的思绪不由得回到前世遭到暗杀的前一日,她在福恩寺后山的桃花林遇见他。

  “你可以陪我下盘棋吗?”

  她为了摆脱他,刻意制造她与夏建枋有暧昧的假象羞辱他,逼得辅国公府退亲,可是此刻他看她的眼神却是平静而温柔。

  她没有问他为何出现在此,他是特地来找她下棋的吗?反正,这些都不重要。她默默无声的陪他在桃树下对弈,这一战,足足用了一个时辰,他第一次输给她。

  他对她一笑,起身道:“放了你自个儿吧。”

  她怔愣的看着他转身离开,半晌,缓缓的将目光移回棋盘上,竟见到黑色棋子排出一个字——  和,他是要她与夏建枋和离吗?

  眼泪,悄悄滑落,他们明明早已成了两条平行线,他却一直将她放在心上……如今说什么都太迟了,他对她的情,今生无以回报,若有来世,她会加倍还给他。

  “季四姑娘,你真厉害,竟然将人救活了!”荣清宁激动的抓住季霏倌。

  “是啊是啊,真的好厉害,你是如何将她救活?”齐莹然也好奇不已。

  季霏倌怔愣地回过神来,连忙拉着荣清宁和齐莹然往回走。“没什么,我曾经在庄子上见过有人如此救回溺水之人。”

  “可以教我吗?”

  “我也是。”

  “我只见过一次,自个儿也不熟练,今日能将人救回来,有一半是幸运。”

  “我看你很熟练啊。”

  “是啊,你就教我们吧。”

  “好吧,我再想想应该如何将我所知道的传授给你们。”

  她已经走很远了,可依然感觉得到那两道强烈的目光,深深的,彷佛要将她刻在脑海……只论今生,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他想必不知道她是与他有婚约的未婚妻,他怎么可以如此嚣张的看着她?无论真正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但人前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他怎么会有如此唐突的举动?还是说,他知道她是谁吗?湖边那么多人,想必有人知道她的身分,他听见了……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该像个登徒子似的看着她,若是教人瞧见了,只怕闲言闲语跟着来,而吃亏的永远是女子……

  算了,她承认好了,其实她也不是很讨厌他,比起前世,她觉得今生的第一次接触好多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