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临阵换妻 第10章(2)

作者:凌宓
  耳边有说话声,声音很熟悉,稚嫩清亮,空气中有消毒水的气味,不太好闻,另外还混淡淡花香,但香气混着消毒水,味道变得好怪异……

  佟爱晴幽幽转醒过来,她吃力地掀开沉重的眼皮,意识清醒瞬间感觉头很重,仍有晕眩感。她有瞬间无法聚焦,撑起身子想坐起来,这时一张熟悉可爱的脸庞靠得她很近很近,那脸庞略略重迭,在眼前不断轻轻晃动。

  “小恩,你别乱动啊……你这样顽皮动来动去,害得妈咪头好晕……”她颓然地躺下来,把眼睛闭上,天旋地转的感觉很不好受。

  “妈咪,你误会人家了啦,我又不是虫,才没有动来动去。”妈咪终于醒了!

  央子恩紧紧抓住她的手,小脸凑得很近,几乎要贴上她的脸颊。“妈咪,我好担心你,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喔。”

  她再次轻轻掀动眼皮,只要平躺着,晕眩便会减轻许多。“小恩,这是哪里?”漂亮的天花板,典雅的壁纸,高级却简约舒适的家具摆饰,这地方很陌生。

  “妈咪,这里是医院的特别病房,是爸比帮妈咪安排的,很舒服对吧?”

  提起央炜烈,佟爱晴心一酸,闭上眼睛不发一语。

  见妈咪不说话,眼角还凝着泪水,央子恩识相的闭嘴。唉,大人的事小孩不好插手,接下来得靠爸比自己努力挽回妈咪的心。

  他回头向站在后面的两个大人求救。央贺和卓廖美走上前,站在病床边。“妈咪,爷爷跟奶奶也很担心你。”

  爷爷奶奶?她再张开眼,眼前不只央子恩一个人,还有央炜烈的父母亲。

  “伯父、伯母?”她撑着身子想坐起来,可是晕眩的感觉立即又席卷而至。

  “爱晴,医师说你可能太劳累加上情绪起伏大,才会引发内耳失衡,你现在只能躺着休息,千万别起来。”说话的是卓廖美,过去她对佟爱晴一直看不顺眼,从来没给过好脸色看,今天却一反常态,对她好声好气的说话。“你住院期间小恩我们会照顾,你就别担心了。”

  “伯母,小恩我自己会照顾,不用麻烦你们。”生怕儿子又被带走,佟爱晴也不管自己头晕症状严重,霍地爬起来将儿子拽进怀中紧紧抱住。

  “咳,爱晴啊,阿烈已经给我们看过亲子鉴定书了,当年是阿烈对不起你,你隐瞒这么多年也是为了阿烈好。我们两老过去多有错怪,让你受那么多的委屈,还望你能谅解。”接续开口的是站在妻子后方的央贺。

  央炜烈的高大伟岸和英俊五官完全承袭自父亲,简直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

  她一阵讶然,迎上央贺歉然的目光,没想到央炜烈会这么快将消息公开。

  “爱晴,我们已经同意阿烈的请求,让你们重新举行婚礼,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别老是伯父伯母的叫,实在太生疏了。”卓廖美亲切的轻握着佟爱晴的手,态度真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伯母,我不会嫁给——”

  “爱晴,阿烈的个性我最了解,他生性固执,除非他自己愿意,否则绝对没有人能逼他做不想做的事,爱不愿意爱的人,更何况是婚姻大事,当年若不是你苦苦哀求想给孩子一个名分,他也绝对不会答应让你代替爱雪嫁给他。”

  在她毫不考虑开口欲拒绝婚事之际,央贺紧接又开口,没给她拒绝的余地。“是啊,我们家阿烈很死心眼的,你跟他生活一年,应该比我们还清楚吧!在那一年的婚姻里,阿烈那时心里还爱着爱雪,所以一直无法接受你……再说说那个富家千金罗冬雪吧,人家对阿烈可是情深意重,完全不在乎阿烈离过婚,阿烈若能跟罗冬雪结婚,对他的事业帮助也大,但我们两老都说破嘴了,阿烈就是不肯点头,还当面气走罗家一家人。”

  一点都没错!和央炜烈同居维持假婚姻的那一年,她其实曾期待过,或许他们可以因为近水楼台,央炜烈会日久生情慢慢看见她的心,爱上她。

  但她的期待落空,即使他因为小恩的关系不想离婚了,这样的婚姻也不是她想要的,所以最后的结果仍是一张早已预期会出现的离婚协议书。

  他不想爱的,没人能逼得了他。

  卓廖美见她小脸出现一抹松动,再接再厉替儿子说情。

  “爱雪前阵子回国了,可阿烈亲口跟我说过,他对爱雪没半点留恋,一切都是她自己痴心妄想,用尽心机破坏你们的感情。阿烈真的是无辜的,他也是受害者,所以爱晴,你就原谅他吧,对于自己一时心软却造成如此大的伤害,他心里也很自责,委实不好过。

  “爱晴,阿烈很死心眼的,他心里有你、深爱着你,这辈子是不能没有你了,你却因为爱雪的挑拨离间打算带小恩走,连怀了孕也瞒着他,让他很懊悔也很痛苦,他现在难过到不吃不喝,让他进来陪你,他说没有你的谅解他不敢踏进这间病房,已经在外头等好几个小时了……”卓廖美观察着佟爱晴,见她泪水盈眶,小脸透露着心疼,连忙说道:“爱晴,我让小恩去把他爸爸带进来,你们两个好好谈一谈,给阿烈一个机会好不好?小恩和你肚子里的孩子都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和父母的爱,你不会这么狠心,真要把阿烈推开,自己带着两个孩子走掉吧?”

  鼻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滑落,佟爱晴点点头,沙哑虚弱的开了口,“小恩,去开门让爸比进来。”

  能不原谅吗?她真的好爱好爱他啊!

  “妈咪别哭,我这就去找爸比。”

  央贺和妻子交换一个眼神,两老松了一口气。“爱晴,你先躺下来,要不一会儿又头晕了。”

  她感觉天旋地转,反胃的感觉让她不太好受,便静静地躺下。

  央子恩两手拉着爷爷跟奶奶,走出病房外。

  不一会儿,病房门再度被打开来,来人踩着忐忑的步伐慢慢靠近病床,在床畔停下脚步。她转头迎上他,一夜未能成眠的央炜烈下巴蓄满未刮的胡碴,模样憔悴眼下有暗影,一脸疲惫。

  对上他低垂的眼眸,她眼底流转很多很多的情绪,有哀怨有感伤,还有心疼。

  两人有各自的心思,但心底有同样的感受,那就是爱。

  “你……还好吧?”他终于打破沉默沙哑的开口,眼底布满后悔和浓浓的担忧,他想伸出手摸摸她,手却停在半空中,迟疑了。“妈说你头晕的症状还没好,我这就去找内科医师和妇科医师来帮你会诊好不好?”

  她轻轻地摇摇头。“我躺着不会觉得晕。”

  在他欲收回手之际,她主动伸手抓住他的大手贴在自己脸颊上,轻轻磨蹭着。

  他眼里闪过惊喜,心里激动不已。“小晴,你肯原谅我吗?过去让你受那么多苦,这阵子又惹你生气让你误会,我真的很该死!”

  “你别诅咒自己,你是要害我当寡妇吗?失去你那小恩怎么办?我肚子里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央炜烈简直想抱着她大叫,转圈欢呼,但碍于她有孕在身,加上内耳失衡晕眩症状还没好,他压抑下内心的狂喜不敢轻举妄动。

  “这是真的吗?不是我在作梦,我以为……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原谅我了,我活该要一个人孤老终生。”

  他眼角闪烁着泪光,喜极而泣。

  他弯下身搂住她消瘦的身子,能获得心爱女人的原谅,比抢标下4G还令人振奋。

  “宝贝,你要赶快好起来,快点把身子养好,你太瘦了,我真怕我轻轻一捏你就会碎掉。”

  真是夸张!“我才没那么脆弱。倒是你,妈说你不吃不睡,你撑得住吗?”

  “为了你,我撑得住!”他放开她,卷起袖子比了个卜派的姿势。“你看,我多强壮。”

  她一扫多日来的沉郁,笑得眼眯眯。“为了我,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怀孕这段期间还要仰赖你照顾呢。”

  “那是当然,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把你养得白白胖胖。”他再度倾身,疲惫却无损一分英俊的俊脸靠得她很近很近。“宝贝,我可以吻你吗?我想证实这不是一场梦,我真的拥有你了。”

  她眨眨眼,顽皮道:“要证实这不是梦,应该用捏的。”会感觉到痛,才有真实感。

  “你舍得捏就捏吧。”他把脸凑近她,肌肤贴着肌肤轻轻磨蹭,擦出几分暧昧。

  “真、真要捏?”他的呼吸拂过她的脸庞,引来她一阵战栗,苍白雪颜浮上两抹红。

  “嗯。”他让她捏右边脸颊。

  她伸出一双纤细的粉臂轻轻勾住他的颈项,娇羞地奉送两片粉唇,贴上他性感的嘴。

  他轻轻笑着,衔住那两片干涩的唇瓣,用火热的舌传递温度给她,驱赶走她的冰冷苍白。

  两个人甜蜜吻着,没发觉病房门被悄悄打开,三颗头探进来偷瞧着。

  “真是完美大结局,爸比跟妈咪在玩亲亲,他们和好了,耶!”央子恩掩嘴偷笑。

  “小孩子不要乱看。”央贺伸手遮住孙子的眼睛。

  “大家都别看了,快走吧,别打扰他们。”

  卓廖美一声令下,三个人浩浩荡荡离开了医院返回央家豪宅。

  门被关上,把恩爱关起来不给看。